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黄天之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百九十四章:席卷冀州,兵临襄阳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袁潭、袁熙两人被定为叛逆,而袁尚则被封为魏候,上交印玺,放弃继承,魏国也因此并入了明国。

    就在法理成功完成交接之时,许安也签署了关于军屯兵动员, 大量的军屯兵被召集起来。

    一部分的军屯兵从河东郡、上党郡、太原郡开始顺着太行八陉向着冀州进军,许安需要他们来接替原本冀州军的任务,维持冀州的秩序。

    弘农郡的军屯兵也被许安调集了起来,前往洛阳地区,左校带领太行明军和李恒带领的函谷关明军分道,李恒带兵继续东进, 而左校则是带兵南下, 从孟津渡河, 一路向着洛阳挺进,准备接收洛阳。

    洛阳地区如今还在魏庭的控制之下,太谷、伊阙、还有轘辕关的西部,也在魏军的控制下,这三关魏军都驻扎了不少的军兵。

    汉军并没有趁着魏郡大战而进攻洛阳地区,不是不想,而是有心无力,为了这一次的北伐,能够迅速的击败魏军主力,汉军几乎将所有的家底都拿了出来,甚至连中央的禁军都被拉到了前线。

    其余的军队,除去留在青州的军队之外, 都被派遣到了南阳郡,驰援荆州,防备明军可能到来的攻击。

    武关、江关都在明军的手中,明军掌握着战争的主动权, 而他们却是被动防御, 这种滋味并不好受,但是汉军却没有办法去改变, 这一次的北伐,便是汉军想要找回主动权的尝试。

    只是,他们终究还是失败了。

    汉军这一次的北伐,终究是给别人做了嫁衣。

    大明历二年(195年),六月十日。

    麹义宣布向明称臣,青州一片哗然。

    大明历二年,六月十八日。

    刘石在收到许安一封言辞严厉的训斥信后,最终还是等着后面的大队骑兵赶到之后,才继续向着范阳城进军。

    刘石与朱九与范阳城下成功会师,集结军卒五万余人,围袁熙于范阳城。

    范阳城外,只剩下几座空荡荡的营地。

    公孙瓒早已经是人去营空,逃回了易京,重新龟缩在城池之中。

    公孙瓒其实实力并不弱小,他麾下还有近万的精锐骑兵,又裹挟了数万名流民作为步卒。

    若是以前的公孙瓒,说不准明军就将经历一番苦战,是否能够得胜都未得可知。

    但是现在的公孙瓒,他已经失去了所有的锐气, 这一次的走出易京作战,也不过是因为汉庭开出的条件打动了,他看到了胜利的希望,因此才答应走出易京,帮助汉庭。

    但是公孙瓒万万没有想到,形势突然急转直下,就在这个要命的关头,盘踞在幽州西北部的两郡明军在这个时候悍然出关,向着幽州腹地一路杀来。

    而原本臣服于魏庭的三郡乌桓居然成为了明军的内应,而公孙度也派遣着大军杀至,领兵的将领,正是昔日让一众关东诸侯皆是畏惧不已,不敢擅动的徐荣!

