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老兵新警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百一十章 学习使人进步(大结局)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一转眼,两个月过去了。

    四个新人从特警支队正式调入特情中队,赵海林、龚志勇、霍建威和曹星河摇身一变为师傅,一个带一个,重新编成四个特情小组。

    柳贝贝和谢萌一个半月前通过招录开始,成了纪委监委留置管理中心的工作人员,同何俊、黄栋一起协助党风政风室工作。

    本以为柳贝贝去了纪委对“科瑞咨询”是一个重大损失,结果柳大小姐还是很念旧的,这段时间给老单位提供了三条线索。只是由于跟徐海斌不对付,分家之后再也没来过公司。

    韩昕整天忙于工作,接下来又要为婚礼做各种准备,已经很久没见过她和谢萌了。

    明天就是周末,跟影楼约好了拍婚纱照。

    想到她和谢萌早就跟姜悦说好到时候要当伴娘,韩昕忙完手头上的事,拿起手机拨通她的电话。

    “老板,你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的?”

    “想你们了。”

    柳贝贝撅着小嘴嘟囔道:“真要是想我们,为什么要把我们扫地出门。”

    韩昕笑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我是希望你们能有更好的发展,怎么可能赶你们走。”

    纪委监委这边规矩大、管理严,工作没有在“科瑞咨询”时那么有挑战性。可现在来都来了,想回去不太可能,柳贝贝悻悻地说:“不就是个事业编吗,其实我真不在乎。”

    “你不在乎,你爸你妈在乎,听说你爸你妈很高兴。”

    “你怎么知道的?”

    “小悦告诉我的。”

    “她怎么什么都跟你说。”

    “她是我老婆,我是她老公,有什么事她当然要告诉我。”

    考上了个事业编,老爸确实比做成一大单业务都高兴,甚至以有自己这个女儿为荣……

    一聊到这些,柳贝贝无言以对,干脆问道:“老板,你那么忙,没事肯定不会给我打电话。到底什么事,只要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开口,自己人,别不好意思。”

    韩昕抬头看了看刚走进来的杨小平,笑道:“明天我和小悦去拍婚纱照,你和萌萌到时候要给我们当伴娘,如果明天不忙,一起去试试礼服。”

    “好啊好啊,明天是吧,我们有时间!”

    “明天八点,上花轿婚纱影楼见。”

    “行,明天见。”

    刚结束通话,正准备问问杨小平有什么事,一个熟悉的号码打了进来。

    韩昕习惯性地等了几秒钟,先挂断,又等了大约一分钟,这才回拨过去。

    “参谋长,我韩昕,什么指示?”

    “你小子都已经是指挥中心副主任了,谁敢指示你!”

    “参谋长,你就别拿我开涮了。”

    “好,不开玩笑了,说正事。”新康边境管理支队的陈支站在山头,看着不远处的界碑,拉了拉口罩,凝重地说:“小韩,计划不如变化,你和小悦‘五一’恐怕过不来了,我们这边估计也不太可能安排人去滨江喝你们的喜酒。”

    韩昕愣了愣,苦着脸问:“参谋长,怎么了,队里是不是有事?我机票都订好了,都托吕向阳帮我订好了酒店!”

    “侦查队倒没什么事,而是边境出了点事,好几个偷渡回来的人员确诊了,用疫情防控指挥部的话说,发生了几起境外多点输入引发的本土疫情。”

    “什么时候的事,严不严重?”

    “你平时不看新闻吗?”

    “我没注意……”

    不爱学习,不关注时政,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陈有明轻叹口气,无奈地说:“问题比较严重,现在上级正动员一切能动员的力量,加装铁丝网等设施,加强边境防控。边境那边人心惶惶,我们这边都严阵以待了,那边还有不少人铤而走险,偷越国境,今天上午又抓了一个。”

    好多中国人在缅北,缅北爆发疫情,那些之前不敢回来的人肯定想方设法回国。

    再加上国内反电诈的力度越来越大,各地公安机关都在采取各种措施敦促那些人回国自首,能想象到国门外有多少人在排队,能想象到边境的疫情防控压力有多大。

    老部队的领导战友们坚守在边境,韩昕真替他们担心,沉默了好一会儿才低声道:“参谋长,你们要注意防护啊。”

    “这用不着你交代!”

