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出笼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4.25章 夏时哪能免蚊叮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荡星历1169年,武壮峰青年剑士班要去进行星空战斗的试炼了。

    相对于同样赶往前线的普通大头兵,作为剑士则有更加舒适的球形电磁场。

    卫铿仔细瞧了瞧大头兵的维生系统,在空间折跃过程中他们是要完全休眠的,在折跃出来后,大脑思维会混乱,甚至需要辅助芯片中记录的逻辑来恢复思考。

    至于芯片中的这些逻辑是什么:

    “第一条:你是士兵,要以任务为第一,不可因为危险而忽略任务,否则从死亡中逃出,也毫无意义。

    第二条:士兵必须服从长官的命令,但命令违反第一条内容时,则不在此限。

    第三条:在不违反第一条和第二条的情况下,士兵必须学会保存自己的生命。”

    不是大头兵的卫老爷对这种芯片导引的评价:“我日*%¥amp;……”

    飞船上,宋电正坐在直径五米的空间场中,对着周围年轻弟子们的投影阐述这次试炼的重要性。

    有了大头兵情况为鉴,卫铿心里对自己座舱界面上的战术阐述,再也听不进去一个字了:“令行禁止,保持折跃阵型,才能确保最大概率胜利,但是,就你也配?”

    ……

    飞船先是抵达了轴区上空,在那道贯穿地轴的剑意上,获得了足够的空间压缩能量,开始朝着目标小行星弹射。

    理论上,这是曲率运动,就如同空间上的打水漂,从空间表层一闪一浸,朝着六百光时外的太空小行星上飞跃。

    第一次星空穿梭的剑士们,在自己的空间仓里感受这浩然庞大的折跃力量时,默不作声,就如同大雷暴下躲在鸡舍的小母鸡。

    这是借助了剑尊空间技术,通过星球能源对舰船进行折跃。目前对卫老爷来说不算什么大手笔。

    为了让自己的旅途更快一些,少浪费点时间,卫铿召唤了数把宝器级空间定标器,让曲率系统变得更加平滑。这样悄悄的推了一把力,让自己乘坐的这艘飞船,能更快的抵达战场。

    ……

    抵达833号小行星后,

    卫铿按部就班的开始走剧情,嗯,当然还是赶了一些,以至于在周围的人眼里,这简直就是猴子上树般的速度。

    卫铿来到小行星战场后,就跳槽了,直接炒了宋电这位老板的鱿鱼。用剑派学院派的人的闲言碎语进行叙述就是:“一点都没有感恩之心。“

    然后

    六个月后(紫木星标准时)。

    卫铿行进在总督大厅中,手中的剑已经换成了一把实剑。

    这把剑是掌握天道系统的幸运儿~涡光赏给卫铿老爷的。

    就是,卫铿借鉴“升级剧情”资料中的涡光,在这条时间线上他已经升级到了剑师了,且担任了战区总督。

    在总督大厅中,这位系统幸运儿尚不知晓卫铿的身份,拍了拍卫铿的肩膀称赞道:“好好干,你很有天赋,我看好你!”

    在这个小行星上,卫铿展现出了“光子守卫者”的天赋,在算学上完成空间折跃点基础运算。故得到了“赏识”。

    实际上,涡光这边呢,也刚好接受了系统颁布的任务,要培训五个“剑士级的光子守卫者”来进行“新式军队构建”。

    刚好碰到了赶过来的,对“空间折跃能量歼敌”大感兴趣的卫铿。他自然是“鼓励”卫铿承接“他的”守卫之术。

    ……

    卫铿的钻营,在他人眼中,是反复横跳。

    尤其是,这种横跳,让卫铿看起来得到了“好处”,更是让人眼红。

    刚刚走出大厅后,卫铿就遇到了与自己同来的剑士。

    这些剑士们怒气汹汹的样子,让卫铿无奈,但也只能硬着头皮迎上了。

    但这边没打算说话,直接动手,“嗡”的一声,一道光刃直接扑向卫铿,

    卫铿打开了光子守卫者的空间节点,闪烁的光棱展开,中断了这朝自己进攻的光刃。

    一击不成,来客们就开始先声夺人。

    “第十四场周期,璇玑区战斗,你为何不听从命令?”为首的青年正色满满的对卫铿发起了质问。

    而跟着来的剑士,则是补充道:“你不配拿剑!”

    紧接着进一步,斥道:“早就看出来你有问题,早就想把你弃了!”

