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从杀猪开始修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百零七章 大结局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阴间星空深处,光卵缓缓扩张。

    所谓阴极阳生,阳极阴生,阴阳逆转大劫,便是阴间星空重开天地,阳间星空归于死寂。

    在这场大劫中,天地如同磨盘,将所有上纪元之物全部清零。

    光卵中,混沌炁威压四方。

    而在周围星空,早已地水火风混乱。

    怪异之母化作诡异巨瘤,一张张美女面孔镶嵌,喜怒忧思悲恐惊,表情各不相同。

    曾经的神幻姬仙王芳华绝代,掌握情绪之力,他人心中只要有丁点波动,就会陷入幻境,入魔后更是疯狂。

    而龙华婆仙王陷于阵中,半天没有动静。

    忽然,肉瘤上所有美女面孔出现痛苦之色,炽热岩浆火焰从七窍中流淌而出,整个肉瘤星球开始燃烧。

    老妪住着拐杖从火焰中缓缓走出,叹道:“你自己都勘不破情关,即便入魔又能奈我何…”

    “哈哈哈…”

    身后,巨大肉瘤伴着凄厉怨毒的惨笑声,在火焰中渐渐消散…

    另一边,东华仙王周围疯狂释放寒冰,咔嚓嚓连空间都被冻结,蔓延数万里,似要冻结天地。

    但在他上方,无元仙王冥帝降临,身躯恍恍惚惚,仿佛不存在这个天地,龙辇华盖垂下道道血光,将东华仙王整个笼罩。

    “救…救我!”

    东华仙王神魂被抽体而出,一边艰难抵抗,一边惊恐地望向龙华婆。

    老妪脸色平静摇头道:“我曾说要水火相济,待老身成功后再让你重现天地,你既不愿,也当料到今日之果…”

    东华仙王彻底绝望,神魂开始扭曲碎裂。

    无元仙王伸手一抓,却什么也没捞到,失望地看了看星空,“连魂魄也不放过么…”

    说罢,身形一闪已出现在龙华婆上空,龙辇华盖垂下涛涛血浪:“你这老货最该死!”

    龙华婆阴森一笑,火光轰然炸裂…

    星空另一头,战斗同样正酣。

    两名巨人在星空厮杀,挥手间便撕裂地水火风,但一方明显落入下风,仙血斑斑,不断消散。

    “哈哈哈!”

    蚩崇仙王带着疯狂战意不住挥拳:“御神通,所有人中你最没用,变化万物不得真意,死吧!”

    轰隆隆!

    炽白罗仙王驾驭黑色雷霆将其包裹,然而蚩崇仙王以一敌二,仍旧毫不后退…

    …………

    功德金莲大世界,依旧安静。

    时光仿佛凝结,整个世界实质般的仙光炁海包裹,进行着惊人蜕变。

    忽然,上千道通天彻地光影冲天而起。

    太始、神虚、尹白、幽玄、艮山君…

    正是人族神道诸神。

    他们全都神情凝重,望着昆仑山,那里仙光浓郁到极点,几乎化作水晶仙球。

    忽然,一颗璀璨星辰升腾而起。

    太始眼中陡然神光万丈,“诸位,能否将功德金莲演化至宝,就看今朝,按教主所言行事!”

    “诺!”

    一声令下,整个神道恢弘神力同时爆发。

    昆仑山上升起的星辰在神力作用下,继续升高,重若千钧,渐渐融于功德金莲。

    这是天罡星辰法则!

    自天元星界炼化之时,张奎就将体内七十二地煞法则刻入其中,才令天地显神异,逐渐成长至功德金莲。

    如今,随着他于仙王殿内万年修炼,终于补全道行弱点,将天罡三十六法全部学会。

    功德金莲世界也到了提升之时。

    随着一颗天罡星辰融入金莲,整个世界开始隆隆震荡,将无数神朝修士惊醒。

    “我…我成仙了!”

    “果然是天大的机缘!”

    “想不到老夫也能修行…”

    “半步霸主,原来如此…”

    许多人惊讶于自己道行提升,但转眼就注意到了功德金莲世界变化。

    “这是世界提升,快出手相助!”

