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皇兄何故造反?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百八十二章:真是费劲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皇兄何故造反?

    就在朱祁钰召见沈翼等人的时候,行宫的另一角,同样灯火通明,不过,与之不同的是,这处殿中还时时传出阵阵丝竹之声。

    此处自然就是太上皇的居处,和几乎没有带什么乐人宫女出宫的朱祁钰不同,朱祁镇依旧延续着自己的风格,这次出宫,顺带着将自己在南宫中的乐人和舞女都带了过来。

    不过半日的工夫,原本冷清的行宫,便被装点的富丽堂皇,和南宫的风格相似了起来。

    乐声潺潺,殿中舞女摇曳生姿,朱祁镇坐在案后,面含笑意,却主动朝着下首举起了杯子。

    “朕和皇叔许久未见,皇叔,可消瘦了不少。”

    目光下移,坐在底下的人一身蟒衣,气度雍容,不是别人,正是如今刚刚上任大宗正一职的襄王。

    春猎是国之大典,随行而来的,自然也有不少在京的宗室子弟。

    说起来,襄王这段时间的日子,过的可谓十分舒心。

    或许是因为上次十王府的事,闹得实在太凶了,以至于天子震怒,降旨狠狠斥责了那些宗室子弟。

    现如今,宗学当中那群跋扈不堪的后辈,一个个温顺的跟绵羊一样。

    虽然说,时不时的,襄王还是能够感受到他们对自己流露出的敌意,但是,不管心里骂的再凶,可表面上,他们却都老老实实的。

    甚至于,就连朱范址那个刺头,这段时间竟然也能静下心来,老老实实的跟着夫子读书,不再天天吵吵着要比武打架。

    宗学安安生生的,岷王府那边,也出奇的安静。

    襄王本以为,吃了这么大的亏,镇南王那个一肚子坏水的族叔,怎么也不会善罢甘休。

    可现在看来,他还是识时务的。

    毕竟,相较于岷王的爵位相比,大宗正的职位,其实不算什么。

    陛下那日在殿上,让礼部尽快安排岷王位的袭封,已经算是变相给了补偿。

    若是不趁着这个台阶下来,再闹下去,天子的面子上挂不住,那才是真的麻烦。

    所以说到底,这个镇南王,还是一个趋利避害之辈而已。

    真的威胁到了他的核心利益,什么孝道,什么名声,都顾不得了。

    可以说,如今的结果,对于襄王来说,可谓是畅快的很。

    其实在襄王的心里,大宗正的位置,原本没有那么重要,身为天潢贵胄,宗室藩王,他自幼接受的教育就是长幼有序,传承有道。

    所以,从很早的时候开始,他就高高兴兴的接受了自己成为一个逍遥王爷的身份,并且,一直做的很好,在一众藩王当中,也是人皆称颂的贤王。

    直到那一回,他进了京,被留任左宗正,开始负责宗学的事务。

    虽然事情不多,但是,他体验到了和过往几十年的人生,完全不同的经历。

    从带着一帮官员制定一项项的规程制度,到随时抽查一众宗室子弟的课业,他每天的日子,从琴棋书画,变成了一个书院的山长,这种感觉非常奇妙。

    看着这些不可一世的宗室子弟,在他面前唯唯诺诺,大气都不敢出一下,襄王忽然觉得自己过往的日子,过的着实是乏味至极。

    但是,即便是到那个时候为止,他对于什么大宗正,左宗正之类的官职,还是十分淡薄的。

    直到那一次,他上了一份奏本,劝谏天子应该礼敬太上皇,可奏疏都没送到内阁,就被人截了下来。

    不仅被截了下来,而且,就连他派出去的人,都被狠狠的责打了一顿,更让他难以忍受的是。

    他,先皇兄弟,仁宗子嗣,堂堂的襄王,竟然被一个活不了多久的老家伙,硬生生的打了好几棍。

    父皇都没这么打过他!

    而这一次,他的尊贵身份,亲王爵位,都不能对他有丝毫的帮助,仅仅是因为,那个老家伙身上,有着天子任命的大宗正之位?

    就这么一个区区官职,让他这样一个天潢贵胄,挨了如此责打,连伸冤的地方都没有。

    身体上的疼痛,没过多久就好了。

    但是,被人硬生生的架在凳子上,用圆木长棍狠狠的抽打脊背的耻辱,却始终也无法让他释怀。

    所以,他要报仇,而且,不仅要报仇,他还要大宗正的位置!

