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人世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百三十四章 不是一个人的防线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洪崖将怪物带走眨眼消失在天边,他们消失后纵使看不到情况如何,但还是能明显感觉到天边传来的恐怖气息和剧烈震动。

    神话境的战斗,所过之处比天灾更甚,甚至用天罚来形容更为准确。

    他们消失之后,红衫城陷入了短暂的寂静,区域内所有生灵包括人奸在内都还沉积在之前他们短暂而可怕的战斗之中。

    数十里大地崩塌,不知道多少生灵被波及死去,天地彷佛都被打烂了,太过恐怖。

    短暂的寂静后,汇聚在红衫城内的人奸成员大部分都停止了杀戮,在这大部分人奸的影响下,另外一部分也渐渐的停止了杀戮。

    他们之所以停下,道理很简单,并非他们有了怜悯之心,主要是因为没必要了,他们杀戮是为了给圣主意志载体提供孕育养分,现在圣主都已经被洪崖带走,杀再多都已经没有意义了。

    反之,他们汇聚在这里是因为要杀戮生灵孕育载体迎接圣主意志降临,而现在圣主都走了,他们自然也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了!

    云景瞬间就意识到了这点,不但是他,但凡有点头脑的人都能想到。

    接下来将是桑罗部署人马最艰难的时刻,将红衫城封锁是为了解决这里的人奸,可他们若一心要走的话,如何才能拦得住?更何谈把他们全部留在这里?

    然而不论再如何艰难都必须要把他们留下,因为一旦放跑后果不堪设想,若是被洪崖带走的圣主意志载体被消灭了,这里的人奸活着离开,就很可能导致他们将来卷土重来!

    事到如今,为了消灭人奸组织死了太多太多人了,加之旱情持续恶化,整个桑罗王朝在经不起太大的折腾了,是以关于人奸组织必须要在今天在这里画上一个句号。

    果不其然,红衫城内的人奸成员停止杀戮后,经过短暂的商量,他们分散开来朝着各个方向欲要第一时间离去,至于他们杀戮造成的满目疮痍红衫城谁在乎呢。

    他们要走,桑罗部署人马的考验到了。

    云景远远打量着红衫城内的情况,发现四处撤离的人奸组织成员,他们绝大多数人欲要离开的方向都是红衫城西面,而那个方向正是洪崖带走圣主意志载体的方向。

    心念闪烁,云景很快就明白他们为什么要朝着那个方向,是因为他们本能的要朝着圣主靠拢,毕竟他们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圣主啊,如今圣主降临,自然是要前去效忠效命的。

    绝大部分人奸成员朝着西面欲要离去,而人奸数量太多,且强者不少,面对他们,可想而知封锁红衫城部署在西面的桑罗人马得背负多大压力,那不是能不能挡住他们杀掉的问题,而是自己等人能不能活。

    禁令早就已经下达,哪怕人死光了也不能放走任何一个人奸,他们要走,除非踩着最后一个人的尸体离去!

    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云景第一时间给柴世林说到:“柴大人,西面形式严峻,我去帮忙,你联系各方人马往西面倾斜,人奸成员大部分都集中在这个方向,其他三个方向就要不了那么多人马了”

    各个方向目前的人马肯定是不够的,但事有轻重缓急啊,自然是优先部署红衫城西面了。

    话音落下,云景直接腾身朝着红衫城西面飞驰而去,没时间墨迹了。

    当听到云景这句话的时候,柴世林当即脸色一变道:“云大人不可,你必须得在后方主持大局,怎能轻易涉险……”

    他的话说得飞快,可云景离去得更快,话还没说完云景就已经消失在了远方。

    柴世林之所以想要阻止云景前去,一方面的确需要他来主持大局,更重要的是他担心云景的安全啊,虽说云景之前秒杀冷无双已经展示了一部分实力,可到底只有先天初期修为,而那边的战场呢,真意镜层次的都成堆啊,那是云景能参合的吗?

    可到最后,柴世林紧张的表情变成了愕然,继而傻眼,看着云景离去的方向有点蒙。

    如果他没看错的话,云景是飞走的,那并不是施展轻功的飞驰,而是真正的飞,从离地开始就没落下来,也没在虚空借力蓄力,甚至越飞越高越飞越快,眨眼就远去了。

    飞走了?云大人会飞?我是在做梦吗?

    傻眼的柴世林心头喃喃道,都忘了担心云景的安全了,实在是云景飞走的举动给他的冲击太大,颠覆了认知。

    不论如何,云景人都走了,再怎么样柴世林也只能干瞪眼。

    云景能‘擅离职守’前去帮忙,可柴世林不行,因为云景大方向的基调已经定下,按部就班即可,但柴世林则是得负责亲自统筹调动各方,所以他不能去加入战场,否则会乱套的。

    分工不同,是以当下局面每个人能做的事情也就不一样了……

    和柴世林分开后,云景直奔红衫城西面防线,急速飞行下一两百里距离十几个呼吸时间便到了,不足半分钟!

