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影视世界从小舍得开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二十二章:准备见父母,安迪寻亲(二合一)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你要去黛山?”

    谭宗明很了解安迪,在安迪说出那句话后,他就明白了安迪的想法。

    “是,我必须要亲自去一趟,不然我无法安心。”

    安迪的态度非常坚决,若说她弟弟很正常,被领养后很幸福,她只看一眼就不会再打扰。

    可现在知道弟弟有可能是智障,她担心被领养后会受到欺负,虽然谢院长说他过的很好,可没有亲眼见到,她就不会相信。

    谭宗明点点头,表示理解,换做是他,如果有这样一个弟弟的话,他也会不顾一切的去寻找。

    “根据老严调查出来的结果,我们可以断定,那位福利院的院长肯定知道你弟弟的下落,她为什么不愿意说出来,我觉得有几方面原因。”

    “其一,老严毕竟不是你,那位院长估计还是对老严抱有戒心,怀疑你的身份。”

    “其二,就是刚刚说的,有可能是领养了你弟弟的那户人家的要求,而那位院长既然说你弟弟过的很好,我觉得这应该不是一句假话,因为一个能在福利院待了几十年的人,几十年如一日,说明这位院长是个真正慈悲的人,这样的人,应该不太可能会说谎。”

    “或许还可能有其他原因,但这两种应该是可能性最大的。”

    “但既然你想要找你弟弟,那就只能从她那里入手,她或许是唯一知道你弟弟下落的人。”

    安迪道:“所以我必须要亲自走一趟,去见一见这位谢院长。”

    谭宗明想了下,说道:“让老严跟你一起去吧。”

    “现在就去。”安迪道。

    谭宗明则是劝道:“明天吧,今天太迟了,开车过去也要几个小时,你今天好好的平复一下心情,调整好心态,明天再过去。”

    安迪沉默了一会,然后说道:“好,那明天一早出发。”

    离开了老谭家的安迪,迷迷糊糊的坐上了车,发呆了好大一会,才发动车子离开。

    坐上电梯到了一楼,正好遇到了从外面回来的樊胜美和曲筱绡。

    樊胜美今天又跟王柏川出去吃饭,刚刚在王柏川送她回来的时候,正好遇到了曲筱绡,两人就一起回来了。

    樊胜美和曲筱绡说这话走进了电梯,发现安迪竟然也在,可安迪仿佛像是没有看到她们俩似的,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安迪,安迪,你怎么了?”

    叫了几声都没有反应,樊胜美和曲筱绡对视一眼,都觉得非常奇怪。

    在她们那一楼层的五个女的,安迪绝对是最女强人的一个,除了上一次电梯事故之外,她们还没见过安迪这么失态过。

    “啊?樊小妹,小曲,是你们啊。”

    安迪回过神,看到樊胜美和曲筱绡,捋了捋刘海,打了个招呼。

    樊胜美见安迪状态部队,关切的问道:“安迪,你没事吧?”

    安迪:“哦,没事,没什么,刚刚是在想事情,你们呢,怎么一起回来了?”

    曲筱绡回答道:“没有,我们刚刚在门口遇到了,安迪,你真没事?”

    “真没事。”

    说话间,电梯到了二十二楼,安迪冲着她们说道:“我先回去了,拜拜。”

    回到了自己的家中,安迪把自己锁在了房间里。

    樊胜美和曲筱绡站在走廊中央,看着安迪家紧闭的大门,两人都是面面相觑。

    “安迪她肯定发生了什么事,不然不会是这种状态。”曲筱绡肯定的说道。

    樊胜美白了她一眼,道:“瞎子都能看出来,不过人家不愿意说,我们也就不要多管闲事了。”

    “好吧,那我先回去睡觉了,忙了一天,累死了。”