    这辈子,他都不会再让人,把他按在地上打!

    为了做到这一点,襄王心里鼓足了劲,死命的压榨那帮宗学的子弟,他要让朝廷上那帮人瞧瞧,他才是真正做事的那个人,他才是真正能管好这些宗室子弟,能够胜任大宗正的人!

    他等了许久,终于,等到了朱楩那个老家伙宾天的消息,岷王府前的那场闹剧,既是为了撵走镇南王父子,也是为了给他自己出上一口恶气。

    虽然说,过程曲折了些,时至今日,他的臂膀还没有完全康复,但是,至少结果是好的。

    这次春猎,朝廷文武大臣,勋戚大族,宗室子弟都过来了,可镇南王父子,却因为还在孝期,不便前来。

    这便更让襄王感到高兴,他可不想再见到这两个烦人的家伙。

    一切都似乎在朝着让他满意的局面发展,襄王这段日子,自然是过的舒心的很。

    不过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人一得意,就容易忘形。

    岷王的那顿打,到底是没能让朱瞻墡记住,今日到了南苑之后,便有内宦过来告诉他,说太上皇邀他宴饮。

    这位襄王爷,犹豫都没犹豫,就答应了下来。

    看着上首客客气气的太上皇,朱瞻墡感慨万千,但是眉头却不由一皱,道。

    “太上皇看起来,也消瘦了些,近些日子,臣听说太上皇在南宫当中,宴饮繁多,新纳了不少妃子。”

    “虽然说,太上皇如今年轻,可到底酒色一道,不可沉湎,还是要注意自己的身子。”

    或许是因为在宗学待久了,朱瞻墡一开口,就不由自主的带着几分教训的意味。

    不过,朱祁镇听到这番话,却并没有生气,只不过,不知为何,他的神色颇有几分古怪。

    但也只是片刻,他就放下了酒杯,道。

    “多谢皇叔教训,是朕这段日子放纵了,着实不该,皇叔放心,此次回宫之后,朕自会反思自省。”

    这番低头认错的态度,倒是叫朱瞻墡愣了愣。

    他虽然跟自己这个侄子打交道不多,但也知道,他是一个好面子的人,刚刚的话,他说出去,便有些后悔。

    但是,一言既出,而且,他也是为了朱祁镇好,也便没有再多说,只是,他已然料到,对方可能会不高兴。

    可没想到,朱祁镇却是这般态度,于是,朱瞻墡不由再叹一声,看来不论如何,在这孩子的心里,还是知道尊重长辈的。

    于是,朱瞻墡笑了笑,道。

    “嗯,这才像皇兄的孩子,不过是打了一场败仗而已,不必消沉,振作起来,大明江山以后还要靠我们这些朱家人,一起撑着呢!”

    闻听此言,朱祁镇眸光闪动了一下,似乎想说些什么,不过,到最后又吞了下去。

    旋即,他的神色略略有些低沉,道。

    “不瞒皇叔说,朕自回京以来,对于当初亲征一事,心中也感慨良多,土木一役,虽是虏贼肆虐,兵骄将惰,但是,终归也有诸多忠臣良将,蒙难于役,每每思之,朕总觉辗转反侧,夜不能寐,觉得朝廷对他们不起。”

    “当初途径宣府之时,朕已然祭奠了土木一役的死难官军,也算聊表心意,但是,时至今日,似成国公朱勇,恭顺侯吴克忠,永顺伯薛绶,这些为国战死沙场之人,在朝中仍受苛责,此实不该也。”

    这话明显意有所指,但是,作为一个对于朝政并无经验的藩王,襄王却并未察觉。

    听了这话,他反倒觉得,朱祁镇大有长进,能够真正开始反思起当初那场战事,心中不由大为欣慰,道。

    “太上皇能有此心,实乃是天下之幸也,想必成国公等人九泉之下,能得太上皇如此评价,也必能含笑而终。”

    朱祁镇也是一愣,他没想到,他话都说的这么明白了,这位皇叔还是没听懂。

    上下打量了一番朱瞻墡,朱祁镇终于下了判断,这位皇叔不是在装糊涂,而是真的没明白。

    于是,他苦笑一声,重新对襄王有了更准确的认识,沉吟片刻,索性更直接的道。

    “不瞒皇叔,这件事情已经盘桓在朕心中许久,他们这些人,皆是为朕而死,可到最后,却难得身后之名。”

