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女友可不止漂亮呢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12. 好好好,给你补偿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我女友可不止漂亮呢

    “我特么……”

    此时的墨楠北忽然间意识到了自己好像处于一个异常便利的位置的时候,她嘴里原本想骂人的话戛然而止。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

    之前两个人闲聊的时候,李子千好像透露出了一个非常要命的消息。

    他怕痒!

    起因还是两个人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一起看视频的时候,片中忽然出现了一个极其不当人的画面。

    男寝中,一堆人按住一个可怜人,并对他处以极刑挠痒痒。

    再看时评的时候,李子千不禁倒吸了n多口凉气,还表示了‘这真他妈的不是人能干出来的事情’。

    当时墨楠北只是挑了挑眉表示记住了这件事,现在嘛……

    平日里收集的细碎的情报有了用武之地,她的回合到了!

    李子千,给爷死!

    如是想着,没有丝毫的犹豫,墨楠北直接一个转身,伸出两只手,就朝着李子千的腰间身去。

    “哇!!你妈的!”

    不出意料的,李子千把手机扔到了桌子上,猛地向后移了一段距离。

    “嘿嘿。”

    见状,墨楠北抬了抬自己的两只手,贱贱地笑了两声之后,作势就又朝着李子千扑去。

    “草!你做个人吧!”

    一边拍着墨楠北伸过来的手、扭着躲掉墨楠北‘包剿’过来的爪子,李子千一边对着墨楠北骂道。

    “嗯?怎么,不是很嚣张?”

    “草……”

    “跳!你继续跳!”

    “你妈的,看给你厉害的!”

    见墨楠北依旧是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样子,李子千可就坐不住了。

    他这个人脾气很爆的,不要逼他,逼急了他连自己都打。

    他直接伸出手抓住了墨楠北继续想要往他腰上挠的两只爪子,而后反手压住。

    在绝对力量的压制下,他很快就空出来了一只手。

    “呵,就这!”

    “怎么,你不继续跳了?”

    在占据了绝对优势后,李子千发出了类似于反派的宣言。

    “现在倒霉的不就是你了??”

    说着,李子千把自己的手往墨楠北的腰间伸去,而后毫不客气的挠了起来。

    ……

    但也就是在这一瞬间,空气都仿佛凝滞住了。

    墨楠北一点反应都没有,眨着眼睛、一脸迷惑的盯着他。

    “我说…你在干什么?”,她看了看李子千脸上还未褪去的得意的表情,又低头看了看放在她腰上划来划去的手。

    他…这是在变相的占我便宜?

    嗯????

    讲道理,也不是不行。

    就是手段有些粗暴。

    但。

    考虑到癖好问题,如果李子千有这样的需求她也不是不能接受。

    就…?

    嗯???

    还有这么浅尝截止、蜻蜓点水的占便宜的方式?

    一时间陷入了思维僵局的墨楠北表示,自己的脑袋有些转不过来弯。

    “我特么在挠你痒痒啊!!!”

    听着墨楠北的疑问,李子千有些崩溃的回应道。

    “……”

    墨楠北有些绷不住的抽了抽嘴角。

    “我…不怕痒来着的。”

    “蛤???????”,李子千露出了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在愣了两秒钟左右后,他斩钉截铁的否定道,“我不信。”

    于是,他又继续的、固执的对着墨楠北腰挠了起来。

    墨楠北:……

    “啊,好痒啊,呜呜呜呜,你快住手啊。”

    面无表情的墨楠北用着近乎棒读的方式说出了上述的‘台词’似乎是觉得自己的动作还欠缺了些许味道,配合着李子千手上的动作,她还左右扭了扭腰。

    李子千:……

    耻辱。

    什么叫做耻辱。

    墨楠北现在的行为就是对他最大的侮辱。

    其侮辱程度堪比骑在他头上拉屎还给了他包纸、让他自己擦干净。

    深吸了口气,他强迫着自己冷静下来。

    事已至此,他断然是不可能一输再输,他得找回来点什么。

    所谓事物都有两面性,墨楠北在演、在恶心他的同时,也会给自己留下抹不去的‘话柄’。

    思路豁然开朗的李子千松开了抓住墨楠北的手,也没有继续在挠他痒痒,摆出了一副很是淡定的样子,用着略带评判的语气与表情对着墨楠北说道,

    “扭得还不错,希望下次在床上的时候也能这样。”

    墨楠北:??????

    “你妈的,还能这么硬开的吗????”

    有一说一,这突如其来的踩油门,把她给整懵了。

    “怎么?我说错了吗?”,李子千则依旧是那副淡然的样子,他抬了抬眉,对着墨楠北有些不解的反问道。

    “你特么说对了些什么?????”

    “怎么?你扭得不好?”

    墨楠北:?????

    这几把是个什么鬼问题?

    还有这么断章取义、转移话题的吗????

