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深空彼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五章 接触神秘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金身术,一旦练成,从生命层次上提升,有着远超常人的体魄,从早期的抗击打能力,到真正的铁剑砍不动,再至金身不坏,在普通人眼中这就是超凡。

    王煊投入在当中,一遍又一遍的演练,在冥想的虚寂世界中,时光对他来说,相当的漫长。

    他在这里可以从容的思考,摆出最精准的体术姿势,稍有瑕疵就会被合理的矫正。

    虽然在练金身术,但王煊发现自己依旧保持着一种超然的状态,可以冷静的审视自身,心神空明。

    “冥想的最高层次,进入虚寂之地,是我的精神在常驻,立足在这里演绎金身术。”

    王煊很清楚,这片寂静如同荒芜宇宙的空间,属于一片极为特殊的领域,给人无比真实的感觉。

    他的真身不可能出现在这里,但是,这种修行似乎可以反馈到肉身中。

    王煊内外通明,心神冷寂,宛若超脱出去,俯视着自身的一切,在练金身术的过程中,失误越来越少。

    直到最后,他的动作与经文中的记载别无二致,挑不出任何瑕疵。

    此时,透过虚无与死寂,他隐约间感应到外面的身体,似乎正在适应种种的变化,摆出一个又一个姿势。

    他外面的身体做出了最为标准的动作,正在演绎完美的金身术。

    不过,那种动作十分缓慢,像是在以肉身铭记着什么,而不是像虚寂之地那样进行无数次的尝试与演练。

    ……

    在这种绝对冷静的状态中,王煊思忖,最高层次的冥想,外界几分钟,这里可能就是数年的光阴,但真的能将这里的成果带出去吗?

    如果离开这里,精神层次的感悟等,应该没有问题,可以带出去。

    在虚寂之地,数年光阴流转,相对而言,主要是针对精神层次。

    可是外在的肉身纵然铭记下这种感觉,会跟着提升吗?

    他认为,肉身应该跟不上这里的变化。

    这未免让人遗憾,但他又觉得无比的真实,毕竟肉身并没有跟进到这里。

    如果精神旺盛,带着所有感悟与无暇的金身术记忆回归,在现实世界中是否可以加速金身的形成?

    不过,王煊也注意到有些不同寻常的地方,审视自身,在虚寂之地的外面,可模糊感知到的外在肉身,为什么也在动,并以最为标准的动作演绎金身术,真的只是潜意识在推动吗?

    现在的他拥有超级敏锐的感知,立刻意识到,自己似乎忽略了什么。

    在虚寂之地,属于冥想的世界中,数天后,王煊竟然觉得有些疲累了。

    他不禁皱眉,不是说最高层次的冥想,可以驻留这里数年之久吗?甚至时间可能会更长。

    忽略了什么,哪里不对?他平静的思忖,看着正在演练金身术的自己,动作渐缓,都要出瑕疵了。

    “不是这样。”他轻语,精神竟略显疲惫。

    突然,他近乎淡漠的双目中,划过两道光彩,他知道问题出现在哪里。

    他为什么可以进入这里?一切都是因为,他在超感状态下运转先秦竹简中的根法,这才立足在此。

    下一刻,王煊改变了,不再以疲惫的精神演练金身术,而是再次催动先秦方士留下的根法。

    几乎是瞬息间,一切都变了,他的精神开始旺盛,疲累等逐渐消退,连感知等都在提升中,状态迅速变好。

    很快,他的精神感知与敏锐程度不断增强。

    随后,他的超神感知全面恢复,并不断蔓延出去,竟触及到了什么东西。

    “运转先秦方士的根法,我接引来了某种神秘物质!”

    他第一时间做出精准而正确的判断,那是一种难以阐释的神秘因子,散落在虚寂之地。

    正是这种神秘因子的飘落,他的精神不再疲惫,而是越来越旺盛。

    王煊处在最高层次的冥想中,察觉到有解释不清的物质自外而来,进入虚寂之地,让他的状态变得前所未有的好。

    就像是天降甘露,浇灌虚寂之地,也滋养了他精神。

    时间流逝,他觉得不仅是精神,连模糊间感应到的肉身似乎也在变化。

    他意识到,用最高层次的冥想已经不足以描述眼前的这种现象,需要用黄庭内景地来阐述。

    “这里是道家的黄庭内景地,绝对的虚与静,处在空明时光中,接引来不可言说的神秘因子。”

    内景地,寂静,虚无,像是一片死地,但是立身在这里,却能接引来对精神与肉身非常有益的物质。

    王煊明悟,旧术的根基在内景地!

    刹那间,他进一步确信,开启先秦方士传承中的秘法,最正确的路数就是在内景地中进行。

    甚至,他有些怀疑,旧术的起源也与内景地有关。

    先秦方士何以那么强大?