    曲筱绡冲着樊胜美摆摆手,走回了自己的家。

    安迪现在的脑子特别乱,完全失去了以往的平静。

    没有得到弟弟的消息前,她虽然担心,但并不是很着急,反正这么多年也等过来了。

    可是现在知道了弟弟的消息后,她再也无法保持冷静,尤其是知道弟弟可能有问题,她现在只想尽快的找到弟弟。

    这一天,她注定是无法入眠。

    因为关雎尔告诉了她父母,她已经恋爱的事情,周辰除了要在不久后见她父母之外,也有重要的事情需要提前去做。

    提前跟父母打过了招呼,所以老两口晚饭准备的很充足。

    吃完饭,周辰跟父母坐在沙发上,表情严肃的对二老说道:“爸,妈,有件事情我要告诉你们。”

    周国富和孙怡对视一眼,都是被周辰这严肃的样子弄得很诧异。

    “什么事啊,表情这么严肃?”

    “我谈恋爱了。”

    “哦,谈恋爱啦,又不是……”

    孙怡一开始没有听明白,可是话还没有说话,就反应过来,顿时双眼一瞪。

    “等等,小辰,你说你谈恋爱了?”

    周国富也是一脸吃惊,这几年,他们已经跟周辰提了不知多少次了,可周辰始终没有给他们带来好消息。

    突然之间,他说自己谈恋爱,老两口真的是猝不及防。

    周辰点点头,道:“嗯,已经谈了一段时间,确认了男女朋友关系。”

    “好,好。”

    孙怡高兴的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到了她这个年纪,又没有工作,而她又不是那种喜欢玩的人。

    所以她最大的期望就是儿子能够早点结婚,给她生个孙子孙女带带。

    只可惜周辰以前不开窍,不管她怎么劝都没用,谁曾想老天开眼,自己的这个儿子终于不再是只忙事业,也知道找女朋友了,而且还闷不做声的就找到了。

    “小辰,跟你谈对象的小姑娘多大年纪,性格怎么样,学历,家庭怎么样?”

    周国富同样也是满脸期待,这可是儿子第一次跟他们说谈了女朋友,当然要重视。

    周辰说道:“其实我这个女朋友,你们也见过,就是楼上的小关,上次电梯事故,将你们送回来的那个。”

    “楼上的小关?就是那个看起来很乖,带着眼镜的小女孩?”

    孙怡和周国富对关雎尔印象比较深,所以即便是隔了那么长时间,但周辰这么一提醒,他们还是想了起来。

    “对,就是她,就是那次之后,我跟她接触了几次,感觉她很不错,比较适合我,所以就追求了她,现在已经确定了关系。”

    “她叫关雎尔,今年二十二岁,刚大学本科毕业,父亲在机关上班,母亲是在银行工作,性格的话,很温顺。”

    孙怡眼睛变亮:“好像还不错,那小姑娘长得挺标志,最关键的是性格善良,看起来是个有家教的好孩子。”

    倒是周国富不满的哼道:“谈了那么长时间,女朋友就在我们楼上,结果现在才告诉我们,你是故意的吧?”

    周辰苦笑道:“爸,这怎么能叫故意的呢,我这边要是没确定,告诉你们也没意义对不对,若是你们知道了我跟关关的事情,还不知道会做些什么,到时候吓到人家就不好了。”

    周国富突然有担忧道:“照你所说,这个小关就是个比较普通的女孩子,她知道你的身份吗?虽说我们不应该怀疑人,但谈恋爱和婚姻可是终身大事,我和你妈是希望你早点结婚,给我们抱孙子,但我们更希望你能找一个可以跟你过一辈子,照顾你一辈子的女人,而不是看到你因为婚姻焦头烂额。”

    “爸,我知道你担心什么,关关知道我比较有钱,但她并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而且她这个人,你们接触多了就会知道,她并不是那种有心眼有心机的女孩,而且他们家的家教也很不错。”

    周国富:“你才多大,你做生意是很有本事,可是看人,我跟你妈比你有经验多了,你什么时候把她带回家,让我们见见,让你妈跟她聊聊,到时候她是什么样的人,我跟你妈就心里有数了。”

    他们两人都是老师,带过的学生成千上万,虽不能说一眼就能看透人,但肯定要比寻常人眼光更犀利。

    “可以,明天是周日,她正好不上班,我把她叫过来吃午饭?”