    这让她回答什么???

    草!!!!

    完全无fuk说的墨楠北深吸了几口气,剧烈的起伏让李子千免费的享受了一波宛如观潮一般的视觉盛宴。

    精神连续二度愉悦了一波的李子千表示他这次就大度的放过墨楠北,不与她在做计较,往前挪了挪拍了拍自己两腿之间的底板对着墨楠北叫道,

    “杵在那干嘛?看不看视频了?”

    墨楠北:……

    “我他妈为什么杵在那,你几把心里没逼数是吧?”

    显然,看着这个遣词造句,李子千可以确认墨楠北是被气坏了。

    论打不过、也吵不过之后,墨楠北的无能狂怒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怎么会有这种废物啊!

    可让人笑掉大牙了欸!

    “看不看吧。”

    “看。”

    “那?”

    “爷来啦!”

    李子千:……

    论废物自然是墨楠北称第二,他断然不敢说自己是第一。

    他没想到的是,论变脸,竟然也会是同样的境况。

    墨楠北吧唧一下就坐了过来,把他当成靠枕一样、直接就倚了过来,而后还伸着手拍着桌子示意他快点把视频拖回之前的位置。

    李子千:……

    他是应该感慨墨楠北跟他的熟络吗?

    还特么的是应该感慨现在墨楠北压根就没把他当人看?

    虽然他可以笃定墨楠北的这个行为有着些许故意的成分,但偏生这个令人好奇的问题他还没有办法去问。

    毕竟,问了就只能有一个回答。

    ‘蛤?抱歉,一时间没注意。忘了,你不是东西。’

    草。

    还是不问了。

    如是想着,略带着少许怨念,敲了下墨楠北的脑袋后,李子千就把视频拖了回去继续播放了起来。

    “草!你干什么?”,被敲了的墨楠北惊呼道。

    “别吵吵,好好看视频。”,李子千一本正经的打断了墨楠北后续想要骂人的话。

    “……”

    墨楠北哼了一声,没有继续跟李子千争执。

    说实话,这个片子还多少有点意思,最起码她很好奇,这当中会有些什么样的反转。、

    虽然说她一直说自己不会写灵异、很害怕灵异,但是吧……人啊偏生就有些怪癖。

    她对于这类小说还真的不是一般的感兴趣。

    就比如说,新婚夜、新娘脱下画皮后我更兴奋了;再比如说,我变成了校花的深闺玩具。

    这些个书名是无比的吸引着她。

    但写着类书的作者,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他们偏生就只给个噱头,完全不给一口汤喝,内容跟标题更是南辕北辙。

    这让墨楠北甚为怨念。

    在看这些书的时候,她都恨不得把自己手里面的书当场太监掉,再顺着网线把这些个作者手刃、而后取而代之。

    真就是那种,‘废物!你起开!我来写!’的感觉。

    某种意义上,这也是‘小作家’看书时完全不可避免的残念吧。

    看到精彩的时候,除去感慨这剧情、节奏、文笔、专场牛逼外,还会不自觉地感慨‘我特么的什么时候能写出这种东西’‘死而无憾啊…’‘这就是差距嘛……’。

    看到烂东西的时候,除去跟寻常读者一样在心里面怒喷这傻逼作者你写你妈逼的同时,也会不自觉地有一种冲动,‘你特么给爷死!上键盘!老子写!’。

    在墨楠北不着调的想着点有的没的的时候,视频依旧在播放着。

    现在视频中在解说着‘四大天王’究竟是些什么。

    佛教里的护发四大天王,又称四大金刚。

    他们分别是东方持国天王、南方增长天王、西方广目天王和北方多闻天王。

    这个教信封的就是这四个天王。

    但离奇的是,经过男主的初步调查,这个叫做鹿野园教派不要财、也不要物,更不图什么美色,完全没有其他邪门歪道教派的那些个特征。

    束手无策之下,男主觉得他想要获取别的信息,就只能从经书上下手了。

    一般搜集这种教派的信息,通常都会从三个方面入手:

    教主、信徒、经书。

    某种意义上来说,只要找到他们的经书、并读懂,就能搞懂他们葫芦里卖了什么药。

    于是在男主的示意下,趁这一群人在上课,卧底小弟悄悄开着手机,拨给男主来听。

    在这些人的交流中,男主了解到他们的经文只有四本。

    而除此之外,他们聊着的话题就有些不知所云了。

    什么八十一个魔军、大家好好擦亮眼睛之类的。

    忽然,一群警察闯入了这里。

    因为有个杀人案的嫌疑人在这里住过,所以警察过来抓人。

    男主是个机灵人,偷听到了名字。

    凭借着常年写稿子的直觉,他推断杀人犯跟这个鹿野园绝对有着很大的关系。

    画面一转,另一边,一个暂且称呼为小黑和一个暂且称呼为小黄的两人见面了。

    他们二人似乎也信仰着某个宗教。

    在语言中小黑似乎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而小黄毛正在安慰他,并与之说‘你这是牺牲小他、完成大我’。

    经过后续的剧情推进不难发现,小黑就是警察正在找的返穗嫌疑人,但是在黄毛的教唆下,小黑完成了自杀。

    但是在自杀前,小黑还给家里人打电话,说他是在做伟大的事情,虽然现在看起来不像,但是未来在天堂你会懂的之类的。

    “不是,为什么是去天堂。”,此时看着解说的墨楠北忽然间对着李子千问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你问我?”

