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有一卷鬼神图录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59章 延续香火 (求订阅、月票)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灯花婆婆说着,眼中出现几分恨色。

    看得广陵王心惊胆战。

    这几句话让他猜到了这个老妇的身份。

    这可是一位一品至圣啊……

    他这个郡王在别人那里了不得,在这种存在面前,比屁大不了多少。

    不晓得他父王的名头镇不镇得住场面……

    她待会该不会迁怒本王吧?

    早知道不来凑这个热闹了……

    早知道这江舟是个灾星了……

    怎么就是不信邪呢……

    广陵王在一旁默然哀嚎。

    江舟淡定地看着灯花婆婆。

    他知道对方虽然说得吓人,但既然没有直接动手,现在也不会动手。

    否则他们无力反抗。

    他现在积蓄的真灵,未必能撑得起关二爷出一刀。

    至少不足以斩杀一位一品至圣。

    果然,灯花婆婆恨着恨着,又忽然笑了起来。

    “你果然不是一般人,连这小子都怕得打摆子,你竟不怕老身?”

    被她目光扫过的广陵王老脸一红,想要撑一撑,但发现自己的腿不大听使唤,抽筋一样微微抖动着。

    江舟笑道:“前辈若要动手,我们即便怕又有何用?”

    灯花婆婆笑道:“看来你是有身有依仗,究竟是什么?令你连老身也不看在眼里?”

    “宝幢那癫僧如今自顾不暇,恐怕顾不上你……”

    灯花婆婆微微沉吟道:“难道在吴郡城外惊鸿一现的那位武圣,真在暗中护着你?”

    她瞥向一旁的曲轻罗:“还是说,你是以为有九天玄母教的圣女护着你,老身就不敢对你出手?”

    江舟心中微动。

    她知道癫丐僧的下落?

    面上不动声色道:“前辈,这样的试探就不必了,你若有话,但说无妨。”

    “好吧。”

    灯花婆婆似乎意外的好说话,点点头道:“说到底,你我之间,也无仇无怨,若说怨,也是你先抓我孙儿在先,还是两次,这点你可认?”

    江舟正色道:“提灯童子多行不义,江某身在肃靖司,食君之?,忠君之事,问心无愧。”

    这番话听得灯花婆婆和双腿正在打摆子的广陵王侧目不已。

    尤其是广陵王,看向江舟,目光中透出敬佩之色。

    想不到此人还是如此忠臣义士。

    “……”

    站在他身旁的曲轻罗宠辱不惊的脸庞忍不住微微一抽。

    别人不知道,这些日子与他朝夕相处的她却是有些了解。

    这个人绝不是他嘴里说的那种人……

    灯花婆婆也不知是被他的“正气凛然”所慑,还是被气的。

    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才沉声道:“好,便算如此,他落在你手上,老身也认了。”

    “老身虽是方外之人,与稷室无甚瓜葛,却也素来遵从稷法,他犯了法,自有法可依,老身不去过问,”

    “但他毕竟是老身孙儿,老身也实难坐视他这般丢了性命,所以,老身豁出这张老脸,此番拦路,却是想向江大人讨个人情。”

    她原本一口一个贼小子,这时却改成了江大人。

    也不知是为江舟刚才那番话,还是暗含讥讽。

    反正江舟看不出来。

    果然不愧是千年的老妖怪。

    “前辈若想让江某放了他,那便恕难从命。”

    江舟摇头道:“家有家规,国有国法,犯了法,就应当依法而决,否则,若人人讲情面,必定国将不国,天下大乱。”

    “……”

    灯花婆婆干瘪的胸腹剧烈地起伏了几下。

    她现在确定了。

    这个臭小子,分明是在跟她装疯卖傻。

    若不是……

    就算拼着得罪他背后的师门,灯花婆婆也要先将他狠狠地打上一顿出出气再说。

    灯花婆婆按捺着她的脾气,挤出笑容道:“江大人,老身并非是让你违背律法,只不过是讨个人情罢了。”

    她怕江舟再说出什么话来,令她爆发,直接开门见山道:“我那孙儿虽然不成器,却也是老身膝下一根独苗,”

    “他犯了事,落入你手,法办便法办了罢,就算是被你肃靖司斩了,老身也认了。”

    “不过他虽然没有少胡闹,却没有血脉留下,”

    “老身只想讨个人情,让他在死前,留下一点血脉,延续香火,也算是了了老身一个心愿,如此,应当不算乱了规矩吧?”

    江舟眉头微微皱起。

    不是对方的要求过分,而是太过简单了。

    延续香火,在大稷是件大事。

    而且不管大稷实际上是如何,还是讲一个“仁”字的。

    即便是普通人犯了死罪,有这样的要求,也会尽量满足。

    行刑之前,有妻子的就让他们在牢中过上三两夜。

    没有妻子的,甚至会让迨冰府的媒官帮着安排。

    良家是不可能了,但市井里却有不少专门做这种生意的,替人“传宗接代”的。

    有需要,才有市场。

    正因为有需要,而且还不少,所以才会有这样的“职业”出现。

    说来不可思议,但它就是存在。

    这灯花婆婆,也未免太好说话了。

    江舟怀疑道:“前辈说的是真的?仅只如此?”

    灯花婆婆笑着点头:“仅只如此。”

    “嗨,那简单!”

    广陵王这会儿不打摆子了,插口道:“这事儿本王就能答应你!”

    “老前辈,有您一句话,别说传一根苗,赶明儿本王就安排十个八个女子到肃靖司里,个个天姿国色不敢说,但绝对是良家碧玉,保准让您老满意!”

    他是郡王,肃靖司不会不给这面子。

    若是因此能得到一位一品至圣的人情,那可太值了。

    灯花婆婆却没有让他如愿。

    笑着摇了摇头,看都没看他。

    只是朝江舟道:“江大人,此事只有你能帮老身。”

    果然没这么简单。

    江舟暗道。

    神色不动道:“前辈,这位是广陵王殿下,他金口玉言,可比江某管用得多,如果他都不能让您满意,江某何德何能?”

    灯花婆婆摇头道:“老身的孙儿虽不成器,但老身好歹也是堂堂一品,想做老身的孙媳妇,却没那么容易。”

    “老身不要其他女子,老身要的孙媳妇,只有江大人你能给。”

    江舟神色微变,语气微冷道:“前辈该不会是看上了江某身边的人吧?”

    广陵王两眼圆睁,不由自主地偷偷瞥身曲轻罗。

    不怪他这样。

    江舟身边,能让一位一品看上眼的,也只有这位了吧?

    “嘎嘎嘎……”

    灯花婆婆怪笑了几声:“看来江大人很在意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