    他们醒来的正是时候。

    随着第二颗、第三颗…天罡星辰出现,就连神道力量也越发艰难。

    这一刻,开元神朝再次万众一心。

    道行高深者,将力量全部注入神道网络,修为一般的无数凡俗生灵,则共同祭拜,补充香火神力。

    生力军加入,数颗星辰猛然消失。

    但越往后,星辰代表的法则越强大,二十五颗后,集合神朝全部力量也只能缓慢推动一颗。

    而此时,功德金莲气息也越发玄妙…

    …………

    阴间星空,大战已趋于尾声。

    恢弘的太极神火图占据半片星空。

    阵外,龙华婆的模样有些凄惨,半边身躯被死寂之力侵袭,完全成了骸骨状,眼神也变得疯癫:

    “哈哈哈,十二仙王中,你们各个气吞星河,不知是否想得起,我才是最早跟随帝尊之人。”

    无元仙王被困于阵中,就连神魂都已被点燃,他长叹一声放弃了抵抗,“师姐说的是,若是你能看到帝尊,麻烦帮我问一下…”

    “为什么?”

    说罢,神魂形体彻底消散。

    “哈哈哈,哈哈哈…”

    对面更加癫狂的声音响彻星空。

    蚩崇仙王全身到处都是窟窿,不时有仙光溢散,半截脑袋更是彻底消失,已濒临陨落。

    但他对面,御神通已仙尸碎裂,化作尘埃渐渐消失,就连炽白罗仙王也一动不动,雷霆本源不断减弱。

    他竟以一敌二,力斩两位仙王。

    随即,蚩崇和龙华婆同时抬头,眼神中只有疯狂没有理智。

    轰!

    炽烈的火光,刚猛的血光,瞬间碰撞。

    这是最终大战。

    一个将肉身修至巅峰,挥手镇压星河。

    一个将火道推到极限,动念点燃宇宙。

    俩尊仙王已彻底放弃防御,放弃一切技巧,直接以最核心的本源碰撞。

    此时,整片阴间星空都开始塌陷。

    一颗颗星辰疯狂碰撞,先是爆裂,随后聚集形成大大小小的黑洞,疯狂吸收周围物质。

    星辰、星云、阴间怪异…所有一切全被吞入。

    阴阳大劫正式开启!

    “吼!”

    伴着一声恐怖的长啸,蚩崇仙王将太极神火图撕裂,从无尽火焰中冲出。

    在他身后,龙华婆的本源同样碎裂,眼神已恢复平静,最后望了一眼周围末日景象,随后轰然消散。

    蚩崇仙王同样不好受,近乎无敌的身躯已被烧成焦炭,神魂也布满裂纹。

    他望着那巨大光卵艰难行进,

    每跨越一步,

    都会大量掉落残骸,

    但最终,还是一缕破碎神魂钻入光卵。

    仙王大战,蚩崇成为最终胜者!

    …………

    阴间星空,恐怖巨变仍在进行。

    大大小小的黑洞融合碰撞,时间空间疯狂扭曲,黑洞碰撞又开始溢散最基础的混沌炁,随后向光卵汇聚。

    每一个新的开始,便是旧的结束。

    阳世星空,同样开始动乱。

    不同于阴间星空,阳世星空是另一番光景。

    整个宇宙开始收缩,就像有一只无形大手在抽空世界,星辰与星辰之间的距离疯狂拉近,却又诡异地维持平衡。

    阳世星空同样有一个黑色巨卵,不过这颗巨卵并不是吸收,而是释放,释放无穷的混乱,怨念。

    这,是阳世宇宙所有生灵,乃至整个宇宙本身的怨念,未来会化作阴间怪异同样的东西。

    功德金莲世界的人们当然注意到了。

    望着这末日景象,有人喃喃自语,有人像是被彻底吓傻,更有人一屁股坐在地上,脑子一片空白。

    “完了完了,一切都完了。”

    “终究是无力回天…”

    “凝神!”

    太始宏大的声音响彻天地,眼神依旧古井不波,“教主还未出关,开元神朝众生不可放弃!”

    对,还有教主!

    如同一道雷霆闪过,许多人猛然惊醒。

    他们不再去管外面末日景象,继续将全部力量注入神道网络,推动天罡星辰。

    阳世宇宙的巨变还在进行。

    一颗颗太阳星失去光芒,

    一片片星云开始暗淡,

    整个宇宙渐渐陷入黑暗,唯有功德金莲散发出微弱光芒,艰难维持。

    终于,到了最后一刻天罡星。

    即便神道网络汇聚所有力量,也难以撼动,甚至所有人都绝望地发现,自己体内灵炁莫名其妙开始消失。

    半步霸主化作仙人…

    仙人掉落大乘…

    修士变成凡人…

    完了,彻底完了!

