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龙族之重启路明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71章:另一片梦境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路明非喘息着放下了暴怒。

    七宗罪的利刃斩断了一切,赫尔佐格的龙躯在淅沥沥的雨中化为了尸体。

    路明非完全撕裂了赫尔佐格,那令人又恶心又畏惧的黄金龙瞳永远地闭合了,暴怒造成的巨大的伤口几乎斩断了它的头颅,鲜红的血液从撕裂的伤口中涌出,沿着鳞片慢慢流下,又混合着雨水流入了铁穹神殿的水道中,直至彻底干涸。

    因为东京久雨,这个时候,铁穹神殿早就全力运转了起来,但其中的水流却并不湍急,被风雨打落的樱花瓣悠悠地漂浮在水面上,无论路明非与赫尔佐格的战斗再怎么激烈,却也影响不到东京街头花瓣的飘落。

    日语中有一个词语叫做花筏,描述的就是现在场景,樱花瓣洒落水面像竹筏一样漂浮,满满地铺在水面上。

    在樱花盛开的季节,日本有些地方甚至会有花瓣铺满整个河道,那时的景色极美。

    怒龙般的暴怒一点点平息了下来,重新化为了汉八方剑的古朴模样,路明非把暴怒铮的一声插在了地面上,慢慢平复自己的喘息。

    水流被锋利的剑刃划破,带着竹筏般的花瓣从路明非的脚踝边流淌而过,悠悠漂流向了远方。

    红井中发生的事情确实是路明非永远无法忘记的噩梦,梦獏这个言灵完美地找到了路明非心中最脆弱、最内疚的地方,他每每回忆都会让他痛苦得想要死去。

    若是正常时间线中的路明非遇见了这个言灵,路明非也不一定有意志与力量去挣脱它。

    在正常的时间线中,路明非的想法在噩梦中的想法可能就变成了陪着绘梨衣一起死去。

    这就是梦獏最凶险的地方,它永远是从人的内心去击溃一个人,让进入梦境的人丧失反抗的意志。

    一旦这个人自己都放弃了反抗,那梦獏自然攻无不克。

    可惜的是,梦獏今天遇见的却是重生的路明非,正是因为这是路明非最内疚的事情,最想改变的事情,所以,他才更有勇气去面对这个噩梦。

    “我还要去改变这些悲剧,可不能因为这个噩梦而止步。”

    对于路明非来说,东京不仅有一场永不停息的大雨,也有樱花、天空树、迪士尼乐园等无数美好的事情。

    路明非和绘梨衣本就相遇在一个极美的时节,两个人之间才会留下这么多美好的回忆,只是这个故事的最后却是一个BE的结局,才让这个故事在回忆时这么哀伤。

    若是能改变这个结局,这个噩梦对于路明非来说就不再可怕,这反而是支撑着路明非的信念。

    伴随着路明非的话音,赫尔佐格的尸体内部忽然发出了喀嚓的声音,然后,它狰狞而威严的龙躯就出现无数的裂痕,这些裂痕不断扩大,最终彻底碎裂,让赫尔佐格的躯体崩溃成了星星点点的微光,在空中逐渐消失。

    与赫尔佐格一同消失的还有整个红井,这个铁穹神殿所属的浩大工程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碾为了粉末,在赫尔佐格的尸体消失之后瞬间分崩离析了,崩裂为了无数的碎片,消失不见。

    一切都化为了黑色的虚无,似乎从来都没有存在过。

    路明非身体逐渐有了失重感,仿佛自己变成了漂浮在空气中的幽魂,这是脱离这个噩梦的征兆。

    渐渐地,路明非的意识也有些模糊了,四周的光线也越来越扭曲,现实与梦境交叠的虚幻感开始出现。

    梦獏被破解了。

    这时,路明非忽然闻到了空气中清新的草木气息,与此同时,有细碎的声音在路明非耳边由远及近,山涧中的清脆鸟鸣声渐渐响亮了起来,就像路明非是误入了山林之中,于是各种山间小景的样子扑面而来。

