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这个诅咒太棒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六章 一个大胆的想法(上)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醒醒?”

    “喂?”

    “陈宇?醒醒!”

    “嘿!!”

    仿佛从深深的泥潭中挣脱。

    昏睡的陈宇渐渐苏醒,缓慢睁开双眼,就见一个模糊的人脸正在视界内摇晃。

    “陈宇!说话!你怎么了?”

    陈宇?

    谁是陈宇?

    这里是哪……

    呆滞了许久,陈宇才回过神,猛地起身,扭头:“琦姐?”

    “你没事吧?”琦姐伸手,在陈宇眼前晃了晃:“用不用去医院?”

    “我…我怎么了?”

    “你昏迷了啊!”

    “昏迷?”

    “应该说是睡着了。”琦姐皱眉:“但和昏迷没啥区别。我都叫你好几分钟了,怎么喊也喊不起来。你有什么先天疾病吗?”

    揉了揉胀痛的太阳穴,陈宇隐约明白自己的身体发生了什么。

    由于受到了诅咒,一切都反转了。

    别人睡眠会减轻困倦。

    但他睡眠,只会越睡越困。

    昨天在操场的时候,他曾趁着校长“哔哔赖赖”期间睡了一会。但只是站着小息,影响还不明显。

    等晚上一睡觉,【诅咒】的危害才显现了出来。

    显然,如果没人叫醒他,说不定能一直睡到死……

    ‘太可怕了。’

    念头至此,陈宇直接握上了琦姐的双手,可劲摇:“救命之恩,无以为报。要不我给你整个活,劈个叉吧。”

    “……”琦姐一脸黑线:“什么乱七八糟的?你到底怎么了?”

    “没怎么,也许是晚上熬夜修炼的太晚了。”

    “总觉得你有点奇怪,要不去医院检查检查吧。”

    “不用。以后我注意,绝对不会出现这种问题了。”

    “你确定?”

    “确定!”陈宇重重点头,松开手,道:“琦姐你先出去吧,让我把裤子穿上先……”

    待琦姐退出房间,陈宇脸色顿时严肃,掏出手机,设定了一个早上6点钟的闹铃。

    一个7点钟的闹铃。

    一个8点钟的闹铃。

    以及一个早上9点钟的闹铃。

    并把声音调到最大。

    防止自己一旦睡过去,也能在早上被吵醒。

    否则一觉睡到死就操蛋了……

    设好闹铃,他看了眼时间,发现已经上午十点半了,连忙换好衣服,走出卧室,在卫生间内快速洗漱一番。

    这才下楼,对老板椅上的琦姐打招呼:“不好意思,突发情况,第二天上班就迟到了。”

    “刚才你的情况很吓人,差点我就报警了。”

    “以后不会了。”

    “你确定不用去医院检查一下吗?我出钱。”

    “不用,我了解自己的身体。”

    “那……楼上厨房有早饭,你去吃吧。然后下来看店,我还得去给你问问学校的事。”

    “我一边看店一边吃就行,琦姐您忙您的。”

    “也行。”

    点点头,琦姐起身,披上一条丝巾,带上一只遮阳帽,便匆匆离去了。

    陈宇轻舒一口气,用力拍了拍还有些困倦的脑袋,上楼把女老板留的剩饭端下来,放在柜台上吃。

    正常人不吃饭会饿死。

    他不吃饭会撑死。

    所以,每日三餐也少不了……

    “吱”

    刚吃了几口,店门忽然被推开。

    从外走进一位熟悉的身影。

    胡子拉碴,四十岁左右,穿着老旧西装。

    正是昨天被琦姐骂走的那位顾客。

    “你好。”陈宇咽下口中食物:“你要买什么烟?”

    “我要买烟。”中年人掏出兜里的一叠钞票,晃了晃。

    “我知道你买烟。我问你买什么烟。”

    “最近咱家有什么特价烟吗?”中年人趴到柜台上,瞥了眼陈宇的早饭,然后扫视柜子里一包包精美的香烟。

    “没有。”

    “前几天还有呢。”

    “我来就没有了。”又夹了一口饭,放入嘴里,陈宇含糊不清:“买啥。”

    “那……给我来包哈尔滨吧。这烟味冲,喜欢。”

    ‘主要是这烟便宜吧……’

    陈宇看破不说破,伸手从柜台里拿出红黑色包装的哈尔滨:“948,现金、微信、支付宝?”

    “现金。”中年人伸舌舔了舔粗糙的大拇指,小心翼翼查了九张百元大钞:“小孩,我是你家老顾客,平常买哈尔滨都900元,不信你打电话问你老板。”

    “唰!”

    陈宇不卖了,直接将香烟收回,继续吃起了饭。

    中年人:“……”

    陈宇:“呱唧呱唧……”

    中年人:“……”

    陈宇:“呱唧呱唧……”

    两人相互对视。

    一个僵在原地,一个嘴巴不停咀嚼,大眼瞪小眼。

    “你这是干什么?”中年人皱眉。

    陈宇:“呱唧呱唧……店小利微、概不打折。”

    “你这小孩!得罪了老顾客,不怕你老板扣你工资!”

    “我没工资。”

    见忽悠不住陈宇,中年人砸了咂嘴,又不舍的拽出一张百元大钞,凑够十张,放在柜台上:“行吧,给你,也不差那点钱。”

    陈宇接过,找完零钱,将哈尔滨递出。

    中年人拆开香烟包装,点燃一根,美美的深吸了一口:“呼……”

    接着,他装模作样的又夹出了一根,递向陈宇:“小孩,来一根?”

    “行。”

    陈宇多贼啊。

    有这便宜不占还是人吗?

    只见他劲气爆发,脚跟发力,腰部扭转,右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香烟抢过,塞进了嘴里。

    “?”

    中年人还没回过神。这头陈宇已经拿起桌上的火机,把香烟引燃了。

    陈宇:“谢谢啊。”

    中年人:“……”

    “嘶,呼……”

    【受到恶性气体侵袭:劲气+20】

    “咦?这烟……”

    陈宇连忙吐出香烟,仔细打量这根“哈尔滨”,有些惊讶。

    红塔山他抽过。

    琦姐烟灰缸里的烟也抽了不少。

    芙蓉王、小熊猫、云烟等等品牌都有。

    通常来说,吸一口,也就增加13—16点的劲气。

    到了烟屁股那,吸一口,最多也不会超过18点。

    但这根哈尔滨……

    “嘶。”

    【受到恶性气体侵袭:劲气+22】

    “呼……”

    “嘶!”

    【受到恶性气体侵袭:劲气+23】

    “这烟……”

    陈宇惊喜:“好家伙,这烟带劲!”

    “对吧……”中年人一脸肉疼。可烟是他送的,也不好意思说什么,只得讪讪道:“要不我怎么喜欢这烟呢,可冲了。”

    “嗯呢,这烟真不错。”陈宇一口接着一口,不停地吸。

    增长的劲气多。

    价格还便宜。

    这性价比就很舒服了……

    “小孩,你都抽啥烟啊?”中年人眯着眼睛,想要把吃的亏占回来:“给我来一根尝尝。”

    陈宇:“我不抽烟。”

    中年人:“……”

    “呼……”陈宇鼻孔喷烟,并熟练的吐出两个烟圈,道:“有问题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