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魔王魔王发大财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零七章 至高至善之理(大结局)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和不朽者的战斗,对方知道自己不可能抗衡一个有意识的世界,在一次强硬碰撞之后,就转变了策略,开始游斗,跑不掉就靠着不朽之躯硬吃。

    反正,只要拖到对手的意识涣散,那自然就赢了,用不着拼命,不过被拖延几分钟罢了,没什么意义。

    时间不多了。

    陆恩随时随地都能感受到,自己的意识正在流失。

    虽然在紧锣密鼓的战斗,但是他却会时不时忘记自己是谁,忘记自己为什么要战斗。

    庞大的力量越来越迟缓,虽然整个世界的力量都像是他的手脚一样,但此刻,他就像是睡觉把手脚压在了身下,起来之后,手脚毫无知觉的模样。

    整个人睁不开眼,就像那种高考前夕连续熬了三天夜一样。

    要想出招的时候,偶尔也会突然忘掉要怎么办,愣在原地,被不朽者趁机反击一下。

    但对于整个世界而言,这个反击,过于微弱了,根本伤不到地狱本源。

    “世界”这个概念,浑厚到几乎无法被击败。

    和不朽者的战斗并没有多大的动静,只不过,概念的乱斗,已经让环境大变,反应已经非常迟缓的陆恩,一回过神来,却发现已经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诡异世界。

    一望无际,什么也没有,没有人,没有光,没有荒漠,甚至连空气也没有,似乎除了时空本身,其他的东西都已湮灭。

    与不朽者的概念碰撞,这便是整个世界唯一的动静,但这动静也不是声音或者余波之类的东西,而是某种更加玄奥的波动。

    东、南、西、北。上、下、左、右,在此毫无意义,所有的方向感消失,只能依靠自己的想法,决定了什么方向才自己的“下方”。

    因为连引力都没有了,如果不动弹,就只会漂浮在这里,一动不动。

    任何东西在这里都会湮灭,因为支撑“物质”存在的概念已经消失了,没有引力,是因为“引力”的概念也粉碎了,没有方向,是因为“方向”的概念早已荡然无存。

    这里被称为虚空比较合适,这完全是一片诡谲无比的所在。

    在这里,真实的世界逐渐稀薄,空间似乎瓦解成了左右漂浮的水滴,伴随着那里泄露出来的能量,原本的世界越来越细,越来越细,直到世界消失无影。

    交战仍然继续,只是外界根本感知不到而已。

    陆恩再次发起攻势,虚空里,凭空出现了火海。

    无穷无尽的炼狱陡然出现于虚空中。

    这里是地幔深处的环境,经受着强大的地内压力作用,就连元素也很难诞生,温度极高,却没有火焰,因为星球形成时的余热,星球与太阳,卫星和其他行星等天体之间的引力潮汐摩擦加热,以及放射性物质的衰变产生的热量让这个地方是生命的死地。

    一头全身都是熔岩组成的魔兽出现在了不朽者的眼前,黑色的烟雾大团从这个似乎完全由火山熔岩构成的生物身上冉冉升起。

    它的皮肤是坚硬的纯铀金属,但在它的关节和张开的嘴巴中却都显露着内部放射着红光,锯齿状的突起成行排列在它隆起的肩部,向前喷射着火焰,当它站起之时,宛若一个漂浮在熔岩中的大陆被一个巨大的裂隙平分,熔岩之河沿着他身体的裂隙缓缓流淌直到汇入熔岩海中,形成一个壮观的火焰瀑布。

