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仙丹给你毒药归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十二章 不存在的第七人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清尘道长。”谢理理见到那道人后冲对方行了一礼。

    “理理姑娘。”清尘还礼,随后走到了石桌对面,一撂道袍坐了下来,接着又伸手抚乱了面前的棋盘,将上面的白子和黑子分开。

    谢理理帮着清尘把棋子装回棋笥,随后装作漫不经心的问道,“道长刚才在和谁对弈?”

    “我自己。”清尘道。

    “自己和自己也能下棋吗?”

    “谁说不能?”清尘莞尔,“人生之中大部分时候,不都是自己在与自己对弈吗?”

    “可是你的棋艺什么时候这么高了?”谢理理不信。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更何况你上次来找我下棋都是一个月前的事情了。”清尘道,说完他又看向陆景,“这位朋友是你新找来的帮手?我听端午说你们准备两个对我一个。”

    “道长怕了吗?”

    “贫道最近棋艺大涨,该害怕的是你们才对。”

    清尘果然如谢理理所说,一提起下棋来就眉飞色舞,迫不及待的挽起袖子,打算来个挑灯夜战。

    而这时候端午也把那两碗白水给端了过来。

    陆景和谢理理各自接过一碗,其中谢理理小抿了一口,而陆景刚在金钩赌坊打了一架,有点渴了,接过碗后直接喝下了肚子去。

    这时候清尘也收拾好了棋盘,伸出一只手去,握拳。

    “猜猜看吧。”

    “单。”谢理理毫不犹豫道。

    清尘摊开手掌,里面握着一枚棋子,“你赢了,黑子是你的了。”

    谢理理却没着急落子,而是又扭头对陆景道,“这局我先来吧。”

    “怎么,你们不是说要一起上吗?”清尘扬眉。

    “我说要二对一,但没说一起上。”谢理理道,“我先跟你下,要是我输了,我朋友再上。”

    “车轮战啊,”清尘道,“那也行……就是咱们对弈的时候,你那朋友会不会觉得无聊?要不我让端午先带他去客堂休息,还是说他想在栖霞观里逛一逛?”

    陆景和谢理理对视了一眼,都从彼此的目光中看出了一丝诧异。

    他俩原本的计划是由谢理理拖住清尘这个观主,然后陆景找个借口暗中搜查栖霞观。

    可没想到谢理理才刚拉清尘坐到棋盘边,后者就已经帮陆景找好了离开的借口。

    该说他是无心无愧,还是有恃无恐呢?

    “那我先转转吧。”陆景顺势道。

    “好。”清尘点头,说完便将目光重新汇聚到了棋盘上,似乎真的一点不担心陆景会发现什么。

    见状陆景也没再客气,离开了两人下棋的小院,在道观中走动起来。

    栖霞观很小,从山门到后院还不到六十丈,转一圈甚至连半柱香的时间都用不了。

    陆景很快就将道观上下搜查了一遍,结果除了寮房那边外,其他地方都没看到人影。

    于是陆景就将注意力放在了那几间寮房上。

    谢理理说过,栖霞观内有六名道士,其中端午和清尘陆景已经见到了,还剩四名道士,正好对应四间寮房。

    陆景给自己施展了一个轻身术,然后跃上了屋顶,轻轻掀开瓦片,一间一间看过,也没在那些人的房中看到其他可疑的人。

    已经跑了吗?

    陆景皱眉,他和谢理理从叫门到进入道观还是花了一些时间的,若有奇物藏在栖霞观中,的确是可以利用这中间的时间逃走。

    这也能解释清尘明明在睁着眼睛说瞎话,却为何一点都不慌张。

    但是陆景总觉得对方应该没有这么敏感。

    和警惕性无关,栖霞观本身就是一座道观,平日里肯定会有不少人出入,若是一有人前来拜访,那人就跑,反而更容易带来危险,因为隔壁可就是司天监的官署衙门。

    陆景还是更倾向于那人是藏在了什么地方。

    那地方一定足够隐秘,让人意想不到,甚至就连道观里其他五名道人也不知道。

    这样两人之前敲门,端午才会说自己的的师父正在房中,那小道士显然也不知道清尘正在后院和人对弈。

    真么看来,果然还是清尘自己寮房嫌疑更大。

    陆景想到这里,便从屋顶又跳了下来,走到清尘的房门外。

    他只是轻轻一推,房门就打开了。

    里面空无一人。

    陆景左右打量了一下,屋里的陈列和摆设都很简单,只有一张床榻,一张方桌,两把椅子,外加一口箱子。

    陆景先翻了翻桌上的书,发现都是些道藏或棋谱,接着他又把目光投向那口箱子,看大小那木箱里足够塞下一个成年人了。

    陆景抽出飞剑,握在手中,上前两步,小心翼翼的挑开了箱子上的上盖。

    结果里面只是一些做法事会用到的法器。

    而且看起来都颇新,应该是才打造出不久的。

    陆景又仔细打量了屋里其他的地方,依旧没找到第二个人生活过的痕迹。

    他最终只能合上木箱,退出了清尘的寮房。

    如此一来,栖霞观上下都已经被他找过一遍了。

    但除了之前那副棋盘,陆景再没找到过哪怕一丝一毫跟第七人有关的蛛丝马迹,甚至就连厨房里的筷子都只有六副。

    于是陆景只能重新回到后院,打算喊谢理理离开。

    既然这里找不到任何线索,再继续耽搁下去也只是在浪费葵为他们争取到的时间,所以陆景打算先去处理别处的奇物。

    “你们要走?可我们这才刚开始啊。”清尘指着棋盘道。

    “我刚想起了一件要紧事,不如改天再战?”陆景道。

    “也成,”清尘虽然有些遗憾,但也没勉强两人,放下了手中的棋子道,“我送二位出门。”

    然而谢理理刚站起身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坐久了血气不畅的缘故,身子晃了晃,接着感觉脑袋也跟着一起晃了起来,看什么都在转。

    咬牙从嘴里挤出半句话,“水,水有问题。”

    然而话还没说完就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而她前脚刚倒,陆景后脚也跟着一起摔倒在地,不一会儿就合上了眼皮。

    清尘见状脸上非但没有丝毫的喜色,反而露出一抹愠怒。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