    他都能意识到红衫城西面形式严峻,其他人自然也能想到,诸如熊放他们几个真意镜后期顶尖高手,负责机动性随时支援各方的他们也在快速朝着红衫城西面汇聚而来,只是相对来说,哪怕他们真意镜后期的顶尖修为,速度也远不及云景,云景都到了他们还在路上。

    来到红衫城西面防线后,云景处于防线大概中段位置,立于城墙上的最高处,迅速观察这个方向的情况,在这个位置,他的念力覆盖范围足以把这个方向大部分区域囊括,也就是说,只要他想,随时都可以支援念力范围内的任何地方!

    封锁这个方向的桑罗人马已经在和欲要从这个方向离去的人奸成员交手了,到处都是厮杀,而桑罗人马这边的情况很不妙,因为防线太长了,且人奸阻止成员太多,尤其是被虫子寄生后赋予了诡异能力强者无数。

    以当下双方的实力悬殊,别说将人奸成员歼灭,阻止他们离去都办不到,甚至全部被对方反杀都只是时间性的问题,若是人奸成员暂时打消离去从而痛下杀手绝对能办到!

    虽然桑罗人马里面亦有强者,但悬殊太大了啊,单个要面对多个实力旗鼓相当的存在,自保尚且艰难,随时都有死去的危险,如何阻挡?更别说实力低下的了,全面对抗刚起,局势可谓一面倒,桑罗人马这边时时刻刻都有大量伤亡发生。

    城内哀鸿遍野火光冲天,残垣断壁一片狼藉,残肢断臂横陈,人间炼狱不外如是。

    到来的第一时间将各种情况‘尽收眼底’,云景毫不犹豫的行动起来。

    田忌赛马的道理他当然明白,既然无法同时阻止所有人奸离去的举动,那么就将弱小的先宰了,一来可以减轻桑罗人马的压力,再则可以集中火力去对抗厉害的人奸成员。

    心念一动,云景微微闭眼,将视角全部转移在了念力上面,同时操纵三十多把利剑在防线四处游走!

    三十多支剑器,每一支的速度都超越音速多倍,划过空气发出刺耳音鸣,与空气摩擦发红彷佛在燃烧,后方拖出长长的气浪,宛如三十多道火红的流星在四处盘旋。

    每一支呼啸的剑器都宛如死神的镰刀,所过之处将一个个实力弱小的人奸成员连同脑袋里面的虫子一并抹杀。

    整个红衫城西面防线都在云景的兼顾之中,剑器所过,欲要离去实力弱小的人奸成员成片成片倒下!

    很大原本奋力对抗人奸的桑罗人马,明明不敌眼看都要死了,结果视线中一抹火红的光芒闪过敌人脑袋上就出现了一个透明窟窿倒下死去,他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事实是被云景念力控制剑器所杀的人奸很少有完整的脑袋留下,剑器太快了,急速下的破坏力无比可怕,直接将其脑袋撕碎摧毁,也就极个别脑袋坚固点的才能出现一个洞穿的窟窿。

    相较于云景这样的手段来说,猎杀弱小的人奸成员,和无双割草没什么区别了,整个防线都是他割草的区域!

    在他的施为下,桑罗人马一方压力大减,甚至很快多数地方的人发现自己没敌人了,远处还没来得及靠近的敌人在红光眨眼即逝后就已经倒下。

    发生什么事儿了?很多桑罗人马下不明白,只得用有高手在帮忙来说服自己,但他们随着了解到整个防线都到处都类似如此情况后却是惊了,这等手段未免太过惊世骇俗了点。

    实际上云景兼顾整个防线大部分区域猎杀弱小的人奸成员并不轻松,因为同时操控三十多支剑器对精神的消耗太大了,可以说是如今他能做到的极限。

    操纵三十多支剑器啊,并非控制剑器乱飞那么简单,得避开沿途阻碍,得避免伤及无辜,还得准确的判断敌人,这是何等的计算量?

    尤其当下到底杀的不是被洪崖领域镇压后的活靶子啊,哪怕是弱小的人奸也是会反抗躲避的,就更增加了难度,还有一些实力堪比先天境界的人奸并不是那么好杀的,有时候不但杀不死,反而还被他们躲开将飞去的剑器毁了,往往出现这种情况,云景都是直接操控他们的武器出其不意抹掉自身脖子,然后用他们的兵器去对付其他的……

    总的来说,弱小的人奸成员数量在云景这里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仅仅一两分钟,朝着这个方向来的人奸成员,弱小的部分云景一个人就杀了八成以上!

