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侵入人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七十三章 约定后的咬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无论我会不会对星洁告白,”徐向阳沉声回答道,“理由都不会是因为你。”

    “我确实有担心过假如我和星洁在一起了,你的心态会不会受到影响,但那都是‘之后’的事情。至于告白这件事本身,我只会考虑自己的想法、以及她的心情。我不希望在这件事情上受到他人的干涉,哪怕这个人是你。”

    嗯,这话会不会太重了?他在开口的瞬间有过犹豫,只是说出后已然是覆水难收。

    更何况,徐向阳确实是这样思考的,那就该老老实实回答……

    毕竟,是她说要对彼此坦诚。

    竺清月沉默片刻后,一把抓住了他胸口的衣领,把动弹不得的他整个人从床上拎起来。

    “我生气了。”

    两人的距离很近,近到好似睫毛都要碰到一起;他听见女孩一字一顿地说:

    “你一次、又一次地阻止我、反抗我,不顺我的心意,现在还像这样拒绝我,我真的要生气了!”

    嘴上挂着“生气”,女孩的声音中亦确实能听得出怒意;可在那之下,却仍潜藏着一丝动人心魄的柔媚。

    班长大人干脆不坐着了,她随手放开徐向阳的衣领,任他摔下去,然后从床上站起来,举高临下地瞪着他。

    “刚才是我在剖析自己身上存在的问题,现在该轮到你了,向阳!说我的时候头头是道,你自己还不是很别扭得很,老是去思考那些乱七八糟、有的没的!”

    竺清月一副愤愤不平的模样,提起包裹在棉袜的纤足,一脚踩在了他的肚子上。

    “我要是告诉星洁,你一直因为自己的能力不够强,比不上我们,就开始觉得自卑,还想去尝试那种很危险的事情,她会怎么想?她肯定会嘲笑你,说不定会生气到想要痛扁你一顿!”

    说话的同时,班长大人的脚还在他肚子上转来转去,她大概是觉得直接跺下去有点舍不得,所以就只好用这种方式施加“惩罚”。

    “……”

    徐向阳惊讶地张大嘴巴,连肚子被女孩子连续踢了好几脚的屈辱都没有心情去理睬。

    “那时候我说的话,你竟然听见了?”

    “对啊,我听得一清二楚。”

    竺清月有些得意地扬起脑袋,正眼都不愿意瞧他一下。

    这……

    徐向阳仔细回想了一下,他当时讲的内容完全是自言自语的絮叨,里面有些很明显是没法对着当事人的面说出口的。

    不过,他见到班长大人一副无所谓的神态,又有点搞不懂自己是否应该表现出害臊。

    “你以为我为什么要阻止你?就是因为听到了你的这种想法,觉得太愚蠢了,所以才会忍不住使用自己的能力。”

    “这难道还是我的错嘛……”

    “当然!”

    对于干脆选择不讲理的班长大人,他没有应对的办法,只好将自己的考虑全盘托出。

    包括刚才已经成功对死去的灵媒小队成员钱英秀发动了通灵,还发现在那之后,自身能力有出现上涨的迹象……虽然幅度相当微弱,对他而言却已经是一种莫大的鼓励。

    “可是,还是不能避免危险性,不是吗?”

    竺清月用冷眼瞥了瞥他,随即又抬高眸子。

    “在这个问题上,星洁的态度和我是绝对一致的。不信,出去后你可以去问她。”

    “……”

    徐向阳不得不承认她说得有道理。

    “而且比起我,星洁的做法肯定要粗暴许多。你要是一意孤行,说不定会被她打断双腿,扔到房间里关起来。这样想想,还是我的能力更温和吧?起码不用担心身体受到损伤。”

    “……”

    徐向阳继续无言以对。

    是啊,他之所以能和班长大人谈论未来、讨论是否需要改变自身的性格来迎合对方之类的话题,说到底是因为他们两人愿意在这方面进行交流

    两人的头脑和个性相互匹配,可以小心翼翼试探需要保持的距离,衡量包容与任性间的差距,再一点点靠近彼此。

    虽说中间会有烦恼,但这正是与心思敏感复杂的朋友交往的乐趣所在,甚至可以看作是一种……游戏。

    当然,像亲眼目睹清月割腕这种事,给予他的刺激就太强烈了,超越了“试探”的限度,所以徐向阳会感到尤其生气。

    然而,他身边的两位女孩子的性格是截然不同的,相同的方法无法在另一位少女身上起效。

    要是换成林星洁,她就算干出和清月一样的事来,也不会和你唧唧歪歪地辩经。想做就去做了,这姑娘现在就是这般坦率,正所谓“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呀。

    “可是,我也有想做的事情啊”

    徐向阳只能这样解释。他自己都觉得说法有点苍白无力,特别是与两位少女情真意切的关心相比起来。

    她们俩过于浓烈的情感表达,让人觉得负担沉重,根本不敢辜负。

    ……他也不可能辜负,但如果就这样放弃,他又会觉得很不甘心。

    “老实说,我会努力学习,初衷就是为了让自己能变得更‘特别’。”