    因为,想练他们的法,必须先要以超感状态来到此地,这样便可以接引到神秘物质。

    漫长岁月以来,后来者少有人登临此地,所以旧术愈发暗淡,后人的成就很难再与方士比肩。

    进入最高层次的冥想,立身在内景地中,这是练先秦竹简高深根法的必要条件,这道门槛直接阻拦住古今无数人。

    不久后,王煊感受到了外在的变化,肉身果然得到了好处,不局限于虚寂之地的精神。

    随着时间推移,内景地飘落的神秘物质饱和了,再去运转方士的根法也无用了,王煊便再次开始练金身术。

    这次他注意观察,效果果然比早先更好。

    内景地中,他完美无瑕的演练金身术,随着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他的体术在不断的变强。

    同时,他模糊的感知到,其肉身也在动作着,被神秘物质滋养,金身术在缓慢的提升中。

    他洞察到,从内景地中接引来的神秘因子可以进入现实世界中,被他的身体吸收。

    这意味着,他在最高层次的冥想中获取的金身成果,可以完全的带到现实世界中!

    哪怕王煊处在绝对的冷静与超然状态中,也在刹那间,略微一颤,但很快一切情绪波动就又被抚平了,内景地恢复到寂静。

    一年,两年,在虚寂之地,王煊不断练金身术,每当稍敢疲累时,他就会再次运转先秦竹简中的根法,接引不可描述的神秘因子,浇灌此地,直到饱和。

    两年的时间,他在内景地中练成金身术第二层,并且感知到外在的身体也发生了变化,脱下一层皮。

    一切都是因为,从内景地中接引来莫名的物质,确保了肉身的提升与变化,与精神领域一致。

    在内景地的两年中,王煊不仅在练金身术,他也在尝试练几页金纸上的体术。

    毕竟,这种法门对他的诱惑力实在太大了,那是道教创始人留下的东西。

    在此过程中,他发现一则瘆人的真相,此术竟伤身,金书上记载的体术实在太恐怖了,很难练成。

    “以前无知者无畏。”

    这是王煊对自己早先没有进入内景地之前就练这门体术的评价。

    在这里,他以强大的感知,近乎超然的状态,俯瞰自身,发现了很可怕的事实。

    在他练这种体术时,只要有丝丝的疼痛,其实五脏六腑便受伤了,在内景地可以清晰的看到,脏腑上细微的出血了。

    如果是在外界,恐怕需要最精密的仪器监测,才能捕捉到这种极其细微的变化。

    因为这种伤很微弱,几乎可以忽略掉。

    但对练体术的人来说,长期如此,慢慢积累,必然会出事儿,后果不堪设想。

    早先,王煊觉得,这又不是撕裂的痛,忍一忍就过去了,每天都多坚持一会儿,早晚会慢慢适应。

    现在立足内景地,他明白了,过去险些误入禁区中。

    “金书上的体术,原来只有来到内景地才能练成。”

    王煊注意到,当脏腑有微不可见的出血现象后,内景地的神秘物质就会弥漫起来,滋养脏腑,直至痊愈。

    不愧是张道陵留下的金书,起点实在太高了,进入不到内景地的话,根本不能练这种体术。

    而且,两年的时间,王煊也只是将第一页金纸上的第一幅刻图练成。

    这次,他没有像在外界那般,囫囵吞枣,将第一页金纸上的几幅刻图全练,而是先主攻下一幅图。

    果然,经过脏腑不断出血,两年世间的打磨,第一幅图被他练成了。

    关于这幅图,无论他怎么折腾,脏腑都不再受伤。

    “难度太大!”

    王煊认为,这种体术不是为现阶段的他准备的,这完全是他不断负伤、生生熬着换来的成就。

    第一幅图就如此,可以想象后续,只会更难!

    他决定,先提升金身术,关于张道陵留下的东西,留待他将来境界再高一些时再去认真练。

    内景地中时间流转,又过去三年,王煊将金身术练到第三层,他觉得再有几个月的时间,第三层就彻底圆满了。

    这时,一种莫名的感触涌上心头,他立刻知道,最高层次的冥想结束了,他即将从内景地退出去。

    果然,虚寂之地,不再寂静,渐渐有了声音。

    那是他自己的心跳声,还有窗外很轻的风声,以及更远处街道上驶过的汽车声。

    内景之地消散,王煊的精神彻底回归现实中。

    他第一时间感受到自身的变化,脱下两层皮,新的肌体晶莹而坚韧,体质比以前明显提升,更强了。

    现实世界中,他的金身术达到第三层!

    他去看时间,内景地五年的光阴,现实世界中居然仅仅过去……几分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