    “我不是担心你们吗。”

    “我知道,正忙着呢,先挂了。”

    “等等。”

    “又怎么了,你小子怎么变婆婆妈妈的。”

    韩昕很想回去看看,并且不想让老部队领导和战友们失望,权衡一番,故作轻松地笑道:“参谋长,我这个婚早结晚结都一样,反正结婚证早领了。既然那边爆发了疫情,按规定机票和酒店肯定能退订,我等疫情控制再办婚礼。”

    陈有明没想到他会改主意,连忙道:“什么早结晚结都一样,你也老大不小了,再说你家那边的亲朋好友肯定都已经约了,该五一结婚就五一结婚,别因为我们这边耽误婚期。”

    “那我等那边疫情控制,再去请大家喝喜酒。”

    “行,等疫情控制住再过来。”

    ……

    等疫情控制住,最起码三个月。

    韩昕无比失落,正想着要赶紧给姜悦打个电话,见杨小平站在门边欲言又止,急忙抬头问:“小平,什么事?”

    “张主任和陈主任等会儿过来,让我们打电话问问何叔、柳总忙不忙,如果不忙问问他们能不能回来一趟。”

    “让何叔和柳总回来做什么?”

    “好像要通报一个情况。”

    “怎么不早说,我刚跟柳总通过电话。”

    “那会儿我插不上嘴。”杨小平苦笑道。

    韩昕挠挠头,再次拿起手机,给何俊和柳贝贝打电话。

    谷/span>  下午三点四十三分,何俊和柳贝贝回到阔别近两个月的公司。

    二人刚围着茶几坐下,为了来这儿特意换上便服的张宇航和陈长俊,跟着今天在指挥中心值班的徐海斌走了进来。

    “何处,不好意思,让你跑一趟。小柳,坐啊,这儿是公司,又不是……又不是商务中心。”张宇航一如既往的平易近人,紧握着何俊的手,一边示意柳贝贝等人坐。

    “张主任,到底通报什么情况?”何俊从陈长俊手里接过烟,微笑着问。

    “坐,坐下说。”

    张宇航跟韩昕微微点了下头,从怀里掏出一份公文,笑道:“各位,你们在春节期间协助食药环侦支队办案时,无意中发现的那条线索,有关部门已查实。

    人家上午给了我们反馈,杨局和刘主任委托我和陈主任前来看望大家,顺便通报下有关部门的反馈内容。”

    韩昕意识到老领导说的是那个胆大包天跟踪部队首长车队的家伙。

    柳贝贝也反应过来,急切地问:“张主任,那家伙是不是特务?”

    “那个嫌疑人姓徐,是在某招聘网站求职过程中,被境外间谍嫌疑人勾联策反的。调查发现,他从2015年10月至案发前,先后三十九次前往驻我们江南的三个部队军事目标区进行情况搜集,并用手机拍摄了大量动态性涉及军事领域的照片。”

    张宇航看了看公文,接着道:“他还购置了行车记录仪,多次赴军事目标区附近尾随跟拍军车,标注军车训练线路图。共向境外报送我涉军照片一百二十九张,标注地图四十三张、卫星地图三十六张,走访报告三十八份。

    先后获取间谍活动经费五万九千六百元,经鉴定,其报送的情资中有机密级文件一份,秘密级文件四份。前天凌晨五点二十三分,他被我们滨江市国家安全局依法执行逮捕。”

    整整查了两个多月才抓,国安真有耐心。

    韩昕正暗暗感慨,张宇航收起公文,笑看着众人道:“能发现这样的线索,实属不易。杨局委托我向各位表示祝贺,刘主任让我转告各位,政治部正在准备材料,接下来要给你们中队和你们个人评功评奖。”

    “谢谢张主任,谢谢局领导。”

    “张主任,我和何叔都被赶出中队,评功评奖有我们的份儿吗?”

