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权游:睡龙之怒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百九十一章 再次尝试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而安排完了接下来要做的一切,看着副官向着远方而去的背影,赫洛斯站在了原地微微沉默了半晌。

    他有些想要去看看父亲留下来的那道难题了。

    随后没有过去多久的时间,红堡内的众人正在忙碌,而他一个人则是出现在了红堡地窖的大门口。

    因为接下来赫洛斯将会以摄政皇太子的身份在王座厅主持第一次议会,他要求了所有的御前大臣,以及待在君临的帝国贵族来到王座厅觐见。并且要求他的姐姐帝国的长公主、盛夏厅亲王、长垣守护者戴安娜·坦格利安,以及他的弟弟高庭亲王伊蒙·坦格利安来到君临。

    因此如今红堡内一片忙碌,不仅要抓紧送走这些无垢者们,还要打扫卫生,准备房屋,恢复正常的秩序,毕竟接下来赫洛斯便会住在红堡之中,处理国事等等,而赫洛斯自己则是忙里偷闲,只身一人来到了红堡的地窖之中。

    踏踏

    空荡荡的红堡地窖,棕发年轻人的脚步声反复回荡。

    他手举着火把照亮了脚下的台阶,一阶一阶的从地上沿着台阶走了下来。

    如今正值盛夏,君临的空气中充满了潮热,在外面待一会儿就能够感觉到衣服黏在了身上,然而一进入到了地窖之中,便有一股冰冷的凉意直接侵袭上来。

    红堡的地窖内台阶上如今已经布满了灰尘,部分地方甚至还结了蜘蛛网。

    因为自从韦赛里斯把龙枪插在了这里,此地便成为了红堡内的一个禁区。

    红堡地窖的大门常年紧锁,除了皇室成员外,禁止其他人靠近,因此这里也已经很多年没有人好好打扫过了。

    不止是台阶上积累了厚厚的灰尘,就连那些历代坦格利安家族的巨龙龙骨上也蒙上了尘土,目光所及到处都是破败的痕迹。

    而赫洛斯沿着台阶走到了地窖的深处。

    呼~

    然后他拿着手中的火把挨个点燃了墙壁上的龙爪形状的火炬台,整座地窖也慢慢变得亮堂了起来。

    随后赫洛斯便把手中的火把也插在了一旁照明,自己则是来到了父亲当年插在地面上的龙枪跟前。

    如今这一柄龙枪上除了积累下来厚厚的灰尘之外,还结上了一些蜘蛛网,地面上甚至还有老鼠跑过的痕迹。

    “时间过去太久了。”

    棕色头发的年轻人看到了这一幕眉头微微皱了皱。

    然后他也不嫌脏,脱下了自己的外套,用手攥着外套认认真真的把龙枪上结着的蜘蛛网和灰尘全都擦掉,重新恢复了它原本的样子。

    “父亲的这柄龙枪名叫做诛神。”

    “看起来父亲在当年就已经对于未来有了预感。”

    赫洛斯用衣服擦干净了这柄通体由瓦雷利亚钢打造出来,重达百斤的龙枪。

    据说当年为了铸造这一柄龙枪,熔铸了包括史塔克家族的寒冰、塔利家族的碎心等等数柄瓦雷利亚钢剑,把它们汇聚在了一起,这才打造出来了这柄传世神兵。

    而瓦雷利亚钢的特性极为的稳定,堪称这个世间最坚硬最稳定的物质,纵然上放上了一万年也不会腐朽,砍断了一万把剑也不断卷刃。

    因此它仅仅只是插在地面上十几年的世间,虽然蒙上了一些灰尘,但在赫洛斯的认真擦拭之下很快便恢复了往日的光彩。

    火炬台摇曳的火光下反射出来了冰冷森然的光芒,枪尖之上甚至还有点点斑驳的血迹,同样过去了这么多年亦没有消散。

    “据说这是神血。”

    而赫洛斯看着枪尖上斑驳的血迹,深色的眼眸微微凝了凝。

    “父亲曾经弑杀了一位神灵。”

    赫洛斯的想象力还算丰富,然而他穷尽了自己的想象也无法得知诸神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

    祂的力量从何而来?又通过什么方式影响着这个世界?祂们所求又是有什么样的目的。

    而赫洛斯此行自然不是为了探寻这些玄妙的问题,实际上在尚未接触到这个层次,一切的想象都是凭空猜测,没有任何的真凭实据。

    他此行突然心血来潮,来到了地窖自然是想要再尝试一次。

    哪怕少年时期赫洛斯在红堡的地窖内已经尝试过了不知道多少次。

    甚至还采用了一些取巧的方法,委托他的巨人朋友阿提斯来尝试但却失败,而后又根据杠杆原理,采用了轮滑和绳索制造出来了一个简易的起重机,用绳索套住了枪柄,然后他在另一边搅动绳索,但最终还是失败了。

    赫洛斯曾经使用了各种办法都没有把它从地面上拔出来,而姐姐戴安娜以及弟弟伊蒙同样也是如此,尝试的次数丝毫不比赫洛斯更少。

    而现在赫洛斯决定再尝试一次,他脱掉了上衣,赤裸着上身露出了匀称的肌肉,用上衣套在了手上防滑,同样也是为了保护自己的手掌。

    “起!”

    随后赫洛斯双手握住了龙枪,浑身的肌肉猛然发力,想要向外拔出龙枪。

    而他的手臂和后背的肌肉全都隆起,平日里赫洛斯看起来文弱,但实际上身材却非常的强壮。

    然而当年没有做到的事情,如今再一次尝试也不过是又一次失败。

    “还是不行。”

    随后赫洛斯又反复尝试了几次,脸色变得有一些涨红,额头和后背上以及前胸上都布满了汗水,微微喘着粗气,这才终于停止了尝试。

    他是一个聪明人,知道什么时候应该及时止损。

    不行的事情纵然花再大的力气也不行,这样拔不出来龙枪,只有一种可能还是方法没有找对。

    “父亲究竟想要什么?”

    而赫洛斯时隔多年返回红堡,心血来潮再一次尝试失败,但他也没有气馁。

    因为他本来也就没有抱大多的期望,当年花费了那么大的力气也没有拔出来,现在不行自然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不过这一次赫洛斯也不嫌脏,赤裸着上半身,喘着粗气,坐在了地面上依靠着这柄浑身冰冷的瓦雷利亚钢龙枪,微微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他正在思索着韦赛里斯设下这道考验的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