    这个魔兽,是“燃烧”概念的化身。

    但随之展开的,则是完全相反的属性。

    出现了一片永久冻土,仿佛是冰块组成的大陆,这里凌冽的寒风足以摧垮任何人的意志,肆虐的风暴将这个地方变成了生命的禁区。

    大片由锋利而细小的冰片构成的迷雾由风中翻滚涌出,即使有剑网的阻拦,不朽者的身上依然被一层薄薄的白霜覆盖,不过并没有对她造成任何影响。

    夹杂着冰块和积雪的雪崩从天而降,冰柱从地上升起,把区域内所有生物和物品带上天空。

    一阵高频而剧烈的局部震颤波撕裂了冰川表面,并向四面八方崩裂出巨大的碎冰。

    一只长着翅膀的大鸟,羽毛宛若冰雕一般美丽,透明的身躯里隐隐可以看见流动的蓝色液体,散发着刺骨的冰气。

    这只美丽的冰凤凰身体凝缩,弯折,淡蓝色的羽毛上遍布着冰花,强烈的寒冷灵气围绕着它。

    在冰凤凰出现之后,风雪加剧,其中如坟墓般寒冷,甚至可以熄灭内里所有存在的生命之火,在这里,死亡与寒冷的概念结合在了一起。

    无关躯壳的强度,这是直接摧毁生命的力量。

    但没有意义。

    不朽者长剑挽出一朵剑花,虚空之中宛若出现了一片剑光组成的花海!

    花海无限蔓延,仿佛是要充满整个空间,一朵花长出两朵花,两朵花长出四朵花,以超乎寻常的几何增长迅速蔓延出去!

    刹那之间,虚无里充满了美丽璀璨的剑花,如同一颗颗星星

    然后,这些星星铺满了苍穹,组成了白昼。

    随后,轰隆一声,繁星炸裂,极尽穹天。

    不朽者在挽一朵剑花之后,就再没有其他动作。

    但那些炸开的花朵,却只是碎裂,没有消散,碎裂之后的花朵,花瓣纷飞,翩翩起舞。

    不知道范围究竟有多大,但恐怕能够轻易笼罩数个城市,花瓣旋风快速废物,像是由能量构成的水涡,从极远处看去的话,这一整片巨大的空间就像是亮红色的大地构成的一般,上面还有一些宛若血流的脉络好像是暴露的血管。

    随后,花苞盛放!

    一朵怒放的花朵显示出四散的绚丽色彩,花瓣飞舞,所有的花瓣好像群蜂般腾空而起,又有如麻雀般翻腾着飞来,缀着黑色和金色的斑点。

    纯美的花床,繁茂的花海直刺苍天!

    巨大的根茎就像是传说中的魔豆一样瞬间长大数十公里,汇聚了花海剩余所有力量的巨树在花朵的簇拥下,于强烈的剑光里轰开了天幕!

    难以置信,那一棵树,居然也是‘剑’。

    天幕开始迅速愈合,想要将这颗数十公里高的树木直接毁灭,然而花瓣之雨将天空之中“世界”的异象直接搅碎,一颗真正意义上的擎天巨树硬生生将星空刺穿了一个洞!

    随后,花海巨树和冰火大陆同时崩碎!

    现实被扭曲,空间被撕碎,寻常战斗的痕迹在这里完全不存在,但是却远比那些声势浩大的战斗更加凶险!

    陆恩漂浮在原地,在他的身周,由纯粹的白色光线组成的、没有实体的魔力漂浮在空气中。依稀可辨的辉光像薄纱一样包覆着他,不断地摇曳着,就像精神能量的火焰。

    “精灵的手段?”他目光沉重。

    “当初在那里吃了个小亏,但我也学会了一些小花招。”不朽者回答道。

    “小花招吗……真是厉害啊。”陆恩说道。

    确实很厉害,居然连小型的半位面都能击碎,刚刚那些冰与火,可都是实质存在的,以地狱本源支撑出现的小世界。

    但居然就这样被打碎了。

    战斗仍在继续。

    但是,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他的动作越来越迟缓,动用的力量一次比一次大,发挥的作用却一次比一次小。

    除了最开始天地合并,打中了不朽者那一下算是打实了,之后虽然有过刮刮蹭蹭,但都不能算是有效的攻击。

    尽管如此,他还是把不朽者拖在了这里。

    可是,不朽者也很疑惑。

    她看得出来,眼前的对手虽然力量雄浑无匹,而且几乎无惧一切伤害,但实际上,对方已经是风中残烛。

    微弱的意识,残存的自我,根本撑不了多久,从越来越迟缓的动作就可以察觉。

    想要以一己之力控制整个世界,其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被世界吞噬,成为“森罗万象”之中的一份子,与草木土石没什么区别。

    如果单单只是为了拖住她的话,其实没有必要,只需要两位君主,同时处于本源加持下,拖延她一段时间还是可以做到的。

    尽管不可能太长,但肯定比现在这种情况长。

    现在这样,哪怕是对方占尽上风,可最多十分钟,他人就没了,还不如两位君王一起出手拖得久呢。

    那……对方的意思是什么呢?又为何会做出这种选择呢?