    周辰并没有抗拒,反而是很镇定的答应了下来,反正他也准备要见关雎尔的父母,先让关雎尔见自己父母也没什么问题。

    至于关雎尔会不会被盘问之类的,他并不担心,他爸妈可都是高级知识分子,就算要问,也只会旁敲侧击,哪怕最后对关雎尔不满意,他们表面上也肯定不会露出分毫,只会很热情。

    也正是因为他们的开朗和见识,他才能在这个家生活的那么滋润,跟他们相处的就像是亲生父母一样。

    孙怡顿时大喜道:“这样最好,我明天一早就去买菜,好好的招待招待,小关是吧?”

    “对。”

    夜晚很快来临,周国富和孙怡两口子在卧室里商量着明天的事情,这可是儿子女朋友第一次上门,他们不得不重视。

    虽说他们见过了关雎尔,可那次关雎尔还不是儿子的女朋友,而现在就不一样了,态度自然也要发生转变。

    两人商量着明天买什么菜,穿什么衣服,以及要问什么问题等等。

    听着父母在房间里小声议论,周辰笑了笑,走进了自己的房间,拿出手机跟关雎尔发起了信息。

    人生就是这么奇妙,一对住在上下楼的男女朋友,却要靠着手机来聊天。

    周辰把自己告诉了父母的事情告知了关雎尔,并且邀请她明天下来吃午饭。

    得知这个消息的关雎尔当即就吓傻了,拿着手机不知所措,整个人都慌了神。

    之前父母要来见周辰,她心里除了紧张和害羞外,倒也没有太多其他的想法。

    可是现在一听要去见周辰父母,她顿时就慌了,害怕,担忧,紧张等等情绪全部涌上心头。

    她是真的害怕到六神无主,她迫切的想要找个人分担这种慌乱,可现在她身边就只有两个人。

    几乎是没什么犹豫,她立刻就冲向了樊胜美的房前,轻轻的敲响了房门。

    “樊姐,樊姐。”

    樊胜美正准备敷面膜,听到关雎尔的呼唤,打开了推拉门,奇怪的问道:“怎么啦,关关?”

    关雎尔急切的说道:“樊姐,我有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想要跟你请教。”

    樊胜美更奇怪了:“大晚上的,你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虽然奇怪,但她还是让关雎尔走进了房间。

    樊胜美的房间比较乱,空间也不大,除了床之外,就没有其他能坐的地方。

    “说吧,什么事?”

    “樊姐,周辰让我明天去他们家吃饭。”

    “那就去呗,这有什么,你们不是经常在一起吃饭吗?”

    “不是的,樊姐,他让我明天去楼下,也就是他父母家吃饭,说要把我介绍给他父母。”

    “真的?”

    樊胜美顿时条件反射般的坐直了身体,吃惊的看着关雎尔。

    “关关,你们谈恋爱应该才一个多月吧?所以你不想去见他父母?”

    关雎尔:“倒不是说不想,而是害怕,我,我,这种事情我没经历过,不知道该怎么办,万一他爸妈不喜欢我怎么办?”

    樊胜美翻了个白眼,“你没经历过,我就经历过了?”

    她虽然谈过好几次恋爱,可是见父母却是没有经历过,所以她其实也没有什么经验。

    “不过我倒是觉得,既然周辰愿意带你去见他父母,这就说明他对你是认真的,至于他父母你不也见过嘛。”

    “可跟那时候不一样,我这么普通,周辰那么优秀,我怕他们看不上我,觉得我配不上周辰。”

    樊胜美:“如果真是这样,我觉得你更没必要害怕了,你是跟周辰谈恋爱,又不是跟他们谈恋爱,而且我听你说过,周辰父母都是知识分子,书香门第,应该不是那种不讲理的家庭。”

    “我觉得你真不需要想那么多,明天就直接去,周辰要是是真的爱你,他肯定会在父母面前表现的很重视你。”

    关雎尔听后:“真的吗?”