    将云景形容成收割生命的杀神都不为过。

    如果仅仅只是弱小的人奸那还好说,数量再多都无妨,可其中的强者才是难以对付的,云景不但要兼顾整个防线斩杀弱小的人奸,还得分出精力留意厉害的人奸动向!

    尤其是那些人奸中的圣使,是万万不能放走一个的,但凡离去一个都后患无穷。

    朝着这个方向来的人奸,实力堪比真意镜的数量远超三位数,虫子寄生在人体脑海赋予其强大能力,这种层次的强者可谓批量生产啊。

    相较于数量如此庞大的人奸高手,桑罗这边才多少?他们哪怕拼命又拿什么去挡?

    为了不让厉害的人奸离去,云景不得不下办法极力阻挡。

    对于实力堪比真意镜的人奸强者,云景念力操控的‘飞剑’作用就微乎其微了,很多都不破防,更有甚者他的‘飞剑’还未近身就被对方一巴掌拍碎。

    没办法,还是那句话,此时的人奸并非被洪崖领域镇压的活靶子,他们会躲避会反抗,实力不受控制之下云景下要轻松除掉太难了。

    若是单对单的话,云景纵使面对实力堪比真意镜后期的顶尖高手都不惧,也有把握将其除掉,可此时对方数量太多了啊。

    如此悬殊差距的情况下,云景只能尽量下办法阻止他们离去了,同时给他们制造麻烦,给桑罗一方的人马争取机会。

    有厉害的人奸欲要离去,他们的前方或者身后,莫名其妙的要么出现一枚恐怖的火球,要么出现一块冰晶,再或者是一枚雷球……

    这些火球冰晶雷球都是云景用念力牵引天地灵气施展的类似法术一样的手段,每一样都无比可怕,等闲真意镜战力的人奸根本无法抵挡,倒是被他出其不意的杀了不少,毕竟云景的手段降临在他们身上太突然了,让人防不胜防。

    可到底分心太多啊,云景也无法做到精确,很多时候施展手段最多也就起到阻挡对方人奸强者离去的步伐作用罢了。

    更多的云景则是在给桑罗强者‘打辅助’。

    比如一个真意镜中期的桑罗高手同时被四个同级人奸强者围攻,情况及及可危,眼看就要死了,可突然之间一枚雪花状的冰晶凭空出现,破碎开来恐怖的寒意爆发快速蔓延冰封周围,在云景的控制下,冰封方向避开了桑罗的人,他的敌人则被冻结了。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这个桑罗的高手还是瞬间抓住机会,出手将被冰封的敌人斩杀!

    高手之间的搏杀,瞬息之间就会决出生死,更何况是彻底被冻结的情况下?是以这个桑罗真意镜中期高手在云景的帮助下成功反杀四个同级敌人。

    类似的情况还在各处上演,再比如另一个方向,赶来这边支援的宋岳就无比憋屈,他真意镜后期的顶尖实力自然是不惧任何敌人的,此时针对的也只是一个实力堪比真意镜中期的存在。

    然而对方手段诡异,原本一个照面就会被宋岳斩杀的敌人,却凭借诡异手段控制了数量庞大的毒虫勐兽将宋岳团团包围,拿数量庞大的毒虫勐兽不畏生死的围攻宋岳,丝毫不给他突出从未斩杀始作俑者的机会。

    如果一直这样下去,宋岳别说杀死敌人了,自己恐怕都得被活活累死。

    就在宋岳郁闷的要死的时候,一枚脸盆大小的苍白色雷球凭空出现,道道电光蔓延开去,弱小的毒虫勐兽直接就被撕碎电成焦炭,及时强大的也皮肉炸裂身躯麻痹。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宋岳怎会错过这样的机会,立即突出重围将控制动物的人奸杀了,待他把人杀了再回头,之前出现的雷球已经消失不见……

    在云景的施为下,红衫城西面防线倒是暂时顶住了源源不断下要离去的人奸成员,目前倒是还没有谁能冲破防线离去。

    可情况并不乐观,甚至可以说及及可危。

    毕竟双方悬殊太大了,哪怕有云景暗中帮忙亦是无法弥补巨大的差距,只能说是暂时拖住人奸不让其离去。

    桑罗一方时时刻刻都有伤亡发生,按照目前的情况下去,哪怕有云景帮忙,所有人的灭亡都是迟早的事儿!