    那种要从梦境中脱离的失重感与虚幻感也一下子消失了,汹涌来袭的沉重一下子把路明非拉了回来。

    就像是被一记重锤狠狠地砸在了脑袋上,路明非意识一下子清醒了过来,他再一次睁开眼睛,环顾四周,却发现他已经不在红井之中。

    一座造型古朴有些破旧的神社横卧在了路明非的前方。

    这是标准日本神社的样子,屋檐飞起的翘角和青黑色的瓦片满满都是奈良风格,显得很有时代感。

    路明非此刻就站在前往神社的小参道上,周围的地面上则埋着长着青苔的石地藏,只是它们都已经倾倒,看起来已经荒废了许久。

    这一幕实在有些熟悉,路明非仔细想了下,发现这就是当初他和风间琉璃第一次见面的梦境。

    “怎么回事?”路明非不由皱眉。

    路明非已经意识到在红井之梦消失之后,他并没有从梦獏中脱离出来,反而又进入了另一场梦境。

    他并不清楚梦獏制造的噩梦是可以融合,或者重叠的,所以才会如此困惑,眼前的情况确实不在他的预料之中。

    在上一世时,就是因为源稚生和风间琉璃的噩梦就发生了融合,所以风间琉璃在梦獏中杀死了源稚生之后,自己都差点无法从这个自己制造的梦境脱离,而这一世,显然又一次发生了类似的情况。

    梦中梦吗?

    路明非环顾四周,却没有发现任何的活物,山中的神社在月光的照耀下安静得仿佛死去已久,他上一次在来到这一场梦境,风间琉璃就站在神社的门口等待着他,但这一次风间琉璃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一切都需要路明非自己探索。

    四周具体的景致倒是没有什么变化,只是更加破败了一些。

    现在该怎么办?

    路明非没有犹豫太久,就又一次握住了手中的妒忌,小心翼翼地朝着神社中走去。

    他不知道为什么梦獏之中还会有第二层梦境,不过,这一层梦境显然和风间琉璃有关,路明非想要找脱离梦獏的控制,先去找到风间琉璃肯定是没错的。

    路明非知道自己的动作必须要快一点了,他也不清楚梦境之外,参孙能不能对付得了王将。

    暗金色的刀光在月光下冷冽无比。

    然而,出乎路明非意料的是,他找遍了整个山中神社都没有找到风间琉璃的身影。

    这里不仅没有风间琉璃,甚至路明非连其他的活物都没有看见,似乎这一座神社早就被废弃了,孤零零的矗立在山中,再也没有人前来拜访,只有挂在房檐下的风铃在风中轻轻作响,浅浅的风铃声在夜色中传得很远,显得格外的清冷孤单。

    这让路明非不由有些头疼。

    路明非并不害怕面对风间琉璃,也不害怕梦境中可能到来的危险,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他早就不再会因为危险而忐忑了,无论什么危险大可坦然面对,但在路明非搜查神社的过程中,这里实在是平常得有些过分了,没有任何陷阱,也没有怪物跑出来,就和一座普通的废弃神社没两样。

    这反而显得路明非这么认真的样子有些奇怪,也让他有种有力使不出的窒息感。

    这种感觉大概就像是革命志士误入了敌人的陷阱,于是子弹上膛打算和敌人们来一场苦战,结果当他做好了英勇就义的准备,冲出战壕之后,却发现其实敌人早就鸟兽散跑光了,之前他一直在虚空对线,于是现在只剩下他一个人捧着把步枪在风中凌乱。

    这个梦境好像不是针对自己的?路明非意识到了这件事情。

    如果这个梦境是针对路明非的话,应该不可能这么安静,毕竟梦獏的本质是制造噩梦,而噩梦的场景一般都会很激烈,多少会有的或是强大或是恐怖的东西存在,就算是风间琉璃想用他自己梦境对付他,多少也应该准备一些“礼物”吧。

    就在路明非思索着如何脱离这一场梦境的时候,神社之外忽然响起了恐惧的、战栗着的尖叫声,这个声音几乎撕裂了这个宁静的夜晚,凄厉地几乎都要泣出血来。

    那是风间琉璃的声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