    不过,又一次战斗空隙之后,陆恩停了下来,没有继续动手。

    “不朽者……”他的声音传来。

    声音沉稳,语句清楚,似乎还保留着相当程度的神智。

    不朽者停了下来。

    “看起来,你还想和我聊聊?”不朽者在虚空中盘腿坐下,脊背挺直,长剑放在膝前,等待陆恩说话。

    她并不着急,因为急也没有用,不如放缓心态,等待时间过去。

    是的,仅仅只是等待时间过去。

    对她而言,不管是战斗,还是坐下来谈话,结果都是一样,她是必胜,所消耗的也仅仅只是时间而已。

    在她看来,这场战斗本就没有意义,她绝不可能攻破一个世界的防守,而小魔王也肯定伤不到她。

    但那个年轻的小魔王不可能一直战斗下去,他支持不了太久的清醒。

    所以战斗的结局一开始就已经注定,至于过程是战斗,还是谈话,都无所谓,看对方怎么选而已。

    将死之人,选什么,她都会认真对待。

    “不,我已经撑不住了,聊天恐怕也聊不了多久。”天空中的虚影摇摇头。

    “那你是要放弃了吗?我尊重你的选择,可以等你完全消散后再过去那边。”不朽者说道。

    她还是那样温和的表情和语气。

    从头至尾,都没有表现过任何的,哪怕一丝一毫的敌意。

    “我就是还有两句遗言而已。”虚影说道。

    “洗耳恭听。”不朽者端正态度,等待着对方的话语,并准备将之牢记。

    为自身道路而献身者,皆是值得尊敬的人,理应受到礼遇。

    “第一,代达罗斯将毕生的研究结果交给了我,我有他所有的手札,而且,我全都看过了,从中得到了很多东西,能用得上的,我都把这些投入到了工业化的进程之中。”陆恩说道。

    不朽者静静聆听,没有接话。

    “而且,他的研究结果里,有关于你身体的记录,是关乎你躯壳紧密型的研究,你曾经给他做过实验,用来测试原子论的道路正确与否。”

    “第二,你有没有感觉到,你的恢复能力变强了很多?是不是有东西在给予你力量?虽然这力量对你很微弱就是了。”

    话音刚落,不朽者猛然站起来。

    因为,她感觉到了,地狱本源对她的加持!

    可地狱本源为什么会给她主场优势?尽管对她而言这种加持非常的微弱,对等级10而言,主场优势已经不起什么作用了。

    但有没有用不重要,重要的问题是,为什么会有?

    “怎么回事?你什么意思?你做了什么?”不朽者的表情疑惑了起来。

    “我的意思是,和我同死吧”

    话音未落,陆恩似乎还想说什么,但他的意志已经被磨灭了。

    他真的在很辛苦的坚持了,想要坚持的多一点,久一点,但没有办法,在世界意志面前,他和凡人又有什么区别呢?

    每分每秒,他都在遗忘,最开始忘记的是身为魔王的记忆,这是第二个身体经历的,对他来说印象最浅,他甚至不记得自己是魔物之王了。

    然后是在另一个世界的记忆,包括一切的学识和理论,全都忘得干干净净,他也不记得自己叫陆恩了。

    紧接着,是白,是奈奈,是列塔,是阿杜,是代达罗斯,是灰夫人,是瓦尔德公爵,是利维娅,是安吉,那头小海皇龙,甚至是……卡拉也一样。

    一个接着一个,他全都不记得是谁了。

    他还记得,有一个很温柔的触感,习惯性的总觉得身后跟着一个东西,但不记得是什么了。

    只是,他还记得自己要怎么做。

    不过,他不记得为什么要这么做了。

    但那一定是很重要的事情,否则他不会执着到现在还记得。

    一定要……把眼前这个女人,拖进本源里!

