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晚唐浮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八章 加注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冬至即将来到,怀远新城内外充斥着欢快喜悦的氛围。

    妇人们三五成群,到坊市里选购各类年货

    城外的牛市之内,老牛被当场宰杀,看客们一边跺脚驱寒,一边闲聊着传自草原的八卦。八卦总有一个主角,那就是可怜的阿布思。

    此人好歹也是一号人物,阴山鞑靼也是个远近闻名的部族,虽说在阴山五部崛起之后,他们的影响力愈发衰减,很多年轻一辈都没怎么听过阴山白鞑靼的名号了,但怎么说呢,给阿布思全力动员的时间,几万骑还是拉得出来的。

    不过草原征战,谁给你动员集结的时间?从来都是以快打快,在下面人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各自的中上层、核心部落之间先决出了胜负

    阿布思比被人突袭还要倒霉。

    带兵南下阴山,遇到了铁骑军、银枪都、金刀军、黑稍军、豹骑都的强大阵容,四万余终日训练的职业骑士杀得他家牧民怀疑人生,随后又被掏了老窝,除部分人手东蹿、南下投靠了李克用之外,绝大部分被消灭。

    他们放牧的草场,现在也改名叫做柔州。灵州四处传闻,柔州除新设的集宁县外,大部分地区都被夏王赏给了契苾氏,作为他们的草场。

    阿布思之外,第二大话题则是夏王在过完年后,将冒着严寒前往凉州。

    那个地方,夏王真的是很久没去了。数万精兵陪同着前往凉、甘、肃三州,各部震怖,宣示威权,大概是这个目的了。不过坊间也有传闻,夏王将会北上草原,会见各部酋豪,建立在草原的无上威势。

    作为边郡子民,灵州百姓这些年几乎以为自己生活在中原内地了。若非时不时看到大群奇装异服的蕃人,他们几乎都忘了只要向西越过贺兰山,就是沙碛,向北穿过阴山,就是草原。夏王构建的全新的草原政治体系,使得灵州成了区域中心,成了核心腹地,从此远离了战火的威胁,功莫大焉。

    今天怀远城外聚集了大批蕃人,一共四千余帐,说着鞑靼语,男女老少都有。

    他们携带着千余头骆驼、六千余匹马和超过三十万头牛羊,打算离开灵州,经关中抵达洛阳。

    之所以走这条路线,还不是为了蹭一蹭京兆府的粮食?

    冬春季节,干草十分紧张。灵夏百姓,每年秋季时,一边收割田里的牧草晾干、铡碎,边宰杀牛羊。

    执行三茬轮作制很多年了,现在农户们每年秋冬季节都会宰杀大量牲畜。宰杀后得到的肉用盐腌起来或者熏干处理,讲究点的人家还会使用各种香料,这又催生了对香料的巨大需求一一腌制肉,有时候不用香料实在盖不住那个味。

    干草不够充裕,地里芜菁、胡萝卜又不舍得给他们,况且这些蕃人穷得掉渣,也买不起任何饲料,于是只能让他们走京兆府,沿途诸县百姓供给干草、农作物桔秆甚至是粮食。

    关中百姓,又要支援洛阳,又要唐邓随、淮西两个藩镇,时不时还有军队、蕃人或大量牲畜过境,都需要他们提供粮草。

    安全是安全,但被剥削得很厉害啊,灵州“邵圣”不知道苦他们多少回了。

    “呜-_”角声响起,蕃人们一阵骚动。

    很快,大群骑手策马跑了过来,挥舞着马鞭就打。折腾了好一会儿,这才让这些鞑靼人懂了规矩,知道要听令行事。

    日上三竿之后,随着角声再起。

    数百名侍卫亲军带着这几千帐蕃人,赶着牛羊,拉着马车,浩浩荡荡地离开了灵州,向南方行去。

    邵树德收到消息时刚刚锤炼完武技。

    虽然基本不可能上阵厮杀了,但这些年邵树德对武艺的锤炼从来没有放松过。他本来会步弓、长枪、横刀、陌刀这些兵器,后来又学了骑射、重剑、马槊等技艺,最近甚至迷上了投矛正向人请教

    他现在就是一个混迹军中十几年的边镇老兵的模样。精通四五样器械,额外会耍几样陌生器械,会骑马,会胡语,经验丰富的全能型战士,朝廷一年在他身上要砸二三十缗钱的维持费用,这还没算包吃住的钱。

    代价足够大,但这本事也不凡,上了阵保管砍得敌人哇哇叫一一如果老子心情好的话。

    “阴山鞑靼、白鞑靼别部,两批计八千余帐,这是第二批吧?”邵树德从裴氏手里接过羊毛巾,擦了擦汗,问道:“碛南的鞑靼,算是废了。”

    一部分被攻灭,一部分被补入邵氏奴部,一部分逃奔李克用,一部分分给出兵诸部当好处,最后还剩几千帐全部发往中原征战一一其实最后这八千帐已经不全是鞑靼人了,混杂了很多吐谷浑、党项。

