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扇花录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47章 兴会神到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未曾亲试,澡雪君内心实不肯相信李鱼一日千里,精进如斯。

    当日之李鱼与今日之李鱼,相隔不到一年,修为判若两人,换成别人是澡雪君,也绝对不肯相信。

    但万仙大会众目睽睽,绝非子虚乌有,澡雪君又不得不信。

    心中半信半疑,剑上反是浑融无缺。

    信与不信,皆在一剑之后见分晓。

    剑,永远不会骗人。

    澡雪君那把大剑猛烈刺出,掀起滔天狂浪,正是那一招霸剑横拦。

    赤红色的剑芒威风八面,落在李鱼眼中,却觉不过尔尔。

    当日李鱼觉得澡雪君的霸剑杀气腾腾,势不可挡,仿佛一个不可战胜的杀神。

    纵然李鱼内心并不好战嗜杀,也忍不住激起争雄之念,誓言他日功成,再与澡雪君一较高低。

    可如今呢,李鱼心湖不动,波澜不惊,再不是当年心境。

    桃花扇轻笑一声,“天接云涛连晓雾,星河欲转千帆舞”,红色光芒散作满天星斗,璀璨夺目,轻易就迷了霸剑的剑。

    威势浩荡的剑忽然有些自惭形秽,忽然有些不知所措,吞天灭地的狂霸之气忽然栽了个大跟头。

    “咣当当。”

    一声惊愕的心跳,澡雪君的霸剑已落在手上,澡雪君的手指还在不停颤动。

    登泰山而小天下,观于海者难为水。

    万仙大会之后,曾经难以企及的澡雪君,早已经被李鱼甩在了身后。

    可是胡绛雪呢,万仙大会上明明打败了胡绛雪,为什么还是觉得胡绛雪如此高不可攀?

    李鱼又是一阵心痛,偏还要照顾澡雪君,脸上带着点歉意微笑,若无其事道一声:“承让。”

    “好厉害!”红孩儿雀跃扑腾,小小个子蹦得老高,叫道:“大哥哥,我也要和你打一场。”

    澡雪君吓了一跳,即刻从怅惘挫败的情绪中抽离出来,劝说道:“少主,不可!高手对决,非同儿戏,实难收发由心。你与李公子是金贵之身,城主又不在身边,无论你们哪一方有所损伤,都是得不偿失。更何况,李公子还要应付各路宵小……”

    赵月儿却按住李鱼的胸膛,先是笑了一声,稍稍停顿歇息,方才道:“鱼弟弟,人家好歹叫你一声大哥哥,小小的一点要求,你怎能不满足他?”

    李鱼心下百感交集:“月儿姐这两日心灰意冷,厌倦刀兵,她为何要主动叫我与红孩儿对决?是了,当然是为我考虑的缘故。

    想那澡雪君特地带了红孩儿前来,不是为了游山玩水的,而是要替狂剑城验证我的实力。

    当日澡雪君忽然而来,忽然而去,多半也是因为他觉出我徒有虚名,不值得招揽。

    若是能够战胜红孩儿,便能够真正让狂剑城刮目相看,这是月儿姐为我谋划的长久之道。

    月儿姐如此待我,连最后时刻也都为我谋算,我却辜负佳人,实在是……”

    想到此处,李鱼又不由偷眼往赵月儿瞧去,但见伊人一双眼柔情似水,衰弱残败的眼眸,偏能潋滟生波,一次次拨动李鱼心弦。

    李鱼不忍拂逆赵月儿心意,便点了头,招了招手,道:“红孩儿,来,我们玩一下。”

    红孩儿喜上眉梢,对澡雪君扮了个鬼脸:“这可是大哥哥要和我打架的,不关我事。”复又跳到李鱼面前,嬉笑道:“大哥哥,我的剑气还有些控制不住,不过我会尽量控制的,你自己要小心哦。我要来了哦。”

    李鱼心神一凛,暗忖道:“人非生而知之者,红孩儿小小年纪,真有通天手段吗?不过我自己修行神思诀也不过这点时间,对照之下,狂剑城少城主暗修秘法,也在情理之中,我确须小心应付。”便小心护住赵月儿,潇洒一摇桃花扇:“红孩儿,你先出招。”