    “当然有,但由于案件尤其案情需要保密,局里不会大张旗鼓的对你们进行表彰,希望大家理解。”

    “谢谢张主任,我们理解!”

    之前只想着给大家伙提供待遇,想着帮大家伙解决编制,总以为他们不在乎精神奖励,没想到柳贝贝竟如此激动,韩昕打心眼里替她们高兴。

    张宇航微微一笑,接着道:“再就是要向大家通报一个工作安排,按照省厅的要求,韩昕同志下周一去省厅禁毒总队报到,参加今年的毒品查缉大比武。大比武结束之后,直接去省警官学院参加学习。科瑞咨询这边的工作,由陈长俊同志接手。”

    韩昕没想到局领导居然会让自己去南云,禁不住问:“张主任,南云那边不是有疫情吗,怎么还组织大比武啊?”

    “南云大着呢,又不是去边境,只要做好防护,问题应该不大,再说上级肯定有上级的考虑。”

    “那大比武结束之前去警官学院参加什么学习,要学多久?”

    “到底学什么我不知道,只知道学制两年。”

    “两年!”

    “这是上级的要求,服从命令听指挥。”

    “哪个上级?”

    这小子,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张宇航暗骂一句,意味深长地说:“你跟程支一起去陪人家吃过饭,还把人家送到了火车站,你说哪个上级。”

    韩昕反应过来,哭笑不得地问:“老领导,你怎么知道的?”

    张宇航拍拍他胳膊:“怎么知道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不但要去省警院学习,而且要好好学。如果学习成绩很差,毕不了业,到时候上不上、下不下的,连今后的工作都不知道该怎么安排,那就很尴尬了。”

    韩昕头大了,苦着脸问:“一定要去?”

    “你说呢?”

    “可我正准备结婚。”

    “不影响。”

    “那我这个副主任呢?”

    “免了。”

    “我才做两个多月副主任,怎么说免就免,这也太儿戏了!”

    “如果不好好学习,这个副主任一样做不长,早晚会被撸掉。”

    “老领导,我学习真不行,别人不知道你最清楚,求求你了,帮我想想办法。”

    “求我没用,求谁都没用。”张宇航转身看了看正在偷笑的柳贝贝等人,再次拍拍他胳膊:“这也是一个机会,好好把握住,我相信你只要下定决心,肯定没问题的。”

    “有问题,问题大了,我高中都没上过,底子太薄……”韩昕如丧考妣。

    何俊从来没见过如此怕学习的人,哈哈笑道:“你没上过高中,但小悦上过,你几个妹妹都上过,不懂不会的可以向小悦和你那两个妹妹请教。”

    柳贝贝噗嗤笑道:“老板,放心的去吧,我们……我们精神上支持你,只要有时间我们会去江城看你的。”

    “别幸灾乐祸!”

    韩昕瞥了她一眼,掏出手机:“我给程支打电话,请程支帮着想想办法。”

    张宇航摇摇头,一脸同情:“找程支也没用,因为这事刘主任还专门去了趟警官培训中心,跟程支谈了一下午。”

    韩昕急切地问:“程支怎么说?”

    张宇航笑道:“学习使人进步,学习是好事,程支很支持。”

    ……(全书完)……

    Ps:其实按照原来的大纲,韩昕在缅北负伤时就已经完本了。想到很多兄弟姐妹喜欢韩昕的故事,一直写到今天。

    真要是想写下去,再写两百万字都没问题,只要用各种案子堆砌。可那么做跟注水差不多,我不想狗尾续貂,只能在此完本。

    感谢各位兄弟姐妹的支持,接下来我打算休息一个月,好好调整下生活规律,看能不能把烟戒掉,再去医院好好检查下,吃药都不管用的高血压到底怎么回事,等身体调整好再开新书。

    再次感谢。

    祝各位兄弟姐妹元旦快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