    地狱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已经不可考了。

    但历史所记载的,在那一天,不朽者与帝国大部分等级9,没能从地狱出来。

    但帝国上层却出乎意料的冷静,几乎没什么动静,在保守党和土地党的主导下,帝国迅速将皇帝独裁制度改组成为议会制度。

    什么波澜都没有起。

    与此同时,在工人和厂主的战争打响了第一枪。

    似乎有什么人在背后策划,几乎是同时,在工业区中猛烈展开的资本对劳动的战争也发生了第一次流血。

    这次流血煤矿工人和煤炭大王之间的冲突引起的,据记载,当时星期六城里完全平静,但是,在巴卡勒斯伯爵的矿上,煤矿工人进行了袭击,结果招来了警卫队,警卫们动了手,打死了一个工人。

    于是警卫队全死了。

    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很多次,有时候是工人胜利,有时候是厂主胜利。

    如此尖锐的矛盾,厂主们原本所采取的虚伪的欺骗办法行不通了,工人所抱有的天真幻想被打消了。

    随着战争的爆发,有产阶级就这样逐渐地、一步一步地、亲手毁灭了它精心培育出来的一切幻想,破灭了无产者们的所有希望。

    这两个阶级之间的战争开始变得尖锐,它成为公开的、官方承认的和所有人都很清楚的事了。在一次工人与街头的演讲上,一位联合会领袖大声喊道:“现在已经不是工资问题,而是应当由谁来统治的问题了!”

    冲突全面爆发。

    在辉光城,整批工业大军,七十多万名工人被解雇,流落街头。

    工厂全都歇业,厂主们歇斯底里的要用两败俱伤的办法毁灭那些有着尖锐矛盾的工人。

    但有一个叫阿杜的人在辉光城站了出来,他在街头对着数十万人高声喊道:“如果他们不允许我们在辉光城!那么我们就到约克城去,如果约克城不行,我们就去莱丁郡!如果莱丁郡的工厂也要歇业,那么就到诺定城和晚风城去,到明翰和阿皮杜去!到夜风城和克拉比去!到布轮堡和今日城去!”

    “让你们的呼声越来越响亮、越来越广泛地传播出去吧!每一个城市、每一个劳动部门的工人阶级团结起来!如果企业主存心拿出他们这个阶级的全部力量来对付你们,那么就号召你们的整个阶级组成战斗队伍去对付他们!如果他们想要进行大规模的阶级斗争,那么就让他们如愿以偿,且看这场大搏斗会有怎样的结局吧!”

    这句宣言,拉开了大搏斗的序幕。

    一方面,厂主和工人之间正在进行斗争。

    然而,另一方面,贸易正在同市场商品过剩的现象进行斗争。

    起义运动渐渐蔓延全国,贸易有完全被破坏的危险,工业产品几乎全都跌价,有时跌得很厉害,因为工人和基层们都不再有钱购买产品,所以存货数量很大,而且越积越多。

    但一方面,农业产品价格却水涨船高,市场的开市价格比前季要高40到50%。存货不多,而新货到得很慢。

    人们对钱财交易抱着不信任心理,这种情况在长时期内都是不可避免的,以物易物的情况逐渐变多。

    很多工业产品,比如剪刀和水壶,一个月以前采购的并且当时就如约到手的货物,卖出后获利至少有100—150%,而现在卖货的款项连开支都不够。

    财产日益集中于少数人手中,而大多数的人民却愈来愈贫困,因为这种情况,大部分人甚至连饭都吃不起了。

    这样,在一小撮富翁和无数的穷人之间,就产生了尖锐的敌对现象。这种敌对现象已经到了爆发战争,只要目前的社会基础保存一天,这种少数人发财,广大群众贫困的进程就无法制止;只要社会还没有最后被迫根据较为合理的原则进行改组,这种敌对现象就会愈来愈尖锐,直到连战争都无法倾泻,只能你死我活。

