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运通天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百三十三 永远在一起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柳云思道:“我昨晚做了一个很不好的梦,关于你的。”

    张合欢道:“往往梦都和现实相反,看来我又要走好运了。”

    柳云思叹了口气道:“欢子,你不觉得这几年你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吗?”

    张合欢道:“不然呢,像我这样才华横溢的人难道不配吗?”运气好只是开始,自从张富鑫去世之后,他的运气也是急转直下,现在距离生命大限已经不远了。

    柳云思道:“我把你拉扯长大,真没发现你有多少才华。”

    张合欢笑了起来,以为是母亲对自己的揶揄。

    柳云思正色道:“还记得你大学毕业后的那个暑假吗?”

    张合欢点了点头,他当然记得,那是他最初来到这个平行世界的时候,心中忽然有了某种感觉,难道母亲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产生了疑心?

    柳云思道:“我仍然记得那天让你去换气,你说自己找到工作了。”

    张合欢笑道:“非常巧,我当时在街上闲逛刚好看到了人才市场在搞人才交流会,汉县报社门可罗雀,我条件虽然不好,可他们要求不高,于是就一拍即合了。”

    柳云思道:“其实你有多少斤两我是清楚的,从那一天起你完全改变了,从一个唯唯诺诺,好吃懒做的小子变成了一个积极向上才华横溢的有为青年。”

    张合欢道:“人总会长大的。”想起自己已经不多的生命,他忽然丧失了解释的动力,用不了多久柳云思就会面对失去这个优秀儿子的现实。

    柳云思道:“虽然你还是你,可我却感觉你不再是你了,你明白吗?”

    张合欢点了点头,母亲总归还是对自己产生了怀疑,其实换成任何人都会怀疑,毕竟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太过不可思议,他的转变也太快了。

    “妈,您是不是更年期?开始疑神疑鬼的?”

    柳云思道:“不是妈疑神疑鬼,可自己的儿子我自己当然是清楚的,还是说说昨晚我做得梦吧,我梦到你要离开我了,来跟我道别,我问你要去什么地方,你告诉我,你不属于这里。”

    张合欢虽然还在笑,可他的笑容变得有些僵硬了,难道冥冥之中都有定数,母亲在梦中得到了启示。

    柳云思道:“我不懂你的意思,于是追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告诉我,其实我……我们早就死了,我和你爸也没离婚,我们都飞机失事了,只有你一个人幸存于世,你虽然活着,但是醉生梦死也如同失去了魂魄一样,因为想念我们,所以你才过来这边找我们。”

    张合欢笑道:“妈……您胡说什么?大白天的不带这么吓我的,我怎么有点毛骨悚然的,咱们怎么可能死了?明明活的好好的。”柳云思的复述和曾经发生过的事实几乎丝毫不差,张合欢意识到这绝非是一个普通的梦那么简单。

    柳云思抓住他的手道:“我知道是梦,可醒来之后,梦里的每一个细节我都记得清清楚楚,你还记不记得,我之前跟你聊小时候的事情,你要么就是敷衍我,要么就是根本不记得了。”

    张合欢一直以为母亲是个粗枝大叶的女人,却想不到她的心思如此缜密。

    柳云思道:“欢子,我真的很怕你离开我。”

    张合欢点了点头,展臂抱住了母亲:“不会的,我不会离开您的。”

    张合欢多么希望时间能够暂停,哪怕是再给他十年的时光也好,可时间却是无情的,一分一秒的流逝。

    留给他的时间已经越来越少了,张合欢开始为自己的离开做准备,他开始考虑要不要向每个人去解释这件事,后来决定没必要,因为他看到了张富鑫的先例,以张富鑫的影响力,在他离开后一年内也很快就被人所淡忘,自己肯定也一样。

    毕竟他们原本就不属于这个时空,在他们消失之后,这个世界也会迅速修复,想到这里,不由得感叹人对世界而言实在是过于渺小。

    在距离生命的最后期限还有三天的时候,张合欢打算约楚七月、安然、乔胜男分别好好谈一谈,都到了这种时候,也没必要再做任何的掩饰,把他在这个世界的感情做个彻底的了断吧。