    “不问你问谁?”

    “问编剧啊!”,李子千对着墨楠北回应道。

    “啊这……”

    “啊这个锤子,好好看。”

    “可是有bug,我不该问吗?”,墨楠北眨了眨眼睛,很是无辜的说道。

    “要么是翻译问题,要么是制作方就是故意这么写的,要么是这个视频解说不严谨,要么就是南棒那边管什么极乐世界叫天堂,要么就是他们那边在照抄经书的时候抄错了,文化融多了融傻了。”

    “牛逼。”

    “牛个锤子,你问这东西给我问蒙了,当个设定看呗,作者说啥就是啥。”

    “凶什么凶嘛!”,听着李子千的回应,墨楠北嘟着嘴稍显委屈的说道。

    “没没没,错了错了,我没凶你。”

    “你就是凶了。”

    “错了错了,不该凶你的。”

    “那要补偿。”

    李子千:……

    见李子千没有给予她回应,墨楠北嘟着嘴继续重复道,“要补偿。”

    “好好好,给你补偿。”

    “你特么好敷衍。”

    “没有没有。”

    说着,李子千把头侧过来往前探去,贴着墨楠北的脸颊,对着吧唧了一口。

    “mua,不委屈了啊。”

    墨楠北:……

    不是,她其实是想说‘要么你给我买十个八个皮肤,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欸????

    所以说这波她是赚了还是亏了?

    嗯????

    “怎么还不理我,是还在生气吗?”

    疑问着的同时,李子千又对着墨楠北的脸颊亲了一口。

    “呜…不生气了。”

    “那?”

    “嗯?”,一时间没懂李子千在‘那’些什么的墨楠北表示了自己的疑惑。

    “你要是不生气了,不得给点反应啊,一点反应都没有,我怎么知道你不生气了。”

    墨楠北:……

    如果不是对李子千有着充分的信任,她特么的都要信了这个人这一本正经的说辞了。

    叹了口气,感慨了一下‘我特么就是这么好哄的人么’之后,她转头快速的对着李子千的脸也吧唧了一口。

    “哼。”

    ╭╮

    “你哼我,你还在记仇,我委屈了,我都那么认真的跟你道歉了,你竟然还哼我。”

    墨楠北:……

    “你特么别哔哔了,赶紧好好看视频。”

    “你还凶我……”

    “爬!”

    许是因为墨楠北狠狠的敲了下李子千的脚的缘故,他没有继续再说下去,而是和墨楠北继续看起了视频。

    小黑在与自家母亲说完了那通意义不明的话以后就跳楼自杀了。

    很显然小黑与黄毛两人正在做着什么不可传人的隐秘任务。

    男主根据上次从警察那边偷听到的名字,拖熟人查到了些许信息。

    原来这个小黑小时候曾经在少管所待过。

    由于他长期跟正规佛教打交道,在一位和尚哥的帮助下,男主这才了解到,这个小黑曾经暂居过的鹿野园据点,它拜的是四大天王之一的护持东方的持国天王。

    与此同时,他们发现的另一个鹿野园的据点位居北方,那里面参拜的是手持宝塔、象征着守护北方的多闻天王。

    由于这个鹿野园里糅合了多个宗教元素,根据和尚哥讲述的佛教理论,很快鹿野园的另外两个据点就被男主在地图上标注了出来。

    于是当天夜晚,男主拉着卧底小弟一起潜入了进去。

    丝毫不意外的,他们在一扇暗门后面发现了一间奇怪的房间。

    房间内四周的墙壁上画有着壁画、供奉的台子上点燃着蜡烛。

    从进来开始后,这房间中就充满着无比诡异的气氛。

    在供桌中央放着一本经书。

    总而言之,既然来都来了,男主就把这本经书拿走了。

    “感觉这个部分如果看原电影的话,我会很怂的。”,墨楠北对着李子千忽然说道。

    “嗯哼?”