    但死的绝大多数是工人,因为帝国的常规武装力量依然强大。

    而没过多久,在帝国的许多地方,爆发了魔灾。

    恶魔们倾巢而出,似乎预谋已久。

    帝国军队开始镇压魔灾,无暇顾及工人们了。

    但魔灾出现后没几天,一场真正的灾劫出现了。

    于荒野之中,一个永久传送门爆炸了,从中涌出了无尽的地狱大军。

    地狱和帝国,联通了,一个永久的,可以通行君王的传送门,被彻底打开了。

    原本作壁上观的上层贵族们惊了。

    不过他们迅速整备,强行压制住国内的斗争,雷厉风行的开始控制整个帝国,对抗即将到来的魔灾。

    但叛军突然起势了。

    曾经镇压过的叛军,露出了真容,原来他们都是圣日王朝的人。

    帝国震怒。

    但随之,海境翻脸,要求独吞沿海一带。

    局势急转直下,真正的战争爆发,帝国双边开战,同时镇压内部矛盾。

    然而,帝国超过一半的等级9和不朽者都在地狱,没有回归,帝国耗费巨资修建的冥河水厂,也没能成功运作。

    帝国眨眼之间,危如累卵。

    战争爆发后的第三年。

    帝国分裂。

    原本的分裂势力,包括安略,及一部分叛军势力,帝国内部的新工人联合,于帝国东边三个行省,宣布独立。

    上层贵族占据大部分地盘,分裂势力占据了三个行省。

    屠龙者斯莱尔元帅身死,被‘巨妖’格杀。

    瓦尔德公爵与海皇龙战斗,未果,沿海失守,阿皮杜沦陷。

    帝国全面收缩势力,和精灵与海境达成协议,与此同时,战争的热点被放在了分裂势力上。

    在安略,奈奈背着四五个盒子,面色沉重的站在一家人户里。

    她跑的快,对地形最了解,而且是老人了,所以任职了运输队长这个职位,负责往前线运输东西,然后把前线的一些东西运回来。

    那位母亲哭的稀里哗啦的,因为他们的两个儿子都死在了前线,战争肯定是要死人的,那一对兄弟都是自愿参军的。

    “他们最后救下了十五个战友……战死的很光荣。”她想要开解那个母亲,因为……她的丈夫早就死了,她是搬来安略的。

    那个母亲没有说话,只是哭。

    只是走的时候,她呜咽的自言自语:“每个人都说他死的很光荣……尸体都被打烂了,我不知道有什么好光荣的。”

    奈奈装作没听见,加快了脚步离开这里。

    是啊,人都没了,哪里有光荣可言呢?先生不也是……

    前线战壕,因为帝国军队势力太大,他们不得不依靠城防固守。

    在整个4月和5月期间,帝国军队企图夺取筑有这些工事的地方,但毫无结果。

    他们不得不挖掘在正规围攻时采用的接近壕向这些工事逼近,当大量援兵到达的时候,他们才得以用强攻夺取这些工事。这样一来,尽管这些向前突出的野战工事遭到了当时威力最大的海军火炮的轰击,但它们使前线陷落的时间无限往后推后了。

    在安略的营地里。

    “报告,指挥官阁下,斥候的情报已经总结送来了。”一个副官对着己方的将军说道。

    “念。”将军揉了揉太阳穴,他已经没有心情看报告了。

    “是。”副官展开报告开始念:“帝国现有三百七十一个步兵营,其中三十三个近卫营、二十个个列兵营、三百个基干营、九个个突袭营、九个骑兵营]等等,平时每营8个连,战时300个基干营各留2个连在后方用来编组后备部队,因此每营只有6个连开赴前线。在这种场合,每个基干团留下的6个后备连中,4个连以归休兵和预备兵补充后扩编为第四营,其余的2个连大概应作为后备部队,以后可编成第五营,要编成这些第四营并使它们做好战斗准备,当然需要一些时间,至少要6个星期左右。目前,这些营同流动自卫军一样,只能算做警备部队。因此,帝国用来进行攻势的仅有上述376个营,这是我们要面对的全部对手,敌方的将军是一位等级8的战士,原属于帝国军方。”

