返回

我女友可不止漂亮呢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13. 你在说什么?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家暴?”

    听着墨楠北的形容,李子千很是不屑地挑起了自己一侧的眉毛,而后他继续说道,

    “对于别人来说兴许是家暴,对于你来说这难道不是情趣吗?”

    “蛤?????”

    听着李子千的说辞墨楠北不禁瞪大了双眼,转头看着李子千的眼神都怪了几分。

    “我特么怎么不知道我多了这么个鬼畜的设定?”,她一脸难以置信的盯着李子千,战术后仰了一波,并提出了质疑。

    “啊?你不知道?”,而此时听着墨楠北的回话,李子千也摆出了一副很是大受震撼的样子。

    “对啊!为什么我会知道啊!!!!”,听着李子千这完全是胡话的反问,墨楠北更为震惊的问道。

    “这样啊……总有人对自己没点逼数。”

    说着,李子千很是可惜的摇了摇头,咋舌了两声后,他继续对着墨楠北说道,

    “没事,这个问题不是很大,你现在知道了就行。”

    墨楠北:?????

    神特么现在知道了就行。

    感情设定这个东西临时安上、临时通知就特么的作数是吧?

    他死不死啊!!!

    如是想着,墨楠北对着李子千反问道,

    “你特么的要不要听听自己在说些什么?

    而且‘我不知道’这种话,原来还有这样的回应方式吗???”

    一边惊叹着‘学到了,学到了’,一边深感无语的墨楠北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

    “我没有这种奇怪的癖好。”

    “哦。”

    “否。”

    “你看,你还说自己没癖好?”

    “不是,这跟你说我m有个**的关系啊???”

    墨楠北一时间竟然有些难以理解李子千的逻辑点究竟是什么。

    “你没有这种奇怪的癖好。”,李子千带着重音重复了一遍墨楠北刚才说的话。

    他着重强调了‘没有’和、‘这种’两个词。

    紧接着,他继续说道,“没有‘这种’,不就是有‘其他种’的意思咯?”

    “你????”

    总觉得李子千说的好像特么的没什么毛病的墨楠北一时间竟有些语塞。

    “你拒绝了‘哦’,那么,这个可以当做证明你没用这种癖好的证据,但联系它再联系你刚刚说的那句话,不就可以说明你有‘其他’癖好么?”

    墨楠北:???

    “不是???我没有其他癖好啊!”

    “懂了,那就是有‘这种’癖好。”

    说着,李子千恍然大悟一般的点了点头,

    “既然你都如此暗示了,那我也不是不可以勉为其难的满足你的这个要求。

    没办法,谁叫爸爸宠你来着的。”

    说着的同时,李子千还作势摆出了一副很是无奈、‘我真的牺牲了很多’的样子来。

    墨楠北:????

    她现在脑袋上的问号很多。

    她真的很怀疑,人与人之间的差异真的可以如此之大嘛?

    之前她看到过一篇关于‘储存灵魂’的科学研究性论文。

    文章里面说,当人的灵魂被用计算机储存起来后,其实都是大同小异的。

    人与人之间的差异,其实就是几百kb或者几百k的不同罢了。

    就特么这点差异,就可以让李子千从一个正常人变成一个这样不要脸的存在吗?!!!

    有一说一,墨楠北表示,我不懂,但我大受震撼。

    “不是,我没有……”

    此时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墨楠北还在试图解释清楚自己完全没有这所谓特殊癖好这一件事。

    但,李子千却已然做好了防御,摆出了一副‘不听不听,王八念经’的样子来。

    “懂了懂了,你不要再辩解了,没事的,爸爸都理解你。”

    “……”

    这让墨楠北是完全没有办法。

    虽然说,李子千误会不误会也没有什么问题,毕竟说到底他自己也清楚这是不是个误会。

    但!!!

    这个时候要是说不过他,那以后互怼的时候岂不是平白无故送他个双buff?

    这种堪称必杀绝技一样的东西送给对面,她以后还怎么玩啊?

