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真没想盗墓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93章:祭练;天保祠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进入三月后,气温开始回暖,今天的天气也格外的好。

    看来是老天够给面子,阳光明媚,太阳当空,带着丝丝的微风,整个阎家祖祠都笼罩在极其热闹的气氛当中,人头攒动,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很重的香火味道。

    祭祖自然缺少不了烧香、烧纸钱。

    在阎家祖祠的院子里,放着堆积如山的纸钱和纸折的金银元宝。

    之前忘记说了,凡是来阎家祖祠祭祖的,自然不可能空着手来蹭吃蹭喝,最起码要表示一下最基本的诚意,那就是最少要捎带一扎素纸过来。

    何为素纸?

    就是祭奠用的帛纸,也是祭祀的最基础。

    当然了,一些与阎家有些私交的,或者想借此机会表示讨好一下的阎家的,都会供奉上大量的祭祀品。

    甚至一些人直接掏出真金白银,记在阎家祖祠的功德簿上。

    这就跟祝寿送贺礼是一个意思。

    因为阎关山在长沙城的势力和人脉,想要借此机会跟阎家拉近关系的人多的去了。

    所以这也绝对算得上是一笔不小的隐形收入。

    甚至许天川怀疑,阎家这么大规模的举行祭祖,是不是就为了收钱的?

    在烈日当空下,许天川四人费了好大的劲儿,这才总算是进入了阎家祖祠的大门口外。

    严格的来说,阎家祖祠共分为三个部分,布局极其考究,还真就像是古代的皇陵,最外围是一个风水庭院,沿着风水庭院的中轴线正中间才是一片占地极广的祖祠建筑,这些祖祠建筑全部都是青砖绿瓦,再正中间,则是‘阎忠祠’,也就是阎家祖祠中的核心,里面供奉着阎家祖宗的牌位。

    每逢三月初一,前来祭祖的人都是数以万计,这么多人自然不能全部都涌入阎忠祠,就算是排队进去祭祀,三两天都排不完。

    所以祭祀也有着三六九等之分。

    普通人就只能拿着素纸在大院内进行祭祀,也就是相当于捧个人场凑个热闹,并不会真正的参加祭祖仪式。

    只有在当地有一部分权势和地位的人,或者是与阎家有些私交的,再或者是掏真金白金写在功德簿上的,才能进入祠堂,参加祭祖仪式。

    也就是许天川此时站在大门口的里面。

    站在大门口向里看,沿着脚下汉白玉铺路的中轴线,此时祖祠内庄严肃穆,一大群身穿红衣袈裟的和尚正绕着祠堂门口诵经,带头的是个看上去六七十岁的老和尚,应该也是这次阎家祭祖的主司仪,旁边还跟着阎关山,身后则是阎家的一些嫡系和旁系子嗣。

    阎关山信佛,这在长沙城是出了名儿的。

    每年的阎家祭祖,都会请长沙城八十里外紫薇山的清风寺住持来担任主司仪。

    另外阎家的香火不旺,这在长沙城也是出了名儿。

    阎关山是阎家长子,有六个兄妹,但同辈男丁全部都死于非命,只剩下了阎关山这么一根独枝。

    按理说阎关山自然就担起了阎家开枝散叶的重任,但是阎关山今年五十五,先后纳了最起码有二十房姨太太,也生了很多子嗣,但偏偏女丁好好的,唯独儿子全部死于夭折,就算不是夭折,也是死于各种非命和,就是活不过十岁,目前只有一个儿子免遭此难,但也是体弱多病,药不离口,面前算是吊着一口气的苟活至今,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又嗝屁了……

    在当下这个社会,一般遇到这种巧合的事情,必然都会让人联想到迷信和玄学,比如什么祖坟有问题,被脏东西给克了等等等等……

    甚至一些知道阎关山底细的,都认为这是跟阎关山干的事儿有关系,但是没人敢说出来,只能藏在心里自个儿想。

    许天川也认为,说不定还真就有那么几分原因在里面。

    毕竟盗墓本身就是个缺德事儿。

    莫非……阎家每年举行如此隆重的祭祖活动,跟这个也有一定关系?

