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影视世界从小舍得开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二十一章:讨好巴结,弟弟的消息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安迪乘坐着电梯港岛二十二楼,还没有走出电梯,就听到了一声拉长的娇哼声。

    “安迪~”

    被吓了一跳的安迪,看到直扑上来的曲筱绡,手忙脚乱的把她推开。

    “别碰我,说话可以,别碰我。”

    连推带拉,才好不容易把曲筱绡从自己的身上弄开,随后整了整衣服。

    “小曲,你搞什么呀?”

    曲筱绡一脸可怜巴巴的叫道:“安迪,你现在可是我的救命稻草啊,你可得救救我,你要是不救我的话,我就完蛋了,难道你就忍心看到我这么一朵娇花这样破败吗?”

    安迪却根本不吃她这一套,走出电梯,“行了,别来这套,在这叫唤什么,有什么想说的,回去再说。”

    说着,她就走向了自己的家门口,而曲筱绡则是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

    等进了房间,安迪从冰箱拿了两瓶水,递给曲筱绡一瓶,自己打开一瓶喝了两口。

    “说吧,你想要我怎么帮你,首先说明啊,我跟周辰只能算是点头之交,并没有多深的交情,你若是指望我去帮你说情,我劝你最好还是别做梦了。”

    曲筱绡道:“我知道,当然不会为难你了,但现在我能指望的人就只有你了,其实我已经想了两个方案,不过我没有信心,所以想要找你参考参考。”

    安迪惊讶道:“已经有两个方案了吗?好,你先说说,我帮你参考参考,你放心,若是能帮的话,我会尽量帮你的。”

    “有你这句话,我就安心多了。”

    曲筱绡稍稍的松了口气,她现在最怕的就是安迪不愿意帮她,虽然安迪嘴上说在周辰那里说不上话,但她觉得周辰还是会卖安迪面子的。

    “我想了两个方案,一个就是从小关那里入手,她可是周辰的女朋友,虽然我到现在也还是觉得她跟周辰不是很般配,但毕竟他们自己也承认了,我觉得小关肯定是能帮上我的。”

    “可你也知道,那天晚上我把小关也得罪了,我怕小关根本不接受我的道歉,也不愿意帮我跟周辰说好话。”

    “不过我知道小关跟你关系非常好,若是你愿意帮我从中调和的话,我觉得小关肯定会卖你的面子。”

    安迪想了一下,说道:“周辰那里我帮不了你,但小关的话,我倒是可以帮你说几句好话,但你也知道,那天你说的话多难听,所以我也无法保证小关能否接受你的道歉。”

    “所以我还预备了第二套方案。”

    曲筱绡又说起了第二套方案:“根据我的经验,像周辰这样的商界大亨,耍赖撒泼肯定是不行的,而就算我让我爸去帮着说情,他恐怕也不会给面子,而地位更高的人,以我的能力也接触不到,所以若是想要找人说和的话,除了小关之外,就只有两个人。”

    说着,她的手指忽然朝着下方指了指。

    聪慧的安迪一下子就明白了曲筱绡的意思。

    “你是说,去找周辰的的父母?”

    “对,虽然不明白他那么有钱,为什么却让父母住在这里,但从我们接触到周辰的几次,就可以看得出来,他是个非常孝顺的人,若是我能让他父母帮忙说话的话,我觉得可能要比小关说情更有效果。”

    曲筱绡觉得自己这个方法很好,于是笑吟吟的看着安迪。

    可谁知安迪却是断然道:“这个方案我觉得不可行。”

    “不可行?”

    曲筱绡愣住了:“为什么呀?”

    安迪看着曲筱绡,摇了摇头,她承认曲筱绡是有点小聪明,但小聪明有余,大智慧却缺失。

    “首先,周辰的父母为什么住在这里,有两种可能,一种就是他们自己要求的,另外一种也是周辰默许的,因为谁也不会想到他的父母会住在这里,这就导致了不会有人来叨扰他的父母。”

    “既然他不想有人骚扰父母,你若是就这么冲过去找人家,很有可能引起他更大的反感。”

    “还有,就算你去找了他父母,一边是自己儿子,一边是骂了自己儿子的陌生人,换做是你的话,你会向着谁?”

