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怪陆离侦探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二百一十四.越狱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光怪陆离侦探社

    阴冷、潮湿、压抑、昏暗无光、难言的气味、倒映燃烧火把的墙壁洇痕、回荡空旷水滴声的漫长走廊。

    这里符合一切对地牢的想象。

    潮湿洇痕源于地底岩石渗透的湿气,因为关押此地的只会是被审判所认为是“怪异”的存在,他们自然不会清理这里。

    唯一崭新的是封闭囚牢,被命名古铜的金属墙壁。

    在这种类似深海石能阻隔怪异的炼金材料研发后,审判所地牢是最先使用它们的地方。

    普修斯与奥菲莉亚,商人安东尼被单独关押进沿途囚室,陆离被带领至地牢最深处。

    “还有11个小时。”

    进入囚牢的陆离转身面对走廊外的卫队队长。

    卫队队长放下油灯,回应他的只有缓缓闭合的沉重古铜牢门。

    嘭

    牢门严丝合缝关闭,微弱地脚步声门外隐去,寂静笼罩油灯燃烧的逼仄囚室。

    审判所想做什么?

    消息并不闭塞的维纳不冻港已知深海之神袭击了午夜城,随后关于深海之神可能袭击维纳不冻港的警告陆离交由马特乌斯市长,并在稍晚时候陆离亲自到来但深海之神的阴影仍然笼罩城市,开始24小时倒计时。

    可疑的是维纳不冻港并非没有战力港口威胁陆离的战舰说明维纳不冻港的力量保存完好甚至能够埋伏起来等待陆离抵达。

    审判所忽视深海之神出于某种有恃无恐,又或是他们与祂有所联系?

    关键线索也许在审判所信仰的存在上,可惜陆离并不知道他们信仰谁。

    无论如何……

    陆离环视人力无法打破的囚牢。

    得想办法离开这里。

    陆离靠坐在摆放油灯的古铜门前,沉睡入梦,潜入普修斯和奥菲莉亚的梦境。

    古铜无法阻隔诅咒头衔的力量,陆离按照记忆中的位置呼唤普修斯入梦,随后前往奥菲莉亚的囚牢。

    不过在浓雾般难辨方向的混沌梦境里陆离错估了距离,意外潜入一名关押在地牢的阴影教会信徒的梦境。

    陆离让陷入狂热的信徒等候,退离梦境,寻找到奥菲莉亚。

    她的力量被古铜囚牢和审判所的奇特装置限制,和普通人类没有区别。

    “你……的办法……是什么?”

    “入梦。”

    离开奥菲莉亚的梦境,意识回归自身。短暂等待判断距离后,陆离再次入梦,与混沌中穿行,前往记忆里审问人员驻守的大厅。

    巴伦廷不断看时间的举动表示他的焦急。

    这种焦急和关押大人物的激动并没让他更清醒,相反,沉沉睡意笼罩巴伦廷,让他不断打起瞌睡。

    “我得去换班……”

    巴伦廷低语着站起,突然有所察觉地抬头看向通往地牢的古铜门。

    不久前被带入古铜门后,关进囚牢的陆离站在门前阴影下。

    巴伦廷愕然注视陆离,看向紧闭的古铜门,意识到什么:“您是怎么逃出来的?”

    “这是我构建的梦境。”陆离从阴影中走出。

    “我已经睡着……”巴伦廷闭上嘴巴,复杂地注视陆离:“您真的被怪异影响了吗?”

    “这是诅咒头衔【入梦之人】的力量。”

    无论现实或虚妄,穿破层层雾霭的诅咒头衔清晰浮现巴伦廷脑海中。

    “所以您找到我是想……”

    “打开大门。”

    “我们没有钥匙。”

    “谁有。”

    “上面的人……地面上的。”

    “有其他办法离开囚牢吗。”

    “没有……如果您真的没有堕落,为什么不等待上面的人审查?”

    “没有时间了。深海之神污染信仰需要24个小时,现在还剩11小时。”

    梦境大厅陷入短暂沉默,巴伦廷忍不住问:“你说的是真的?”

    “嗯。”

    “为什么不和审判所卫队说。”

    “说过了。”

    “他们什么也没做……?”

    “嗯。”

    巴伦廷陷入更漫长的复杂。

    “他们在我的囚室放了盏油灯。”陆离这时说道。

    巴伦廷猛地接道:“他们会计算时间从上面下来添加煤油!大概7个小时后……来得及吗?”

    “如果没有更好办法的话。”陆离又问道:“审判所信仰谁。”

    “太阳之神。”

    未曾听闻的陌生神灵,甚至无法判断其是否存在崇拜太阳对人类文明很正常。

    陆离准备退出梦境,准备计划在审判所添加煤油时离开地牢。

    “等等……你相信我不会告密?”巴伦廷忽然叫住陆离。

    “因为这不是救我,是救维纳不冻港。”

    平静话语逐渐淡去,巴伦廷悠悠转醒。

    趴在地上的冰冷触感告诉他先前经过是一场梦……真实的梦。

    下意识望向通往地牢的古铜大门,它仍然禁闭。

    曾被称作独眼维克接班人的巴伦廷变得揣测不安,在漫长时间里煎熬。

    像是8天一样漫长的8个小时后,审判所卫队到来,略过佯装平静的巴伦廷,打开古铜大门进入地牢长廊。

    巴伦廷某种期盼的注视中,没过太久,一道轮廓出现古铜大门前。

    白色衬衫外穿着黑色风衣。

    “外面还有个大厅,维克审判官驻守那里……他不会让你过去的。”巴伦廷复杂提醒道。

    “他是骑士?”

    “呃……和我一样的普通人。”

    陆离颔首,向巴伦廷道谢,继续踏上通往上层的台阶。

    几十层石头阶梯后,陆离见到巴伦廷说的维克审判官。

    “我知道你会逃出来。”

    他靠在椅子里,像海盗一样用黑布罩住一只眼睛,独眼盯着陆离,忽然抛来一把铜钥匙。

    “打开大门左转,有处颜色更浅的墙壁,转动烛台,你能从秘密通道离开。”

    “需要打晕你吗。”陆离问他。

    “不用了。”

    独眼维克不耐摆手,注视陆离消失在台阶深处,转向传来嘈杂脚步声的另一端。

    “囚犯呢!”

    追赶而至的队长冷声质问。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独眼维克摊开手掌。

    “驱魔人,陆离。”

    “他离开了。”

    “审判所会对你的背叛行为进行惩戒。”队长冰冷说道,带领队员继续追击。

    “你的话就像是反派。”

    独眼维克注视经过的小队骑士们,讽刺着。

    “以前我觉得政客丑陋而肮脏,现在回忆那时候我犯了很大的错……丑陋又肮脏的是我们才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