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叩问仙道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百五十二章 烬流萤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哑姑闭上眼睛,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

    “别睡!”

    突然一道浑厚的声音闯入心底。

    那么地清晰,就在耳边。

    接着,自己的脸上又传来阵阵温热,被手掌温柔托住。

    一切都是那么真实。

    似乎,不是梦……

    哑姑猛地惊醒,睁大双眼看着秦桑。

    突然,泪如雨下。

    “别哭。”

    秦桑眉心微蹙,方才哑姑出声说话后,虫篓里的肥蚕不知为何突然躁动起来,疯狂啃噬虫篓的盖子,想从里面出来。

    暂时没有精力理它。

    秦桑轻轻拂去哑姑脸上的眼泪,温声道:“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什么人伤的你?我给你报仇。”

    听到此言,哑姑突然意识到现在的处境,面露惊色,急忙用尽全身力气向外推秦桑,“秦大哥快走!你的仇人在找你,他们已经追杀到这里来了……”

    哑姑满脸急切,语气急切。

    秦桑将真元送入哑姑体内,帮她稳住气息,安抚道:“不要着急,有仇敌也不怕,我打不过也能逃得掉。你说我的仇人在找我,是什么样的仇人,他们为什么对你动手?五虫门干什么去了?”

    在秦桑安抚下,哑姑情绪平复一些,道:“是黎巫宫!我在五虫门修炼时,听一个从百花宫过来的道友说。黎巫宫的修士去到他们山门,带着金丹法旨,说命令百花宫找一具左臂断裂,浑身尸气弥漫的古尸……”

    听哑姑说着原委,秦桑越听越惊讶。

    他离开前,整合三方势力,命令他们精诚合作寻找秘境,百花宫修士去五虫门并不奇怪。

    左臂断裂,浑身尸气,岂不就是他刚传送过来的状态?

    修为被封、神识枯寂,无力压制体内潜伏的尸气,尸气瞬间便爆发,任何人看到都会以为是一具死去多时的尸体。

    但说他是古尸,就是无稽之谈了。

    更让秦桑没想到的是,找他的人竟是来自黎巫宫,被哑姑误认为是他的仇人。

    黎巫宫是西疆外一个大宗门,门内有元婴祖师坐镇,在整个巫神大陆也颇有威名,实力非常强大,乃是一方霸主。

    秦桑手中的堪舆图,就有标注黎巫宫,在西疆以后几千里之外,是离开西疆后最先接触到的大势力之一。

    难怪哑姑这么惊慌,为他担忧。

    哑姑知道他刚结丹不久,实力强也有限,如果被黎巫宫抓住,只有死路一条。黎巫宫修士带着金丹法旨莅临百花宫,说明黎巫宫结丹期修士就在不远处!

    虽然西疆有些地方也在黎巫宫控制之下,但熊山地域地处偏远、无比贫瘠,就连附近最强的百足寨,也难入黎巫宫的法眼。

    自己醒来就在青衣江,从未接触过黎巫宫修士,他们为何找自己,还声称寻找古尸?

    秦桑忽然意识到,他传送来巫神大陆,这其中似乎藏着一个巨大的谜团。

    在他昏迷的那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你说你离开后,桐姓修士带着一个陌生人来抓你?你有没有向人提起过,我曾经断过一臂?”

    秦桑问。

    他断臂之事,在醒来后接触到的这些人里,只有哑姑和老巫医知道。

    哑姑非常机警。

    她听到有人在寻找断臂古尸,猜到是在找秦桑,立刻捏碎青蚨钱,但没有得到回应。便悄悄离开五虫门,借助神纹之力,潜入青衣江,顺流而下。

    她怕秦桑懵懂不知,撞上仇敌。

    打算在千户寨以及他们有过交集的地方,给秦桑留下讯息。

    不料在快到千户寨的时候,竟被桐姓修士带人追上。

    “没有,”哑姑道,“秦大哥你离开后,我没有和别人说过话。”

    她的声音比方才虚弱了一些,脸色突然又变差了。

    “他们是怎么确定我的身份?难道之前就有人见过我?”

    秦桑皱眉沉思。

    五虫门的桐姓修士只有筑基前期,他带来的那个人竟是筑基中期高手,仅次于翠玄子,这样的人在五虫门不会默默无闻,哑姑却从未见过,很可能是黎巫宫弟子!

    两个人追上哑姑,见哑姑只有炼气期第三层,太过托大。

    尤其黎巫宫弟子抢走寒金剑后,爱不释手,心神松懈之下,竟被哑姑找到机会偷袭,先后打出噬元锥。

    毕竟都是筑基期高手,哑姑虽有神纹护体,依然有很大差距,险些被他们反击杀死。

    哑姑最后只看到桐姓修士被噬元锥炸碎,不知道黎巫宫弟子什么下场,不过他没再追上来,估计也不太妙。

    秦桑制作的这两枚噬元锥,加入了妖灵期巅峰恶蛟的毒牙,筑基后期修士也难以抵挡。

    “秦大哥……咳咳……”

    哑姑张了张嘴,突然剧烈咳了起来。

    她的脸色比之前更晦暗了,她已经意识到什么,紧紧抓住秦桑的手,努力睁开双眼,无比留恋的看着秦桑,要将他深深印在心底。

    她的元神在飞快消散,三光玉液的强大生机也不能阻止。

    秦桑面露不忍之色,他已经用了最好丹药,但哑姑的伤太重了,太晚了。

    看着哑姑的眼睛,秦桑犹豫了一下,轻声道:“哑姑,我有一个秘术,能暂时封住你的元神,阻止元神消散。但……我不知道未来能不能帮你解开。你可能会变成不人不鬼的活尸,甚至永远丧失轮回的机会,你……愿意吗?”

    哑姑没有因为秦桑的话而犹豫,却问出一个出乎秦桑意料的问题,“秦大哥,那样的话,你会把我带在身边吗?”

    秦桑一怔,涩声道:“当然,我会一直带着你。”

    “我愿意。”

    哑姑轻声道,毫无惧色。

    秦桑缓缓吐出一口气,从千钧戒取出一枚天尸符。

    天尸符,杀人亦可‘救’人。

    秦桑用它‘救’过谭杰,却没想过还会在类似的情况下用到它。

    江水奔流,青山如黛。

    秦桑把哑姑抱在怀里,微低着头,相顾无言。

    哑姑的眼神越来越暗淡。

    秦桑发出一声轻叹,正要打出天尸符。

    突然,哑姑猛地惊醒,用尽最后的力气急声道:“秦大哥,阿婆说,我娘给我起过一个名字,叫烬流萤。我不叫哑姑,我叫烬流萤!”

    “烬流萤,好美的名字。”

    秦桑笑着说道,“我叫秦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