    曲筱绡道:“可我是去道歉的啊,他父母总要比他好搞定吧?”

    “那是你自以为的,换个角度想,现在人家周辰也没对你怎样,你反而先去找人家父母,这很可能引起更大的矛盾,我觉得这个方案行不通。”

    安迪不太看好这个方案,她知道曲筱绡是想要打感情牌,可这么做的话,更像是一种胁迫,用周辰的父母来让周辰妥协。

    可以她的判断来看,这无疑就是一个昏招。

    “是这样吗?”

    本来还信心十足的曲筱绡,被安迪这么一说,顿时也变得不自信了。

    “难道就只能从小关那里入手?”

    “我觉得这是最好的方法,小关其实性格非常好,不是那种记仇的人,如果你能让小关原谅你,周辰那边估计问题应该也不会太大,说句你不爱听的话,以他的身份,你觉得他会一直盯着你?”

    曲筱绡郁闷的说道:“你这是说我都不够资格让人家惦记?”

    安迪:“我说话比较直,但确实是这个意思。”

    “真的是太伤人了。”

    曲筱绡哀叹一声,然后倒在了安迪家的沙发上。

    “看来现在只能想找小关了,唉。”

    第二天晚上,安迪就把关雎尔叫到了家里,早就准备好的曲筱绡就开始对关雎尔各种道歉和巴结,还买了很多东西。

    关雎尔再见到曲筱绡,心中自然非常不高兴,不过面对脸皮贼厚的曲筱绡,她根本不是对手,磨着磨着,心里的厌恶感就慢慢的消减。

    虽说还没有立即原谅曲筱绡,但也没有再像之前那样讨厌和愤怒。

    接下来几天,曲筱绡总是缠着关雎尔,各种巴结和讨好,让关雎尔的虚荣心得到了很大的满足。

    不过当她知道曲筱绡希望她去跟周辰说情的时候,她却犹豫了。

    她可以原谅曲筱绡,可不代表周辰可以原谅,所以她并没有当场答应,而是说要考虑考虑。

    不过曲筱绡的手段真的不少,为了能让关雎尔帮忙,她开始为关雎尔出谋划策,告诉关雎尔该怎么绑住男人,抓住男人的心。

    关雎尔不过是个刚大学毕业的黄花大闺女,跟周辰也是第一次谈恋爱,哪有曲筱绡那般身经百战。

    听了曲筱绡的出谋划策后,大为震惊,虽说曲筱绡说的很多内容让她面红耳赤,但有些建议确实还是有点说法。

    渐渐地,她虽然还没有拿曲筱绡当真正的朋友,但也不再像之前那样争锋相对。

    关雎尔虽然单纯不假,但她并不笨。

    一开始的时候,她以为曲筱绡跟她道歉,是真的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可随着曲筱绡不断的讨好和巴结,她慢慢的意识到了不对劲。

    虽然跟曲筱绡相处时间不长,但曲筱绡的嚣张跋扈她可是非常清楚的,这样一个白富美,就算想要道歉,也不可能对她那么客气,甚至是讨好巴结了。

    这其中肯定有问题。

    所以在曲筱绡几次拐弯抹角的提到周辰后,她就明白了原因。

    曲筱绡这么对她,肯定是因为周辰,而能让曲筱绡放下身段,巴结讨好,这说明周辰肯定不简单。

    她不好意思跟曲筱绡问,所以有一次趁着坐安迪的车上班的时候,对安迪问了这个问题。

    “最近曲筱绡对我这么热情,弄得我都有点害怕了,安迪姐,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面对这个问题,安迪倒也没有回避,而是直接道:“小关,你想问什么?”

    关雎尔道:“我就想知道,曲筱绡变成这个样子,是不是跟周辰有关,因为我很清楚自己,曲筱绡根本不会对我这么客气,想来想去,肯定是因为周辰的原因。”

    安迪道:“既然你都猜到了,那怎么还来问我?”