    一旦防线顶不住,哪怕云景也无法阻止人奸离去了,他一个人再厉害,手段再特殊也无法逆天啊。

    最为关键的是,云景要兼顾整个防线,不但要操控数十支剑器,哪怕后面人奸弱小的存在少了他也跟着减少控制剑器的数量,但兼顾全场对他的精神消耗太大太大了。

    全部对抗仅仅持续了不到半个时辰,精神快速消耗下,云景的脸色都已经开始发白,额头冒冷汗,眉心生疼,眉头紧紧的皱起。

    再这样下去,他自己都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

    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甚至云景都能想到,一旦自己无法兼顾防线,整个防线崩溃恐怕也只在瞬息之间!

    而且,云景不但在兼顾全场,本身也在仗剑四处游走杀敌,无论是精神还是躯体上的消耗都是不容忽视的。

    自身在四处游走杀敌,而不管是操控‘飞剑’还是施展类似法术一样的手段兼顾全场,都是云景念力无声无息间进行的,是以倒是没人直到是他做的,自然也不会有人直到云景做了这些对整个局势做出了什么样的贡献。

    不论如何,低调一点总是不会有错的,况且这种事情也每必要拿出来显摆,此时抵挡人奸防线的所有人最终能不能活下去都是未知数呢,即使他们知道了自己的所作所为又有什么意义?

    本身的武道修为只有先天初期,云景仗剑针对的也尽量只是先天战力的敌人,如此才能从容应对,否则若是对上真意镜以上的强者,他就得稍微集中注意力,那样就无法兼顾更多地方了。

    持剑的云景四处游走,紧闭着双目,脸色越来越苍白额头冒汗,眉头紧锁,精神大脑分外难受,疲惫的同时又宛如被针扎一样,甚至已经出现轻微的恍忽和胸闷下吐了。

    看上去有些摇摇欲坠的他,加之紧闭双眼,但剑法凌厉无比,此时的形象倒是符合瞎剑客这样的形容。

    残破的街道上,云景身影闪电般划过,一抹凌厉的剑锋闪过,一个身高近三米,浑身长满漆黑鳞片宛如怪物般的人奸身躯定格,脑袋从额头位置被削掉了脑壳,脑浆混合鲜血喷薄,连带着脑袋里面的虫子都被云景一剑杀掉。

    云景自己都不记得这是第几个被他亲手杀掉的人奸了,从大离带来的随身佩剑早已染血。

    他的这把佩剑伴随了他多年,还是当初他拜师李秋的时候师叔送的呢,本来只是一把价值一辆百两的利剑,这些年来在他时常用灵气孕养之下,虽然称不上神兵利器却也非同寻常了,直径还保持完整,甚至连缺口都没有一点。

    剑毕竟是轻兵器,不适合硬碰硬,他剑法高明,这些年来佩剑多次出鞘,倒是仗着高明剑法没让佩剑‘受伤’。

    身影出现在另一条街道上,云景顺势将一个痛哭流涕无助的小孩抱着放在街边屋子的空水缸里,正要前去猎杀下一个目标。

    就在此时,他心头升起巨大的警兆,浑身发寒,他知道自己被强敌盯上了,顿时心头大惊暗道不好。

    只要不是神话境,敌人再强云景都不惧,哪怕同时几个出现。

    可当下情况不一样啊,他得兼顾防线各处,本就精神疲惫了,而今被强敌盯上,自然是自己要紧,得集中注意力应付强敌,可这样一来就无法兼顾其他,而没了他的帮忙,以当下双方的悬殊结果可想而知!

    此时容不得云景多想,当即收敛注意力应付强敌,唯有把自己这里的问题解决了才有功夫去兼顾其他,希望其他人能顶住吧,自己忙完后就继续帮忙。

    ‘自己已经尽力了,当自身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我自然是要优先考虑自己的’

    心中这么想着,云景身影一闪就出现在了百十米外,速度快到虚空中留下了一连串的清晰残影。

    当云景闪身离开原地的时候,一道青金色的恐怖锋芒从远处眨眼袭来,近乎是擦着云景的身躯划过。

    在云景躲开后,他之前所处的位置,一直延申出去数百米,街道上被拿可怕的青金色锋芒撕开了一道可怕的裂痕,数百米长深不见底的裂痕下有咕都都的水流涌动声。

    那一道锋芒居然穿透了地下河!

    与此同时,一股强大的气息锁定云景飞速在朝着他靠近。

    “我方麾下短时间有数十人死在你手中,其中不乏战力堪比先天后期的存在,而你如此年轻居然有这样的实力,当真令人刮目相看,可惜,而今圣主已经降临,否则倒是可以将你收归麾下,所以你现在你可以去给我们的手下陪葬了!”

    随着那股强横气息靠近的是一道冰冷的声音。

    云景早已经‘看到’了她,来者是一个‘长着’青金色宽大羽翼的持刀黑袍女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