    安然和乔胜男还好说,楚七月最近行踪不定,张合欢联系她的时候多半都在国外,他甚至怀疑在自己离开之前是否还能见到楚七月。

    果不其然楚七月还在国外,张合欢难免有些沉不住气了,告诉她自己有急事。

    楚七月告诉他自己三天后会回来,约他去沪海见面。

    张合欢算了算见面的日子应该就是跟这个世界道别的日子,那就先跟安然和乔胜男道别吧,让他郁闷得是,乔胜男突然要出差,安然要去参加一个公司的发布会,两人都得三天后才有时间。

    张合欢也没料到时间都赶到一起去了,反正都要谈,干脆一起谈,大家对彼此的关系都心知肚明。

    张合欢度日如年,好不容易等到了这一天,他提前来到了沪海,看了看百夫长app,已经开始给他的生命倒计时了,目前还剩下十二个小时。

    让张合欢郁闷的是,偏偏在这个时候三个人玩起了集体失踪,全都联系不上了。

    直到夜幕降临,楚七月才给他发了个位置。

    张合欢驱车赶了过去,抵达之后发现是个游艇码头,码头上停靠着一艘游艇,张合欢望着那艘游艇目瞪口呆,因为这艘游艇正是他离开过去那个世界的地方,应该不可能整艘船都穿越过来,张合欢仔细看了看,这艘游艇是新购的,装修设计全都一模一样,游艇的名字也叫时光号。

    正在他寻找有何不同的时候,听到头顶传来悦耳的呼喊声:“张合欢!”

    他抬起头来,看到了三位泳装美女出现在甲板上。

    换成过去,张合欢肯定要欣喜若狂,坐享齐人之福的梦想近在眼前,可现在他已经没了这个心情。想想自己的好日子就快到头了,心里的落差更大。

    三位红颜知己仿佛没有看出他挂在脸上的沮丧,安然笑道:“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张合欢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原来你们都在一起啊!”

    乔胜男道:“很奇怪吗?你那么聪明,同时联络不上我们就应该想到我们在一起。”

    安然和乔胜男一左一右挽住他的手臂,虽然她们对彼此的关系心知肚明,可三人同时出现在一起,而且穿得如此火辣,还对他如此主动却是第一次。

    张合欢道:“今天是什么特别的日子,能劳动你们三位齐聚一堂?”

    “当然是因为你。”安然和乔胜男异口同声道。

    张合欢苦笑道:“因为我?”

    楚七月道:“因为今天是个特别重要的日子。”

    张合欢心中暗忖,特别重要?既不是年也不是节,更不是自己的生日,什么重要的?难道是新星域成立三周年?他努力想着,可还是不对,摇了摇头道:“你们就别给我打哑谜了,说吧,到底什么日子?”

    楚七月道:“你仔细想想。”

    张合欢忽然想起今天正是他来到这个平行世界满五年,可这件事他跟谁都没有说过,楚七月怎么会知道?想起方明如留给她的那张卡,她一定知道什么。

    安然道:“你不是有事情告诉我们吗?”

    乔胜男道:“某人的情绪看起来有些低落,到底发生什么重要的事情呢?”

    张合欢叹了一口气,对他来说生命值正在迅速流逝,系统提醒他还有三个小时,可凡事都有意外,万一他这边还没来得及交代,系统就把他给收走了,岂不是莫大的遗憾。

    张合欢认为至少要对她们三人有个交代,楚七月道:“我先将游艇开出去,咱们边喝边聊。”

    楚七月去开船,安然去准备小菜,乔胜男去开酒,几个人兴高采烈分明要好好开一个party,张合欢哪有那个心情,哭丧着脸道:“可不可以先停下来,你们听我说。”

    每个人都把他的话当成了耳边风,张合欢咬了咬牙,把心一横:“我快死了!”

    每个人还在忙她们自己的,张合欢意识到自己的声音不够大,大吼道:“我快死了!”

    这下所有人同时停了下来,安然看了他一眼:“谁死了?”

    “我!”

