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权游:睡龙之怒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百九十二章 韦赛里斯的目的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父亲究竟想要什么?”

    实际上这个问题赫洛斯不止一次考虑过,戴安娜和伊蒙也都想过。

    然而当年正值年少,再加上身份的缘故,思维受到了一定的局限,一直没有办法耐心的思考,因此没有得到一个正确的答案。

    但是如今赫洛斯已经得到了整个君临,成为了摄政皇太子,帝国已经大半握入到了他的掌中,几乎唾手可得,而现在他也终于有了耐心坐在了这里,认真的思考着这个问题。

    父亲到底想要什么?

    而这个答案或许就是破解这一道谜题的关键。

    因为不论什么人在做什么样的事情,都有他的目的,哪怕仅仅只是端起一杯水,脑袋左右转动,四下张望等等,都是出自于大脑的命令。

    所以赫洛斯抛开了父亲高高在上以及神秘莫测的身份,而是就是基于他这个人以及当时的状况,合理分析父亲的所思所想。

    他会设下什么样的难题?所想要达成的目的?

    首先一点需要被排除的就是蛮力。

    曾经赫洛斯还不信邪,认为一柄龙枪插在了地面上又不是一座城堡,凭什么不能依靠蛮力拔出来?

    然而如今赫洛斯不信邪也得信,父亲掌握的神秘力量是他所不具备的。

    那么父亲想要的是什么?

    为什么会放在他们三姐弟竞争继承人的事情上?

    难道是

    赫洛斯不知不觉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其实有的事情并不复杂,一戳就破,只是缺少一个跳出原本的局限,从另一个角度看待问题的视角。

    这也就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的道理。

    这件事无论聪明与否,是否拥有智慧无关,很多人都会因此而被困在原地,苦苦无法得到一个答案。

    然而真的当某一天某一个时机突然领悟,固有的思维障碍被移除,转过头来再去回看,就会发现当初自己只是钻了一个牛角尖,实际上的答案早就已经近在咫尺。

    “难道是父亲想要让我们齐心协力?”

    赫洛斯坐在红堡的地窖内,周围的火炬台上的火焰微微摇曳,火光照亮了他的脸颊。

    周遭传来了老鼠吱吱的叫声,随即看到了有人待在这里,然后扭头就逃,而赫洛斯坐在原地却没有在意这一切,他的眼眸反而越来越清澈明亮。

    因为当移除了局限,思维便会变得通达,答案也就到了嘴边。

    “原来是这样。”

    赫洛斯瞬间便想明白了这一切。

    怪不得父亲当年曾经说过这个答案非常的简单,如果可以想得通,马上就可以得到答案。

    但如果想不明白,几年、十几年、甚至几十年都无法得到正确的答案。

    原来这道难题真正的答案居然如此的简单。

    想要拔出来插在地面上的龙枪,需要坦格利安家族的三姐弟真心携手,齐心合力才能够拔得出来。

    “父亲有心了…”

    “原来这才是你的目的。”

    赫洛斯想明白了父亲对于他们的考验,一双眼眸微微闪烁着光亮。

    然而赫洛斯虽然想明白了韦赛里斯的用心以及目的,但他的脸颊上却并没有多了多少的狂喜,反而是有些怅然若失。

    因为很显然理解韦赛里斯留下的难题实际上并不难,完全就是破除了思维障碍,跳出来自己曾经固有的角度,换一个视角看待问题的原因。

    但想要达成父亲的目的,破解这一道难关把龙枪成功从地面上拔出来,这才是难点的真正所在。

    因为这需要坦格利安家族的三个孩子,三姐弟之间消除隔阂,真心实意的携手一起才能够把龙枪拔了出来。

    而韦赛里斯设下的难题虽然看起来简单,但难点和他的心血却也恰恰正在这里。

    如果他的三个孩子真的可以团结在一起,真心实意的一起拔出龙枪,那么他的继承人之争,实际上就已经有了答案。

    而这个答案不论是谁,不偏不倚,都有很大的可能,只要能够得到其他两人的真心认同即可。

    因为当他们团结在一起的时候,他们三姐弟之间自己就已经做好了利益的分配,包括谁来继承父亲的位置。

    但所有一切的谜团都在赫洛斯的脑海中被拆解,他终于明白父亲的目的以及良苦用心,然而他的脸颊上却并无多少的喜悦。

    “这是一个阳谋”

    “不愧是你,父亲。”

    赫洛斯依靠在冰冷的龙枪上,微微深吸了一口气,手指不由得握成了一个拳头,然后再一次松开。

    他想明白了一切,但难点就是该如何让他的姐姐戴安娜和弟弟伊蒙心甘情愿,并且真心实意的帮助他一起拔出龙枪。

    这一点非常重要。

    赫洛斯不认为父亲这样的人会留下来这么大的破绽。

    “该怎么做?”

    赫洛斯不久之前下令大学士写信去往北境以及高庭,要求他的姐姐和弟弟两人来到君临,不过那时赫洛斯对此并没有抱多大的期待。

    姐姐戴安娜的脾气他了解,吃软不吃硬,必然不会听从他的命令,哪怕他当上了所谓的摄政皇太子,甚至这个太子的称号都是自封的。

    而弟弟伊蒙如果按照伊蒙以往的脾气性格,作为大哥的赫洛斯给他写信要求他前来,伊蒙必然会二话不说前来。

    然而奈何不久之前伊蒙和赫洛斯这两兄弟正式决裂,赫洛斯想要让弟弟知难而退,但却没有想到起到了反效果。

    伊蒙反而顶撞了赫洛斯,并且宣布加入到了继承人的争夺之中,以及赢得帝国继承权的野心,最终闹得不欢而散。

    姐姐戴安娜的态度不明,作为长城守护者占据北境割据一方俯瞰着中原地区,而弟弟伊蒙正式和哥哥决裂,反对赫洛斯登上皇位,因此如今摆在赫洛斯面前的便是这样一个复杂的局面。

    “殿下。”

    “诸位大人已经到场了。”

    然而正在这时,红堡地窖外传来了一名士兵的声音。

    原来赫洛斯坐在了地窖内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半天的时间。

    而赫洛斯被从繁杂的思绪中惊醒过来,一双眼眸中迷茫也渐渐消失,他也打定了一个主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