    卫铿呢,一句句的听,觉得:“这些拿着剑的天之骄子们,咄咄逼人的样子,和地球二十一世纪的某些现象没啥两样,真的好孬。”

    ……

    关于“第十四场周期,璇玑区战斗”卫铿不用回想,每个细节都记得清清楚楚。

    在当时组成剑阵的时候,自己是被分配在最外围。

    按照空间折跃阵法,最外围采取基础折跃的战法,能让内圈的人更好测算攻击。

    实战中,卫铿没有按照基础折跃,而是在遭遇攻击时,采取了技巧性折跃避开了杀伤,当然为了整体作战,卫铿在原地留下了光坐标,也算是仁至义尽,奈何那场战斗打输了,没有完全服从命令的卫铿就成了众矢之的。

    完全服从命令?卫老爷作为非常典型的东方刁民,要让其在“旧制度”下参与排枪枪毙的战术是绝对不可能的。卫老爷这样的**在历朝历代都不被将官待见。哦,除非长官喊着“跟我上!”

    ……

    所以,现在在面对此时兴师问罪的青年时,卫铿老爷也开始不要脸,镇定自若地答道:“我反对孤军深入。你方在料敌不准确下,被重创,与我何干?”

    刷的一下,卫铿周围的青年们齐刷刷的拔出了剑。

    卫铿心里也生出了不爽:“我也没有吃你们的占你们的,怎么总是这么招你们厌呢?”

    当然,相关道理,卫铿心里也门清,的确没吃人占人的,但是满脸龙套相,突然变得不符合“可以被安排”的角色时,这些等待被安排,甚至默认卫铿和自己一样可以被安排的人,就让同阶层的人觉得“这是紧贴着自己”的不爽。

    【具体可以参考,近古时代顶着“发展中”的某国,让一大群其他依附强国的中小国家感觉被冒犯】

    无法对强者拔剑,那么对这个“过去和自己一样,但是未来准备不一样,现在还没来得及变强”的家伙进行“正义群殴”,似乎是理由充分。

    卫铿看着他们的蓄能,吐了一口气,警告道:“勿谓言之不预也。”

    维度空间泡,秦晓寒腻歪(拱火)道:“你这句话,不可能有效果的。”

    空间泡中的秦晓寒一双美目睁得如同大眼特效,别的监察者都是能左右穿越者百分之七八十的战斗计划的,而和卫铿搭档,在大小冲突战斗中毫无存在感。故,现在对这场百年等一回的争强斗狠非常期待。

    她在卫铿动手的一刹,手指扬起,人来疯,指着界面上这些挑衅剑士,呐喊道:“上,阿铿,咬他们!”

    ……

    十分钟后,

    围殴卫铿的十五位剑士中,十三位的手腕,被卫铿折跃出的光粒击中,手中宝剑因此脱手。还有两位,则是被卫铿折跃到近前,分别用膝盖和肘子,重创了鼻梁和下巴。

    用格斗术来打,伤害并不比光粒这样蜻蜓点水小。

    飞膝怼鼻梁,就如开了个染坊,红的黑的紫的都冒了出来。

    围观的人打开了摄像设备,快门声就如开了乐器铺,锣鼓铙钹一齐响。

    由于卫铿没有让这些同窗重残,所以是留了手。但是上了拳头,所以也没有彻底留手。

    要知道这十五位剑士,之所以能够集体找到卫铿,那是宋电“阻拦不及”!否则以剑师的空间机动力,绝不可能放他们集体出来找茬。

    大厅周围很快出现了人,在看到卫铿独立在这些脸色煞白的剑客面前时,围观的看客们哄堂大笑起来。

    这场战斗很明显了,“能不用剑,直接用拳头”的卫铿,显然要比这群“兴师问罪”的家伙强得不知道哪里去了。而这些家伙,刚刚还有脸,质问卫铿“为何不配合”。

    这嘻嘻哈哈,是远比剑更要富有杀伤力的羞辱。这种社死,能让一个剑士,以后再次拿起剑时,任何因此产生的回忆,都会坐立不安。

    这十五个剑士只有心境足够强韧,才能从中走出来。

    哦,当然若是真的强韧的话,也不会在失败时,就找别人甩锅,甚至推锅不成后,还要为这种面皮上的小事拔剑。这样敢于为小事赌斗,在某些时候看起来性格强势无往不利的人,一旦遇到今天这样的事情,就必然会“折”了。

    卫铿看了他们一眼,叹了一口气,

    与这些小孩子相比,自己准备的太充分了。揍趴他们没啥’扬眉吐气‘的。

    更何况,自己还要面对接下来的事情。

    ……

    宋电折跃来了,在见到满地趴在地下的弟子,脸上青红一片。

    想要发作,但是没有,这十五个弟子没有受到致命伤。

    想要借题发挥。那边卫磐,在面对自己的冷漠时,喊了一声老师好,然后恭恭敬敬的站在一旁,礼貌有加。

    面对,这些弟子想要寻求撑腰的迹象,宋电怒斥道:“够丢脸了,滚,回去闭门思过。”

    当一切都处理完后,宋电深呼一口气,一旁卫磐还在恭恭敬敬的等待。

    宋电不带感情的质问道:“你退出了攻坚战队?”

