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有一卷鬼神图录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60章 诚意 (求订阅、月票)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460章 诚意 (求订阅、月票)              

    灯花婆婆怪笑着看向曲轻罗:“曲姑娘,倒是寻得了一位如意郎君。”

    曲轻罗闻言没有寻常女子的扭捏娇羞,也没有因此生怒。

    只是摇头淡声道:“我与他只是道友。”

    她的眼中的清澈,令人生不起半点不信。

    因此灯花婆婆微微一愣,旋即叹道:“那倒是可惜了。”

    她又看向江舟:“江大人,你放心,老身虽然不惧那玄母教主,却也有自知之明,那不成器的孙儿是万万不敢觊觎九天圣女的。”

    “老身要的……”

    灯花婆婆嘎嘎一声怪笑:“与江大人非亲非故,不值一提,便是江大人刚刚从那农户家中带走的女子。”

    三人闻言都是一惊。

    广陵王直接叫出声道:“前辈,那是一具尸体啊!”

    江舟目光微闪,也顺着广陵王的话道:“前辈要让自己的孙儿娶一具尸体?”

    “嘎嘎……”

    灯花婆婆怪笑道:“老身也不相瞒,以九天圣女的见识,当知道那女尸实是一位修炼地仙的前古之人。”

    江舟讶道:“前辈难道有办法能让一具尸体活过来?”

    灯花婆婆笑道:“她若真能修成地仙,也算是得成正果,自然配得上老身孙儿。”

    “不过地仙之法,难如登天,想要修成,谈何容易?”

    “而且老身也用不着她活过来……”

    “啊?”

    广陵王忍不住说道:“前辈,您不是说要给孙儿找媳妇延续香火么?死尸怎么传宗接代?”

    他说着,眼珠子咕噜噜转了起来。

    似乎想到了某种画面,眼里透出一种怪异的神色。

    恶心,又好奇、刺激……

    “老身自有老身的法子。”

    灯花婆婆嘎嘎怪笑道:“说来也不怕几位见笑,以老身那孙儿的德性,若是此女活了过来,恐怕就不肯嫁了。”

    “江大人,此女与你无用,她肉身虽未损,但近万年来,地势变迁,地脉改移,其养尸之地,早就成了一处废地,”

    “再加上时机未到,便被人从地底挖了出来,近万载养出来的一口气也散了去,根基毁损,根本不可能再重塑造化,说是死尸一具,也无甚差错。”

    “一具无用的尸体罢了,不如成全老身,老身必定铭感五内,日后当有所报。”

    广陵王眼巴巴地看向江舟。

    不得不说,灯花婆婆的话语真的很有诱惑力。

    一品至圣的一个承诺,抵得上千军万马。

    金山银山也换不来。

    早知道一具女尸有这么大的威力,刚才他就厚着脸皮要过来了。

    老实说,江舟也心动。

    即便没有好处,他也想把这个有点烫手的山芋扔出去。

    仅只是灯花婆婆这个存在,那具女尸拿在手里,就烫手得很。

    不仅烫手,还很可能要命。

    灯花婆婆现在是一副笑脸相向,很好说话的模样,但谁知道若不答应她,她会不会立即翻脸?

    何况她如其所说,这不过是一具女尸,还与他非亲非故。

    他之所以找过来,一是对于前祀帝陵的好奇,曲轻罗也一直在寻找帝陵的下落。

    二来,是他自己也在图谋女尸身上的东西……

    不过,江舟若没有得到女尸前,灯花婆婆要对这女尸做什么他都不会在意。

    此时女尸落到了他的手里,那又另当别论了。

    不是他松鼠病犯了,只是纯粹不愿这具女尸在自己手里,还被灯花婆婆那孙子“玷污”了。

    这理由似乎有点可笑,但他确实是这么想。

    “江大人,可是不愿亵渎死者?”

    灯花婆婆不愧是积年老怪,像是能看穿江舟内心一样。

    见他微现犹豫,便嘎嘎怪笑:“江大人大可放心,老身虽为散修,不比大人大教正宗,却也是堂堂一品,还不屑于做此等凡夫都不屑为之的腌臜之事。”

    “老身只需借此女尸,在我孙儿死后,与其缔结一桩姻缘便可,绝不会碰其半根毫毛,江大人若信不过老身,届时大可在旁观礼,也算为我那孙儿大婚作个见证。”

    灯花婆婆说完,像是看出了江舟的意动,又趁热打铁:“老身听闻,江大人与那位大梵寺弃徒宝幢有些情分?”

    江舟一怔,点头道:“不错,癫前辈如今也是我方寸山之人。”

    “方寸山?”

    灯花婆婆目光微闪,旋即笑道:“这宝幢倒是好福分。”

    其实她心中想的却正好相反。

    这姓江的倒是好机缘,拉上了这么一个好手到身边。

    只不过……

    “既是方寸山门人,此事本不该老身多此一举,不过为表老身诚意,此事更当告知江大人才是。”

    灯花婆婆笑道:“大梵寺多年以来,一直在追捕宝幢神僧,只不过此人也非易与之辈,”

    “竟以一癫丐之形,游戏风尘,以他之能,也无人能算出其根脚,”

    “此前为相助江大人,却显露了形迹,大梵寺与他同列六如的其余几位神僧,尽皆赶到,布下天罗地网,”

    “他神通虽高,逃得一次,恐怕也难逃二次、三次。”

    “江大人若是愿意成全老身,老身愿举消闲谷之力,相助宝幢神僧,脱出大梵寺追捕。”

    江舟闻言不由道:“你知道癫前辈下落?”

    灯花婆婆笑道:“消闲谷虽为散修汇集之所,良莠不齐,但遍布天下,耳目众多,想要知道此事,不算难事。”

    “好,我答应你。”

    江舟果断道:“女尸可以给你,相信前辈堂堂至圣之尊,当不至于食言。”

    难怪当日那阵动静之后,就没了癫丐僧的消息。

    果然是大梵寺的贼秃干的好事。

    他不是没有想过灯花婆婆会不会骗他……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但以对方的身份修为,当不至于会用这么下作的手段。

    但一具尸体,还无法与癫丐僧相提并论。

    就算赌输了,也只是输了一具无关紧要的尸体。

    虽有违他的本意,但若有一分可能能救出癫丐僧,也无所谓了。

    灯花婆婆闻言,难掩喜色:“江大人果然是至情至性之人,你放心,今日之后,老身便传令消闲谷,全力相助宝幢神僧。”

    江舟既然答应了,也没有必要扭扭捏捏。

    直接摇动弥尘幡,取出了那具地仙女尸。

    不过他还是留了个心眼。

    那具女尸身上,戴着许多青金饰物。

    从张仲孝手里得来的那只臂钏,不过是其中之一罢了。

    他将这些饰物全都留在了弥尘幡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