    关雎尔不好意思的说道:“我觉得安迪姐你那么厉害,肯定知道的比我多,曲筱绡变成这样,是不是害怕周辰?周辰是不是有很厉害的本事,我跟他相处越久,就越能感觉到他不一般,总觉得他不是一般人。”

    其实她早就有疑惑了,因为周辰开着几百万的车,玩着过千万的乐器,这哪是一般人玩得起的。

    只是她以前一直都不好意思去问,现在曲筱绡这个模样,直接放大了她心中的好奇。

    安迪笑着说道:“这个问题,我觉得你最好还是自己去问他,我只是一个外人,不好说什么。”

    她虽然知道周辰的身份,但既然周辰没有告诉关雎尔,那肯定有他的考量,她不会多管闲事的告诉关雎尔。

    其实不止是她,就算是曲筱绡,虽然一直在讨好关雎尔,但关于周辰的身份,也一直都没有透露出半分。

    见安迪不肯说,关雎尔也没有办法,但她越发的肯定,自己的男朋友一定非同寻常。

    她也想过直接问周辰,可就怕知道了周辰的身份后,会让自己产生很大的压力,给自己特别珍视的感情带来危机,所以一直迟疑不定,不敢询问。

    周辰并不知道这段时间关雎尔的煎熬,他最近正忙于斗音的发展。

    从去年年初推出斗音以来,斗音的发展并不是一帆风顺,一开始的时候下载注册的人并不多,是周辰花了大价钱打广告,才慢慢的发展起来。

    一年多过去,斗音在国内已经引起了很大的反响,成为了短视频行业前几的存在。

    因为他知道斗音的发展趋势,所以为了能让斗音更好的发展,他需要时常盯着市场反应,及时的更新和变化。

    “周董,我们这里的人手是真的不够,技术员,后勤,财务,管理,市场部等等,都需要人手。”

    负责斗音部门老总张铭对着周辰大吐苦水,因为是新成立的公司,虽然发展前景很光明,但同样的压力也很大。

    之前不怎么敢说话,是因为在辰星集团这个大船上,他们并不起眼,可是随着斗音的不断发展,张总的底气也慢慢起来了,敢开始跟周辰要人手了。

    周辰道:“你拟一份文件交给姜秘书,我会酌情给你安排人手的,不过人我可以给你,但是业绩必须要给我起来。”

    张总顿时保证道:“您放心,只要人手和资金足够,我们一定会再创辉煌。”

    “希望吧,现在已经一年多了,距离我定下的三年目标还差很远,有信心是好事,但若是达不到我的目标……”

    “周董,您放心,我们保证完成任务。”

    “那就这样,接下来的时间,我会经常去你那里看看,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

    夜晚,关雎尔正跟周辰发着威信聊天,忽然一个电话打了进来,一看来电显示竟然是妈妈,她赶紧从床上坐了起来。

    给周辰发了条信息后,关雎尔就接通了电话。

    “妈。”

    “哎,关关,你还没睡吧。”

    远在锡市的关母,听到女儿的声音,顿时高兴的应了一声。

    “没呢,妈,你给我打电话,是有什么事吗?”

    “怕耽误你工作,我们最近也没敢给你打电话,这不想你了嘛,关关,你最近工作怎么样?”

    “挺好的,最近新来了一个邻居姐姐,她很厉害,我跟她学到了很多东西,工作也慢慢的适应了。”

    “那就好,不过关关啊,工作是很重要,但生活也很重要,最近生活没什么困难吧,我们给你寄的东西你都在吃吧?”

    “在吃,妈,你跟爸已经少寄点东西,我要是想吃的话,可以自己网上买。”

    关雎尔也很无奈,她虽然不在爸妈身边,但是他们的照顾却是没少几分,总是给他寄东西,以至于她吃的东西都没断过。

    “那不一样,给你买的东西,我跟你爸亲自买才放心,我们有没什么事,对了,你爸最近可能要去魔都谈点事,到时候我们可能要去一趟魔都,顺便去看看你。”

    关母的语气很高兴,他们两口子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女儿,自然很想,之所以没有经常过来,就是怕耽误女儿工作。

    毕竟女儿的工作就是他们找的,也知道女儿承受了很大的压力,所以轻易不敢打扰。

    一听到父母可能要来魔都,关雎尔顿时心中一阵紧张,她不由自主的想到了自己跟周辰交往的事情。

    “哦,那会不会耽误你们的事啊,要不还是算了,再过一段时间就过年了,到时候我就可以回家了。”

    “不耽误,不耽误,就是,到时候我们带你去见个人。”

    关母说到这里,顿了一会,仿佛怕吓到女儿似的。

    关雎尔不解的问道:“去见个人,谁啊?”