    “前些日子,朕见了成国公府的朱仪,那是个不错的年轻人,骑射弓马,文采诗词,都很精通,可如今,因为受他父亲牵累,在朝中处处受人排挤。”

    “皇叔是自家人,朕就不藏着掖着了,东宫如今已经册封,可出阁之事迟迟没有动静,朱仪继承了他父亲忠直为国的秉性,带着几家勋贵上本请奏,可到最后,却被罚停职待勘,要不是他那岳丈是胡濙,只怕到如今还禁足在府中。”

    “朕时常想,要不是当初,成国公为了护朕战死沙场,如今有他在府中坐镇,堂堂的公爵府邸,何至于因为一纸奏疏,沦落于此?”

    说着话,朱祁镇的脸色掠过一抹沉重,其中又透着一丝的愧疚,任谁看了,都得说一句情真意切。

    此情此景,就连一旁的丝竹之声,都不知何时停了下来。

    朱瞻墡听完之后,心中也颇不是滋味。

    他虽然人在京城,但是,仍然维持着以前的习惯,对于朝中的“琐事”并不上心,所以,他大概只知道东宫出阁的日子已经定了,但是,这其中的曲折,却是不知道的。

    此刻听闻下来,也觉得朝廷对朱仪的处置颇有不公,沉吟片刻,朱瞻墡皱眉问道。

    “太上皇是说,朱仪到现在,都还没有承袭成国公的爵位?”

    总算是问到点上了!

    朱祁镇暗暗松了口气,脸色沉重的点了点头,道。

    “土木一役后,朝中对成国公朱勇的功过争论不休,不少大臣觉得,他鹞儿岭一战轻敌冒进,所以才让大军被虏贼所围,因着这一节,朝廷上下,从天子到大臣,都不愿让成国公的爵位传承下去,此事,便就此搁置下来。”

    “可到底,此战的真情如何,朕应当是最清楚的,朱勇固然有失,可一片赤诚忠心,不容抹杀,朱仪更是对朕忠心耿耿,早先朕在迤北时,他便为朕回京奔走不止,朕归来后,又竭力争取,让太子早日出阁读书,储本早固,实是一门忠良。”

    “可惜,朕退居南宫,早已言明,不能干涉政务,否则的话,朕必定要让朱仪早日承袭成国公的爵位,也算是朕,还成国公的一份情义。”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来,就算是再迟钝的人,也该明白过来了。

    何况,襄王只是对朝局之事缺乏经验,但是,能够在宗室当中获得贤王之名,他在为人处世上,其实并不算特别笨拙。

    听了朱祁镇的话,他脸色有些为难,迟疑片刻,方道。

    “太上皇所言有理,如此忠良之臣,如今在朝中却是如此境遇,着实不公,可此事毕竟是朝务,臣虽在京中,可毕竟是藩王,若是朱家家事,还可以说上两句,可若是贸然干预政务,恐有不妥。”

    “不过,太上皇放心,今日臣既然知道了此事,以后自然会替成国公府的这个孩子出头,不会教他因失了父亲,受朝中文武欺凌。”

    应该说,襄王到底还没有被最近一段时间的顺当日子冲昏头脑,自太宗皇帝以来,藩王不涉朝廷政务,虽然没有明诏,但是,已经成为了一条牢不可破的规矩。

    这一点,襄王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倒不是害怕什么,而是这条规矩,本身也是他自幼接受的教育的一部分。

    这和争取大宗正的官职还不相同,毕竟,大宗正本质上还是管理宗务,说白了,就是朱家的家事。

    既然是家事,那么,作为先皇兄弟,仁宗子嗣,太宗一脉如今的最长者,襄王自然是当仁不让的。

    可若是涉及到朝政,他就谨慎的多了。

    见此状况,朱祁镇也有些迟疑,想了想,道。

    “皇叔顾虑的也对,也罢,此事原也不该麻烦皇叔,不过,朕心中始终对成国公府存着愧意,明日围猎,朕备了副弓甲,皇叔若不嫌麻烦,替朕交给朱仪,也算聊表心意,之后若有机会,皇叔能够帮着他的,也帮上一帮,也算是替朱家,谢谢他们父辈浴血奋战之功。”

    这不是什么难事,因此,朱瞻墡只是稍一犹豫,便点了点头,道。

    “太上皇放心,臣一定将此事好好办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