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带着医院回80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72章 终章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2020年7月20日

    位于柯镇的老云州四院大会议室里,时不时传出一阵阵的欢声笑语。

    顾伟已经90岁了,坐在主位上看着眼前的这群熟悉的人,心中自然感慨万千,时不时也跟着大伙儿笑上一阵儿。

    云州老四院马上就要拆迁了,在拆迁之前,陈夏组织了当年老四院的职工们,在老四院里重新搞了最后一次聚会。

    真的是最后一次了,2020年,当年的老院长顾伟已经90多岁,而当年的书记张执中早就已经故去了。

    另外当年的老主任、老职工中,几乎都是七八十岁的老人了。

    连陈夏的嫡系,当年急诊科的吴绍臣今年都已经63岁了,他虽然是陈夏的“徒弟”,但比陈夏还要大上5岁。

    现场最年轻的,应该就是陈夏和顾琳两个人了,他俩都是1962年生的,今年都是58岁。

    所以陈夏比较活跃,尽管一把年纪了,但还跟年轻时一样,看着就有点不着调儿……

    “哎哎,老宣同志,你都是诺贝尔医学奖获得者,能不能精神点?坐在那儿我看你都打了半天瞌睡了,你瞧瞧我师父,同样是诺奖获得者,他咋那么精神?”

    众人一阵哄笑。

    宣永达咳嗽了几声:

    “我能不困嘛,瞧我这COPD,走路气都喘不上来,昨晚还在吸氧,今天就被你给拉来了,真是要了我的半条命啊。”

    任元非精神明显就好了很多:

    “你呀你,以前我就经常劝你少抽点烟,多锻炼锻炼,怎么样,不听,现在吃苦头了吧?”

    陈夏也赞同地点点头:

    “就是就是,你们再瞧瞧咱们的老顾院长,90岁的人了,还一口气能上5楼,早几天还要亲自去种菜,乖乖,然后拿起锄头刚挥起来,就一屁股坐在地上起不来了。”

    说完,陈夏还站了起来,模仿了顾老头摔倒时的样子,那个搞笑的模样,全场又是一阵爆笑。

    顾伟也笑咪咪地用手点了点自己的女婿:

    “这小子当时以为我中风了,吓得边跑边怪叫,然后一不小心被拌了一下,直接摔到了粪桶里,把我的肥料都洒了。”

    哈哈哈,大伙儿一想到这位首富一头栽进粪桶里的样子,个个都笑不活了。

    顾琳这时候也来劲了:

    “哎妈呀,你们是没看到他当时那个熊样,头上挂着几片菜叶,眼镜歪着挂在鼻子上,整个人臭哄哄的,还在那边喊救命,吓得我们大家以为他被狗咬了呢。”

    哈哈哈。

    陈夏斜着眼睛看向顾琳:“喂,有你这么出自己老公丑的吗?”

    原来儿科的姚银萍连忙起哄:

    “不丑不丑,当时应该照片拍下来,咱们这位首富先生的丑照,相信各大媒体应该很感兴趣,咱们也好敲他这个土财主一笔。”

    “对,我们要打土豪斗地主~”

    “我要跟首富合影,将来拿给别人看,当年我可是跟首富一个单位工作的。”

    呵呵呵。

    大家你一言我一言,都已经退休了,也不用像以前开院务会议那样严肃,反正怎么开心怎么来。

    当年传染科的王红娟咂咂嘴:

    “现在看着陈夏同志,就想到当年那一幕,唉,你们有没有记得,当时小琳和陈夏确立关系的情景?”

    当年妇产科的樊兰一下子就蹦起来了:

    “怎么会忘记呢,当时就在那,那铁路道口旁边,两个人抱在一起,然后被顾院长看到了,当时顾院长拿着扫把,追得陈夏满医院跑,还时不时打他几下。”

    哈哈哈

    一想到当初陈夏的囧样,大家又陷入了回忆杀中,然后一个个乐得直拍桌子。

    当时顾琳和陈夏因为舞会的一场误会差点闹掰了,当时陈夏气得直接跑到江州去了,等他回来的时候发现顾琳在医院门口等了他一晚。

    然后两个人袒露心思,有情人终成眷属,兴奋的抱在了一起。

    2020年的年轻人在大街上抱着互啃大家也见怪不怪了,但1981年你要是这么干,绝对是个超级无敌大绯闻,怪不得当时把顾老头给气得半死。

    陈夏撇撇嘴,不以为耻,反为荣:

    “那是,你们也不瞧瞧我是谁,当年四院的小辣椒被我采到手,我容易嘛我,别说挨老院长几下打,就算是拿鞭子抽我,我也绝对眉毛都不抖一下。”

    说完还不忘冲顾琳抛了几个媚眼,让当年的老同事们一阵呕吐。

    顾伟笑了一阵后,缓缓看了四周一圈,心中不无感伤:

