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序列玩家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百九十四章 杀(4K)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从战斗开始到彻底结束,也就一分钟都不到的时间。

    七位实力不俗的日本超凡,便死在李长河与秋问天手中。

    不知底细便是他们最大,也是最致命的傲慢。

    他们死于无知!

    其实,他们七人如果谨慎拉开距离,以手里剑或短驽进行火力压制。再配合所谓的神速居合,或许还能给李长河以及秋问天造成一点麻烦。

    可他们不愿相信两个年纪不大的少年少女,能有着俯视他们的战力。

    更不认为自己勤加苦练多年,将自身实力淬炼至今,会比不过两个没听说过的华国小鬼。

    然后,他们就死了。

    李长河身为大唐的天策上将,战力榜的无冕之王,身体强度极高,纵使不用技能又能如何?

    死在他近身刀下的亡魂不下百数。直接以黑泥神性进行碾压,连人带刀直接斩断。

    而秋问天这种经历过数场超凡战争的剑术高手,更是不输李长河的杀胚!

    她的称号技能,北洋斩舰人。便是在甲午海战中,和一位满期高手联手击杀一位强大的日本超凡而得来的。

    之后更是从那位日本超凡手中夺得了,华国名刀。丙子椒林!

    而从辈分上来说,秋问天可是和这些日本超凡的前辈,甚至是祖辈厮杀并获胜的。在她面前耍武士刀,未免太过傲慢了。

    这时候,阿龙才和罗乔才逃到后门门前而已。

    他们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阴柔男子喊了一句日语之后,便叫他们赶紧离开这里,不然会死的。

    阿龙对此深信不疑,毕竟阴柔男子的手段高明,所做的事情也是异常危险。

    阿龙自己多多少少也有察觉,这次让自己公司偷运的东西,可不是什么平时的那些违法物品了。而是更为要命的东西。阿龙虽然不是超凡者,但也隐隐有些察觉。

    他知道自己被人从监狱里捞出来,便是成为了对方的工具人。

    但他不在意啊,帮这些超凡者办事,有钱有势,活的很滋润。

    不过,他也知道,自己要面对比警察还要危险的存在了。

    为此,他特地将办公室安置在二楼,为了真的发生什么事的时候,好逃一些。

    所以,他只希望阴柔男子安排进来的那些日本人和自己的员工们,能给自己多拖延一会时间。

    可惜,那七个日本超凡,为了保密斩杀了公司内的大量员工,让他们连混进人群的机会都没有了。

    当阿龙和罗乔跑到一楼的时候,正好看到的是李长河从一个回首掏掏了山本的心窝子。而这一层,已经没有任何员工站立着了。

    大量的员工被日本超凡杀死,斩断脖颈,拦腰斩断,被手里剑刺穿后脑,贯穿心脏尸骸遍野。

    日本超凡为了神尸的运输路线不暴露给超凡协会,以最粗暴且有效的手段灭了口。

    看着站在尸骸之上,如同恶鬼般的两个年轻人。

    即便是平时作恶多端的阿龙,也被这一幕吓的脸色苍白,几欲呕吐。

    而那个罗乔就更加不堪了,直接瘫倒在地,吓到失禁。

    五感敏锐的李长河,自然也注意到了他们。

    其实在战斗中,他的精力感知也没有离开过两人,他来这里可不是为了什么日本超凡。

    就像是一开始所说的一样,他进入这个任务,本就是为了杀死这个混蛋!

    只见他捡起山本的武士刀,走向两人。

    “这些家伙可真是多事我明明就像宰了你们俩而已。他们咋咋呼呼的冲出来送死。”李长河一边走向两人,一边露出漠然的笑容:“两位,我已经给你们准备了多种死法。你们一定要坚持住啊。”

    那是邪神的笑容。

    【黑泥神性:2990/3010】

    平静且纯粹的杀意如同海啸般压向两人。

    被杀意首当其冲的阿龙和罗乔眼中,无数的亡魂在李长河身后哀嚎,他们奇装异服,有的穿着现代军装,有的身着厚实的金属甲胄,有的则是奇形怪状的各种可怖怪物。

    秋问天像是看到了什么,不由轻轻摇头。

    她和李长河接触的不多,两人在【七王之战】中并肩作战,但平时的确没有接触。

    虽然,本次任务中,两人偶尔斗个嘴。可秋问天也能隐隐察觉到,弓兵这家伙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像个逗比。