    乔胜男道:“你这不是活得好好的。”

    也不怪她这样说,不管谁看张合欢也不像要死的样子。

    张合欢道:“我不跟你们开玩笑,真没有多少时间了,你们抓紧过来,我有些事情要告诉你们,如果再晚,我担心就来不及了。”

    安然冲着船长室叫了一声:“七月,张合欢说他快死了。”

    楚七月漫不经心道:“那就等他死了再说。”

    话虽然这样说,可楚七月还是走了过来。

    安然招呼他们坐下,乔胜男给每人送上一杯酒。

    三双明澈的眼睛齐刷刷望着张合欢:“现在你可以说了。”

    张合欢道:“我应该活不过今天了。”

    三人彼此对望着,安然率先笑了起来,然后是楚七月,最后是乔胜男。

    张合欢有种被侮辱的感觉:“拜托你们认真点好不好,我在跟你们交代遗言,你们怎么可以用这种态度对待我!”人在快死的时候感情会变得脆弱,连不要脸的张合欢也格外敏感起来。

    乔胜男道:“骗人,我查过你今年所有的体检报告,你身体壮得跟一头牛似的。”

    安然跟上补充了一句:“就是……”说完感觉有些口误,脸红到了耳根,旁边两人都看在眼里,她的这句感慨因何而发,她们也都明白,也都认同。

    楚七月道:“什么时候死?”

    张合欢目瞪口呆,怎么感觉不到她们的悲伤,以她们三个对自己的感情,这不应该啊?她们肯定以为自己是在开玩笑。

    张合欢把自己的手机拿了出来,点开了百夫长商城,给她们看自己的生命值:“你们看,还剩下两个小时,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楚七月道:“你这是什么游戏?”

    安然道:“养成类吗?”

    乔胜男道:“看界面不怎么样,应该没多少趣味性。”

    “这不是游戏,这叫百夫长系统,七月,你记不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我跟你飙车,那辆宗申90把你给秒了,理论上根本不可能对不对?”

    楚七月点了点头:“我到现在都想不通,你那辆破宗申是怎么赢了我的。”

    “我用了时间暂停,可以让时间暂停十秒,也是用这个方法,我阻止了针对你的那一场车祸。”张合欢望着乔胜男道:“还有你,记得那次出警吗?”

    乔胜男点了点头,她当然记得,生死关头张合欢救了她,她对发生过的一切浑浑噩噩,都不知道当时张合欢是如何阻止惨剧发生的。

    安然想起了他们刚认识的时候,狂风大作的一天,自己还在车内,巨大的广告牌突然砸了下来,她本以为自己注定没命,可在千钧一发的一刻张合欢出现在他的面前。

    楚七月道:“你在编故事吗?”

    张合欢道:“不是编故事,是真的,你也有一张百夫长卡,那张卡是阿姨委托我转交给你的。”

    楚七月淡然道:“你不说我几乎都忘记这件事了。”

    张合欢道:“阿姨的失踪和那张卡也有关系,有件事她一直都没告诉你,她得了脑癌,几年前发现的时候医生就说她最多还有一年的生命,可后来她得到了百夫长卡,因为那张卡她的病情开始好转。”

    乔胜男道:“你是说,如果不是因为你的什么百夫长卡,我们三个早就是死人了?”

    张合欢点了点头,如果不是自己利用百夫长卡救了她们,她们都无法逃过各自命中的劫难,按照张富鑫的说法,在插手改变别人命运,尤其是生死这种大事之后,会对自己的运气造成很大的影响。

    自身生命值的锐减或许就是多次逆转他人命运的后果,虽然如此张合欢兵不后悔,如果时光能够倒流,即便是他知道今天的结果,他仍然会义无返顾地出手去救她们。

    安然道:“可你为什么说要死了?”

    张合欢叹了口气,将自己的前世今生简单说了一遍,他本以为自己的故事足够震撼,可无论他说得多么绘声绘色,发现三位知己的表情都没有多大变化,张合欢越发泄气,难不成还认为自己在说谎?他准备演绎一下其中的一项技能的时候,发现生命值只剩下55分钟了。

    张合欢道:“无论你们信与不信,我的故事全都告诉你们了,现在我的生命值还剩下55分钟,再过一个小时你们就会见证我的死亡或……消失。”他说得非常悲伤。

    楚七月道:“有件事我还是不懂,你本来生命值都已经一百岁,为什么突然会开始缩短,究竟是什么导致了你运气的转变?”

