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种菜骷髅的异域开荒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五十四章 陷阱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四位圣灵天使,一艘地精飞艇。

    “是银色骑士团!跑啊!”奈格里斯大喊。

    闪电立刻压低高度,往斜下方狂奔。

    暗面城所在的区域,是银色骑士团巡狩的地方,常年有地精飞艇和圣灵巡逻,安格一行好死不死撞个正着。

    闪电刚刚学会踏空而行,并不是很熟练,跑了一段发现跑不过,不由大吼起来:“打他呀,跑什么。”

    小天使‘嗷’了一声,往上一跳,同时转了半圈,变成正面朝后。

    小僵尸熟练的抓住它的脚踝,让它不会被甩下马去,估计小天使那声‘嗷’就是在说:抓住。

    面对其中一个圣灵,小天使张开了翅膀,一道光柱闪烁了一下。

    奈格里斯只来得及叫到:“别……。”

    一个圣灵被光柱照射,整个躯体消融了一大半,冒着烟打着旋往下坠去。

    放完圣光的小天使,被小僵尸拖回来,正面朝后跨坐,朝着安格显摆:“嗷嗷!”

    “好!”闪电扭头快速看了一眼,赞了一句,然后朝奈格里斯说到:“别什么?你个胆小龙,只会让我跑,打他啊。”

    奈格里斯没好气的瞥了它一眼:“就你会圣光闪耀?万一他们也会呢?”

    也不知道奈格里斯的乌鸦嘴,还是小天使提醒了它们,另外三具圣灵天使里,其中的两具突然悬停。

    奈格里斯心里咯蹬一下,不会这么倒霉吧?怕什么来什么?身在空中无遮无掩,如果对方真放圣光闪耀的话,他们连躲都没法躲。

    啪啪,把刚从闪电它妈那里坑来的独角兽祝福木牌,分别塞进小僵尸和小天使怀里。

    “我没有吗?我没有吗?给我一个,给我一个!”闪电急得哇哇叫。

    “你自己就是独角兽!”奈格里斯吼到。

    “哦,对哦,但独角兽也扛不住圣光闪耀啊!!”闪电急得哇哇叫,开始跳腾变向,试图让圣灵天使锁不住它。

    悬停的两具圣灵天使身上,圣光闪耀。

    安格跃空而起,身前猛然冒出坚骨洛克的虚影,然后跟安格撞到一起究级变形术。

    化身为坚骨的安格,回身一记镰刀劈下,砰!

    能量交击的光芒爆闪,眏亮了整个天空,整道光柱竟然被安格劈开了,是的,劈开了,光柱向两边迸射开去,产生一种被劈成两半的视觉效果。

    然后,安格被第二道光柱结结实实的轰在身上。

    紫金色的骨架冒着烟,打着滚的向后倒飞,最后一个翻身,重新坐回了闪电的背上,灼热的骨骼烫得闪电叽哇乱叫。

    “你没事吧?安格你没事吧?”奈格里斯扭着脖子,关切的问到。

    只见安格身上,紫金骨骼锃光瓦亮,滋滋的冒着白烟,残余的圣光之力冒着小火星,很快就熄灭了,悼亡之躯毫发无伤。

    十秒不到,紫金色褪去,安格又变回了原来的灰色骨骼。

    奈格里斯吁了口气,赶紧说到:“快跑快跑,如果第三具圣灵也会放圣光闪耀,我们就完了。”

    他们运气没差到那地步,第三具圣灵没放圣光,而是一直紧追不舍。

    后面的地精飞艇加速,先靠近两具放过圣光闪耀的圣灵,把它们拖到艇上。

    再追上第三具没放过圣光,仍然对安格一行紧追不舍的圣灵,艇首弩砲射出一张大网,直接把它网住,拖了回去。

    随后,地精飞艇也掉转方向,往别的方向远去,不追了。

    闪电缓缓停了下来,大家目送地精飞艇远去,心有余悸。

    别看场面小,这可以算安格一行出道这么久,数一数二凶险的情况了,主要是在空中无遮无掩,而敌人的圣光闪耀又恰好威力惊人,如果没有究极变形术,还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

    “如果没有究极变形术,你准备怎么办?”奈格里斯忍不住问到,是把大家都收进安息之宫,自己硬扛,还是用体型最大的闪电来硬扛?