    “许掌柜,你的那招儿能行吗?”

    站在阎家祖祠的大门口,置身于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焦三冲着许天川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许天川扭头看着眉头紧皱的焦三微微一笑,从口袋里掏出一张信笺。

    这张信笺用的是上等的宣纸,上面用黑色的颜料写着几个字“猿啼在此间,魂魄昭日月。”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算是一份请柬,只有拿着这张请柬,才能进入祠堂参加祭祖仪式。

    此时门口几位阎家的家丁正在严查每一位进入者手中的请柬,谨防假冒,如果想要蒙混过去的话,肯定是不可能的。

    至于许天川现在手中的这份请柬,就是假冒的。

    之前五天的时间里,许天川经过多处打探,和暗中对阎家的观察,发现阎家这几天频繁有很多土夫子出入,并且大多土夫子从阎家出来后,身上都拿了一份请柬,也就是进入阎家祖祠参加祭祖的请柬。

    并且这些土夫子不单单只是南派的,还有很多事操着浓重的外地口音,明显都是从国内各个地方汇聚于此的。

    这正如屠宏所说。

    而参加祭祖也只是表面,借着祭祖的机会,对他们这些人进行实力测试才是真。

    许天川为了混入其中参加测试,更一步的接近阎关山,所以就假冒仿造了一张。

    其实明抢一张真的也是可以的,但许天川并不想因为这件小事儿去杀人,但要是留活口的话,又担心事情暴露。

    最主要的还是因为仿造一张一模一样的请柬对于许天川来说,也根本不是什么难事儿。

    “放心吧,我从不做没有把我的事儿。”

    许天川看着焦三自信笃定的微微一笑,第一个走上前去,伸手把请柬递给了门口的一位家丁。

    这位家丁接过许天川递上去的请柬,特意的在阳光下照了照。

    因为请柬上有防伪标记。

    没错,这年代就已经有防伪了。

    其实请柬上书写的几个字所用的并不是普通的墨水,而是一种‘铜墨’。

    所谓的‘铜墨’既是混合着青铜锈的一种墨汁,表面上看是黑色的,并没有什么普通,但是因为里面掺的有特殊的青铜锈,所以在阳光的照射下,就会出现莹绿色,非常的神奇。

    并且这也是一种非常古老的防盗手段,从唐代就有记载,因为主要原料为青铜锈,所以使用最多的群体就是盗墓贼和古董商人。

    要说别的仿造,许天川没有把握。

    可这个,绝对是许天川的强项!

    事实也确实如此,大门口的家丁看了看请柬没有问题,然后又上下打量了许天川四人一眼,做了个鞠躬的礼仪,和一个请的手势。

    许天川表情淡定,微微点头示意,然后脸上又带着庄严肃穆的表情,进入祠堂内。

    祭祀祖先,这是一个庄重而又严肃的事情,所以也有着很多规矩,无论在任何地方都是如此,最为主要的就是一定要保持庄重严肃,绝对不能嬉闹,和做一些对逝者不敬,对长辈不尊的事情。

    进入祠堂后,仿佛瞬间就从拥挤中脱困出来。

    虽然祠堂内的人也不少,但绝对没有那种屁股贴着屁股的拥挤程度,而且也安静了很多,只有一些和尚的诵经声和敲击木鱼的声音。

    许天川立即故作不经意的将眼神打量向四周。

    在整个偌大的祠堂内,有差不多上百人,除了十几位和尚,和阎关山的十几房姨太太与阎家嫡系之外,就是长沙城的一些有头有脸的名门贵族,单单是从他们身上的穿着行头就能看的出来。

    但还有一些人却穿扮普通,甚至有的还穿着破洞衣服,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有着极大的反差,显得与这个场合有些格格不入。

    他们就是阎关山从国内召集而来的土夫子,盗墓贼,都是为了接受测试而来的!

