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的回塑人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章 要不当是重生游戏吧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别看周宽说了半天基本等于没说,但刘念还是有逼数的。

    他不怕周宽开口,就怕周宽不开口。

    眼巴巴看着周宽,刘念面色疑惑:“宽哥,胆大心细脸皮厚这个意思我明白,什么是显得从容和看起来懂她?”

    瞄着刘念,周宽禁不住嘴角微微上扬了下:“硬要说的话,显得从容特别简单,像我一样就行。”

    刘念:“!!!”

    好片刻后,刘念才苦着脸说:“宽哥……你这有点为难我了。”

    接着又硬着头皮道:“我尽量!”

    看着刘念这模样,周宽心里有一种恶作剧的玩味,不过还是往下说着:“看起来懂她就是之前我问你的那些问题,你从她的喜好中发掘别人还没有看到的内核,以此夸奖她;

    不用完全懂她,只需要比她的那些追求者更懂她就行;

    如果实在难办,就先花点时间去从她的闺蜜啊、好朋友入手。”

    听周宽说着,刘念也在琢磨,越琢磨越觉得太对了:“哥太对!太对了哥!”

    “原先我以为我懂胆大心细脸皮厚的意思,现在经你提醒,我才发现我没懂。”

    周宽拍着刘念的肩膀:“我觉得,你最重要的是学会矜持。”

    听周宽再次这么说,刘念有些闷闷不乐:“我……就骚得那么明显吗?”

    “……”

    周宽笑笑,没再说话。

    其实在出校门之前的撩妹,或者追妹子,翻来覆去就那么一回事:

    胆大心细脸皮厚。

    尤其现在才09年。

    离开学校之前,男生身上有许多可以称之为优势的东西。

    比如成绩好有人喜欢。

    比如长得帅有人喜欢。

    比如篮球打得好有人喜欢。

    比如像个街溜子有人喜欢。

    比如吊儿郎当有人喜欢。

    只要不是长得实在难以启齿,愿意付出行动,且多花一些时间精力,总是能东边不亮西边亮。

    反观出社会以后,许多普通人将切身体会到最简单的降维打击:有钱就行。

    周宽正因焦虑而对外界一切都提不起兴趣,不可能手把手教刘念撩妹。

    主要也是二中这样的环境对周宽来说,难度系数0星。

    没别的,对十七八岁的少年少女们来说,现在的周宽气态独特,一举一动看起来都与旁人不同。

    周宽只要稍微浪一浪,少年们就会被吸引。

    才这么三几天功夫,整个209宿舍其他10个人就张口宽哥,闭口宽哥。

    恨不得让全天下都知道他们跟着周宽混一样。

    再加上周宽有一米七六的身高,不说在南方,起码在二中是出类拔萃,又长得帅气,光是在校园里走一圈都能有迷妹。

    就俩字:冒得解!

    看着操场里厚厚的积雪,和中间那六个愈发显得高大的雪人,周宽真有点想叹气。

    时间这东西最真实,永远不以任何人意志为转移的前行。

    才两天下来,他真想强迫自己把这次重生当成日常游戏来玩。

    正出神,刘念忽然有些激动的出声打断了周宽:“宽哥宽哥,她来了。”

    顺着刘念的视线方向,周宽看到了走廊东边楼梯间走出来的女孩子,真人比照片看起来要青春靓丽些。

    跟很多少年幻想的初恋差不太多,看起来素面朝天,一头长发飘逸,走路都像飘着一样。

    周宽点评了句:“眼光不错。”

    “是吧,宽哥也觉得她好看吧!”刘念有些激动。

    看看刘念,周宽还是笑着摇头打破了他的美颜滤镜:“矮子里的高个子。”

    被周宽这一说,刘念只觉得扎心:“!!!”

    像是白华这种县,中国有1300多个,以每个县轮着一年出一个,也得有1300多年才轮得到白华冒出那种惊艳时光的美女。

    刘念不知道,他只关心他的陶佳艺。

    …………

    15号,农历腊月二十。

    刘念觉得自己终于准备好了,跟周宽汇报着打算在线上接触一下。

    “这两天我特地去认识了陶佳艺最好的朋友,从她那里知道了一些陶佳艺的秘密资料。”

    “比如她很喜欢学习,很想要考上本省的中南大学。”

    “但是有点偏科,与往年分数差一点。”

    “……”

    听刘念絮絮叨叨说着,周宽也没空关心刘念是付出什么才效率这么高。

    只是偶尔敷衍的点点头。

    刘念也不是现在就想等着周宽手把手教。

    他只是心里忐忑,希望通过跟周宽絮叨,来获得勇气。

    周宽点头就足够了。

    因为刘念还算慎重,没打算跟以前一样直接去表白,周宽就一个字都没说。

    又一天后,刘念摸出手机,调出了两人的聊天记录:“宽哥,昨天今天我都跟陶佳艺抽空聊了不少,主要是聊了聊她弱势的数学,算是帮她补课。”

    “……你看就这些,反正我觉得方向走偏了。”

    周宽大致看了看,简单道:“不算走偏,毕竟高三了,重点是冲刺高考。”

    稍加思索,周宽又说:“你觉得你是为什么不喜欢几乎对你言听计从的杜芳?”

    “她……”提到杜芳这个名字,刘念内心还是会有波澜。

    稍顿,刘念蹙眉说道:“我尽量直白一点说,她不够漂亮,而且太听话了,有时候跟个傻子一样,无趣。”

    听刘念说完,周宽毫不意外,他本来就知道核心原因:“在我看来,核心很简单,你跟杜芳的关系不对等;

    相当于杜芳是一厢情愿的付出,而你并未被这种付出打动,反而在心理上站到了比她高的位置。”

    “所以,你懂我意思吗?”

    有些人在处理一段感情时会认为付出就能得到回应,然而往往是只能被以尚未出现的‘舔狗’一词形容。

    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些人没做到让关系平等。

    好比有个词叫般配。

    刘念眉头都皱成了一条线,深思好片刻才说:“所以我要平等我跟陶佳艺的关系,避免出现我跟杜芳之间的情况?”

    “对。”周宽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欣然点头,“其实你现在已经成功了一半,毕竟对方没有拒绝和你交流。”

    这话听得刘念双目放光:“是吧。”

    “对了,我看提到了她喜欢唱歌,你可以侧面问问她想不想哪天上台表演。”周宽又说了句。

    闻言,刘念面露不解:“怎么说?”

    “日子过得太无聊了。”周宽叹着气道。

    重生都整整一周了,周宽也就觉得堆雪人那不到半个小时里放松过。

    如今每天更多的是焦虑、不安、烦闷。

    他觉得有必要让自己再通过外界的热闹来放松放松。

    比如提议学校搞个小年夜联欢会。

    大不了就当是游戏中的节日庆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