    念完这些时候,副官的手也有点发抖。

    “阁下,我们能赢吗?”他问道。

    作为高层,问出这种话,已经算是犯了忌讳了。

    “我们不是能不能赢,我们是必须要赢。”指挥官站了起来,作为一位传奇英雄,等级8的强者,他已经有资格知道一些内幕了,知道帝国大部分等级9是怎么消失的了。

    “已经有人,帮我们扫清了大部分障碍了。”

    战争爆发后的第三十五年。

    有一件传说能够复活的宝物出世,很多人出手争夺,因为很多人重要的人,都在持续三十五年的战争中死去了。

    在混战的漩涡之中,有一条龙,强大,疯狂,幼稚,混乱,扭曲。

    她在天空驰骋,散播死亡。

    她抢走了宝物。

    但在众人的围攻之下,她的身躯被撕裂,几尽濒死,有人看见她在四肢全碎的情况下,仍然用断肢撑在地上,咬死了对手。

    那种眼神,让人不寒而栗,她身边宛若鬼蜮,有人看见那头龙重伤垂死,想要去截杀,抢走宝物的同时,还能收获一些等级9的古龙的素材。

    但最后,不管她伤势有多重,不管她面对多么困难的绝境,她都像是不死之身一样,哪怕头都被砍掉了,一样蠕动着,就是不死。

    只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她毁掉了所有追过来的人,六亲不认,有人终于发现了她其实不是龙,而是一种可怕的怪物。

    但最后,那个宝物其实是假的,有的是激活生机的能力,但并不能复活。

    据记载,那头可怕的不死怪物哭了,周围的城市的人都听见了她的呜咽:“我只是……我只是,想再看见他啊……”

    之后,不死怪物不知所踪,从记载中消失。

    战争持续了一百一十五年,最终,世界还是趋于稳定。

    帝国分裂了,分裂的那一部分由安略作为中心,形成了一个稳定的共和国,囊括了圣日王朝的人,一部分魔物混血,大量的新工人联合。

    精灵和海族都拿到了属于自己的利益,收缩了回去,只是海皇龙似乎意犹未尽。

    整整一百年的战争。

    发生了很多的事情,有的英雄力挽狂澜,有的学者推动进程,但更多的是数之不尽的年轻人死在战争里。

    尸横遍野。

    士兵躺的到处都是,道路上,森林里,到处都躺满了他们的尸体,和自己的武器并排躺着,天气炎热的时候,他们的尸体因腐烂胀气而膨胀,他们好像变得一天比一天强壮。

    真可笑啊,他们生前,可从来没吃的那么胖过。

    城市原本高耸的石墙与城门已经倒塌,都市完全被硝烟与战火所吞噬掩埋,这里现在所剩下的,就只有凄艳的触目惊心的血色大地与幽暗的深不见底的的阴霾天空,河流中涌动着的不是水,而是在过去无数场战斗中所流淌的鲜血。

    战场仿佛随时回荡着士兵们疯狂的笑声,不甘的怒吼以及惨烈的悲鸣,和尸水和血水混杂的池塘里,倒映着的是堆积成山的尸骨们正在厮杀。

    尸骸拥抱在一起,他们并非原谅了对方,而是用生命去咬掉最后一块肌肤。

    高等级职业者的乱战,让整个世界人口锐减了四成以上。

    残垣断壁,十室九空。

    不朽者预言的场景发生了,战争爆发之后,死了很多人。

    她之所以要阻止魔物之王,就是因为这个,必须阻止这样的惨剧发生,无论如何都不可以发生。

    世界进入了两极对立的情况,安略与帝国对立了起来。

    但是,时过境迁。

    一百年,五百年,一千年,两千年。

    最终,一切都融合了。

    一代又一代的人老死了,在死前,都对世界作出了不同程度的改变。

    英雄与智者如大浪淘沙,推动着这个世界前进。

    这个世界有壮丽的史诗,也有恢弘的篇章,每个时代都有属于自己的英雄,每个时代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