    许多人摔在地上,静静等待死亡降临。

    就在这时,一只大手忽然出现,抓着最后一颗星辰猛然一拍,镶入苍穹。

    “教主,教主出关了!”

    所有人望着天空,光影渐渐消散,露出张奎模样,身上没有任何气息,眼中混沌紫光旋转。

    “教主,我们还有希望吗?”

    许多人忍不住开口问道。

    张奎望着末日苍穹,忽然开口一笑:

    “希望啊,这种东西,老子可给不了你们。”

    “想要希望,自己去拼,自己去找!”

    “记住,别忘了自己是谁…”

    说罢,身形一闪出现在陷入末世的阳间宇宙,抓着功德金莲,身上轰然一震。

    一道道诡异的黑色身影出现,默默盯着他,随后消散于天地。

    “看来都醒了…”

    张奎冷笑一声,随后望向虚空。

    透过层层空间阻挡,他看到幽冥、幻梦,罗浮三个附属宇宙也开始逐渐崩溃。

    这三个恐怖的世界神器也没挨过大劫。

    忽然,三界崩溃的速度猛然加速。

    “想跑?”

    张奎淡淡一笑,伸手一招,三道金光顿时从天际而来落入手中,正是三颗先天至宝莲子。

    轻轻一握,将莲子收起。

    张奎深深吸了口气:“前辈,准备好了么?”

    仙王殿内,罗长生朗声长笑:“老子已经等了万年,走吧!”

    嗡!

    仙王塔忽然释放万千神光。

    张奎阔步而行,手持仙王塔穿梭,如同一道流星穿过黑暗宇宙。

    他的速度一瞬间提至极限,紧接着超越光速。

    周围一切都开始扭曲,光怪陆离。

    张奎感觉自己好像被天地万物挤压,又好像畅游在凝固流动的时光中。

    紧接着,猛然一跃!

    这一刻,张奎看到了时间长河。

    或者说,网络、树…总之难以形容。

    稍微低头,就能看到光怪陆离景象。

    他看到了无数天元星排成长列,上面发生着不同的故事,没多出一种可能,就会诞生一个世界。

    这条长河也会孕育出新的水珠。

    往后看,遥远时代发生的事尽在眼前,更远处则是茫茫混沌,散发着心悸气息。

    往前看,前方被彻底截断,十几尊伟岸身影站在时光尽头,如诸神一般望着他。

    “道友…你来啦…”苍老的声音响起。

    张奎扭头一看,只见这怪河旁边盘坐着一道袍老者,身形虚幻如同泡沫,若隐若现。

    “帝尊?”张奎眼神微眯。

    这老者的状态有些古怪,似乎只是一段怨念。

    “师尊…”罗长生同时现身,眼神复杂。

    帝尊似乎看不到罗长生,只是用空洞洞眼睛盯着张奎:“我败了,他们根本不能战胜,一切都在掌控中,败的不只是我,他们不可战胜,不可战胜…”

    “放屁!”

    张奎一声冷哼,逆流而上。

    河边的怨念,不止帝尊一人。

    一名骸骨君王倒在地上,眼中满是怨毒。

    张奎抬眼一看,便知其根脚。

    上个纪元逆天强者古冥王,幽冥境之主,挑战失败后神魂钉在时间长河河畔。

    再往上,出现了更多强者怨念。

    灭世魔姬,纪元毁灭者,幻梦境之主…

    星兽圣者,从始至终统治纪元,罗浮境之主…

    周身日月星辰缭绕的人族圣皇…

    左眼毁灭,右眼创造的妖族大神…

    几乎每个怨念都在不停诉说着:“他们掌控一切,他们不可战胜…”

    张奎没有搭理,眼神越发坚定,功德金莲释放出前所未有的光芒,踏着时光长河而行。

    终于,他看到了,同时明白了一切。

    浑身是各种野兽头颅的恐怖巨兽,背生六翼,身后还有诡异光圈,无数生灵于其中游走,曾是万物生灵创造者,跳出时间长河,达到永恒境…

    千手千血眼,千佛头颅,无数生灵怨念汇聚成莲花宝座山,佛魔圣王,跳出时间长河,达到永恒境…

    道袍长眉老仙盘坐,手中浮尘摇摆,身后光圈演义天地法则,无数生灵于其中哀嚎,阴阳圣仙,阴阳宇宙规则创造者,达到永恒境…

    一尊巨大的扭曲肉团,不断变化形状,无数血红眼睛睁开合拢,根根触手扭曲如烈阳燃烧,原初古神,最古老的脱出者,达到永恒境…

    他们并未动手,而是继续冷眼相看。

    哗啦啦…

    就在这时,身后长河翻涌。

    张奎扭头一看,顿时看到古怪场景。

    蚩崇仙王于阴间巨卵中诞生,他开辟新的纪元,领悟了世界本源之力,开天后跳出时间长河。

    “原来如此!”

