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这个诅咒太棒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一章 还能开除我不成?(上)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陈宇能对邢碧记得那么清楚,不是因为邢碧取得的成就。

    而是因为他的姐姐陈思雯……正是被那女人废掉的。

    记忆中,当时他高一,身处现场,就在高考的擂台下,亲眼见证邢碧打碎了他姐的气海。

    打碎了陈思雯的一切前途。

    但即便如此,他对碧琪也只是看不顺眼而已。并没有多少所谓的“仇恨。”

    因为高考擂台,本身就是高危考试。

    实力不济,还不认输,受伤难免。

    有时候能保住性命,便很幸运了。

    各大城市每年的高考,最不缺伤亡。

    在高武的“乱世”中,人命终究只是统计下的数字。

    更何况邢碧也非故意下重手。

    那个女人就是偏执的性格,面对任何敌人都全力以赴,招招直指要害。

    而这种人,往往才能活的更久……

    站在原地,看了一会儿邢碧的演讲,陈宇听得厌烦,默默溜出了队伍,离开操场。

    他随便找了棵大树,蹲在树后,掏出香烟点燃,塞进嘴里。

    “嘶。”

    【受到恶性气体侵袭:劲气+14】

    “呼……”

    烟雾吐出,在沉重空气的压迫下,徐徐上升,又消散在微风吹拂之中。

    陈宇眯着双眼,思绪如烟头飘舞的氤氲。

    “碧琪……”

    “京城大学。”

    “京城大学吗……”

    “呼”

    【受到恶性气体侵袭:劲气+16】

    “呼……”

    【受到恶性气体侵袭:劲气+15】

    【受到恶性气体……】

    一根红塔山抽完,陈宇竖起耳朵,听到操场方向的演讲还没有结束,便又掏出烟包。

    这次,他直接抽出五根烟,全部点燃,放进口中。

    “嘶。”

    【受到恶性气体侵袭:劲气+48】

    【受到恶性气体侵袭:肺部健康+2;身体健康+2;体质+1;免疫力+1;寿命+2】

    “京城大学……”

    “啧。”

    ……

    当邢碧演讲完毕,离开主席台,陈宇才回归班级队伍。

    “陈宇,你刚才哪去了?”班主任走来,沉声问道。

    “上了趟卫生间。”

    “上了半个小时?”

    “没办法?”陈宇摊手:“我一听那个女人说话,就想拉屎。”

    班主任:“……”

    陈宇:“多亏她说完了,要不然我得拉虚脱。”

    “噗……”

    周围其他同学都忍不住笑出了声。

    班主任瞪起眼睛:“今天放学,写1000字检讨!”

    “可以。”陈宇点头:“题目就是邢碧学姐来了,我不应该拉那么多。”

    “哈哈哈……”周围学生笑的更大声了。

    引得主席台还在讲话的校长频频侧目。

    班主任不敢再多说话,只得狠狠瞪了陈宇一眼:“你等我晚上怎么收拾你!”

    大约二十分钟后,动员大会结束。

    主席台的领导们离席。

    全校学生则有序返回班级,继续修炼。

    回到班内,班主任并没有训斥陈宇。

    因为这会打扰到其他同学。

    猴精的陈宇自然也清楚这一点,完全没把班主任之前的威胁放在心上。

    他甚至连1000字检讨都不打算写。

    正经学生谁写检讨啊……

    然而,在即将放学的前两个小时,远比“检讨”更大的麻烦来了。

    高三二班教室门被推开,鱼贯而入十多号人。

    其中有校长、教导主任等领导,还有不少身穿制服的民警。

    “校长,这是发生甚么事了……”班主任连忙上前紧张的询问。

    校长却并未理会班主任,凌厉的目光直接扫视全场,以充满威势的语气道:“谁叫陈宇,自己站出来。”

    闻声,陈宇停止修炼,下意识看向门口众人,瞥见了香烟店女老板的身影。

    “糟了!”

    陈宇哪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立刻装作茫然的表情,左右环视,似乎在寻找谁是“陈宇。”

    但班里同学的目光,却将他暴露了……

    于是,校长、教导主任、以及众民警,都将目光盯向了他……

    香烟店的女老板,也盯向了他……

    “是他!”

    女老板指向陈宇:“是他!是他!就是他!”

    陈宇只得硬着头皮站起身:“您好,这位阿姨,请问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他还叫我阿姨!”女老板更怒:“抓他!偷烟贼!”

    此话一落,一旁的班主任和全班同学顿时吓了一跳。

    “偷…偷烟贼?”班主任愕然:“是不是有误会?班里没有抽烟的同学啊?陈宇也不抽烟,怎么会偷烟呢?”

    “对。”陈宇赞同的点头:“我不抽烟。”

    一位老民警径直上前,先是掏出证件给陈宇看了眼,随后老练的搜摸他的口袋。

    很快,搜出一包没剩下多少香烟的红塔山。

    “噢……”全班哗然。

    陈宇也是皱眉,环视左右:“谁把这玩意装我兜里的?”

    众同学:“……”

    班主任:“……”

    校长:“……”

    见无人回应,陈宇看向老民警:“警察叔叔,这事必须要查清楚。香烟可不是小问题啊!”

    “别耍这些没用的。”老民警面无表情,甩手将陈宇扣住:“你以涉嫌偷盗罪,和我们去一趟派出所。”

    “误会!你们抓错人了,他就是个学生!”班主任慌了。

    “就是他!偷烟也就罢了,还扔下十块钱羞辱我!”女老板掏出一台平板电脑,给众人播放了店内的监控视频。

    果然,从视频中能清晰看到,偷烟的正是陈宇。

    “这…这……”班主任支支吾吾。

    而校长和教导主任等领导,则脸色铁青。

    “好吧。”陈宇耸肩:“我承认我拿烟了。因为你不卖给我啊,而且我也给你留钱了,怎么能叫偷呢?”

    “你留钱了?说的是那10块吗?”老民警开口。

    “对啊!我都没找她要零钱呢,她竟然报警了还?这阵仗太夸张了吧?警力这么充沛吗?”

    “找你零钱?”女老板血压升高:“1680的红塔山,你就扔十块钱,还找你零钱?”

    “卧槽?1680?”陈宇差点咬到舌头:“你卖的是喜马拉雅山吗?”

    老民警认真观察陈宇的微表情,确认对方不是装的,大致明白了怎么回事,便松了手:“你不知道香烟的售价吗?”

    “不管我知不知道,1680块钱的红塔山也太疯狂了吧?这黑心商家不枪毙留着过年?”

    众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