    “这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咱们也是聚一次少一次了,老张书记、人事科的老刘、外科的老谭、急诊科的老杜,噢,还有咱们妇产科的老曾主任,都先我们一步去了。

    我也已经92岁了,身体比老宣也好不了多少,估计马上就要去见马克思了,或许这辈子是咱们最后一次见面了,所以我拼了命也要参加这最后一次聚会。

    我想说的是,咱们这辈子苦过,累过,也幸福过,开心过,咱们老四院的同事,后来几乎都在四季医院重创了辉煌,我这个老院长开心,真的开心。

    希望在未来不多的日子里,我们每个人都要保重身体,争取个个活到一百岁,你们家里谁要瞧病,要解决困难,别客气,咱们这位总务科长陈夏同志,不就是给咱们搞后勤保障工作的嘛。”

    哈哈哈,大家纷纷鼓起掌来,但很多人都要抹眼泪。

    人越老,越感伤。

    当天晚上,陈夏请客,在柯镇最豪华的“四季国际大酒店”摆了几十桌,连同这些老职工和家属们,请大伙儿吃了一顿最豪华的海鲜大餐。

    就在这次饭桌上,陈夏有点喝高了。

    四季大酒店的旁边就是柯镇古镇,当年陈夏重生后吃的第一顿大餐,点了5碗肉,结果被老百姓骂了几十年败家子的柯镇招待所就在这里。

    当年热闹的集镇已经开发成了一个旅游景区,主打就是江南古镇牌。

    而当年陈夏的“梅园”因为历史悠久,加之建筑比较有特色被很好的保护了起来,现在门口时不时有人来拍照合影。

    毕竟,这可是世界首富当年的“故居”,是他事业起步的地方,非常有打卡意义。

    在这个夏日的晚上,顾琳挽着陈夏的手,两人慢悠悠在这个古镇上闲逛,连一个保镖都没带。

    陈夏和顾琳长期在“西园”以及香江两地定居,几乎没有回过柯镇,所以对于柯镇的改变两人还是挺好奇的。

    柯镇招待所,已经变成了一个旅游特产商店。

    当年的柯镇电影院,已经改造成了一个博物馆。

    陈夏指着几间大房子对顾琳说道:

    “瞧见没,这里当年是几个大仓库,我的那幅唐寅的《落霞孤鹜图》就是从这个仓库里掏来的,当时还有不少瓷器,知道我花了多少钱吗?就2吨大米和5头猪,哈哈哈。”

    顾琳对这些都不感兴趣,“你那些古玩字画,现在有多少仓库了?我跟你说呀,可别再往家里倒腾了,死人东西有什么好的。”

    陈夏这时候酒意上来了,坐在了一座古桥上:

    “你呀,懂啥呀,这些古董都可以传家的,以后子衿、子佩,悠悠再败家,凭着这些古董字画,绝对可以保证他们这辈子都衣食无忧。哎哎哎,痛痛痛~”

    一说到这里,顾琳一下子就掐住了陈夏腰部赘肉。

    “哼,光是子衿他们吗?你给霉国的三个孩子也留了不少吧?”

    陈夏和许媛的事情终究是瞒不住的,一个偶然的机会被顾琳知道了,不过还好老丈人和两个大舅子不知道,否则哪怕你是世界首富,也会被打曝头。

    陈夏尴尬地讪笑:

    “他们都在霉国,不会来国内的,再说了,我可以发誓,咱家的财产,绝对都是给子衿他们的,许媛和三个孩子,在霉国有自己的事业,足够他们生活了。”

    的确是足够了,几乎霉国最著名的科技公司,大企业,陈夏全部都有股份,少的10%,多的20%。

    别的不说,光是他手上苹果和微软的股票市值,加起来就有差不多4000亿美元。

    只是四季集团一直没有上市,加之陈夏各种神之操作,让外界都不知道,那位著名的“10%先生”其实就是陈夏本人。

    不仅是股票,陈夏还给许媛和孩子们留下了霉国的院线、最大的生物药厂、面积最大最多的农场。

    三个孩子一人管一摊事业,陈夏则会定期去霉国陪陪许媛。

    当然这一些,跟“大房”比起来,那都是小巫见大巫了,四季集团交给了顾琳的三个孩子,而四季集团的整体实力,现在已经排在了全球500强的前十位。

    这是表面上的,真实的财力和实力,这个只有陈家人自己知道,光是在瑞士和桂花山防空洞里储存的黄金,就超过了100吨,富可敌国不是说说的。

    有一个万幸,6个孩子没有一个是败家子,陈家的门风,这是有口皆碑的。

    陈夏和顾琳坐在桥上,一边聊着天,一边吹着夏夜凉风,享受这难得的休闲时间。

    突然,陈夏就觉得酒意上来了,猛的一阵头晕眼花:

    “小琳,我,我头晕。”

    顾琳脸色都变了,马上喊道:“怎么了?你别动,你别动!”