    蚩崇仙王恍然大悟,欣喜若狂向着时间尽头游去,然而速度越来越慢,眼神渐渐惊恐:

    “不,你们答应了我!”

    “这不公平…”

    伴着绝望的声音,蚩崇仙王渐渐被时光吞没…

    张奎若有所思,继续前行,终于到达彼岸。

    “道友,欢迎来到永恒殿…”

    那阴阳圣仙老者竟然对着他淡然一笑,随即无数信息传来,张奎顷刻明白了永恒境。

    说白了,就是将自身一道法身融入时间长河,寄身无数岁月中,时间长河不灭,他们也不灭。

    张奎一声嬉笑:“我当是什么,不过是一群既得利益者,奇生虫而已…”

    听到他的话语,十几名永恒者丝毫不怒,那佛魔宏大的声音响起:“道友,我们寄托于过去、现在、未来,你已获得承认,亦可永恒不灭。”

    “来吧,投下法身,便是永恒者…”

    “来吧,观过去未来,参悟奥妙…”

    “别吵了!”

    张奎眼中凶光一闪,手中功德金莲突然抛向身后时间长河,轰得一声炸裂。

    阴阳圣仙叹道:“不识天数!”

    佛魔圣者宏大声音变得冷酷:“既如此,就抽其神魂,钉于河畔,警示后来者。”

    张奎乐了,“你这老怪,谁都有资格,就是你没资格说这话。”

    佛魔圣者上千只血眼闪动:“为何?”

    张奎眨了眨眼:“因为…你是我的法宝啊!”

    话音刚落,佛魔圣者全身就布满了金色藤蔓状条纹,随后上千只大手释放血光,将旁边的万头古兽圣王笼罩。

    突如其来的变故,令所有永恒者愕然。

    他们已经在此太多时光,万法不侵,永劫不灭,从未想到会被人控制。

    不仅如此,张奎手中三颗莲子,时间长河中游离的另一颗莲子同时飞射而出,瞬间没入四名永恒者体内。

    先天至宝莲子,道之源头,本身就不在天地五行中,自身掩藏天机无法察觉。

    而这些莲子,全是从张奎金手指莲蓬脱落。

    “花开顷刻!”

    还未等他们逼出体内莲子,张奎就随手一指,几乎瞬间,莲子便生根发芽成熟,控制了四名永恒者,连带佛魔圣者,和其他人打作一团。

    场中,只剩下张奎和阴阳圣仙。

    老道一声长叹:“何必呢,道友不明白永恒不灭的意义,只要存在过去,现在,未来,便没有死亡,此宝虽好,但也坚持不了多久。”

    “打过再说!”

    张奎一声冷哼,顿时化作通天巨人一把将阴阳圣仙握住,掌中五行运转,雷光动天。

    然而,道袍老者只是微微抬眼,佛尘一甩,张奎手掌便化作粉末。

    同时,一个巨大太极图将他包围,阴阳流转,消磨一切法则道韵。

    然而,张奎此时虽不是永恒者,但道法已然通玄,肉身顷刻恢复,并且随手一指:

    “颠倒阴阳!”

    顷刻间,巨大太极图化作混沌消散。

    阴阳圣仙微微摇头:“道友,你杀不了任何人,徒劳无功罢了…”

    张奎知道其说得对,但仍旧不停手。

    然而,身后时间长河却在发生变化…

    过去遥远纪元中。

    古神威慑宇宙,天地永陷杀劫。

    一头巨龙于血战中苏醒,眼神迷茫:

    “我是谁,我在哪里…开元神朝…昆仑山…”

    随着记忆苏醒,他眼中爆发精光:“我是神朝大元帅赫连伯雄,为结束杀劫而来!”

    从此,一头会天罡地煞术的巨龙开始崛起…

    过去古老纪元中。

    群仙争雄,阴阳圣仙称霸天地。

    一名人族剑修于万丈雪山坐死关,眼中渐渐恢复清明:“张道兄,你既将机会交给众生,竹某岂会令你失望…”

    随即,一道剑光撕裂宇宙。

    未来科技纪元中。

    高达万米的摩天楼霓虹闪烁,下方平民窟污水横流,怪异邪神力量在其中疯狂酝酿。

    一名冷淡少女退出虚拟世界,眼中太极光轮不断旋转,“原来如此,退于幕后掌控世界么,所谓的主脑既是黑手分身,我赫连薇便做次反贼,颠覆这天地!”