    徐向阳回忆着过去和姐姐搬来这座城市后的那段日子

    他之所以下定决心要努力念书,除了“上个好大学、找个好工作,为姐姐分忧”这种朴素的愿望以外,还有一个能被当作是契机的刺激因素,那就是在数次转校申请中的碰壁经历。

    徐向阳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意识到,自己身上的平庸性。因为他是孤身一人,能客观地比较人和人的差距,所以这种感觉会尤其深刻。

    当然,假如在那之后的十五中学生生涯,徐向阳开始与那些和自己相似,出身普通、性格普通,可能拥有特长、但在大家眼里仍显得平凡的学生们交朋友,他说不定还不至于产生如此强烈的、想要“改变”自己的渴望;

    关键在于,不知道是接踵而至的偶然还是命中注定,他之后交到的两个朋友,同样非常特别,在同龄人们当中可谓鹤立鸡群。

    “我想变成特别的人……尤其是对于你和星洁来说。”

    “哼,别扯上我们俩。”

    竺清月冷笑一声。

    “就算是旁人都能看的出来,你对我们俩来说已经够‘特别’的了。有见过别的男生和我们俩关系要好吗?你的这种‘视而不见’,才是真的不要脸。”

    徐向阳无言以对。

    他的内心深处很清楚,她说得一点儿都没错,他真正过不去的是自己心上的槛,是因为

    “不过是无聊的自尊心在作祟。”

    在被徐向阳拒绝之后,班长大人的言辞就变得异常尖锐,且一针见血。

    “跟你说件事吧。”

    竺清月不再继续踹他。她开始在床上走来走去,一边说道。

    “要说自卑的话,我能感觉得到星洁她同样有这种心态。她上次运动会的时候找我单独聊天,我看出来了。”

    “为什么?”

    徐向阳皱起眉。他倒是不怀疑班长大人对他人感情的判断。

    “难道是觉得学习成绩和我们俩有差距?但是,这种事情靠努力就行了啊,她和之前相比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这种事情和与生俱来的超能力不一样。”

    说到这里,他又忍不住叹了口气。

    “将来的世界,很有可能就是属于灵媒和通灵者的世界。我相信你和星洁,一定能成为了不起的大人物。”

    他想要成为“特别之人”的焦虑,很大程度上就是出于这方面的考虑。

    他们三人是在同一所学校上学的高中生,星洁甚至和他住在一起,关系自然很亲密:可是,以后呢?

    “这你就不懂啦。”

    竺清月摇摇头。

    “对她而言,不幸的家庭,还有成为大家眼中的不良少女的经历,自己的过去不是那么容易就会被抹消得一干二净的……”

    “我觉得,星洁不是那种会在意别人的看法的人。”

    “那是以前,她没办法,只能当作看不见。星洁很坚强,她不会把别人的冷嘲热讽放在心上。但如果可以的话,有谁愿意被老师和同学们另眼相看呢?当然,要我说,她会感到不安的最重要的理由,还是由于你。”

    女孩踹了踹他的腿。

    “不良少女与好学生的搭配,有的人嘴上不说,心里还是另有想法的。”

    徐向阳摇摇头。

    “这怎么会……”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

    事实上,班主任就曾经要求林星洁别来打扰自己。虽说是出于好意,现在又有成绩作为担保,老师也没有继续拦着他们。

    这份过往,本该就此一笑了之;可是人们的念头,却不会就此顺顺利利地扭转。

    “所以说呀,你们一个两个的都很矫情。”

    班长大人故作感慨。

    “你现在能理解我恨铁不成钢的心情了吗?”

    “这可不是矫情,会产生这种念头很正常啊!我和星洁又没有让它影响到正常生活。”

    徐向阳有点不服气地反驳道:

    “你难道就没有迷茫过吗?”

    “我?当然不会。”

    竺清月轻哼一声。

    “只有我看不起别人的时候,哪里轮得着自己看不起自己。”

    徐向阳被噎了一下。

    她倒是有这个资格说这种话,毕竟是公认的完美超人。

    他想了想,又质疑道:

    “不对吧?明明你刚才还说觉得自己与我和星洁没能站上同一条起跑线呢……”

    “那是两码事!”

    女孩打断了他的话头。

    “再说了,我这句话的意思,与其说是自卑,不如说是”

    她的话语戛然而止。

    “是什么?”

    竺清月转了几圈后,又坐了下来。然后她长长地叹息着,整个人往后躺倒,换了个姿势把徐向阳的腹部和胸口当作枕头。

    “……是害怕。”

    从胸膛和腹部传来的重压,让徐向阳有点心神不宁,他默不作声地听着。

    “有时候,我会很害怕,觉得有一天我会不会变得不像是自己呢,又觉得说不定那样的我才是真正的我;再冷静下来想想,又哪来什么真的假的呢。”

    “……我有个办法,向阳。一个一劳永逸的方法。我的控制欲,我忍不住想要伤害自己的冲动,乃至我的嫉妒心,全都能通过这个方法一口气解决,起码不会影响到别人。”

    “真的吗?”