    但有一个思想,一直都没有湮灭。

    每个时代,都有人传承这个思想,他们比陆恩更聪明,更有创造力,他们想出了更好的办法,他们想到了古人从未想到的方针。

    一代又一代人,改造了这个世界。

    精灵融入了,海族融入了,魔物们融入了,时代的进程,将所有的智慧生命逐渐混杂在了一起。

    社会变革了一次又一次,战争爆发了一次又一次。

    沧海桑田,日月如梭。

    直到有一天,地狱迸出了一道剑光。

    一个女人从中走出。

    怀抱长剑,面色不悦。

    “没想到……竟然被困住了一万年,真是……大意了。”不朽者叹了口气。

    她被困在了地狱本源里,整整一万年。

    只是,当她出现的时候,天边飞来了一艘古怪的盒子,四四方方,棱角分明。

    “前方的未知强者!45313号巡逻舰警告!你已经触犯了交通法”

    不朽者一向遵守规则,尊重法律,所以她老老实实等拿到罚单之后,才离开治安队的办公室,她甚至还掏了几个银币付罚款。

    不过那些人一脸奇异。

    因为现在这个时代,用的都是虚拟货币了,金属货币倒是还有,不过真没什么人用,而且……不朽者身上的货币,那是古董。

    她还差点因为倒卖文物被起诉。

    后来,她在这个世界给人打工,经历了很多事情,从一无所知的古代人闹出不少笑话,到展露实力,人前显圣,总而言之,过了一段时间,她才终于熟悉了这个世界。

    虽然经历和那种都市仙王小说一样,但她依然恪守本心,并没有过多的波动。

    这个世界,货币虽然存在,但那只是衡量一个人可以动用社会资源的多少而出现的单位,每个人各尽其能,各取所需。

    甚至已经实行了完全的公法制。

    什么叫公法制呢?那就是,一切的知识全部免费,义务教育全面普及,任何技能的道路,训练方法全部公开,只要愿意,就可以学。

    整个星球的足迹已经布满了四十五颗星球,地狱的本体也已经被找到,传送技术非常先进,整个文明有着超过20位等级10,数以千计的等级9。

    令人震撼的盛世,和平,发达,哪怕是最贫穷的人,也可以衣食无忧,也可以学到知识,能识字,能做出自己的贡献,只是不如其他人而已。

    这个社会,没有所谓的垃圾人口。

    坐在属于自己的房子里,面前有一个小球。

    那是意识链接球,通过这个,可以到一个虚拟空间中。

    不朽者将心神沉浸在其中。

    一个聊天框出现在面前。

    匿名用户:读博我想考暗影深渊大学的魔导机械自动化,前辈们有什么要提醒一下的吗?

    一坨飞翔:小心深大文法学院的魅魔!

    匿名用户:对自己用变gay药水能防魅魔吗?

    大叔树:那地方就是全恶魔的恶臭专业。不如来我自然魔法学院交几个木精灵小姐姐还不是美滋滋!

    肌肉里都是脑子:楼上的!这么说你很现充咯!我魔导理论专业半年就见一次女的,还是狂兽人!

    没翅膀:深大吗……我觉得应该可以吧,我是圣大的给你个很对不起我们学校的建议千万别选我们学校,玛德各种条条规规太多了QAQ。

    八个核桃乳:学召唤吧,不说召唤四元素系别的小姐姐,就算只是召唤个变形怪也爽翻天,如果出幻兽还能变兽耳娘!

    恶魔五月哭:我深大心灵系灵能专业毕业,怎么说呢……我总感觉用不上啊,又不是几百年前可以随便催眠别人……入梦师资格证也考不下来,好烦。

    不会飞也不会跑:我这北方专科学院的,专修冰雪魔法的,同学都很努力,宿舍里暖气一个月被练冰锥的戳爆二十六个,学生素质都挺好的。

    布洛克:恁们魔法大学扩招太严重了,俺们去村里打野食碰上人类玩意的巡逻队,一个法师拿着魔具使个过载火球术都能把自己整死。屯子里选萨满苗子比你们学院都严多了!

    麦穗在地:我当初也是国大毕业的,后来响应政策去当大学生村官,自学了个收割机魔具的维修与使用,还教会了还在村里的年轻人,过的也挺充实的。

    匿名用户2:来来来,走过路过不要错过,Java魔导书,无论你是那个体系魔法,都能保证正常施法,速度也快。功能多多,功能多多!