    红孩儿也不客气,咧嘴而笑,眉心处遽然钻出一枚红色小剑,迎风便涨,竟变成一柄五尺短剑,霎时红光冲天而起,继而火光直扑而下,一如血潮狂飙,血雨乱坠,正是一招“火龙耀世”。

    李鱼双目一缩,感受到莫大威压,虽然早有准备,却不得不惊叹红孩儿的实力:“红孩儿比之唐菲儿,修为竟要高出一倍。若被一点红光沾到,我便要粉身碎骨了!幸亏这两天稍得喘息,伤势又得神医救治,要不然……”

    他心中思绪万端,手上并不停滞,将桃花扇轻轻一抛,神思巧运,化出一招“疑是银河落九天”,无端引来银河之水,红光动处银龙翻,霎时掀起波涛万顷,倾盆而落。

    水龙对阵火龙,红光对阵红光,争锋处天地轰鸣,在西湖断桥的伤情地演绎一场骇光炫影。

    “好玩,好玩!”红孩儿拍起了手掌,一对脚丫子也在欢喜蹦跳,奶声奶气道:“大哥哥,小心呀!我又要出招了,唯我独尊!”

    “少主,不可妄动此招!”澡雪君大惊失色,急声劝阻,又如何拦得住红孩儿嬉玩心性?

    只见那柄五尺短剑上红光猛然颤动两下,继而龙啸四起,威凌万乘,化作一条遮天蔽日的火龙,直冲李鱼扑杀而去。

    澡雪君跌足叹息:“临行之际,城主特别交代少主,不得使用唯我独尊这一招。事到临头,他又忘了个精光,真个是竖子不足与谋!唯我独尊,剑出必饮血,若不能伤人,便要反噬自伤,这可如何是好?”

    李鱼身在局中,更能明白红孩儿这一剑的威力。

    这种前所未有的压力,比之万仙大会上的惊心动魄,也不遑多让。

    尤其,李鱼的怀中还有一个受不得一点伤害的赵月儿。

    火龙张牙舞爪,顷刻已到面前,令李鱼无有立锥之地,无论腾挪闪避都是无济于事。

    电光石火,忙里偷闲,李鱼先对赵月儿柔声安慰:“月儿姐,你别担心。”

    然后李鱼将银牙一咬,全部精神都融入桃花扇,折扇轻摇,摇出一朵遗世独立的梅花。

    西湖有孤山,孤山有林和靖,有梅妻鹤子的佳话,有“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的千古名句。

    李鱼一辈子也忘不了的梅花。

    远处的梅花,心中的梅花,扇底的梅花。

    兴来,神来,天然入妙,不可凑泊。

    唯我独尊的短剑,本能够独步天下,可为何偏偏来到了西湖,偏偏遇到了梅花?

    只是一刹难,剑气消散了,喧嚣沉寂了,只剩下一缕暗香在浮动。

    这不是以静制动,这是以情制顽。

    赵月儿笑道:“大抵古人诗画,只取兴会神到。鱼弟弟这一招,不令古人诗画专美于前。”

    赵月儿的笑充满了幽怨,李鱼这一招越是强大,越是保护了她,她便越是不舒服。

    那边厢,红孩儿却是笑得很开心:“大哥哥,你太厉害了,我真服你了。”

    笑声中,两道血流从红孩儿的嘴巴里流淌下来,活脱脱是画梅用的朱砂。

    澡雪君大惊失色,顾不得与李鱼客套,一把抱起了红孩儿,冲天而起,在天空留下一句“李公子,在下急着回返狂剑城,失礼了!”

    三里之外,万剑谷少年高手韩天佑眉飞色舞,对陆天离请示道:“大师兄,眼下正是时机。不如趁李鱼惊魂未定,突下杀手,必能一举将其擒获。”

    陆天离摇头道:“不然,我是何等样人,怎能暗中偷袭?何时动手,我自有安排。”

    韩天佑欲言又止,只好闭嘴不言,心中却想道:“你陆天离是什么样的人?只怕比你那阴损老爹还要阴险可怕。不管你什么打算,反正我这苦命人,由得你们折腾吧。”

    这一章算4月份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