    玩个捶死啊,直接挂机等ff好了。

    此时见墨楠北依旧被震惊的哑狗无言,李子千继续乘胜追击道,

    “唉,没事,不用不好意思,你有什么特殊要求尽管提,爸爸肯定都尽量满足你。”

    听着李子千的话,墨楠北很是不屑地‘呵’了一声,而后她阴阳怪气道,

    “呵,这样啊。

    那行,爸你让我揍一顿呗。你放心,我下手不重的,您进不了iu的。”

    “啊?这样不好吧?”

    “嗯?有什么不妥的,我觉得挺妥当的。”

    “行吧。”

    墨楠北:?

    就在墨楠北为李子千的对话感到疑惑的时候,只感觉自己腰上环着的两条胳膊忽然用力,把她提了起来。

    “转过来。”

    “嗯??嗯什么?要求不是你提的?转过来。”

    “啊……好。”

    虽然没有想明白究竟为什么要这样做,但墨楠北姑且还是听着李子千的话把身子转了过来。

    毕竟李子千不是说了么,‘要求是她提的’,那这样的意思不就是,她转过去可以揍他一顿?

    虽然没有完全明白这个人的意思,也搞不懂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但总而言之,能打他一顿就是好的。

    墨楠北转过身来,面朝李子千。

    紧接着,一个令她完全没有想到的事情出现了。

    李子千直接按住了她的脑袋,把她的头抵在了自己的胸口处,而后伸出另一只手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对着她的屁股就来了两下。

    “哇!!!你妈炸了啊!!!!”

    本能的呼痛了一声后,墨楠北的本能反应就是骂李子千这个狗东西。

    而后两手抓住他的胳膊,往死里啃了一口。

    “草,你特么属狗的啊!”

    同样,被啃了两排牙印的李子千也皱起了眉头,把墨楠北推开的同时,很是揪心的望着那条被来了一口的胳膊。

    “你特么打我做什么,怎么把我当爹是吧?”,墨楠北跪在地上,两手捂住先前遭受了重击的可怜的屁股,眉头皱起对着李子千继续骂道。

    “呵,要求不是你提的吗?”,李子千反问道。

    “我特么提什么?我说让我揍你一顿。”

    “对啊,你说让我揍你一顿。”

    墨楠北:????

    这个人在跟她玩儿个锤子的文字游戏啊!!

    墨楠北气急了。

    一方面是之前被打的是真的疼,一方面是震惊于李子千这个不要脸的脑回路,她对着李子千骂道,

    “我草你妈的,耳朵不好赶紧去医院啊!!!脑袋不好用直接水调歌头啊!!!”

    听着墨楠北的怒骂,李子千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回嘴,他只是挑了挑眉,对着墨楠北暗戳戳地说道,

    “怎么?还想继续被打是吧?”

    “你特么家暴上瘾是吧?”

    “你别跟我对着骂不就好了么?”

    “操你妈的,你搁这做梦呢?”

    听着墨楠北的这句话,李子千深吸了口气,面上露出了一副‘行,既然如此,那也没什么好聊了’的样子,对着墨楠北很是平静的说道,

    “行,我希望你别忘了,在我屋子里,最起码的、咱们用武力值来决定究竟谁说的算。”

    在听到李子千的这句话后,墨楠北瞬间陷入了一阵沉默。

    她深吸了一口气,而后吧唧了两下嘴。

    “爸爸,我刚才跟你开玩笑的呢,来来来,我们继续看电影解说吧。”

    李子千:……

    饶是知道墨楠北认怂一向是有一手的李子千也被墨楠北的这波能屈能伸给震惊到了。

    这个活,是真的无论看多少次都不会腻的。

    因为。

    每次,墨楠北都能够刷新对下限这两个字的认知。

    此时的电影解说画面切换,来到了一栋陌生建筑中。

    画面中也同样的出现了新的角色。

    一个看着头发很长,姑且被命名为长发哥的角色出现了。

    他是金帝释的弟子。

    房间中有一张病床,病床上、金帝释奄奄一息的躺着,他带着呼吸机、没有办法大声言语,而他的所有想法都是由长发哥代传的。

    黄毛确定那个恶魔姐姐一定是恶鬼,于是前来询问‘我们身为护法是不是应该去驱魔’。

    但对此,长发哥却表示说,你的任务就是找到蛇,然后杀死蛇。

    同一时间,男主刚好得到了消息,一位西藏的喇嘛、世界上最伟大的预言家,正好来他们南棒这里交流访问。

    此时,男主突然间想起金帝释在决定退隐写经书的那一年,这位喇嘛正好也来过南棒访问。

    说不定他们两个人曾经见过面呢?

