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成了过气武林神话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15章 众生劫 下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轰隆隆!

    劲气爆鸣,震如雷霆,残肢断臂,血肉泥浆迸溅开来,将苍穹大地染成一片血色。

    围绕着天雄城,二十余万匪寇与守军疯狂厮杀,生命在这一刻贱如草芥,每时每刻都有数十上百条人命被轻飘飘葬送。

    嘶吼,咆哮,癫狂……悲鸣,哀嚎,恸哭汇聚成一片,世界犹如被拖进了地狱,将人世间最为残忍的一幕幕展现。

    “凤麟兄瞧见这一幕,不知有何感想?”

    云天深处,九天扭曲的影子浮现,发出一身低笑。

    许凤麟屹立穹天,神色淡漠的注视着下方的厮杀。

    他瞧见有白发苍苍的老卒奋力挥刀,却被乱刃砍杀,尸骸踏进泥泞里。

    他瞧见有稚嫩少年怯怯懦懦,浑身发抖,刚被驱赶着进入战场,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劲气击中,支离破碎。

    他瞧见有精悍武人狰狞大笑,杀得浑身染血,筋疲力竭,被不知何处射来的一只暗箭夺去生命。

    他瞧见匪寇如洪流,不管愿不愿意,都被裹挟着疯狂扑向天雄城,一具具尸体在城下堆砌成了尸山血海……

    许凤麟只是看着,面色平静,无悲无喜:“他们死得很有意义,比天下绝大多数人更有价值,所以我会尽力记下他们每一张脸。”

    由我相迈步众生相并非易事,需要历劫。

    是谓众生劫。

    这是许凤麟早就听说过的。

    本来以为这一劫考验的是修炼者本身,直到九天讲述法门之后才知,众生劫非但自身有劫,也是名副其实的芸芸众生之劫。

    单纯从力量上对比,真道强者和寻常人简直就是两个物种,可实质上真道也是众生之一,并未超脱天地之外。

    众生皆有情。

    众生亦有念。

    成就众生相需要汲取与感悟众生之念。

    但是寻常人的念头太过孱弱,即使成百上千人的心念加在一起,也不足以推动我相到众生相的升华。

    这也是许凤麟掀起大战的原因,将数十万人,上百万人投入战场绞肉机中,聚沙成塔。

    寻常时候,人的情绪波动不大,可到了战场上,生死之间的大恐怖将会让心念之力呈十倍百倍的爆发出来,结成最为绚烂的花。

    城墙上。

    沸腾的劲气交错,连绵不断的碰撞好似打雷,赵家老家主带着一众高手,将一波波攻来的匪寇杀退。

    鲜血染红了城头,众人也已杀到狂。

    尤其是赵家老家主,银发飞舞,脸上满布煞气,他驱使着城墙大阵,带动阵纹的力量融入己身,一拳一脚都有着千万钧之力,每一次攻杀,起码都要带走上百条人命。

    “老家伙,给老子死!”

    怒雷般的咆哮响彻战场,翻天鹞子,歃血盟,长平寇三股势力的头领们眼见无法打破城墙,怒吼着飞窜而出,急速接近赵家老家主。

    霎时间,种种意象展现,倾泻而下。

    虽然人数也就十余人,可其中至少五人达到了宗师层次,余者修为最低也是二三象,联合起来的战力,还在千军万马的冲锋之上。

    赵家老家主冷哼一声,双目杀机毕露,银鞭在手,夭矫如龙。

    水火二气缠绕银鞭,更有巨大的风雷之音响彻,阴阳之力流转,尽数融入一鞭之中,这位老家主也是老牌六象,此刻更是牵引大阵之力,瞬间力量飞涨,隐隐到了接近七象的层次。

    唰!

    一鞭横空,犹如一道银色闪电,将翻滚的气浪抽爆,杀来的十数名大寇中,当先就有两名合象被银鞭击中,发出一声惨叫,躯体爆散成了肉沫。

    其余大寇嘶吼,丈八大枪,精铁长棍,狼牙棒,鬼头大刀等等武器亮出,更有拳风掌力激荡,悍不畏死的与赵家家主厮杀在了一起。

    城墙剧震,在强悍力道冲击之下,剧烈摇晃不止,若非有着大阵加持,怕是连几个呼吸都坚持不住,就会直接轰碎开来。

    赵家老家主足踏虚空,银鞭铺天盖地般的展开,一时间无数道银色电光炸裂,以一人之力迎战数位宗师也是丝毫不落下风。

    双方都是竭尽全力,想要将对手置之死地,气劲碰撞不休,散碎的气浪四面八方射去,方圆数百丈之内近乎被狂飙飓风铺满。

    纵然修成八劲的武者一旦踏入其中,立时也会被绞杀成肉泥,俨然成了一片死亡地狱。

    众多匪寇骇然,纷纷止住脚步,不敢往前,甚至出现了不少的溃兵。

    咻!