    安格歪了歪头,从安息之宫里拖出一具紫金色,缺了右手的骨架。

    “呃,对哦,还能用洛克来挡,真聪明。”奈格里斯忍不住笑起来了:坚骨洛克,你也有被拿来当盾牌的一天。

    不过转念一想,自己好像也被当盾牌了,还是自己动的那种,奈格里斯就笑不出来了。

    “为什么会放圣光闪耀的高级圣灵这么多?上次你们还说过,遭遇白银骑士团时,也碰到一个会放圣光闪耀的,为什么这么多?天国降临的时候,才有一具高级圣灵而已。”闪电忍不住问到。

    奈格里斯倒不觉得奇怪:“如果你有机会把老板的东西搬回家,你会不会搬那种高级的?估计那些高级的圣灵,早就被光明教会的内部的那些势力瓜分得一干二净了。”

    “啊?内部势力?安东尼算吗?”闪电问到。

    “当然算,他就是数一数二的那个,你不会以为他没有瓜分吧,他现在都快把光明教会拆分了。”奈格里斯撇嘴。

    转移话题聊了几句,算是把突如其来的遭遇战带来的惊吓平复了一下,闪电转而问到:“现在去哪?还下去吗?”

    安格摇摇头:“回去,叫人。”

    回到绿洲,把紫骸泰坦们塞进安息之宫,叫上骨龙,等到晚上,趁着夜色悄悄的飞回暗面城的上空,躲进了云层里。

    “就你们会伏击?我们也会。”奈格里斯嘀咕着。

    紫骸拿着两根标枪,骑在骨龙背上,罗格手持双刃站在龙头,而安格四个骑在闪电背上,悄悄的躲在云层里。

    第二天一早,例行的巡逻又开始了,地精马库斯操控着地精飞艇,缓缓的穿行在云层之中。

    地精飞艇只是一种浮空飞行器,背上一个大大的气囊,座舱悬挂在气囊的中段下方,别看体形庞大,实际上装载能力小得惊人。

    这样的一艘长五十,宽三十的地精飞艇,额定载人数量才十二人,配一门弩砲,两台风系引擎,前部有扰流法阵,全速前进时,最高时速能达到三百公里每小时。

    正常的情况下,飞艇巡逻里会配四名圣灵,八名船员,除了他和副艇长之外,其余的船员只有一个任务牵好圣灵。

    唉,说多都是泪啊,这不,昨天的巡逻,折损了一具圣灵,幸好后来把圣骸捡了回来,只不过摔得有点狠,得花很大的功夫来修补才能再次使用。

    事情报告了上去,原以为会被批评的,但没有,报告了敌人的特征后,上面就什么声息都没有,也没有批评训斥,当然也没有奖励,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第二天就安排他们继续巡逻。

    马库斯感觉,上面的人估计是知道这些敌人的来历。

    原本满员的四具圣灵,今天一具都没有,其实这样也好,马库斯感觉嘛,这些圣灵用处不大,还挺麻烦的,一旦放开就会像脱缰的野狗一样,拉都拉不住。

    每次放出圣灵,他都提心吊胆了。至于作用?能有什么作用?

    暗面城都剿了几百年了,也剿不净,商队时不时进进出出,挂的都是有特殊标识的旗子,这种旗子代表的意思是看不见我!