    卫铿:“弟子与黄师兄他们并无配合的默契,我已经递交了防御区域驻守的申请。而总督大人也通过了申请。”

    宋电:“你觉得投靠了总督,就能大放厥词了?”

    卫铿:“请老师,明察。”

    宋电低沉:“战队被重创,与你无关?”

    卫铿:“战队重创的错误与我无关,第十四场周期,璇玑区作战,就算我按照黄师兄的部署也依旧撞不开人家部下的拦截网,败局从一开始就定下了。”

    宋电目光发寒,他当然知道,那位黄姓弟子的部署有问题。

    只是这位黄姓弟子,是门内师兄的后人,宋电想让他,吃一堑长一智,下一次临阵判断能力就会有所长进。

    至于外围阵型的弟子面临的冲阵危机,也是其初经战阵时应有的考验,运气也应当是实力的一部分!

    而现在黄的失败,也是应该由他(宋电)来教训,而不是卫磐。

    ……

    宋电:“卫磐,既然你已经有选择了,我不拦你,但是作为导师,最后指导你一次。”

    卫磐将其他几位弟子打成了心里阴影,宋电没法完全解除,但是要把卫铿打的同样狼狈,是能减缓那几个弟子的心魔的。

    卫铿声音立刻放大:“多谢老师,”然后吐字清晰道,“在武壮峰上,老师您指导我招式,每次不超过十招,最后一次了,希望老师这次指导,能过百招。”

    面对这样的言语挤兑,宋电目光一凝,露出了笑容。这是被气笑了,卫铿那武壮峰三个字喊得很大。某些程度上,卫铿是在嘲笑整个武壮峰了,这对于学院系的他来说,这是“莫大的”不应该。他准备动真格的。

    ……

    一分钟后,在高空六百米上,闪烁的过程让围观者的目光跟不上了。

    就在这几十秒,双方折跃已经超过了近乎上千个点,卫铿采用的是光子守卫者体系,在空间中进行坐标阵的方法,加速自己的折跃。

    依靠着手腕上的设备,连续数百次折跃,卫铿将剑士的能力发挥到了极致,硬是没有让宋电砍到自己。

    并且还出了一剑!湛蓝的实剑,冒出了六十八米的空间裂隙。将宋电进攻势头挫了那一瞬间。然后,然后宋电就没有机会了。

    涡光出现了。

    一柄柄实剑剑光,“格挡”了宋电的所有攻击,宋电的剑光明显不足涡光的三分之一。一刹那的交锋高下立判。

    涡光‘道歉’:“宋剑师,我不是要抢你弟子,只是见才心喜,指点一二。还有这最后教学真的慷慨。我原以为卫磐这小子,火候还差一两年,还是你懂学生,最后一步将他逼成了。”

    涡光看着卫铿:“卫磐,你导师对你真不错。”

    卫铿当即拱手:“多谢老师栽培,老师教传大恩,没齿难忘。”不过这虽然是感谢,但是卫铿的站位,还是在涡光这边。所以没啥诚意。

    ……

    宋电看了看涡光!又看了看卫铿。今天这件事,让他觉得几十年都没有这么气堵过。

    刚刚的那一刹那,每每要锁定卫铿,总差一步,最后即将锁定了,却又被强行打断。

    由卫铿来描述这种感觉:“就是打王者游戏,三路塔全部推了,己方突然挂机不打团战了。自己重新带节奏,能够单杀对面全部,准备砍水晶,手机突然没电了。”

    宋电盯着卫铿:“你很好,很好。”

    若是几十年前,自己对这样的剑师胚子会大为欣赏。

    但是现在(不复少年自信)的他觉得是给自己和自己后人,留了一个巨大不稳定要素。

    收回了实剑。

    宋电对涡光说道:“他目前还是学生,两个月后,试炼结束还是得返回本宗的。”意思是,你留不下来他。

    涡光顿了顿后,思考了一番后说道:“卫磐,两个月后你的确是要回去,还有些东西,我会尽快教你。你和你导师暂时请个假吧。”

    卫铿点了点头。然后如一切没发生过一样,折跃到了宋电面前,微微的请教到:“导师,我要去总督大人那儿完成学业,望允许。”

    此时,宋电注意力回到了卫铿身上。

    他突然间察觉到了,这个叫“卫磐”的家伙身上,从刚刚到现在,都没有慌乱,似乎过于平淡了,而且这样的平淡感,有点熟悉。

    宋电心里深问:“故敌?”他列举着自己过去曾见到过的对手,同僚。实在记不起来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