    两人都学医的,自然明白大量饮酒后容易出现脑血管意外,顾琳害怕这是陈夏中风了,马上紧张的转头大喊:

    “快,快通知四季医院。”

    这时候她才发现,陈夏和她是悄悄溜出来的,没带保安和秘书。

    而他们坐着的古桥上处在古镇的一个角落,晚上很少有游客路过,这时候喊人,一下子喊不到人。

    而陈夏只觉得头越来越晕,身体已经无力支撑,一下子就头仰后,整个人迅速从桥上掉了下去,往河道里栽下。

    江南的古桥,桥拦杆都很矮,而且大多是用石头做成的长条形,老百姓都喜欢坐在桥栏上乘凉聊天,所以很容易让人掉到河里。

    陈夏就是在这样的古桥上,一不小心掉了下去,噢不,应该是滑了下去。

    他最后听到的时间,是顾琳的一声尖叫声。

    呯一下,落入了水中,陈夏能感觉到水的凉意,也明白自己已经落入了水中,但剧烈的头痛头晕,让他这个水乡长大的人,失去了自救的力气。

    他就感觉自己在慢慢下沉,四周都是无穷无尽的水,异常的安静。

    “我这辈子,又是在水里淹死的吗?”

    “再见了顾琳,再见了许媛,再见了我的孩子们……”

    陈夏知道自己这次再劫难逃了,在这个世界重活了40年,成为了世界首富,拥有两个太太和六个孩子,这辈子,也值了。

    所以他没有继续挣扎,而是闭上了眼睛,吐出了最后一口气,然后意识陷入了黑暗之中。

    ……

    ……

    ……

    不知道过了多久,或许是几分钟,或许是几天,或许是几年……

    陈夏突然有了意识,就觉得有人不停要按压他的胸部,当时他脑子里第一个意识就是自己没死啊。

    他连忙艰难地举起了手:

    “停,别按了,再按肋骨要按断了。”

    “噢,醒了醒了,真是命大啊。”

    “是啊,这大中午的一个人在钓鱼,幸亏咱们路过,否则真的要出人命了。”

    “是啊是啊,120打了吗?”

    陈夏听着听着,感觉不对了:“大中午?刚刚他掉到河里,不是大晚上吗?”

    他睁开了眼睛,刺眼的阳光一下子就射入了他的眼睛,让陈夏不得不闭上眼睛。

    忽然,陈夏像诈尸一样坐了起来,惊恐地看着周围的人问道:

    “我,我掉到河里多久了?这从夜里到白天,过去这么多小时了,你们还能把我救活?这么历害?医学奇迹啊,我要让四季医院好好研究研究。对了你们看到我爱人了吗?她一定急疯了。”

    看到自言自语,全身湿透像只落汤鸡一样的陈夏,旁边的人都像看怪物一样看着他。

    有人工头一样的男人蹲了下来,热心地说道:

    “你,你没事吗?我们是旁边工地的工人,刚好中午下班路过看到你掉到河里才把你救上来的,你放心,我们已经打了120了,急救车马上就到,你家人电话多少?我们帮你打一个。”

    陈夏甩了甩脑袋,有点懵逼。

    他明明和顾琳是在柯镇老街,怎么现在是在一条大江边,还是大白天,而且这条大江和周围的环境,怎么这么眼熟,好像哪里见过?

    “噢,我爱人的电话是139XXXXXXXX。”

    那个工头根据这个电话拨了出去,过了一会儿他皱了皱眉头:

    “不对呀,这是一个空号,这位同志,你有没有记错?”

    “空号?怎么可能,这个号码是他亲自为顾琳选的,两人的号码就差一位数,怎么可能记错。”

    “这位先生,要不你再给我打一下我大姐的电话。”

    工头点点头,根据陈夏的号码又打了过去:“不对不对,怎么还是空号?”

    陈夏茫然了……

    这时候120急救车呜哇呜哇开到了,围着的人群都散了开去,急救医生跑过来一瞧就乐了。

    “哟,这不是陈主任嘛,是不是你掉到河里了?还好还好,你已经恢复了意识。”

    “陈主任?”

    陈夏茫然地看向急救医生,“你,你是……哎我靠,你是急诊科的小刘?我们多少年没见了?”

    刘医生莫名其妙:“陈主任,你昨天来我们急诊会诊的时候我们才见过,你不会是窒息时间过长,遗忘了些什么吧?”

    陈夏看到小刘的时候,心里就咯噔一下。

    因为这位急诊科医生,是他前世医院里的同事。

    “难道,我又穿回了原来的世界?”

    “小刘,现在是几几年几月几号?你们院长叫什么名字?”

