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陛下因何造反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48 炮轰九江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南京之战,二十万江西兵几乎全军覆没,领兵的阁部大臣袁崇焕被俘凌迟,大将军宋进一下诸将或阵亡或被俘,只有方国安率领两三万水军狼狈逃回。消息传回之后,当时整个南昌监国朝廷都惶恐万分。

    二十万大军都败了,若是禁卫军趁势攻来,仅凭江西剩下的军队,如何能够抵挡得住?

    作为监国的朱由崧更是惶恐万分,企图率领身边太监侍卫逃离南昌城。

    关键时刻,担任江西右布政使的陆鹏站了出来,劝谏朱由崧不要逃离南昌。

    朱由崧之所以能被从凤阳大牢救出来,然后道当上这个监国,以陆鹏为代表的广东海商们居功至伟。皇家海贸商行垄断了倭国贸易,使得广东海商损失严重,他们无法在海上和福建水师抗衡,便试图支持江西反贼作乱,企图掀翻朱由检的统治,然后便可以轻而易举铲除皇家海贸商行。不得不说,当时他们抓住了很好的时机,若是袁崇焕能够打下南京的话,真的有可能除掉朱由检夺取大明江山。

    虽然当时推举了袁崇焕负责组建南昌朝廷,但陆鹏海商代表在南昌的地位仍然举足轻重。

    朱由崧绝望了,试图逃跑,但陆鹏知道,形式如此,已经无处可逃。便是逃到广东又能怎样?早晚还不是面临着禁卫军的进攻?天下之大,根本无处可去,只有奋死一搏。

    陆鹏告诉朱由崧,南京之战之所以失败,并不是皇帝手中的力量有多强,而是南京城太过坚固的缘故,禁卫军占据地利,故能击败袁崇焕。而若是皇帝派兵从南京进攻,则地利在我,未必不能挡住禁卫军的攻击。

    只要江西能够坚守一段时间,各省士绅百姓必然起义响应,到时天下皆乱,各省皆奉监国诏令,有了各省士绅百姓支持,不需要害怕禁卫军的进攻。

    朱由崧身边只有几个太监,并没有其他实力,陆鹏不支持,朱由崧便没法如愿逃走,只能胆战心惊的留在南昌。

    于是,朱由崧下旨重新组建了内阁,以陆鹏为内阁首辅,原江西大员,赣南巡抚陆问礼,布政使解学龙、周应期,按察使吴兆元皆入阁辅政。

    虽然陆问礼等人都是进士出身,都是地方大员,他们对只有秀才功名的陆鹏任首辅心中其实并不服气,但在这种时候,都知道前途渺茫,其实都并不想当什么大学士,自然也不想和陆鹏相争。而但陆鹏手握大权,江西剩下的军队都是前山贼,都听陆鹏节制,他们便是不愿也没有办法。

    陆鹏主掌江西军政以后,第一道命令便是从各府抽调兵马,于鄱阳湖布防,试图把禁卫军挡在鄱阳湖以北。于此同时,陆鹏以监国朱由崧的名义下令,在各府招募青壮入伍,重新组建军队。为了募兵,甚至要求江西士绅商人捐献钱粮。而江西士绅地主们知道自己既然选择了支持朱由崧,已经上了崇祯皇帝叛逆名单,等到禁卫军开进江西,他们都讨不了好,故大都咬着牙拿出自家钱粮,帮助监国朝廷募兵。

    也有少数士绅地主看不开或是比较吝啬,不愿掏钱掏出粮食,陆鹏便给按上私通禁卫军的罪名,派出军队抄家。为了抵抗禁卫军,陆鹏做事非常疯狂,不惜得罪江西的士绅。

    为了守住江西,陆鹏甚至以监国的名义给江南各省下旨,命令各省军队来援救江西。实际上除了湖广以外,其他省份官府并未表态支持,仍然打着朝廷旗号。故除了湖广派出了两万军队来到江西,再无其他援军。

    福建的士绅起义正在遭到福建禁卫军的镇压,广东士绅起义虽然如火如荼,但是并未占据广东全境,广州等主要城池还掌握在忠于崇祯的官员手中。当然,也不是没有的得到支持,比如广东海商便暗中送了很多火铳武器到江西。