    一道长虹也似的剑光凌空一绞,将溃散的匪寇拦腰截断,百多人肠子内脏流了一道,但这些匪寇多多少少都修炼了武学,一时半会尚未死去,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

    匪寇阵中,一位青衣剑客御风而来,手持神剑,寒光生辉,凛冽双目扫视而下:“不许退!”

    轰隆!

    另一边也有一位袒胸露乳,肌肉如钢铁的大汉发出嚣狂大笑,双拳在胸前一撞,“滋啦”!一道霹雳裂破,大汉周遭百丈内顿时一个个溃兵头颅爆开,红白浆液溅射。

    大汉舔了舔嘴唇,向着青衣剑客看去:“杨兄,咱们什么时候出手?赵老儿也有两把刷子,光靠这些不成器的贼兵,恐怕很难破城。”

    青衣剑客有些意动,刚想开口说话,这时候耳朵动了动,脸色顿时一正,露出恭敬之色,仿佛在倾听着谁的话语,片刻后点了点头,说道:“不急。”

    大汉一双眼珠转了转,嘿嘿一笑,也不嫌弃满地残肢断臂,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从腰间皮囊里取出一条牛腿,大口咀嚼起来。

    他和青衣剑客都是陈州武林一派之主,平日里威风八面,如今也不得不受人驱使,听令行事。

    时间飞快流逝。

    数个时辰一晃而过。

    天色渐渐黯淡下去。

    但对战场上厮杀的每个人来说,每一息都是烈火焚身般的煎熬,只为了一线生机,睁着猩红双目搏杀。

    赵家老家主浑身带伤,喘着粗气,气力已然耗损大半,对面一众大寇也折损了三位宗师武者,活着的人比他伤得还重。

    青衣剑客这时候耳朵又是一动,说道:“到我们出手了。”

    “好,早就等得厌了。”袒胸露乳的汉子一跃而起,冲飞百丈之高,猛地一跨步就到了城墙上方,厉喝道:“赵老儿,我来会你!”

    嗖!

    青衣剑客如同移形换位,几乎与那大汉一并抵达,衣袂飘飘,剑光闪耀。

    赵家老家主睁着血红的眼睛,看向了两人:“杨天化,铁六,原来这些盗寇是你们支持的?!”

    大汉冷笑道:“赵老儿,不要想多了,我们可没这种本事。”

    赵家老家主急喘着气:“不管是不是你们,老夫认栽了,我投降了,只希望你们能绕我赵氏……”

    “抱歉了,赵老兄!”青衣剑客决然打断了赵家老家主的话:“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赵家老家主眼中露出绝望与愤恨:“既然如此,那就来吧,看谁先取下老夫项上人头。”

    厮杀又起。

    这次却落幕得很快,赵家老家主本就气力不济,被青衣剑客两人围攻,短短一刻钟不到就被两人击杀,大汉手掌一抓,摘下了他的头颅,紧接着双脚落下。

    轰隆!

    如同陨石撞击,大阵再也支撑不住,咔嚓碎裂开来,城墙轰鸣一声,往下塌陷,大汉向着众多匪寇狞笑:“城墙已破,所有人随我杀,三日不封刀!”

    杀!

    杀!

    杀!

    已经杀到筋疲力竭的贼寇大军受此刺激,好似又重新焕发了力量,嗷嗷大叫,眼神狂热,汹涌如潮水的向着城内扑去。

    顷刻间,城中大乱,哀鸿遍野。

    贼兵的狂笑声,天雄城民众的哀嚎恸哭声连成了一片。

    呼啦!呼啦!

    昏暗的夜色来临,却被城中大火晕染了半边天,血色弥漫,丝丝缕缕肉眼不可见的杂乱意念汇聚成了潮汐,向着天空扑去。

    许凤麟目色沉静,双掌摊开,如同一尊神祇俯视大地,任凭杂乱如潮汐的念力融入周身。

    “不够!”

    “远远不够!”

    旁边,扭曲的影子中传出嘻嘻笑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