    刘医生跟护士互看了一眼,确定眼前这位肝胆外科的副主任医师肯定是脑子进水了,但他是晚辈,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

    “陈主任,现在是2020年7月20日下午1点,咱们院长是丁高原呀,你连这个都不记得了?”

    陈夏闭上眼睛,内心有说不出的悲伤,也确定了自己再一次重生回了原来的世界。

    当他被抬上急救车的时候,又看到了他停在江边的奥迪车,以及那一整套鱼具。

    仿佛过去的40年,从来没有发生过了一样,而他掉到河里到被人涝起来,可能也就只有几分钟的时间。

    这是黄粱一梦吗?

    江州人民医院急诊科里。

    当陈夏被急救车上抬下来的时候,他看到了车边正一脸焦急的陈振武、尹月娥,脱口而出:

    “大哥,大嫂,你们来了?”

    陈振武和尹月娥互相看了一眼,“完了,这小儿子脑子进水开始说糊话了,连自己爸妈都不认识了,叫大哥大嫂了?”

    老太太一把抓住小儿子的手,泪眼婆娑的问道:

    “小夏,你别吓我,我是你妈呀。”

    陈振武板着脸,马上通知了旁边的急诊科主任:“快,快,马上准备高压氧仓,我儿子可能窒息时间过长,怀疑大脑受到损伤。”

    陈夏又转过头去,看到了另一边,自己上一世的大哥陈竹,大姐陈兰都在,还有,还有他上一世的妻子,也边哭边看着他。

    妻子?她叫……

    陈夏突然想不起来她叫什么名字了,毕竟这个女人已经离开他40年了,而他的心底里,他的妻子是顾琳和许媛呀。

    而不是眼前的她呀。

    陈夏只是笑了一下,表示自己没事,然后闭上眼睛,他心里明白自己这是回到了原来的世界,但他却一点也开心不起来。

    满脑子都是顾琳许媛,以及陈子衿、陈子佩、陈子悠、陈子敬、陈子亭、陈子山……

    肝胆外科的陈夏差点被淹死,被急救车送到医院的小道消息迅速在医院里传开了,陈夏的朋友、同事、老领导、带教的学生们纷纷都来看望他。

    让陈夏疲于应付。

    只有到了晚上,众人都散去的时候,陈夏站在窗前,看着窗外那熟悉又陌生的江州医院外貌,轻轻对身后的妻子说了一句话:

    “小薇,我们离婚吧……”

    孔薇听了,整个人都愣住了:“陈夏,我……”

    陈夏也没有回头,只是苦笑了一下:

    “我知道你跟我在一起也挺累的,与其两个人都累,不如都放过彼此,我们不到40岁,也没有孩子,应该拥有跟现在不一样的人生,应该活得更开心,更自由不是?”

    孔薇眼睛一下子红了:

    “陈夏,我,我没有想过要跟你分开,我们两个人不是挺好的,希望你给我点时间,或许我会想通,我以后会要孩子的。”

    陈夏叹了一口气,有一句话他也没有说出口。

    “孔薇呀,我已经不爱你了,我有我爱的人,尽管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到了,但我还会是深深的怀念她们,深深地爱着她们。”

    一周后,陈夏出院了。

    出院的当天,陈夏跟孔薇去办了离婚证。

    办完离婚证后,陈夏一个人开车来到了越州,一个人在越州城区逛呀逛呀逛。

    他的脑子里,想的都是,这里应该是四季医院,这里应该是四季总部大楼,这里应该是南瓜藤医药公司,这里是原来的越州人民医院……

    他看着眼前陌生的城市街景,却总能快速定位他脑海里的建筑物。

    他甚至还跑去越州人民医院问了一圈,工作人员告诉他,越州人民医院从来没有过一个叫顾伟的老院长,也没有一个护士叫顾琳。

    这个世界上,没有他们……

    傍晚,陈夏一个人坐在越州城西的“西园公园”里,上一世,这是他的家。

    这一世的西园,被改建成了一个市民小公园,但里面的格局没有变,那幢小洋楼还在,园中的水池也在,甚至老丈人顾伟的小菜园也在那个位置,只是现在那里是绿化带。

    陈夏坐在湖边,看着西园公园里跑来跑去的小朋友们,仿佛又看到了小时候的陈子衿,陈子佩,陈子悠。

    “爸爸,你回来了?”

    “爸爸,今天小芳阿姨给我们煮了绍三鲜,这是宝宝最爱吃的菜。”

    “爸爸,今天哥哥们又在欺负我,你要帮悠悠报仇,打他们屁屁。”

    “陈老二,你现在才回来呀,我肚子都饿扁啦,快快快,就等你一个人了。”

    陈夏闭上眼睛,脑海里都是孩子们和顾琳的声音,泪流满面……

    (全书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