    现在的情况是,以江西一省实力抵挡崇祯的大军,幸亏崇祯手中并无太多兵马,才让陆鹏等人有侥幸心理,以为未必不能守住江西。

    而更让陆鹏及南昌监国朝廷欣喜的是,皇帝竟然没有派出禁卫军进攻江西,从而给了他们数个月缓冲的时间。在这数个月内,陆鹏招募了十余万军队,连同原先的军队,江西叛军再次达到二十余万。陆鹏任命将领,以方国安,徐承明等为总兵,在鄱阳湖练兵。二十万大军联营几十里,浩浩荡荡,遮掩了整个鄱阳湖湖面,等待着禁卫军的进攻。

    在陆鹏等人看来,禁卫军必然是沿着长江来攻,因为这是最为便捷的路径。所以把绝大部分军队都布置在南昌鄱阳湖一线,至于和福建等省相连的府县,只留了少数军队。而这也是张煌言李彦直能轻易突破武夷山的真正原因。

    但让陆鹏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福建禁卫军竟然真的选择了突破崎岖难行的数百里武夷山,攻到了建昌府境内。、当听到到这个消息时,上至陆鹏朱由崧,下到其他叛军官员,都是懵着的,都惊慌无比。

    因为从建昌府到南昌城之间,并没有多少叛军军队防守。而且建昌府到南昌之间交通便利,福建禁卫军完全可以借助水道轻易攻到南昌城下。

    “陆阁老,快调遣军队挡住他们!”朝堂上,朱由崧惊慌的叫道。

    “陛下莫要着急。”陆鹏劝慰道。

    “寡人能不着急吗,都让人打到屁股后面了,若是事有不协,将来恐怕连逃都没法逃。”朱由崧失态道。

    陆鹏苦笑了起来。

    抵挡是肯定要抵挡的,但是崇祯皇帝已经御驾亲征,亲率军队杀到了安庆,距离鄱阳湖口只有咫尺之遥。这个时候若是调动大军去挡福建禁卫军的话,抵挡皇帝大军的兵力便不足了。

    可不抵挡的话,一旦福建禁卫军兵临南昌城下,必然士气动摇,南昌城便有崩溃的危险。

    “我去抚州吧。”就在此时,内阁大学士陆问礼主动请缨道。

    “你?”看着陆问礼,陆鹏微微皱眉。陆问礼曾是南赣巡抚,和袁崇焕一起选择了支持朱由崧为监国。在南赣巡抚任上,陆问礼多次带兵和造反的山贼们厮杀,有胜有负。带兵的能力虽然一般,但也知道如何带兵。

    “福建军队若是进攻南昌,必走抚州。我带兵于抚州布防,把福建军挡住。”陆问礼道。

    “陆阁老准备怎么挡住他们?”陆鹏问道。

    虽然根据情报,进入建昌府的福建军队不多,但其却是出现在南昌后方,若是抵御不当致使其一路突破的话,形势会瞬间崩溃,陆鹏不得不慎。

    “他们若是进攻,必然走建昌江水道。我只需派人把大量船只沉入江中,便能堵塞江道,然后以水师铁索封锁江道,挡住他们并不困难。而若是其不走水道的话,绕道远且不说,所经皆崎岖山道,还需多次经过河流。我军只需沿河流布防,便可伺机进攻,定然能把其一举击溃。”陆问礼成竹在胸道。

    陆鹏其实并不懂兵,不知道如何打仗。仔细考虑一番,觉得陆问礼策略好像没什么问题,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同意了陆问礼所请。