    “我就觉得这种场景和拍摄方式异常的阴间。”

    “那确实。”

    “不过,小说想要写出这种阴间的质感,感觉很考验文字功底。”

    “说到这个,我倒是想起来一个很有画面感的歌。”

    “嗯哼?”,这次是墨楠北对着李子千疑问道。

    “等会看完这个视频我跟你说。”

    “ojbk。”

    短暂的聊天后,两人又将注意力转回到了手机中播放的视频上。

    此时,男主找到和尚哥来帮助他破解经文。

    根据和尚哥的经验,他说,这本经书前面,是由几部佛经拼凑而来,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可是最后一章有一些不太一样,是一个没听说过的全新章节,叫做降魔经。

    这里面好像预言着神魔大战,什么‘野兽和蛇的对决’、‘不要被蛇诱惑’、‘只有蛇的血才能洗刷一切,这样不明觉厉的东西’。

    在这篇降魔经的最后记载着,‘最终四野兽战胜了蛇,从此世界和平,大家一起沐浴在爱的阳光下’之类的。

    随后和尚哥继续解释道,在典籍中,四大天王曾经就是‘野兽’,后来被收服后才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

    野兽和蛇的对决,不就是四大天王群殴蛇吗?

    蛇是魔鬼的化身。

    虽然有点混搭,但这解释也是有板有眼的。

    翻到经文的最后一页,上面印着三个字金帝释。

    这是经文作者的名字。

    在和尚哥的帮助下,男主联系到了一个佛教组织里面辈分很高的方丈,在他的帮助下男主才了解到了这个金帝释的消息。

    他是传说中的佛教得道高僧。

    曾经,他自己创办了个教派,名叫东方教。

    他是一位公认的大师,是最近接佛的人类。

    因为他的成就太高,所以佛门正宗有点避讳他。

    在战争结束后他创立了东方教,教徒众多。

    但是不知为何,金帝释在十几年前忽然解散教派归隐山林,至今无人知道他的下落。

    如果金帝释没死的话,按照年龄推算他今年应该已经有一百一十六岁。

    翻找了一下信息,查询后发现,金帝释最后一次路面活动是几十年前捐助了某个少管所的时候。

    机智的男主忽然灵机一动。

    之前搜集的线索在此时串联了起来。

    “新机子哇塔大一兜里。”

    李子千:……

    “你给我闭嘴。”,说着他敲了一下墨楠北的脑壳。

    “好叭。”

    男主这边忽然间联想到了同是少管所出身的小黑。

    于是,男主和助手两人二话不说,直接赶了少管所。

    经过询问,他们从所长那里得知,金帝释不仅资助良多,还收养了四个曾经弑父的问题少年,并打算用爱感化他们。

    而被收养的四个少年其中之一就是自杀的小黑。

    四个少年犯的名字跟鹿野园的经文中的描述全部对上了。

    而在壁画中,其中两个天王头上有圈圈,而另外连个圈没有。

    一般的宗教绘品中,有圈的就说明已经成道了。

    简而言之,也就是说死了。

    此时,加上一个自杀的小黑,现存的四大天王应当只有一人、也就是对于男主他们现在还只了解到个人信息、但未曾见到的小黄毛才活着。

    四名问题少年中,一个人于玛利亚月子中心失火死亡,当时因为这场事故还一起死了不少母亲和孩子。

    另一位问题少年在国外持枪杀人。

    但诡异的是杀光的竟然是个南棒家庭。

    他在被捕后上吊自杀了。

    两个人死的好像有些自然、但又有些诡异。

    此时,画面再次切换,小黄毛来了女主家的住址。

    不用想都知道,他是来杀女主的。

    此时镜头却微妙的切换到了那个已经掉线很久的恶魔孪生姐姐身上。

    似乎她是感受到了这一切,发出了诡异的嘶吼、控制着飞鸟撞向房间的窗户。

    而此时,刚进屋的小黄毛看到了这诡异的画面,直接撒腿就跑。

    “不是,这就走了?”,看到这里,墨楠北又一次的发出了稍显不满的感慨。

    “不是,你怎么话这么多???”,李子千皱了皱眉,对着墨楠北没好气的回应道。

    “不是,看见这种东西还不让我吐槽一下??”

    “不是,你想吐槽什么???”

    “不是,咱能不能不用这个句式说话。”,墨楠北抽了抽嘴角,对着李子千有些无奈的提议道。

    “可以啊,但是你说的时候,能不能以身作则啊?怎么会有人这么屑的啊?”

    “你他妈的……”

    “素质真差,怎么会有像你这样这么没有素质的人。”,李子千咋舌,面上露出了稍显嫌弃的表情对着墨楠北说道。

    墨楠北:?

    来这套?

    行。

    “欸,我就是没素质,你能把我怎么样?我就是骂你。nmsl,你傻逼,你个废物,你个脑瘫,你妈炸了!啊!!!!”

    大腿外侧传来的痛觉让墨楠北瞬间停止了她的rap。

    “还继续说么?”,某个始作俑者用着稍显预约的语气,对着墨楠北反问道。

    “握草,你特么不是人啊!你家暴啊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