    会不会有一些线索?

    前去询问的话能更了解金帝释一点?

    如是想着,男主拜托了各种关系,最终得到了与这位喇嘛聊天的机会。

    在见面后,男主单刀直入的进行了询问。

    而喇嘛也很是耐心的回忆了一下,还真得想起来了这件事并回应了男主。

    喇嘛说,几十年前,他确实和金帝释见过面,并且他非常肯定,金帝释就是弥勒在世间的化身。

    弥勒是释迦摩尼的继任者,由此可见金帝释来头之大。

    对此,喇嘛表示,他甚至记得金帝释那传说中的六只,这代表着她的身份。

    此时的男主听完后,心里面充满着震惊。

    毕竟对于他来说,一个外邦人都这么说,那么金帝释肯定是真有点本事了。

    而且金帝释至今都没有死。

    那么参考着先前和尚哥所说的,‘成佛标准的其中之一就是超脱肉体、得到永生’。

    所以说,如果金帝释没有死,他必然已成佛。

    随后,男主继续追问,那蛇是什么意思啊。

    此时这位喇嘛若有所思,而后他对着男主回应道,这是他曾经的语言。

    娑婆世界是一个相生相克的世界,出生一个猛兽的同时就会出现一个猎人,出现一只虫,那么必然就会吃虫子的老鹰。

    蛇是金帝释的天敌。

    他预言,金帝释的天敌将在他一百岁的时候降生在他所出生的地方。

    此时男主恍然大悟,所有零碎的线索在此刻都被拼凑了起来。

    所有的事件串联了起来,也都说得通了。

    金帝释培养了四名问题少年,让他们成为守护自己的四大天王,其目的就是为了杀死同他在同一个地方出生的天敌蛇。

    所以他写了降魔篇,将所谓的预言全部都写在了经文上。

    推理的同时,男主掏出地图。

    四大护法的位置已经确认了,很是工整。

    那么按照逻辑推论一番,金帝释出生的地方肯定就在正中央。

    金帝释100岁的时候,也就是99年,而当时在月子中心被烧死的孩子果然都是也99年出生的。

    另一个追到海外也要的别人的家庭,小孩子也是99年。

    女主也是99年。

    果然和喇嘛所说的一模一样。

    男主的小弟研究了很久的经书,这经书里面有着一堆乱七八糟的数字。

    这一共是八十一行,象征着八十一个魔军。

    男主的小弟发现,把数字重新排列一下,里面都有九九,也就是象征着那个地区,九九年出生的孩子。

    此刻,男主又拿出来了自己以前搜集的,有关九九年的各种失踪、死亡的孩子的报道。

    现在看来,这些事故看似是意外,但实际上却都是谋杀。

    此时,唯一剩下的四大金刚小黄毛最终还是把女主绑了回去,口中念念有词。

    女主心如死灰,兴许是她家里面本来就有恶魔姐姐的缘故,她的承受能力很高,于是她很淡定的对着小黄毛说,你杀我我没意见,但你能不能说一下杀我的理由。

    为了配合剧情,小黄毛一五一十的把事情告诉了她。

    ‘九九年出生在那个村子的孩子都得死,对不起。’

    听了黄毛的说法后,女主又说了,我的孪生姐姐跟我在同一天出生。

    你能不能去先杀了她。

    小黄毛想了想也是,决定掉头回去。决定先傻了那个恶魔。

    ¥¥¥¥¥¥

    总而言之今天就到这里吧。

    明天我一定痛改前非,努力更新,争取日万。

    嘿嘿嘿嘿嘿。

    嘛,你们一定要相信我,我明天一定多更新。

    就这样。

    嗯,我说到做到的,你们知道的,我一向言而有信。

    咕咕咕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