    汉军主力的战败,麹义的称臣也让公孙瓒感到恐慌,迫于四面楚歌的压力,公孙瓒当机立断,选择带领着麾下的骑军再度逃往易京。

    只是,公孙瓒的逃亡到易京之时,麾下的军将已经只剩下了不到四千余人,其余的骑卒都在沿路离散。

    而当公孙瓒匆匆抵达了易京之时,易京之中也有许多的人逃走,他们都听闻了冀、幽两州的惊变,无不惶恐不安。

    公孙瓒回到易京眼见麾下势力即将分崩离析,下令麾下的骑军举起了手中的屠刀,一场屠杀已经就此开始。

    直到十八日的亥时,易京的这一场动荡才得以停息。

    没有人知道在这一场动荡之中有多少的人死去,公孙瓒最终重新控制了易京。

    易京的大门再度关闭,回到了从前的状态,与外界再度的隔离。

    大明历二年,六月十九日。

    明军使者抵达平原郡,麹义受封为征西将军,青州巡抚,领青州军事。

    同日下午,麹义于平原郡誓师,派遣麾下军将向冀州渤海郡进军,征讨袁谭。

    袁谭被袁绍从青州牧的职位之下替换了下来,最后分配到了渤海郡作为郡守,袁谭自然是不可能投降,许安也没有打算要放过袁谭,于是命令麹义提兵北上。

    之所以如此,也是许安想要麹义的态度,只要麹义进攻了袁谭,那么以后麹义便只能依靠太平道,依靠明军,和那些世家豪强彻底划清了界限。

    袁氏算是麹义的旧主,魏郡之战,麹义虽然没有去救援,但是还算是有说得过去的借口,但是一旦其进攻了袁谭,那么一切的性质便改变了,麹义在士林之中的名声便也将跌倒低点。

    不过麹义已经看出了那些庙堂之上的高官真实的嘴脸,看出了他们的虚弱。

    他知道手中的兵权,便是他晋升的资本。

    现在明廷占据了绝对的优势,现在放在他面前只有两条路。

    一是抱住许安的大腿,跟随着太平道一并向前。

    二便是投向太平道的对立面,然后被明军无情的辗成碎渣。

    如何选择,并不艰难。

    六月二十七日。

    繁阳之战的胜负已经彻底传遍了幽、冀、青三州,也传进了洛阳地区。

    麹义的投降,也使得还心存侥幸的人放下了最后不切实际的幻想。

    在审配的劝说之下,大部分的魏军都放下了兵刃,向着明军投降。

    在名义之上,幽州、冀州、黄河以北的青州,还有洛阳地区,全部都宣布归附。

    太平道的版图,正式扩张到了中原地区。

    袁谭被任为渤海郡郡守,其实这已经是一个闲职,渤海郡地处魏国的内陆地区,根本没有什么战事,青徐之战后,袁绍对于袁谭的表现失望无比,渤海郡其实可以算是袁谭的封地,袁绍让袁谭去渤海郡,就是让袁谭远离政治的中心,想要让袁尚继承他的位置。