    关母道:“就是一个朋友,我们约了个朋友,刚好他们家有个跟你差不多大的孩子,也在魔都,就想着让你们认识认识。”

    关雎尔一听,顿时就急了:“妈,你该不会是想要让我去相亲吧,不行,绝对不行,我不去。”

    “哎呀,你这孩子,不是相亲,就是跟朋友家一起吃顿饭,让你们孩子认识一下,以后在魔都互相也能有个照应。”

    关母一听女儿拒绝,也是很着急,这次的事情她实际上还是比较重视的,不然也不会亲自跑一趟。

    她已经打听过了,朋友家的那个儿子非常优秀,而且对方家庭条件也很好,若是能成的话,女儿就能找个好归宿。

    让女儿找个好归宿,就是做父母的最大心愿。

    “不行,妈,真的不行,我不同意。”

    “你这孩子,妈又不会害你,不就是见个面,吃顿饭嘛,看把你给急的,我们也不是催你,就是单纯的认识一下。”

    关雎尔贝齿紧咬,犹豫了一会,然后才如实说道:“妈妈,我真的不能答应你,因为,因为我,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什么?”

    对面的声音陡然拔高了好几倍,伴随着一阵鸡飞狗跳的吵杂声,然后关雎尔就听到了父母两个人的声音。

    “关关,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你有男朋友了?”

    “对啊,闺女,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谈恋爱了怎么也没告诉我们?他是哪里人,干什么的,有……”

    “你能别插嘴吗,我在跟女儿说呢,等我说完不行吗?”

    “我这不是关心咱女儿嘛。”

    父母的吵杂声让关雎尔十分无奈,过了一会,他们才停下来。

    “关关,快跟爸妈说说,你说的那个男朋友到底是怎么回事?”

    关雎尔知道这种事情瞒不住,于是开口说道:“他叫周辰,今年二十六岁,人很好,自己开公司的,他父母就住在我楼下,不过他们还不知道我们在谈恋爱。”

    父母的议论声通过话筒传来。

    “二十六岁,年纪倒是挺合适的,还是自己开公司,看来是有本事的,父母还跟咱女儿住一栋楼。”

    “听着不错,不过没看到人,我心里还是放心不下,我再问问。”

    关母的声音很快又传了过来:“关关,这孩子年纪轻轻就自己开公司,那他父母是做什么的?”

    “周辰的爸爸是大学教授,就在魔都一所大学任教,他妈妈是高中老师,现在已经退休了。”

    “哎呀,父母都是知识分子,还是教授老师,这个家庭不错,非常不错。”

    关父关母一听周辰父母的情况,顿时心里踏实了许多,父母都是老师,还是教授,这样家庭出来的孩子,肯定家教不错。

    “你们是什么时候开始谈的?”