    一个个世界,

    一个个过去未来,

    无数开元神朝天骄苏醒,凭借功德金莲内的天罡地煞传承,重整天地。

    “你在做什么?!”

    阴阳圣仙终于开始害怕,他能清楚的感到,自己一个个世界的分身法则被不断驱逐。

    时间长河上,一股股黑煞之炁盘旋而起,有的被时光磨灭,有的飞入永恒者体内。

    “看你们还死不死!”

    张奎畅快大笑,天罡地煞法融为一体,逢人就杀,陷入疯狂血战。

    与此同时,一个个永恒者也开始驱逐体内至宝莲子…

    …………

    不知过了多久,时间长河上再次出现一道道身影,竹生、叶飞、赫连薇、蛤蟆大尊…

    出现的人并不多,有些在大战中陨落,便有新的生灵投胎继续,有些则无法突破时间长河。

    他们看到了一幅景象:

    时间长河尽头,张奎浑身裂痕,端坐在尸山血海之上,一边大口喝酒,一边踩着阴阳圣仙头颅。

    旁边,仙王塔早已斑驳陆离,摇摇欲坠…

    “教主!”

    众人一惊,连忙想要上前。

    “别过来!”

    张奎咳了口金血道:“时间长河已经恢复,你们走不了多远就会被磨灭,看看就行,回去吧…”

    “哈哈哈,你这是徒劳无功!”

    阴阳圣仙仅剩头颅充满怨毒:“你即便杀了我们又如何,这世间永远会有人上人,永远会有跳出时间长河者,你就是新的永恒者…”

    “聒噪!”

    张奎一脚将阴阳圣仙头颅踩成血泥。

    沉默了许久,张奎望着时间长河幽幽一叹:

    “我来到这个世界,斩邪祟、驱魔神,一步步走来,心中唯有一道,便是变革。”

    “但这老头说得对,总会有后来者,而且我已无法进入时间长河,说不定哪一天,也会想着什么永恒不灭,你们说该怎么办?”

    竹生等人互相看了看,拱手道:

    “单凭教主吩咐!”

    张奎深深吸了口气:“我欲绝仙途,以身封印灵炁法则,从此只余凡俗生灵,你们可怨恨?”

    叶飞笑了,“教主,咱们提着脑袋,总不能白干吧,师傅,诸位,叶飞此生结识你们,爽快!”

    说罢,散去全身修为,落入时间长河。

    竹生拱了拱手:“张道兄,后会无期!”

    蛤蟆大尊哈哈笑道:“哈呀,总觉得有些亏了,若有来生,做个老学究也不错…”

    说罢,二人身影渐渐消失。

    最后,只剩下了乌天涯,苦笑一声道:“教主,说实话我不愿意,不过也知道你意已决,但这世间总有不公,不会因为…”

    说罢,闭上了嘴,眼中有些幽怨。

    他觉醒很晚,几乎是在无尽血战中崛起,眼看能更进一步,张奎一句话便身陨道消,哪里愿意。

    张奎沉默了一下,“至少,不会再有什么黑手玩弄所有生灵,老子又不是圣人,想要公平,自己争去!”

    说罢,伸手一掌将乌天涯打入时间长河。

    就在这时,肥虎甩着脑袋从时间长河一跃而起,“道爷,俺迟了吗,你可别再丢下我!”

    “你这痴货,这次不会了…”

    张奎哈哈一笑,腾空而起,骑着肥虎往时间长河上流而去…

    ………………

    亿万年后,蓝星。

    村里正在演着社戏,咿咿呀呀锣鼓喧嚣。

    父子俩躺在草垛上,望着银河群星。

    “从前啊,有个骑着老虎的大侠,杀了妖魔后,升上天成了星座,你看,那几颗星星连起来,是不是像只老虎?”

    “嗯,爸爸,什么是大侠?”

    “这个…我也说不清,大概…是能坚持做对的事吧。”

    “那我借王二狗橡皮,是不是大侠?”

    “哈哈哈,是,你也是大侠。”

    “哦,我是大侠喽!”

    “呵呵,傻小子…”

    “爸爸,你看,那老虎在对着我眨眼呢…”

    本书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