    “嗯。只是,需要你的帮忙。”

    “无论你要求我做什么……”

    这话还没说完,就被转过脑袋的竺清月恶狠狠瞪了一眼。

    “你那么快忘记拒绝我的事情了?”

    “……”

    徐向阳又一次无言以对。

    “我很不甘心啊。”

    她又将脸转了回去。

    “一个连为我拒绝对别的女孩子告白都不愿意的男生,真的可靠吗?感觉我好像一下子就变得很卑微了。”

    从这个角度看,能发现女孩不自觉抿紧了唇角,看上去不太愉快。

    徐向阳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这回他倒是没有劝说,只是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对方的神态。

    竺清月将手放在嘴边,“嗯”烦恼了好一阵后……

    “算啦!反正找不出第二个更合适的对象了。”

    做出决定,少女又一次翻身压住了他,用冰凉凉的手掌轻轻贴着男孩的脖颈两侧。

    “我决定把我得不出的答案……托付给你,从今往后,我会听你的话。”

    “你来命令我吧,什么都可以。”

    当他从竺清月的口中听见这句似曾相识的话后,意识突然恍惚了一瞬。

    “什么……都可以?”

    徐向阳喃喃重复了一遍。

    近在咫尺地看,他情不自禁地再一次赞叹起班长大人那漂亮到不可思议的眸子。

    通透清澈,宛如琉璃。

    好像自己心中有什么龌龊的想法,全都被映照得一干二净。

    这自然令徐向阳羞愧不已。

    “当然。”

    竺清月回答得很果断。

    “但是,假如你做了错事,哪怕只有一次,这个承诺就会立即取消,而且……我还会狠狠地报复你,别奢望能再像之前那样用我对你的情感作为赌注来阻止我。”

    那双能看到自己内心所有秘密的美丽瞳孔,正在极近的距离熠熠生辉。

    “向阳,你愿意吗?”

    “当然。”

    这一次,他回答得毫不犹豫。

    “我们来约定吧?碰拳的那种。”

    “用星洁教你的动作?”竺清月笑着问道,“那个还挺帅的。”

    “对吧!”

    徐向阳深有同感地点点头。他也很喜欢这个手势,有种侠客般的潇洒。

    “那就赶快把我身上的……”

    谁知,班长大人却冷哼一声,严词拒绝。

    “我不要!”

    “啊?”

    要、要反悔了?

    “这是我们俩做约定,明白吗?”

    她还特地强调了一下“我们俩”这三个字。

    “当然要换种方式来。”

    “行行行,都是你说了算。”

    徐向阳无奈地眨了眨眼。

    不过,只要能立下这个对他们二人而言都很重要的约定,剩下的问题都是细枝末节。

    “要怎么做?拉勾吗?”

    “也可以,不过有点孩子气……”

    竺清月眼帘低垂,像是陷入了一阵思考。

    不过,根据徐向阳的经验,这会儿班长大人其实早就打定主意了。所以,他决定默不作声,等待她的“表演”。

    “让我想想,要给你留下足够深刻的印象才行……”

    女孩说话的同时,突然伸出手,又一次抓住了他的衣领。

    “……?!”

    徐向阳吓了一大跳。

    他还没回过神来,自己衣领上的纽扣,就被她一把拽掉了。

    “喂、喂,等等!你到底想”

    竺清月弯下腰,将脸贴到他的肩膀上。

    红润的唇瓣里吐出的温热气息、从脸颊两侧垂落下来的柔顺发丝在赤裸的肌肤上搔来搔去,让人心痒难耐。

    “清月,你……”

    相比起上次的暧昧,这回他像是感受到了某种危机的来临,惊慌失措地喊了起来,可还没喊到一半,就变成了痛苦的叫声:

    “呜哇!”

    这一刻,对徐向阳而言,吃惊的念头完全盖过了突如其来的疼痛。

    她竟然……咬了自己!

    而且是毫不留情的咬,他一点儿都不怀疑自己这会儿肩膀上肯定流血了!

    “你喊什么?才这点痛就忍不了了?刚才拿刀切自将手腕的时候不是很勇吗,而且还拿‘不准伤害自己’这种话来教训我?”

    数个呼吸后,竺清月从他的身上抬起头,双颊绯红,唇齿间吐出的言辞依然锋利如刀。

    双目交汇的那一瞬间,女孩那张布满红晕的俏脸,让徐向阳不禁看得呆了一下,所有困惑和质问一下子烟飞云散……

    ……他还是头回看见害羞的她。

    不愧是班长大人,徐向阳心想,连害羞的样子都与众不同。

    别的女孩子害羞会下意识地选择退让,而此时趴在他身上的姑娘,望向自己的眼神却如熊熊燃烧的火焰般炽烈,丝毫没有要退避的意思。

    只有一张白皙无暇的俏脸,不知何时变得艳若红霞。

    与此同时,他身上的束缚悄无声息地消失了。

    竺清月又一次俯下身,仿佛是想要将那个烙印变得更深、深到无法磨灭的地步。

    徐向阳伸出手搭在她的肩膀上,他犹豫了一下,却没有挣扎或是推开,反而揽住了她瘦削的肩膀,咬紧牙关,默默承受着这份痛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