    …………

    面对父母接二连三的问题,关雎尔耐心的解释着,一直聊了十几分钟,才挂断电话。

    不过挂了电话的关雎尔,却是一脸惆怅,她本来想要阻止父母来魔都。

    可没想到在她说出实情后,她父母反而是更加决心要来魔都,非说要跟周辰见一面,只有亲眼见过了才能放心。

    关雎尔没办法,只能给周辰发信息,告诉他这件事,并且问他愿不愿意见她父母。

    周辰看到关雎尔发来的信息,也是颇为惊讶,他才跟关雎尔交往一个多月,他父母就要来见面,看来是真的很关心女儿。

    对于见面,周辰自然不会担心,直接就回复了关雎尔,说没问题。

    跟关雎尔在一起也有段时间了,他对关雎尔这个城府不深的女孩已经有了很深的了解,这是个很不错的姑娘。

    一开始他想要跟关雎尔谈恋爱,确实是冲着任务去的,对他而言,反正没有直接特别爱的女人,既然如此,不如就选一个自己不讨厌,又能喜欢自己的女人。

    不求她能有多么的高贵典雅,只要能够给他一个安稳的家,就足够了。

    关雎尔虽然性格里有些小叛逆,但不可否认,结婚以后,她绝对能够成为一个贤妻良母。

    所以对见关雎尔父母,他也没有什么抵触心理,从一个人的家庭和父母,往往就能够看到这个人的未来。

    据关雎尔说,他父母过来大概是在两周内,想到关雎尔已经说了自己父母的情况,他觉得有必要也跟自己父母说一下自己跟关雎尔谈恋爱的事情了。

    自从那次线下见面后,安迪和魏渭又见了两次,彼此又多了解了一些。

    只不过他们之间依然是属于那种平淡的朋友关系,跟恋爱完全不搭边。

    其实他们两人对于谈恋爱,倒也是有些类似。

    安迪是完全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也害怕有这样的事情,所以对魏渭更多的是好奇,男女之情完全谈不上。

    至于魏渭,他则是经历比较多,为人精于算计,就算是谈恋爱,他也要有诸多算计,想要进入恋爱模式,任重而道远。

    这天,他们两人聚在一起吃饭,吃到一半,安迪忽然接到了谭宗明的电话,几句过后,顿时脸色大变。

    “不好意思,我有急事,要先走了。”

    魏渭问道:“有什么急事吗?我可以帮忙。”

    几次见面过后,他对安迪的好感大增,已经有了往恋爱方向发展的趋势。

    但安迪却是拒绝道:“不好意思,这是我的私事,今天的事情是我不对,下次我约你。”

    “那好,你开车慢点。”

    “谢谢,我先走了。”

    安迪急匆匆的从饭店离开,只留下魏渭看着她的背影发呆。

    安迪之所以这么着急,是因为谭宗明给她打电话,说老严回来了,还查到了一些她弟弟的消息,让她赶紧过去。

    即将得知亲生弟弟的消息,安迪心中既紧张又害怕,一路狂奔,迅速的赶到了谭宗明家。

    谭宗明早就在门口等着她,她车刚停下,就为她打开了车门。

    安迪迅速下车,开口第一句就是:“老谭,我弟弟怎么样了?”

    看到满脸急切,不复寻常冷静模样的安迪,谭宗明柔声道:“先别急,老严已经在里面等着了,不过你要有心理准备,事情并不没有你想的那么顺利。”

    安迪顿时脸色一变:“我弟弟出事了?”

    “那倒不是,走吧,先进去听老严怎么说的,他亲自调查的,具体情况他才是最清楚的。”

    谭宗明虽然已经从老严那里知道了情况,但他觉得还是让老严亲自告诉安迪为好。

    安迪跟着谭宗明走进了别墅,在大厅见到了老严。

    老严是个体型微胖的中年男人,看到谭宗明和安迪走进来后,立刻站了起来。

    “安迪,这位就是老严,我的好朋友,你弟弟的事情我就是托付给了他,绝对可靠。”

    “老严,这就是安迪。”

    “老严,你好,真的是辛苦你了。”安迪语气真挚的说道。

    老严笑着说道:“不辛苦,安迪,你别客气,我从老谭这听说了你的事情,你是老谭的朋友,那就是我的朋友。”

    谭宗明道:“坐下来再说吧。”

    刚一坐下,安迪就迫不及待的问道:“老严,我,我弟弟他,找到了吗?”

    “很抱歉,安迪小姐,你弟弟没有找到,我只查到了一些他的消息,而且情况有点特别,希望你要有心理准备。”

    老严的话让安迪心中一突,变得更加紧张。

    “你说,我已经有了准备。”

    老严看向了谭宗明,问道:“那我就如实说了?”