    现在特价,特价啊,只要998,只要988,机会难得千万不要错过。现在购买配送lisp入门一本,超实惠哦!

    Pyth1234:管理员来踢广告!@管理员。

    系统通告:匿名用户2已被禁言。

    这个世界比不朽者想象的都发达的多,已经连网络,自动化农场都有了,星际旅行也可以完成。

    这样宏大的文明,秩序井然而又活力十足,秩序带来的压抑完全不存在,所有人遵纪守法似乎是刻入本能的东西,再繁杂的手续似乎都已经习惯,就连走在街上都需要看信号灯,可是却没有人觉得烦。

    然而,神依然存在。

    只是,神并非高高在上,而是切实存在的,与人同行。

    继续网上冲浪了一段时间,把今天的日常任务做完了,接着起身,离开了家里。

    申请了一个月了,今天她终于可以面见神明了。

    上了公交,再转高铁,最后来到教会所在。

    交了面见卡,进入祈祷室。

    仪式开始,她的意识来到天界。

    神明就在她面前。

    “代达罗斯,没想到,你居然是神。”不朽者叹息。

    “不朽者啊,你也活到了现在,真是让人开心,不是吗?”代达罗斯带着温润的笑容,如此说道。

    “你看,这个世界,如何?是否是你们所有人从未见过的美丽之物?”

    “我曾经说过。”

    “企图与我为敌者,时间将证明他不过是必要之过程,用来设计他想像不到的,更为美妙的事物,以达成至高至善之理,如今,这个文明,永远前进,永远向上,永不堕落,永远美好,比所有的天界,都要更加美妙。”

    代达罗斯如此说道。

    “的确,这就是……魔物之王所希冀的世界吧?也就是说,他,还有这个一万年里,所有的东西,都是你的棋子?”不朽者问道。

    “不,不是棋子。”代达罗斯摇了摇头:“准确的来说,魔物之王,是我的启发者,是先行者,而其他的,则是和我一样的践行者,没有谁比谁高贵,只是我的能力比他们强一些而已。”

    不朽者没有纠结这个话题,只是继续问道:“那当初,是你杀了你自己?”

    “并非如此,我只是,把自己送了回去。”

    “这是一个循环,我也不知道怎么实现的,但就是成功了,我回到了原始时代,成为了神明,带来了文明的曙光,同时,我也按照历史,创造了魔物之王,再由他启发曾经的我。”

    “听起来很绕。”不朽者笑道。

    “但无所谓,至高至善之理已经达成,你我都无需介怀那些事情了,还是继续引领这一切吧。”代达罗斯挥了挥手,目光投向更远的远方。

    不朽者没有回话。

    的确,这个时代……很幸福,人和人只有分工的不同,而没有地位的不同,没有贵族,也没有聚集在一起的大资本,所有生产资料共有,知识得以全面普及。

    的确配得上“至高至善之理”这几个字。

    她有点怀念魔物之王了。

    如果可以回去的话,她有点想给魔物之王道歉。

    如果她一开始就愿意支持的话,或许一切都可以不一样,不用死那么多人,也可以变成现在这样。

    在文明所属的另一颗星球上。

    “阿姨啊,我真不认识你啊……你干嘛呀……”一个黑发黑衣的男人挠头:“我一个地狱本土出生的小子,今年才二十来岁,怎么会和您这种长生种认识呢?”

    说完,他骑着车,赶忙一溜烟的炮了,免得被抓住走不掉,搞不好就是什么传销组织,或者报补习班的。

    在他的身后,一个美丽的黑色长发女人,长着龙角,紧紧的注视着他。

    不死的小小怪物,终于还是闻到了熟悉的气味。

    纯净意识,就这点好处,既然纯净,那如何能被继续纯化呢?

    记忆清除了,一切都忘了,但其本身依然留存,等到被地狱本源自身吐出来的时候,自然会再次作为恶魔诞生,和所有君王一样。

    而且,永远不要怀疑不死怪物的执着。

    —全书完—

    还有后记,别忘了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