    樊胜美叹道:“当然是真的,我觉得你现在根本不需要想那么多,最应该做的是好好的回去睡觉,养足精神,明天好去婆家,你这么温顺懂事,只要他们没瞎,肯定会喜欢你的。”

    “好吧。”

    听了樊胜美的劝解,关雎尔总算是放松了一些。

    在关雎尔走后,樊胜美才忍不住叹道:“连最小的关关都要去见家长了,可我却连男朋友都没有,唉!”

    关雎尔回到自己房间,先是给周辰发了确定的信息,然后就一个人躺在床上胡思乱想,不知不觉中,就睡着了。

    安迪在天还没亮的时候就已经起床了,昨天一夜她都没有睡好,不过一大早她还是撑起精神。

    在六点的时候,就接到了老严的电话,说已经到了欢乐颂小区门口。

    今天去黛山,是他们昨天就商量好的,由老严开车带着她去。

    安迪对谭宗明是绝对的信任,所以对谭宗明派来的老严,自然也是很信任,迅速的收拾了一下,连早饭都没吃,就前往了小区的门口。

    “老严。”

    上车之后,安迪先跟老严打了个招呼,然后问道:“我们现在是直接去黛山吗?”

    老严回答道:“嗯,直接过去,后面有早餐,你先吃点垫垫肚子,大概需要几个小时才能到黛山。”

    “谢谢。”

    昨天晚上她就没有吃饭,今天早上又没吃,所以还真的有点饿。

    不过也是因为老严是能让她信任的人,若是其他人买的早餐,她还真不会吃。

    关雎尔也是一大早就起床了,她强行把樊胜美给叫醒,然后让樊胜美陪她去商场购物。

    毕竟是第一次见家长,她觉得还是要做好准备,不能空手过去,所以想要买点东西带过去。

    可因为没什么经验,于是就把樊胜美给叫上了。

    “好不容易睡个懒觉,又被你给破坏了。”

    逛商场的时候,樊胜美还打着哈欠,但看在关雎尔急切的样子,也没有抱怨什么。

    “我觉得老人吧,就买点补品就行了,毕竟是第一次见,礼貌到位就行了,没必要买那些贵的东西。”

    “真的吗?那会不会太失礼了?”

    关雎尔想要给周辰父母留下好印象,所以才想要买点好东西。

    樊胜美反驳道:“失礼什么啊,你就是想太多了,难道你就没有问问周辰吗?”

    关雎尔不好意思的说道:“我问了,他跟我说,如果非要买东西的话,买点水果带着就行,可我觉得那也太敷衍了。”

    “行吧,我的小关关,你说什么就什么吧,我帮你掌眼就行了。”

    于是两人就在商场逛了起来。

    安迪和老严用了三个多小时,终于抵达了黛山。

    “安迪小姐,我们直接去福利院?”

    抵达黛山界后,老严转过头,对安迪问道。

    安迪回答道:“嗯,直接去福利院,找那位老院长。”

    当他们抵达福利院后,安迪从车上下来,看着眼前崭新的福利院大门,心中十分惊讶。

    在她的记忆力,这家福利院是比较残破的,可现在看来,好像并不是那么回事。

    老严来过这里,做过了调查,他看到安迪满脸惊讶,于是跟她解释了起来。

    “这家福利院好像是有富豪捐赠,所以看起来很不错,是这个市里最大的福利院之一,比起你们当年的那个时候还要扩张了不少,所以你才会感觉到陌生。”

    安迪道:“是已经没有了当初记忆中的那种熟悉感了。”

    “走吧,福利院正常是不对外开放的,我先去跟他们说一声,然后直接去找谢院长。”

    “嗯。”

    老严去了门口的保卫处,安迪则是继续看着福利院周围,并且还朝着里面看去。

    眼前的福利院跟记忆中的福利院已经相差太多,不过这也正常,毕竟二十多年过去了,社会都在进步,福利院也不可能一点变化都没有。

    几分钟过后,老严就回来了,他对安迪说道:“安迪,我已经跟谢院长联系过了,她让我们去她办公室找她。”