    但在展露杀意时,那股不容置疑的威慑力,简直就是一个绝世杀神。

    “这就是兵武啊,折断的剑刃历代超凡门派中最为警惕的存在。”秋问天心想:“啧,就是胆子小了点,不就去问个问题吗?又不送命,推三阻四的还无冕之王呢。不仗义啊。”

    她是不清楚,这个问题对于李长河来说极其致命。即便是李长河立刻登上王座,成就邪神,也不敢问啊

    比起胡思乱想秋问天,另一边的两人则仿佛身处地狱。

    “啊!”阿龙双眼充血,惊惧大吼。显然是被李长河的杀气摧毁了所有的理智。

    罗乔则是闭眼大喊:“老板,救命啊老板!”

    大厅内一道叹息声响起,随后,一道人影出现在两人身前:“小友,这个女孩与神尸无关。且与我有一道因果,放过她如何?”

    秋问天和李长河并不意外,他们早就得知有第三人存在。不过,对方实力莫测,且一直没有出手,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出现的人,自然就是阴柔男子,他不得不出手了。

    他不清楚这两个少年、少女的身份。

    能在这种年纪,有这种水平的天才。

    他不可能不知道,可他连挂算也没能算出对方的来历。

    本来,他还在猜测这两人到底从何而来,却发现李长河居然打算对罗乔出手。

    这不应该啊,超凡协会的人居然会贸然攻击常人?不是为了神尸?仅仅是为了私仇?

    想着天书中记载的因果,阴柔男子还是叹息一声,提前现身了。

    他打算再信一次天书,救下罗乔,留下这道因果。

    他多少已经看出了两人的实力,一人横练体魄,且有诡异的炼器法门。另一人气力无双,剑法超群。

    都不是什么好对付的家伙。

    不过,自己身为地级超凡,应该能够震慑住。

    “因果?”李长河却是脚步一顿,平静的目光看向那个长相阴柔的男子:“天衍会?”

    “天衍会,午马。”阴柔男子微笑,抱拳说:“小友应该不是协会中人,你我皆为超凡之人。何必与常人过不去”

    话音未落,却发现李长河的杀气更甚。

    “那你最近,是不是打算,帮这罗乔做些什么?”李长河轻声问道,身上的杀气近乎凝实。兵武因果直冲云霄:“比如逼死某个女孩。”

    “”午马皱眉扫了眼罗乔,有些搞不明白,罗乔为何会招惹到兵武超凡。

    对方显然连自己都不想放过。就因为那个被叫做云婷的女孩?可自己也只是刚刚从罗乔那得知这个名字而已啊。

    诡异的线索根本无法串联成线。这个少年又是如何得知自己打算用子鼠的研究的?

    即便是罗乔和阿龙也不清楚才对。

    “为什么呢?”秋问天也捡起两把武士刀站在李长河身边,开口问道:“你都自称为超凡之人,何必要为难那个女孩呢?”

    “好奇而已。两位小友可以认为是我的求知欲旺盛吧。”午马眼神微动手中出现了一串长长的佛珠,他已经察觉到两人要出手了。尤其是那个少年,他的因果已经浓郁无比。显然是已经对自己起了杀心。

    “好奇?”李长河声音低沉。

    “没错,好奇。”无马站定,脚下的地板上隐隐出现了奇门阵法,他单手握掌:“我等超凡便是追求未知之人。我好奇阁下是如何屏蔽了天书的推算。

    好奇在明末之后,为何还会出现你这种兵武超凡。

    我也好奇你们俩兄妹为何会有如此浓郁的杀气。你们两人所杀之人,恐怕已经不下万人了。在如今的社会中,这种杀戮居然没有被发现。我很好奇。

    如果可以的话,我打算请两位来我们天衍会坐坐。

    同时,我也好奇,一个纯净的女孩,在外力与环境的刺激下,会有如何的变动。究竟是性格大变,就此沉沦。还是如子鼠所说的,化身那厉鬼邪祟?”

    “就为了这个?”秋问天不敢置信:“就为了实验?”

    就为了所谓的试验,害死两人?

