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老兵新警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七十八章 吊着他!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半天过去了,姓黎的警察居然没来。

    从落网到昨晚一直被审的吴守义,突然觉得有些不习惯。

    身边的情况也发生了巨大变化,比如辅警不能再进来了,端茶倒水这些事全是“小余”做。

    不管查房的医生、来扎针换药的护士,还是昨天下午来审讯的警察,几点几分进来的,几点几分走的,都要登记。

    又比如手机、香烟、打火机和所有玻璃器皿都不能出现在病房……

    “小余”脸上没了笑容,从南云来的那三个边防跟凶神恶煞似的,总之,这里不再是病房,而是如假包换的牢房!

    不过吴守义不在乎这些,就算变成了地狱也无所谓,只想着在临时前看一眼那个害他家破人亡的小王八蛋。

    “小余,姓黎的怎么没来,他不想知道我把冰毒卖给谁?”

    “来了你又不说,他来做什么。”

    “那姓韩的边防呢?”

    余文强心想你沉不住气了吧,故作心不在焉地说:“你问我,我问谁去,你还不如问小李呢。”

    从昨天中午开始,这里就变成了牢房。

    那个骂“小余”的当官的要求,必须有两个警察在床头盯着。

    “小余”本来可以轮休的,但吴守义见着南云边防就恨的咬牙切齿,不是扔东西砸,就是破口大骂。

    “小余”担心他们年轻气盛动手,不敢走也不能走,从昨天中午一直守到这会儿。

    吴守义突然有些心疼“小余”,探头看着坐在角落里的李家乐问:“喂,别打瞌睡了,你认不认得姓韩的?”

    李家乐看了他一眼,懒得搭理他,继续闭目养神。

    “问你呢,说话呀!”

    “认不认识韩队,关你什么事。”

    “他到底来不来?”

    “哪来的这么多问题,韩队是你想见就能见的?”

    从南云来的没一个好东西……

    吴守义暗骂了一句,回头道:“小余,你帮我问问姓黎的,他说话到底算不算数。”

    余文强站起身帮摸摸他正在输液的左手,确认不是很凉,坐下道:“这种事让我怎么问,老吴,你就别为难我了。”

    “这算什么为难?”

    “这是帮你传递消息,要是被上级知道,写十封检查也没用。”

    “我是让你问姓黎的,又不是让你问别人。”

    “问谁都不行,我已经够麻烦,你别再给我找麻烦。”

    姓黎的到底什么意思,姚小军那个臭小子虽然被他们抓了,可姚小军什么都不知道,难道姓黎的真不想问那十几公斤冰毒卖给了谁……

    吴守义百思不得其解,闭上眼躺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抬起头:“不要你问,就说我知道有个人贩毒。”

    “老吴,你能不能消停点,黎教不会相信,他不会来的。”

    “你先跟他说。”

    “小李,要不你去跟朱指说,请朱指打电话汇报吧。”

    李家乐并没有一口答应,而是站起身问:“吴守义,你又想耍什么花样?”

    吴守义气得癌细胞都快扩散到头上,恨恨地说:“给不给他打电话随便你,如果我等会儿死了,本来想说的没说成,你们领导肯定会找你。”

    “行,我相信你一次,就这么一次。”

    李家乐指指戳戳了几下,这才走出病房向朱金明汇报。

    等了大概三四分钟,朱金明拿着手机走了进来,举到吴守义耳边:“说吧,黎教听着呢。”

    “你说话算不算数,姓韩的到底来不来。”

    “吴守义,你找我就想问这个?”

    “这是说好的!”

    “谁跟你说话的,我只说过会帮你申请,而且你要先交代点有价值的东西,可你一点诚意都没有,让我怎么跟上级开口?”

    “前天告诉你的季老板没价值?”

    “没有,毫无价值!”

    吴守义意识到上当了,可又没别的选择,只能深吸口气,冷冷地说:“行,我再告诉你一个有价值的,但你说话不能再不算数。”

    “只要有价值,我保证说话算数。”刚从城北派出所赶到城南派出所的黎杜旺,连忙示意刘海鹏准备纸笔。

    “有个叫赵龙飞的西陕人,从我这儿买过两次货。”

    “西陕大着呢,他是西陕什么地方的。”

    “我又没看过他身份证,我哪知道。”

    “他多大年纪,长什么样?”

    “四十出头,个子不高,圆脸,很胖,像个冬瓜。”

    黎杜旺追问道:“他是怎么找到你的,买的什么毒品,一共买了多少?”

    吴守义才不会管“客户”的死活,不假思索地说:“他跑过去到处找人打听有没有货,太张扬,没人敢卖给他。在那边转了十几天,只从几个小卖部的小贩那儿买了几十小包。我见他也吸,觉得他不像边防的探子,就卖了两公斤冰毒给他。”

    “以什么价格成交的?”