    “大王,明年北上媪昆水,或还能收得大量勇士。”陈诚最近绞尽脑汁研究草原,主要原因就是当他不在的时候,赵光逢偷偷献策,得到了邵树德赏识,这让他有了危机感。

    “那些人,我看也不大堪战。”邵树德说道

    草原骑兵,在国朝武夫眼里真的算不上什么。便是当年回鹘五万骑寇鷳鹈泉,振武军、天德军不过万把人,依然把他们打了回去。

    邵树德到草原募兵,主要看中的是他们吃苦耐劳,身上有一股子凶狠劲,是个可造之材。至于他们整体的战斗力,是真的看不上。

    当然,草原头人的亲随背嵬是脱产职业武士,有他人供奉牛羊,这类人邵树德还是很喜爱的,经常让诸部酋豪“上交”

    “大帅,能不能打是一回事,募兵则是另一回事。”陈诚提醒道。

    邵树德笑了笑,道:“差点忘了。对,募兵!越多越好,绝不能留给诸部酋豪。调草原兵南下打梁人,调梁兵北上打草原人,如此甚好,甚好啊!’

    目前活跃在河南前线的蕃人其实数量不少。

    最主要的就是安置在河南府的那三万帐洮岷羌、青唐吐蕃以及河西羌胡。对于这批人的使用,邵树德不是很满意,因为觉得他们在正面战场发挥不出更大的作用,不如调到南北两翼。

    这一仗,文章本来就在两翼做。两翼成了,中间的那一大坨根本跑不掉。于是,他打算微操一下。

    “继续在草原搜罗人手,河南府、汝州空虚着呢,甚至就连郑州的户口也没有多充裕。”邵树德说道:“搜集到的人,还是投入北线吧,唐邓随、淮西养不起,可惜了。

    陈诚、郭磨二人一齐应是。

    郭磨新近被提拔为幕府行军司马。他也是朔方军老人了,铁林军时代就担任军判官,劳苦功高。再加上他懂音乐,于是抓住了机会,获得重用一一嗯,懂音乐是他得到提拔的重要因素,因为下一阶段就会派上用场了。

    乾宁三年十二月十八,雪后初晴。

    即便是征战多年的葛从周,也不得不承认,冬天对铺天盖地的轻骑兵来说,是一个美好的季节。

    河流、小溪、沟渠被冻得结结实实,不再成为行军的阻碍。

    地里的粮食被收割了,也成了大伙的跑马场。

    森林里的树叶全落了下来,老林子光秃秃的,已经没法藏兵。

    野外的人更是少到了极点,大大减少了行踪暴露的风险。

    葛从周今日驻军万胜镇,一个汴水岸边的著名商埠,汴州西面人烟最密集的镇城。在葛从周抵达之前,万胜镇的商民集结了将近两千人,持强弓劲弩,长枪大剑,杀退了河阳乡勇的两波攻势,以极为微弱的伤亡,令贼人弃尸百余具而去。

    商队护卫,壮哉!

    儿子谢彦章从汴州给他送来消息,言“天武八军”成军时间尚短,这会他正苦心孤诣,与同袍们一起狠狠操练这五万多新兵,但短时间内真派不上用场,还请阿爷在排兵布阵时,不要把这支军队考虑进去。

    “排兵布阵”葛从周笑道:“这小子倒是机警

    事实上,他最近也在犹豫,正踌躇间,儿子就给他写信来了,让他知道天武八军还不能野战一一成军一年多,只学会了金鼓旗号,严明了军纪,学会了队列阵势,这是远远不够的。

    天武八军不能战,那干脆调长直军来好了!

    葛从周算了算,龙武军一万余人、德胜军三千骑兵、厅子都步骑两千余人,如果再有长直精兵来助,征集两三万土团兵,凑个五六万大军并不难。

    有这批人,可以尝试着在郑州打一个反击战了。

    这个反击战不仅仅是为了收复失地,事实上更大的作用是提振信心和士气。

    再者,夏贼那么多游骑,四散各处,找起来颇为麻烦,不如攻其必救所在,吸引贼骑聚拢回来,也好一齐歼灭。

    想明白之后,葛从周立刻遣使回汴州,向朱全忠仔细禀报了自己的作战计划,并且调长直军万人西行。

    朱全忠审阅时别的还没什么,但其中有关胡真的描述,却让他有些怒火上升,头晕目眩。胡真做了两件事:一、暗中策反旋门关守军一部,与夏贼里应外合,攻下了关城;二、夏军围困汜水县,胡真单骑至城外,招诱老部下来投,听闻每日缒城而下者百余,围攻数日后城破。

    这会夏贼已经移师河阴县与汴口,胡真又自告奋勇,活跃在一线。

    “哗啦!”朱全忠将案几上的东西都扫了下去。

    做完之后,还不解气,又一脚踹翻了案几

    正拎着食盒靠近书房的长媳刘氏见了,吓得噤若寒蝉,又悄悄退走。

    朱全忠扫了一眼刘氏害怕离去的背影,神奇地收束了心情。他深吸了口气,吩咐仆婢将里面收拾一下,随后又把心思转回了当前的局势。

    葛从周的方略,他没有意见。事到如今,若不是不方便,他都打算亲自带着长直军西入郑州了。

    也罢,便将长直军交到友裕手上,由他带着西行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