    渤海郡本就没有多少的军兵,麹义一路自然是连战连捷,很快便一路杀到了渤海郡的郡治南平。

    袁谭知晓自己必死无疑,许安绝对不会饶他一命,于是下令将城门堵死,同时也开始效仿公孙瓒修建土丘,修“京”自守。

    麹义存有一定保存实力的想法,而且也确实缺乏大型的攻城器械、

    南皮城城坚池固,内里的军卒也有不少,一时间竟然难以攻下。

    在随军作为监军的田仲让其暂缓进攻之后,麹义也就顺势停止了进攻,下令只围不攻。

    现在也确实不需要急于进攻,明军从来没有拿着归降的士卒作为炮灰的想法。

    每一个人力都极为重要,明军攻城,从来都是先调动大量的投石车,对着城池一顿狂轰滥炸,几乎摧毁了整段城墙才会开始正式的进攻。

    明军的将领,似乎都有严重的火力不足恐惧症。

    弓弩要多,弩车要多,投石车也要多,所有的武备都是要多多益善。

    南皮城之战停滞了下来,但是范阳城之战,却是没有停止片刻。

    六月二十八日。

    经过了近十日的狂轰滥炸之后,范阳城的城墙终究是不堪重负,轰然倒塌,露出了一个巨大的缺口,范阳城的建筑也是残破的不成了样子。

    两郡的明军顺着缺口,在刘石的带领之下,只花费了一个时辰便彻底攻破范阳城。

    城破之后,袁熙带领亲卫逃入了府衙之中负隅顽抗,他并没有束手就擒,最后见明军已经皆入城中,举火自焚而死。

    范阳城破,幽州自此全境也被明军所攻取,归于太平道直下。

    渔阳郡、右北平郡两郡早在徐荣和三郡乌桓的共同进攻之下土崩瓦解。

    许安授权徐荣便宜行事之权,命其节制三郡乌桓。

    各地陆续递来降表,只有极少数的人抵抗,抵抗的力度微乎其微。

    河北的世家豪强除去了一小部分的人在麹义还没有归附,明军刚刚击破了汉军主力不久之后,通过了清河郡南下进入了青州之外,便再没有人逃出了冀州的地界了。

    冀州各地宣布归降之后,许安命令李恒快马加鞭,前往了清河郡,封锁南下的道路,同时派兵带着投石车前往南皮,协助攻城。

    白饶被委任领兵镇守黎阳,此时黎阳港口的汉军此时早已经撤走,袁术带着仅存的两万余名汉军返回了黄河以南,驻扎在兖州的州治濮阳。

    虽然白饶麾下只有五千多的骑兵和少许的步兵,濮阳还有两万余名汉军,但是已经足够防守了。

    现在是汉军担心明军趁机南下,根本就没有半点北上的之心,他们的士气已经在连番的惨败之中跌落的谷底。

    那尖锐的哨音深深的铭刻入了他的骨髓之中,很多人已经对那尖锐的哨音患上了一种恐惧,只要听到锐响声,有人甚至浑身发抖,难以言语。

    动员令传入并州、中州,各地的军将都被调动了起来,开始接替魏军的防守。

    许安没有在邺城停留太久,在邺城稍作停留之后,便向着下曲阳进发。

    下曲阳位处巨鹿郡的北部,在幽州和冀州的中心地带,距离青州也并不遥远,四通八达,属于三州交汇的要地,自下曲阳,可以更好的掌控青、冀、幽三州之地。

    许安虽然不是冀州人,但是在踏上了北上的官道之后,但是这里的道路他都认识,他曾经从官道之上走过。

    那个时候的冀州还不是现在的景象。

    那个时候冀州,放眼望去是满地的焦黄,满地的饿殍。

    许安抬起手遮住了头顶的阳光,透过手指缝隙映入了许安眼中的眼光,让许安重新回想起了中平元年之时的景象。

    “广宗……”

    许安凝望着不远处低矮的城垣,那里正是存在于他记忆最深处广宗城。

    看到了广宗的城垣,原本高唱着军歌,慷慨昂扬的一众明军皆是停止了歌唱。

    一众跟随在许安身后的将校也是尽皆沉默了起来。

    官道之上,只剩下了军卒战马前进之时发出的响动声。

    连一直吹动的轻风似乎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许安握持着缰绳,牵引着战马缓缓向前。

    广宗城的城垣越来越近,他的心口彷佛压在一块大石一般,让他几乎难以喘息。

    官道的不远处,阡陌纵横,往来交错,一块又一块的田地出现在了许安的眼前。

    田地之中是无数青碧的作物,那些作物长势喜人,一见便知,这是一个丰收之年。

    许安凝望着脚下的泥土,神色阴沉。

    广宗城外这百里的沃野并非是自然形成,而是由无数人鲜血和尸首而浇筑而成。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打断了许安的回想。

    “荆州,军情急报!”

    一名背负着三面令旗的信使从南方飞驰而来,在看到许安的下一刻立即是滚鞍下马,奉上了书信。

    “荆州?!”

    许安眼神一凝,展开了手中的信件。

    他手中的信件,正是从荆州传来的军情。

    “好!”

    许安握紧了缰绳,脸上露出了笑容。

    “荆州战事如何?”

    许攸微微一怔,他看到许安脸上露出笑容,便知道荆州之战应该极为顺利。

    “南阳之战,我军大胜,斩首两千一百级,公明如今已经领军兵临襄阳城下,正在筹备攻城事务。”

    “南郡水战,甘兴霸阵斩南郡郡守陈就,缴获兵船二十艘,重创南郡水师。”

    “好一个甘兴霸,好一个锦帆游侠!”

    原本心中的压抑此时也被这一来自荆州的消息所冲散。

    要想攻取扬、荆两州,水师是绕不开的障碍。

    南方江河密布,丘陵繁多,太平道强势的骑军无法在这里发挥,步战虽然也不惧怕,但是水战却是一个难题。

    扬、荆两地的住民,通水性,擅长水战,原本的时空之中,赤壁之战败亡的主要原因,就是北人不通水战。

    久居北地,不通水性的人在摇晃的战船之上只是引弦放箭都是极为艰难的,两船接舷,那冲撞之力,若是不通水性的人,只怕是很有可能都会被掀入水中。

    十年陆军,百年海军。

    内河的环境比起大海无疑要好上很多,但是仍然需要大量的时间来训练,组建水师,不仅需要船,还需要人。

    虽然明军在辽东有海军,但是那是近海海军,战船适合大海航行,却是不便进入内陆河网作战。

    南郡之战,不仅证明了甘宁水战的实力,也证明甘宁练兵的能力。

    鹰狼卫之前汇报的信息,汉庭南郡水师和明军江关水师的战船数量相差无几,甚至船只还要精良一些,甘宁不仅击败了南郡水师,还俘虏了二十余艘战船,大大增强了江关水师的实力。

    南北两路大军皆是大胜,如果这一次能够攻破襄阳,那么明庭便等于是掌握了大半个荆州。

    襄阳是荆州咽喉,得襄阳者,拥荆州!

    “传令纪昂,让他点应天郡屯田兵一万人进驻南阳,听从徐晃调遣。”

    许安没有犹豫,当机立断下令道。

    现在汉庭绝对没有办法抽出多少人手来驰援荆州,徐晃这一次挟南阳大胜之威,或许真能一举攻下荆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