    马库斯感觉,整个银色骑士团和暗面城都融洽到有了自己的一套运行规则,根本不需要这些圣灵。

    有了这些明悟,马库斯看到一些不合理的地方,也当作没看到,反正上面让他怎么做,他就怎么做。

    跟他同期分配过来的另一位艇长却没有,跟马库斯悄悄的说过一些事情,还义愤填膺的说要去举报,马库斯没理他,没过多久,那位艇长就消失了。

    现在,银光骑士团有两艘地精飞艇,但能升空的只有他这艘,现在艇上还有一位人类副艇长,是准备培训好去开另一艘地精飞艇的,但一直无法出师。

    马库斯的说法是,人类不适合开地精飞艇,人类的身体构造对气压不敏感,感知不到高度的变化,容易坠机,这是一个原因,但更主要的是,马库斯留了好几手。

    “傻子才认真培训副艇长,到时取代我了怎么办?”马库斯嘀咕着。

    就在这时,马库斯突然感觉到气流有变化,猛的一抬头,他感觉有东西在飞艇上方飞过。

    地精因为身体构造的缘故,对气压气流的变化很敏感,稍加训练,就能正确感应出气压气流的变化,相当于自带高度计气压计。

    地精飞艇并不单纯因为那东西是地精发明了,而是百分之九十八的飞艇都是地精在驾驶。

    而现在,他感觉到气流的变化,有东西在飞艇上空飞过,而且体积还不小。

    不过被飞艇大大的气囊挡住了,马库斯看不见是什么东西,但它的手已经按在了加速舵上了,只要往前推到尽头,风系引擎就会全速发动,把敌人甩在身后。

    “喂,这里。”马库斯的注意力集中到飞艇上方,飞艇的左边却传来声音。

    扭头一头,只见昨天那匹独角兽正在与飞艇同样的高度,齐头并进,它的背上,三个‘人’一条龙,那条龙还挥着小爪子,向他打招呼呢。

    “敌袭!”马库斯大喊起来,放在加速舵上的手就要往前推,可是刚用力,就感觉到一阵剧痛,一把阴影之刃横在手前,越用力,切得越深。

    罗格的形体慢慢显现出来,阴影般的脸上,眼睛嘴巴都是一条细缝,只见他嘴巴位置的细缝往上一弯,微笑到:

    “我还以为能砍两个圣灵呢,一个都没有,以前我的人一到地面,就很容易被人追上,敢情都是你在搞鬼,说吧,你是让我把你砍死,还是向我们投降再死?”

    马库斯颤抖着说到:“投……投降也要死……死?”

    “哦,投降再死,可以转生,直接砍死不行,还要被搜记忆,像他们一样。”罗格四处一指,只见那些艇员都东歪西倒的,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弄死了。

    说真的,罗格堂堂一个帝级黑武士,刺杀一些普通人,想想都替他委曲。

    “我死了,飞艇没人操控,转生不行,我会失去感应气压气流能力的,你需要一个没有价值的死地精吗?”马库斯虽然混身颤抖,但竟然口齿清楚逻辑清晰,说得罗格一愣一愣的。

    “大人!”罗格做不了主,干脆甩给奈格里斯。

    奈格里斯对安格说:“你别过来。”然后扑扇扑扇的飞过来,问到:“你怎么保证你的忠诚?”

    “我保证不了,我受过严重的伤,治好后,需要定期服用教会提供的药压制伤势,否则会全身痕痒糜烂,算了,你还是杀了我吧。”可能是想起伤势发作时的惨状,马库斯激灵了一下,认命的说到。

    “呃,你说的药,该不会是这种吧?”奈格里斯取出了腐蚀之痕的药。

    罗格突然从甲板的缝里冒了出来,对奈格里斯说到:“奈格大人,你下来看看。”

    来到船舱里,看到了一个古怪的铁球,直径足有一米,上面铭刻着复杂的魔纹。

    奈格里斯一看,瞬间就脚软了:“崩解法阵!?”

    铁球上面铭刻的魔纹,赫然是魔晶的崩解法阵,这是一个能瞬间崩解魔晶,并把魔晶全部能量释放出来的设备,简单来说就是魔晶炸弹。

    奈格里斯飞扑到法阵上,一阵操作猛如龙,解除了崩解法阵,整个铁球哐的一声分开成两半,露出里面的一团魔晶,看它们纠结的方式,跟魔蛋炮的炮弹有几分相似的地方。

    难怪飞艇上一个圣灵都没有,敢情这是一个陷阱?幸亏自己慎重起见,让罗格这个黑武士打头阵,悄悄摸掉所有人,如果安格几个也上了飞艇,被引爆法阵,他们全部得一起死。

    以这个崩解法阵的威力,就算是布鲁斯克的本体,估计也能炸碎半条。

    把马库斯拖下来,他一看,脸也刷的白了:“这是什么时候搬上来的?是昨天我去做报告时吗?是副艇长?难怪副艇长一直拖着我,不让我到里面检查,难怪圣灵天使一个都没上来,难怪……。”

    奈格里斯趁机把腐蚀之痕的,并让安格过来施展一下‘神迹’,飞艇上响起了马库斯的怒骂声:“光明教会,我%#+¥*,银光骑士团,我%#+¥*!”

    地精飞艇+1。

    傍晚,地精飞艇晃晃悠悠的飞回银色骑士团的驻地,大家看到飞艇也不在意,更不会去拦截它,虽然今天飞艇飞得有点高,直到它飞到驻地骑士团高层的正上方,并推下了一颗铁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