    安迪点点头,道:“好,走吧。”

    两人进了福利院,在保安的指挥下,直奔谢院长的办公室而去,因为老严来过,所以也是熟门熟路。

    一路上,安迪看到了很多小孩子,有男有女,还有不少孩子存在身体缺陷,显得非常热闹。

    很快,他们就到达了目的地,福利院院长的办公室。

    老严轻轻的敲响了门,里面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请进。”

    安迪走进办公室,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那里的女人。

    只见对方看起来大约有五十来岁,带着一副眼镜,头发花白,在他们进来后,就抬起头看向了他们。

    老严率先开口叫道:“谢院长,您好,我是上次过来的小严。”

    谢雅静推了推眼镜,常年的工作让她的眼睛出现了问题,只有带上眼睛才能够看清几米之外的人。

    “哦,是你啊,小严,你怎么又来了?我不是跟你说了吗,你的事情我帮不上忙。”

    老严非常客气的说道:“谢院长,这次不是我一个人来的,这位是安迪小姐。”

    谢雅静目光转向了安迪,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就是她让你来打听小明的事情,她是小明的姐姐?”

    老严正准备说话,安迪却忽然越过了他,站在了谢雅静的面前。

    “谢院长,您好,我叫何立春,是小明的姐姐,是我拜托老严来打听我弟弟消息的。”

    说话的同时,安迪也在仔细的打量着谢雅静,想要回忆自己是否认识她,可不管她怎么想,都想不起来。

    谢雅静放下手中的笔,认真的打量着安迪。

    说实话,二十年过去了,她是怎么都没有想到,当初那个被领养到国外的小女孩,竟然会真的回来找弟弟。

    她当然知道安迪弟弟的所有情况,但她答应过周家夫妻,不会把他们领养周辰的事情说出去。

    随着周辰越来越出息,她还跟周家夫妻,把周辰以前留下的痕迹给清除了,因为他们都不想周辰的履历上留下污点。

    现在知道周辰真实身份的人,就只有他们几个当事人,其他人就算查,也很难查得到有用的消息。

    其实以前也有人来打听过这对姐弟的消息,不过对方只想要知道姐姐的下落,对小明却不管不问。

    直到不久前,老严的出现,让谢雅静警惕了起来。

    说实话,她是真心不想让人知道周辰就是小明,也不想安迪去找周辰。

    可她毕竟是福利院的院长,安迪可能又是周辰唯一有血缘关系的亲人,于公于私,她都不应该无动于衷。

    “何立春,我知道你,二十多年前,你被人领养了,我看你现在过的应该也很好,为什么还要找你弟弟?”

    安迪道:“小明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我这次回国,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要找到他,尤其是在知道我弟弟他可能存在智力问题后,我更想要找到他。”

    谢雅静道:“小明他并没有智力问题,相反,他其实非常的聪明,至于这其中的缘由,我也不方便多说。”

    “真的吗?如果他没问题,为什么会被领养家庭退回来?”安迪急切的问道。

    谢雅静:“我已经说了,这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其中的缘由也不重要,你只要知道你弟弟他没有问题就行了。”

    安迪:“我让人调查我弟弟,却找不到任何消息,我想知道是不是有人特意销毁了这些痕迹,我弟弟现在到底在什么地方,还请您如实的告诉我,只要您能帮我找到弟弟,不管您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唉。”

    谢雅静幽幽的叹了口气:“我就知道,自从上次小严来过之后,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但我还是那句话,我确实知道是谁领养了你弟弟,但我要告诉你的是,你弟弟他现在生活的很好,有了属于他自己的家庭,而你也有属于你的家庭,如果你们相见,对他来说,未必是一件好事,你还要见吗?”