    张合欢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他不想说出真相,担心自己走后她们会因此而终身愧疚。

    乔胜男道:“是不是因为你救了我们,改变了世界的规则,所以才遭到了报复?”

    安然道:“那就是说因为救了我们而让你的生命值缩短。”

    楚七月道:“原来是我们害了你。”

    张合欢道:“千万别这么想,不是这个原因,我本身就不属于这个世界。而且我认为生命值结束未必代表死亡,可能我会被安排到另外一个时空位面,重新开始一段人生。”

    “去其他时空干什么?”安然问。

    乔胜男道:“还用问,肯定是去祸祸其他的女孩子。”

    楚七月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渣男!”

    其余两人同时点头。

    张合欢哭笑不得:“我承认我在感情上处理的不好,可这种时候,我们是不是不应该再纠结儿女情长的问题,咱们是不是好好道别?”

    三人齐刷刷摇了摇头:“不要!”

    张合欢心中冒升出一股凉气:“相处这么久,你们对我就没一点感情?”虽然他认为不可能是这样,但是三人今天的表现让他不能不这么想。

    安然道:“在你死之前,我问你一个问题,我们三个里面你最喜欢哪一个?”

    “不分彼此,不分大小,我都喜欢,都放不下!”

    “渣男!”

    “你这种人就应该猪笼沉塘。”

    张合欢道:“不用你们沉,待会儿我自己跳下去。”看了一眼系统,生命值只剩下半小时了,任他的心理素质再强大此时也难免开始害怕,不知这次是不是最终的死亡。

    楚七月道:“你的那张卡拿出来给我看看。”

    张合欢把卡片掏了出来,原本黑色的卡片已经变成了灰色,如同被水洗褪色一样,张合欢曾经见过张富鑫的那张卡片,看来自己的生命值果然就要走到尽头,等他死后,这张卡就会化为飞灰。

    楚七月也拿出了一张卡,母亲委托张合欢转交给她的那张卡,卡片漆黑如墨,卡号的部分数字在飞速变化着,上面显示出她的生命值,张合欢的卡可没有这样实时显示的功能,看来楚七月的这张百夫长卡更高级一点。

    张合欢看到楚七月的生命值居然也在倒计时,张合欢愕然望着她。

    楚七月将那张卡递给了安然,安然拿起那张卡,持卡人很快就变成了她的名字,显示出的生命值也在倒计时。

    乔胜男最后接过那张卡,望着上面飞速流逝的数字道:“七月最早发现了这件事,她找到了我们,结果我们跟她也是一样,我们之间共同的联系就是你,你救了我们,我们现在之所以能够活着全都是因为你的缘故。”

    安然道:“所以我们的命运就联系在了一起。”

    楚七月道:“你死了我们的生命值也就结束了。”

    “什么时候发现的?”

    楚七月道:“就在你将这张卡交给我后不久,我发现这张卡的秘密,我当时想问你,可后来决定先从我妈那里查起,通过调查我发现了妈妈的很多秘密。”

    张合欢长叹了一声,现在大家都明白了,可却发现变成了同生共死的命运,这下不是自己一个人死,是大家一起死。

    楚七月道:“有我们三人陪着你,你现在怕不怕?”

    张合欢道:“我一直都不怕,我只是担心你们会因为我的离开而痛苦,现在好了……只是这老天对咱们也太不公平了。”

    时间只剩下最后的十分钟,张合欢决定不再谈论这件事,也不再多想,一一拥抱着她们,分别送上热吻,都到了这种时候,也没什么可忌讳的了,如果时间再多一点,他甚至还想尝试一下其他的方式。

    时间还剩下最后一分钟,开始倒计时读秒了。

    张合欢的那张百夫长卡已经变成了纯白色,楚七月的那张卡质地却越来越黑,楚七月伸出手,将两张卡叠合在一起,小声道:“其实任何事情都是有漏洞的。”

    两张百夫长卡叠合在一起之后,奇妙的一幕发生了,两张卡竟然慢慢融合到了一起,变成了铅灰色,卡片的边缘泛起了白光,卡片慢慢升腾而起,漂浮在半空中,然后开始以自身为轴心慢慢旋转起来,在他们的眼前出现了一个白色的光环,光环扩展到两米直径,光环的内部荡漾着如同水波一样的蓝色光波。