    谭宗明点点头,道:“说吧。”

    老严喝了口水,清了清嗓子,然后说出了自己调查的结果。

    “安迪小姐,我根据你提供的情报,前往了你的老家黛山,本来以为调查起来会很困难,可出乎预料的是,你和你弟弟以前生活的那家福利院,现如今依然还存在,二十多年过去,非但没有衰落,反而是成为了那一片最大最好的福利院。”

    安迪面露惊讶,她对小时候的记忆已经很迷糊,但记忆力福利院的情况好像并不算好。

    可这样的福利院竟然能坚持到现在,而且还越来越好,这在黛山那种小地方,着实是很奇怪。

    “不仅福利院还在,就连院长,也是福利院的老人,在那里当了二十多年的院长,听说她是继承了母亲的遗志,一直坚守在那家福利院。”

    安迪顿时眼睛变得明亮:“既然如此,那她肯定记得我和我弟弟,对吧?”

    见安迪情绪有些激动,谭宗明给她递了瓶水,安抚道:“安迪,先冷静冷静,听老严说。”

    “安迪小姐,你说的没错,我当时也很高兴,以为可以很轻松的查到你弟弟,于是就亲自去找了谢院长,哦,谢院长就是那家福利院的院长,一位特别和蔼可亲的老院长。”

    “我跟她说了你的情况,说起来也很奇怪,我说起你和你弟弟的名字后,谢院长的表现很奇怪,好像很震惊,但她的表现也说明了一点,她知道你和你弟弟的事情。”

    “可就在我想继续问的时候,她却不愿意多说,不管我怎么说都没用,后来我没办法,就跟老谭要了一份你的简历,证明了你确实是从这家福利院被人领养的,可她依然不愿意跟我说。”

    “我在那里磨了许久,没办法,只能另做调查,我调查了很多地方,但奇怪的是,竟然找不到你弟弟存在的痕迹,最后没办法,只能又找到谢院长那里。”

    “最后她可能是看到了我们想要调查的决心,于是跟我说了当年的事情。”

    “原来当初在安迪小姐你被领养后没几年,你弟弟也被一家人领养了,可没过几个月,你弟弟就被领养家庭给退了回去。”

    安迪顿时面露不解:“退了回去?什么意思?”

    “据谢院长说,那家人说你弟弟存在精神和智力问题,他们不愿意领养你弟弟,所以又把他退回了福利院。”

    听到这句话,安迪犹受重击,满脸的难以置信:“你说我弟弟有智力问题?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在我的记忆里,我弟弟他很聪明,特别聪明,怎么可能存在智力问题。”

    “那位谢院长是这么说的,不过她又说,在你弟弟被退回去后,过了一段时间,他又被一对夫妻领养了,自那以后就离开了福利院。”

    “那位谢院长让我转告你,如果你找弟弟是想要确认他过的好不好,就让你不要再找了,因为你弟弟现在过的很好,特别的好,如果你为了他好,就不要再继续找他,再多的,她就没有说了。”

    “事后我又动用关系去找你弟弟,但还是跟之前一样,不管我怎么找,都始终找不到你弟弟的消息,所以我觉得这可能是领养你弟弟的那家人所为,他们可能不想让人找到他们,所以才销毁了你弟弟的痕迹。”

    安迪冷静的分析道:“你的意思是说,我弟弟被领养,其中存在着其他隐情?”

    老严如实说道:“只是有可能,若是领养你弟弟的家庭不简单的话,确实有能力销毁痕迹,当然,也有可能存在别的可能性。”

    安迪捋清思路,沉声道:“也就是说,现在可能知道我弟弟下落的,就只有那个福利院的院长一人了?”

    “应该是这样。”

    老严点点头,他试过很多方法,但那位谢院长就是不说,他又不能强来,所以只能回来把消息告诉谭宗明和安迪,让他们自己做决定。

    谭宗明说道:“安迪,事情已经很清楚了,现在只有那位院长知道你弟弟的下落,但她所说的话,我觉得你要好好考虑考虑,或许你弟弟现在生活的真的很好,贸然去找他,说不定反而会打扰他。”

    安迪却是坚决的说道:“不行,我一定要找到我弟弟,尤其是他可能还存在智力问题,我一定要找到他,若是找不到他,我这辈子都不会安心。”

    想到弟弟可能是个智障,她心中就无比的绞痛和恐惧,她一定要找到弟弟,弄清楚事情的真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