    “要见。”

    安迪的态度十分坚决:“没有见到亲眼见到我弟弟,确认他的情况,我始终无法安心。”

    “孩子,你也是在福利院生活过的,你应该很清楚,一般被领养的孩子,都不太适合跟以往的亲人有交集,因为这很可能会伤害到两个家庭。”

    “您说的我都能理解,可他是我弟弟,我也并非要带走他,我只是想要确认他活的好不好,如果他生活的很好,我可以远远的看着他,不去打扰他,可以吗?”

    思考了一夜,她已经想通了许多,若是弟弟真的生活的很好,她可以不相认,但前提是,她必须要亲自确认。

    感觉到了安迪的决心,谢雅静点了点头。

    她其实也是有点纠结,一方面这的确是周辰的亲姐姐,另一方面,她也顾忌良多,毕竟周辰现在身份不一般,认亲对他来说,还真的不一定是好事。

    “能不能去见你弟弟,现在已经不是我能决定的,当看在你决心的份上,我可以让你跟领养你弟弟的那家人通一次电话,但你必须要跟我保证,若是他们不同意的话,你不能私下去打扰他们,更不能用强制手段。”

    “我希望你能明白,他们的想法其实跟你是一样的,你担心你弟弟过的不好,他们同样担心你会抢走他们的孩子,毕竟他们养了你弟弟那么多年,比你这个姐姐更亲。”

    安迪听后,脸色变了变,这是在逼她,可谢院长说的也没错,对方养了她弟弟那么多年,如果真的当亲生儿子,又怎么会舍得。

    老严见此,小声的对安迪说道:“安迪小姐,我们是不是再商量商量,不行的话,我们就再下点功夫去调查,迟早能查出点蛛丝马迹的。”

    安迪并没有说话,而是闭上眼睛开始权衡,过了好大一会,她才睁开双眼。

    “好,我答应您,请您让我跟那家人通话。”

    她对自己有信心,觉得自己能够说服对方,而且她也不愿意在耽搁,她现在就迫切的想要知道弟弟过的怎么样,一刻也不想多等。

    “好。”

    谢雅静点点头,然后说道:“你们先去外面会议室等我,我要去找电话。”

    随后她就叫人过来,把安迪和老严带到会议室。

    看着手机上的电话号码,谢雅静轻轻的叹息,若不是逼不得已,她也并不想联系周家夫妻。

    孙怡和周国富一大早就去菜场买菜,回来后就在厨房忙碌着,至于周辰,则是一大早去了公司,今天早上他还有事要处理,到了中午的时候,他才会回来。

    “老周,菜要洗干净点,还有那个汤,要熬入味啊。”

    “知道了,我做事,你放心,再说了,熬汤可是我的拿手活,绝对没问题。”

    正在忙碌的周家夫妻,脸上洋溢着笑容,盼了许久的‘准儿媳妇’就要上门了,对他们来说,这就是这几年的头等大事。

    正忙碌时,忽然孙怡的手机响了,孙怡看了一眼,居然是福利院的谢院长,这让她很惊讶。

    这些年她们是有联系的,这都是因为周辰的缘故,他们夫妻也都知道这位谢院长对周辰来说很特殊。

    不过她虽然有谢院长的电话号码,但实际上彼此已经好些年没有联系了,这个时候怎么会突然给她打电话。

    把手上的水擦干净,她拿起了电话接通。

    几十秒过后,孙怡忽然激动的叫道:“不行,我不同意。”

    声音太大,把正在洗菜的周国富吓了一跳,赶紧问道:“怎么了?你这么激动干什么?”

    谁知孙怡猛然转头,冲着他喝道:“你闭嘴,别说话。”

    然后又把手机放在耳边,语气略显颤抖的说道:“谢院长,这件事我们当初是商量好的,就算有人找上门,也不会把小辰的情况说出去,你可是答应过我们的。”

    被老婆喝骂的周国富本来还不明所以,可听到老婆的这番话后,聪明的他立刻意识到了什么,神情也是变得紧张起来,靠近了孙怡,冲着她做起了手势。

    “免提,免提打开。”

    孙怡虽然此刻很生气,但听到丈夫的话,她还是打开了免提,把手机放在了两人之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