    准确的说,应该是被阎关山放出去的巨大诱惑而吸引来的。

    早在半年前,阎关山就已经在为重新进入镇魂族古墓而开始做准备,因为长沙帮其他八门各有死伤,现在基本上就等于是老弱病残级别的。

    阎关山为了找更多的帮手,不惜放出巨大诱饵,只要通过测试既能获得两万现大洋,如果能从古墓出来,再分三万!

    大洋用万为单位计算,这是个什么概念。

    甚至一些盗墓贼干了一辈子,都不可能积攒到如此的财富。

    所以面对这么大的诱惑,自然有很多盗墓贼趋之若鹜。

    当然也,也并不是全部的盗墓贼都是为了钱而来的,肯定还有一些是为了古墓而来的。

    先前进入阎家拿到请柬就算是通过第一轮的面试考核,而现在的阎家祖祠才是真正的终极测试。

    至于到底是什么样的测试,目前谁也不知道,所以都有些迷茫和期待,包括许天川在内。

    “柳红姑!”

    也就是在这时,身旁的焦三眼珠子也在四下打量,突然好像看到了什么,顿时俩眼珠子一亮,瞬间来电,就像是被点亮的电灯泡。

    许天川遵循着焦三的目光瞄了过去,人群中一个倩丽的身影确实很独特。

    是歌舞厅的老板柳红姑。

    今天柳红姑穿着一件黑色的旗袍,一头长发挽起,脸上略施粉黛,美艳中还带着几分妖娆。

    并不是什么女人都能撑得起来旗袍,尤其是黑色的旗袍。

    可这件黑色的旗袍穿在柳红姑的身上,真的是别有几番特别的韵味,也难怪焦三整个人就像是被触电了一样。

    但一想到她今年都四十多岁了,恐怕也只有焦三能下得了这个嘴……

    “注意管好你的腿儿,别坏了大事儿,以后有的是机会。”

    许天川瞥了焦三一眼,小声严肃的提醒道。

    “嗯,许掌柜,您放心……”

    焦三嘿嘿一笑,笑的十分猥琐,心里指不定在YY着什么不堪的事情。

    “黄道吉日吉时已到……”

    也就是焦三的话音刚落,住持和尚大声喊了一句。

    现在刚好是上午的九点半,祭祖仪式对于这方面非常讲究。

    “今日黄道吉日吉时,我们阎氏一族恭请列祖列宗一同前来享用肴馔果蔬……”

    住持和尚作为祭祖仪式的主司仪,开始主持祭祀仪式。

    第一步是‘净水’:在和尚的诵经之下,童男送上一盆净水,参加祭祖子孙按照家族辈分依次净脸,净手。

    第二步是‘净巾’:同样在和尚的诵经之下,童男送上擦手巾,依次擦脸、擦手。

    第三步是亮烛点香:在祠堂的东边点烛,由阎家的一家之主阎关山点香。

    再然后就是三上香。

    所谓的三上香,就是由家主阎关山上第一炷香,阎家的子嗣旁亲上第二炷香。

    第三炷香才是其余的人一同上。

    上香时朝着祠堂内供奉的阎家祖宗牌位鞠躬,把香双手举过头顶,这算是行大礼了。

    上完香后,就是进馔环节,由童男端上祭祀品,猪头位于中间,左鸡右鱼。

    后面还有很多很多琐碎的流程,但是许天川的心丝毫都没有放在这上面,全部都在想着关于测试的事儿。

    阎关山借着祭祖来进行测试,到底玩儿的是什么花样儿?

    “难不成是让阎家的列祖列宗来帮忙进行挑选?”

    “还是想通过祭祖仪式来暗中观察什么?”

    直到祭祖仪式彻底结束后。

    阎关山又多加了一个环节,是以往每年祭祖从来都没有的,叫做“祭练”。

    在阎家祖祠专门供奉祖先牌位的阎忠祠后面,还有一个叫做“天保祠”的祠堂。

    这个天保祠占地面积非常大,共分为上下三层,坐落在阎忠祠的后面就像是一座巨大靠山的存在。

    这就是阎关山的终极测试题,只要从天保祠的前门进后门出,即便是通过了测试,不管以后跟着阎关山盗墓结局如何,两万现大洋直接就可以先装进口袋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