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顶级气运,悄悄修炼千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43章 未曾被发现过的地方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自从大道量劫结束,韩荒虽获得庞大造化,可他却发现自己的修为很难增长,仿佛已经达到极限。

    他可是鸿蒙魔神,岂能有极限?

    难道那些创造道者的资质都比他强?

    不可能!

    韩荒陷入思索中,莫非是自己杀业太多,导致鸿蒙无法蜕变?

    可他观察过其他大道界,除了创造道者的大道界,其他大道界都无法成功凝聚至高规则,也就是说,大道至上圆满的存在们暂时都在同一条起跑线上。

    从大道界雏形到大道界,这个过程无比艰难!

    创造道者们也没有指引大道至上们,纵然是自己人询问,他们也只是回答,证得创造道者的路因人而异,大道界如何稳定,也是看个人造化。

    就在韩荒烦躁时,旁边的黑暗里传来脚步声。

    只见一道身影缓缓走来。

    韩荒并不意外,甚至没有转头看去。

    这道身影通体漆黑,身形如人,脸上显露一双红底黑瞳的眼睛,显得阴森邪恶。

    “想要凝聚大道界,需要时间,混沌演化了多久?你的鸿蒙才多久?”

    红眼黑影笑道,语气略带嘲讽。

    韩荒哼道:“吾知晓,可就算需要时间,至少也能感受到进度吧?”

    红眼黑影开口道:“如今的创造道者一共五位,你父亲便是其中之一,为何不去向他讨教?”

    韩荒叹息道:“哪有脸再去找他。”

    他不是楚小七,天生好强,在拥有绝强的天资情况下,他能不靠韩绝,就尽量不去靠韩绝。

    红眼黑影哼道:“真矫情,你身体受之父母,又多次被你父亲所救,你真以为是靠自己?你从头开始,完完全全,就是一直靠着你父亲,不敢接受现实,或许就是你无法成功的原因。”

    闻言,韩荒的脸色瞬间难看起来,但他没有发怒。

    红眼黑影继续嘲讽道:“如今有三大鸿蒙魔神,始元鸿蒙、黄尊天皆是鸿蒙魔神,你的资质已经不是独一无二的地步,放下傲气吧。”

    “放下傲气又如何?父亲若是能指引创造道者的路,隐门早就出第二位创造道者,其他创造道者也是如此。”

    “或许他们不希望有人达到创造道者呢,即便是自己人,因为创造道者至高无上,数量还很少。”

    “……”

    韩荒沉默,红眼黑影也不再多说,退回黑暗中。

    大殿沉寂。

    韩荒缓缓起身,目光变得深邃,喃喃道:“或许我真该去问问。”

    他跟着消失在殿内。

    数日后,韩绝接见了韩荒。

    韩荒询问创造道者的证道之法,韩绝也不废话,直接讲道,将自己的创造经验说出来,对于儿子,韩绝自然不会吝啬。

    不过创造道者的证道之法极难,知晓如何建设大道界也没用,毕竟每一方大道界都不同,想要证道,要么靠资质,要么靠顿悟。

    韩绝便是靠资质,以终元魔神之资证得创造道者,并不难。

    但这一点,他可不能直接跟韩荒说。

    良久,待韩绝讲完道,韩荒清醒,他连忙对韩绝行礼,表示感激。

    父子俩也没有寒暄,韩荒离去。

    看韩荒那兴奋的模样,韩绝不由摇头。

    这小子要是仍失败,不会记恨老子吧?

    韩绝已经看到韩荒产生心魔,这小子还将心魔创造成分身,时常互相对话,此次韩荒前来,就是心魔分身所劝。

    父子相残的戏码,未必不可能。

    韩绝看向未来,韩荒的未来一直持续到创造道者境,虽一直拿他当目标,倒也没有对他越界过。

    未来无限,看不到尽头。

    韩绝收回目光,继续修炼。

    自从大道量劫结束后,他忽然感受到时间过得很慢,或许是修为提升得太慢,导致他的修炼激情都下降不少。

    不行!

    不能麻痹!

    那些创造道者便是如此松懈,导致一直无法进步。

    但也不能盲目修炼,第九混沌便是埋头修炼,给了韩绝崛起的机会。

    第九混沌估计到死都想不明白,自己只是打了一个盹,怎么就给了韩绝机会,韩绝怎么就在这段时间里创造出连创造道者都闯不进的道场。

    韩绝需要修炼,但不能修炼得太死。

    他将目光看向角落,在角落悬浮着一团灰气,那是第九混沌的意志,正在接受终元天牢的奴役,进出的弟子们都没有察觉到那团灰气的特殊。

    韩良曾对其好奇过,不过被韩绝喝退,从此再也不敢靠近。

    韩良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韩绝,或许是血脉压制。

    终元魔神终究强于他的血脉。

    ……

    老树下,韩良睁开眼睛,气愤的看向身旁的一名男子,正是韩绝的徒孙慕容起。

    “说好跟我一个修为呢?”

    韩良怒声道,两只小拳头握紧。

    慕容起笑道:“是啊,我确实压制了修为,但肉身的差距是无法压制的。”

    韩良扭过头去,一副我不听的模样。

    慕容起起身,准备离去。

    “啊!你怎么走了啊!我还没玩过啊!”

    “算了吧,你玩不起。”

    “别,慕容哥哥,我错了!”

    韩良抱住慕容起的右腿,可怜兮兮道。

    慕容起无奈,只能坐回去。

    韩良现在是整个道场的宠儿,因为心性、身体长不大,所有人都喜欢他。

    “慕容哥哥,你能不能跟我说说外面的世界?你不是经常在外闯荡吗?”

    韩良好奇的问道,不再进行模拟试炼。

    他也不喜欢受虐。

    慕容起也没有隐瞒,说起自己在外闯荡的经历,时而激昂,时而叹息,听得韩良瞪大眼睛,双拳紧握,惊呼连连。

    “韩良,你也想出去吗?”

    慕容起揉着韩良的头,笑呵呵问道。

    韩良点头,道:“当然,待在道场里,我早就腻了,可是爷爷不让我出去。”

    慕容起笑道:“确实不应该出去,一旦出去,想要再回来就很难,不只是你的心不想回来,你爷爷也不会再让你跟在他身旁修炼,这世上最大的机缘便是你爷爷,你可得想好。”

    韩良歪着头,陷入思索中。

    慕容起笑问道:“你得找到你修行的目标,不能只是笼统的变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要找到真正的意义。”

    韩良沉吟道:“我想去未曾被发现过的地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