    于是陆鹏奏请监国朱由崧,以陆问礼为督师,统兵三万往抚州,抵挡福建军队的进攻。

    “陆阁老,我江西之后方之安危都交给你了,务须把敌军挡在抚州外。”陆鹏语重心长的道。

    “阁老放心,我必然死而后已。”陆问礼保证道。

    是日,陆问礼便带领大军出发了。

    还未等陆鹏松一口气,突然又有情报传来,南京禁卫军水师已经出现在鄱阳湖口,正在炮击九江城

    就在十日前,朱由检下旨御驾亲征,以洪承畴为督师,率十五万禁卫军从南京出发,沿江而下,向着江西进攻。

    十五万大军中,南京新编练的禁卫新军十万,剩下的五万则是刚刚从辽东赶到南京的辽东禁卫军,由刘永福、刘兴祚、李延庚等将率领。

    洪承畴下令,以福建海防参将郑芝龙为先锋,统率三万水师为先锋,顺江而下先行,自己亲率剩下的军队为中军,水陆并发,向着江西进发。

    郑芝龙率领战船两百多艘,逆流而上,铜陵、池州等叛军控制的城池皆不战而降,很快便经过安庆,到达九江城外。

    从长江进攻江西,有两个进攻方向,一个是经鄱阳湖入江口进入鄱阳湖,然后从鄱阳湖直接进攻南昌。然而叛军重兵防守鄱阳湖,走水路的话必然要和叛军水师血战。而叛军在湖口两岸皆修筑了炮台,强行突破湖口的话必然会遭到其炮火猛烈轰击。

    另一个方向便是九江城,若是能打下九江城的话,便可以经九江走陆路进攻南昌。

    郑芝龙率领的是水师,一开始自然想的是经鄱阳湖进入江西。然而他率军向湖口进攻时,遭到了叛军的猛烈炮击,一个时辰的时间,五艘江船被轰沉,损失惨重。

    当然水师的火炮也展开了反击,郑芝龙麾下有五艘海船,装有红衣大炮三十多门,火力非常强大。然而叛军的炮台位于湖口两侧山上,对方可以居高临下轰击,船上的红衣大炮却根本射不了那么高。

    眼看强行进入湖口损失太大,郑芝龙仔细想过之后,决定先打下九江城。九江是江西重镇,是叛军除了南昌以外最重要的城池,只要拿下九江,便能断绝湖广和江西的联系。从九江南下,便可走陆路进攻南昌。到时叛军在鄱阳湖兵力再多,也没有太大用处。

    于是郑芝龙放弃湖口,陈兵于九江城外,以红衣大炮对九江展开猛烈攻击。

    九江城临江而建,背面城墙距离江道只有不到二里,正在红衣大炮射程以内,郑芝龙都不用把红衣大炮从海船上卸下,直接在船上就能炮轰。

    三十门红衣大炮轮番开火,轰鸣声声震九霄,炮弹落在城墙上,落在九江城中,整个九江城处在一片惶恐之中。然而九江城太过坚固,没有数日时间恐怕难以破城。

    就在郑芝龙炮轰九江之时,朱由检带领大军到达湖口,十多万大军,在距离湖口二十里扎营。

    郑芝龙乘船来到大营,拜见皇帝和督师洪承畴。

    “数日时间,为何没有攻克湖口?”洪承畴厉声问道。

    “回陛下,回督师,叛军在湖口两侧山上修有炮台,安放大炮百余门之多,末将数次率船队进攻湖口,均遭到其猛烈炮击,损失战船五艘,损兵二百多人,无奈之下,只能选择进攻九江。”郑芝龙回道。

    “叛军有炮台,你不是有红衣大炮吗?”朱由检问道。

    郑芝龙苦笑道:“叛军炮台皆在山上,我军红衣大炮仰攻不利,根本奈何不了对方。”

    “其炮台再难打,难道还能比九江城难打吗?派兵登陆夺了其炮台便是。”洪承畴冷冷道。

    然而叛军在炮台山上布有重兵,若是想打下炮台的话,必然得先击溃其山上军队,难度其实不比进攻九江差多少。而郑芝龙手下都是水师,并不想也不适合强攻炮台。

    洪承畴征得朱由检同意后,下令由刘兴祚、李延庚各率五千辽兵,向湖口两侧炮台展开进攻。又命刘永福带领两万人,负责抵挡叛军援兵。

    在这十多万大军中,以五万辽东禁卫军战斗力最强,攻坚的任务自然交给他们。

    而辽东禁卫军也展现出了强大的战力,只是半天时间,消息传来,李延庚已经攻破了湖口北侧炮台山,击溃了叛军一万余人,夺下了炮台,缴获火炮五十余门。

    又过了半个时辰,刘兴祚也派人回报,攻下了南侧炮台。

    只用了半天时间,一万辽东禁卫军仰攻两侧炮台,击溃了有炮火支持的叛军三万余人,夺下了炮台两处,缴获火炮一百余门。

    其间,叛军派出数万军队支援炮台,却被刘永福所部禁卫军阻拦,一番激战之后,叛军援兵被击溃。

    至此,禁卫军完全占据了湖口,进入鄱阳湖的通道彻底打开。

    7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