    “二十万。”

    “第二次呢?”

    “第二次也是他过去找我的,第二次他带的钱多,买了二十公斤。”

    “第一次是什么时候,第二次是什么时候。”

    吴守义想了想,阴沉着脸说:“第一次好像是前年十月份,第二次是去年六月份。”

    黎杜旺看着刚记录的内容,继续问:“给的是现金,还是银行转账?”

    “现钱,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他把毒品卖哪儿去了?”

    “肯定是国内,他怎么运进来的不知道,行有行规,我没问,问了他也不会告诉我。”

    “就这些?”

    “黎警官,他两次加起来买了六公斤,这还不够吗?”

    “不够。”

    “让姓韩的来,只要姓韩的来,我就告诉你那十几公斤卖给了谁。”

    ……

    黎杜旺不跟嫌疑人讨价还价,嫌疑人说了几句狠话又闭上了眼。

    看着监控视频里的南云同行拿着手机走出了病房,坐在禁毒大队小会议室盯到现在的李亚梅忍不住问:“韩队,嫌疑人交代的这个情况,有没有可信度?”

    韩昕紧锁着眉头说:“应该是真的。”

    “二十几公斤的都交代了,为什么不交代那十几公斤的,反正对他而言都一样。”

    “这说明买十二公斤冰毒的那个下家,跟他的关系不一般,他谁都可以交代,唯独不会交代买十二公斤的这个。”

    “那怎么办?”

    “李姐,你没看出来吗,他想我想的夜不能寐,这是好事。”

    不参加案件侦办不知道,参加之后才发现眼前这位同事真是支队的“秘密武器”!

    嫌疑人为了报复他,竟带着枪和手雷千里迢迢从南云追到了陵海,由此能想象到他在老部队时捣毁了多少贩毒团伙,缴获了多少毒品,把多少毒贩送上了刑场。

    李亚梅不但很敬佩,而且真有那么点崇拜,禁不住问:“好事?”

    韩昕胸有成竹地说:“他越是想见我,我们越要吊他的胃口,先这么把他肚子里的货一点一点挖出来,等没得挖了,我再去见他,再给他施施压,让他主动上钩。”

    “他如果不上钩呢?”

    “他越在乎那个下家,越容易上钩。”

    李亚梅不想问了,因为再问感觉自己像个菜鸟,连忙换了个话题:“黎教、刘大和豆豆去哪儿了,他们怎么到现在也没来。”

    “眼看就要进入2020年,大队要对各派出所第四季度禁毒考评工作进行督导检查。办案重要,督导检查一样重要。今天正好不是很忙,他们要赶紧去各派出所把这事做了。”

    “想起来了,我们支队也要督导检查各区县公安局第四季度的考评。”

    “是吗?”

    “一级督导检查一级,我们督导检查各区县公安局,省厅一样会督导检查我们。”

    韩昕嘴上跟她闲聊着,心里却在想分局领导让老黎兼禁毒大队教导员是有一定道理的。

    毕竟刘海鹏只是副大队长,又没什么资历,蓝豆豆就更不用说了,余锦泽有资历却是“戴罪之身”,让他们三个怎么去督导检查人家?

    老黎就不一样了,他要资历有资历,并且刚立了大功,以禁毒大队教导员的身份去督导检查,没人不服。

    再想到老黎也是城东派出所的教导员,韩昕突然笑了。

    李亚梅不明所以,好奇地问:“韩队,你笑什么?”

    “黎教是城东派出所教导员兼禁毒大队教导员,他们这会儿督导检查到了城南派出所,等会儿就要去城东派出所,也就是说他等会儿要自己督导检查自己的考评工作,你说好不好玩。”

    “既当裁判员又是运动员,是挺搞笑的。”

    “晚上吃饭时我得问问他,自己督导检查自己是什么感觉。”

    “别开玩笑了,赶紧汇报吧。”

    “汇报什么?”

    “嫌疑人刚交代的那一条涉毒线索啊!”

    韩昕心想果然是个菜鸟,不然也不会这么急,伸个懒腰,呵欠连天地说:“用不着我们汇报,黎教会汇报的。”

    李亚梅追问道:“然后呢?”

    韩昕站起身,轻描淡写地说:“这个案子越查越大,光靠我们是查不过来的,估计分局很快就会让杨彪悍参与侦办,让他负责一条线。”

    “杨彪悍是谁?”

    “你很快就会知道的,很彪悍的一个人,哈哈哈。”

    “那我们呢?”

    “我们的任务是把嫌疑人肚子里的货一点一点挖出来,全挖出来之后可能要负责查嫌疑人不想交代的那个下家。”

    ……

    PS:第三更奉上,求订阅,求月票,求包养(貌似没人会包养我这样的油腻老男人o(>_)o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