    秋问天一时间不知道对方究竟是不是疯子。那还真是难为天衍会了,这么多疯子还能维持至今。

    “小友还不懂?也是,你们的师门将天衍会视作邪派。”午马轻笑:“但事实却是,只有我等超凡才能渡过这天地的衍化之劫,余者不足为虑。若能研究出制造邪祟的法门。我等超凡实力必然增强。因为,只有我们,才能渡过着滔天劫难!这才是大势所趋!”

    只有超凡才能在所谓的大劫中存活,比起全人类对抗大劫,倒不如让其中的佼佼者获得更大的优势。

    就像是那西方的诺亚方舟与东方的大禹治水。

    同样是天灾洪水,一方选择保留火种,一方选择力敌天灾。

    这种不同的理念造就了不同的结果。

    东西方的文化差异可见一斑。

    而天衍会便是所谓的火种派,只要能够强化超凡者力量的方法,他们都愿意去尝试。

    通过刺激制造厉鬼,借日本超凡之手研究神尸,利用秘术研究三修超凡,跳起超凡之间的战斗催化出更强的高手。

    做这些事情的同时,他们心里还不会有任何负担。

    这都是为了人类。呵呵可笑的自我催眠!

    他们也是因此被各门派所唾弃,但却有无法彻底根除。

    因为,人都是有私心的。

    可李长河管这个吗?

    不,他不管。

    罪魁祸首就在眼前,已经没有什么好管的了!

    “倒是谢谢你。”

    午马有些疑惑:“小友指什么?”

    “谢谢你,来到我面前!”李长河刀动如山摇。惊天的杀意如潮水般涌出。

    “杀!”

    而午马手中的佛珠也是瞬间弹射而出。

    随着李长河的恶意绽放,那强盛的兵武因果也将燕云城镇中的某些人惊动了。

    燕云一个小旅店的窗口处,一位穿着皮衣的大龄青年本在抽烟。

    却忽然看向某处,眼中闪过诧异:“好强的杀意兵武超凡吗?明末后,居然还有兵武超凡现世。天衍会的手段?”

    当‘世’字还在窗口回荡的时候,青年便已经消失了踪迹。

    另一边,在一个小巷中,靠着墙壁闭目养神的女人忽然抬头。

    抬手抓起身边那把巨大的铁伞,一下子就篡上了天台。沉重的铁伞在她手中仿佛没有重力一般。

    一个满脸慈悲的老和尚,一边念着佛号,一边带着几位武僧消失在夜色中。

    超凡们察觉到了兵武因果,并迅速想着此地靠近。

    与此同时,七号码头,潘科和鱼塘主正在与一位穿着大褂的老人交谈着。

    他们在汇合后,便立刻找到了这个老道。这就是这个时代的百晓生。

    虽然,没有明说什么,但老道一眼就看出了两人的大致来历。到底是这个时代最强的道门超凡。

    这意外的惊喜,也为两人的交流提供了很好的帮助。

    这时,三人忽然看向同一个方向。

    “兵武超凡。”老人扫了潘科一眼:“这就是你的同伴?”

    潘科脸色微动:“如果您这个时代没有兵武超凡的话,那应该就是他了。”

    “不对劲!”鱼塘主说:“有人能将李八逼出这种杀气?”

    “看来,我等辛辛苦苦寻找那些外国超凡。都还不如老李的运气好啊。”潘科啧嘴说:“走!他显然是撞上大鱼了!”

    “我先走一步,两位切记,你们的身份可不能让除我以外的任何人得知。此乃乱因果!”老道告诫一声便踏出一步,便消失了踪迹。

    “卧槽,我怎么没见你施展过这种道法?”鱼塘主看向潘科问道:“你不也是道门吗?”

    “不,你看过的。缩地成寸嘛,我也会啊,在成为玩家前,我不过也就踩出十几米。成为玩家后,有着精力加持,我也能踩出近百米的距离。”潘科摆手说:“别拿我这个小年轻和老爷子比,他都活了一百多岁了。二战撕过鬼子的老字号高手了。称之为陆地神仙都不足为过。”

    “而这种高手,却也是死在燕云啊。”鱼塘主忧心忡忡。

    此刻,谁都不知道,一艘刚刚从维修厂开出的货船中,传出了诡异的扣棺声。

    (补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