    张合欢目瞪口呆。

    楚七月看了一下时间:“我想应该没时间向你解释了,我唯一能够肯定得就是走入这里,至少我们的生命不会终结。”

    她牵住张合欢的手,安然一手牵住她一手牵住了乔胜男。

    时间只剩下二十秒,张合欢义无返顾地向那神奇的光环中走去。

    安然道:“希望那边是个太平盛世。”

    楚七月道:“兵荒马乱又如何,只要我们在一起,不分开,任何风雨都扛得住。”

    乔胜男道:“这一去不知还能不能回来?”

    张合欢一只脚已经踏进了光环里,感觉一股强劲的吸力再拼命把他往里面拖拽。

    “无论里面是什么,总好过留在这里等死……啊!”

    “啊!”

    “啊!”

    “啊!”

    张合欢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床上,一位身穿旗袍的美女正在守着自己,张合欢定睛望去,眼前正是安然,安然见他醒了过来惊喜道:“你醒了。”

    张合欢愕然道:“这……这里是什么地方?”

    安然笑道:“你猜!”转身向门外道:“老爷醒了!”

    张合欢确信自己没听错,她对自己的称呼是老爷,外面传来一个女孩的声音:“夫人,二姨太,老爷醒了!”

    张合欢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房间内是古色古香的陈设,他看到镜中人就是自己,没错,在通过那道光环之后,他进入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安然阻止道:“你刚醒,别乱走,快躺下。”

    张合欢已经拉开房门冲了出去,外面的阳光极其刺眼,张合欢下意识地眯起了眼睛,等他的眼睛适应了强光,发现自己正站在一座诺大的院落之中,这大院的气魄比起乔家大院有过之而无不及。

    目光所及看到雄浑古朴的建筑和一盏盏的大红灯笼,仿佛穿越到了《大红灯笼高高挂》的世界之中。

    门口六名小丫鬟恭恭敬敬站立着,看到张合欢出来,齐刷刷行礼道:“老爷吉祥,三姨太吉祥。”

    张合欢转脸看了看美貌更胜往昔的安然,现在她的身份变成了自己的三姨太。

    外面传来欢笑之声,同样穿着旗袍的楚七月和乔胜男走了进来,看到张合欢,两人的美眸中流露出柔情万种。

    张合欢这才知道,自己摇身一变成为当地最大的地主,楚七月是自己的夫人,乔胜男是二姨太,安然是三姨太。在这个世界以他的身份娶三房老婆实在是太正常不过了。

    遣散佣人之后,张合欢给三位老婆每人一个热情有力的拥抱。

    楚七月将一个木匣子送到他面前:“老爷,里面是咱们张家的地契房契,还有各个库房的钥匙,你要不要好好清点一下。”

    张合欢摇了摇头:“家还是交给你管,我这次只想好好享受。”

    乔胜男道:“老爷,今年收成不好,咱们要不要为周围的乡亲做点什么?”

    “开仓放粮!”

    乔胜男嫣然笑道:“就知道你宅心仁厚。”

    楚七月道:“宅心仁厚也需量力而行,虽然家底丰厚,可坐吃山空也不是长久之计,我打算去沪海购置一些地产,开一家电影公司,这方面可是你的特长。”

    张合欢道:“这里距离沪海有多远?”

    “一千多里地。”

    张合欢道:“改天可以先去实地考察一下。”他看了看天色,夜幕已经降临了。

    安然道:“已经让厨房准备好了酒菜,咱们劫后重生今晚一定要好好庆贺一下。”

    一名娇俏可爱的小丫鬟走了过来,拎着红灯笼来到张合欢面前道:“老爷,今晚这盏灯挂在哪个院子里?”

    张合欢愣了一下,看了看满面羞涩的三位红颜知己,他哈哈大笑道:“自然是一起,永远在一起!”

    ------题外话------

    写到这里,算是一个句号了。

    这一年发生了太多不如意的事情,章鱼现在的状态是身心俱疲,所以需要休息,其他事情一概不想。

    暂定两个月吧,至于以后是开新书还是就此结束,我暂时还没决定,等有时间考虑,考虑成熟了会第一时间告诉大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