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荒诞推演游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十九章 夙愿(22)-拖延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方府现在的温度本来就低,大师的出现更是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

    听到大师伶人味儿十足的“真乖”二字,赵一酒下意识拔出短剑,斜跨一步,绑着布条的眼睛准确无误对准了大师的方向。

    众人皆露出戒备神色,只有虞幸用一种更加温和的笑容对大师笑了回去。

    他抬手把赵一酒往后一挡,顺势也将祀和方片护在了后面,对大师道:“大师处心积虑,就为了把方府变成一座鬼宅?”

    “当然不,方府只是我的计划之一而已。”大师一挥手,倒在地上的老爷就像没有重量似的,被一只无形的手扔到了一个空缺的活祭位上,周围血纹瞬间像蛇一样纷纷爬上老爷的身体,将老爷包裹成了梁妈妈和赵儒儒那样的血人。

    他往里走了一步,面具下的眼睛冰冷凶性:“小靳,背叛了我,现在的结果是你最好的归宿,起码,还能留个全尸,不是么?”

    “大师,做人应该真诚一点。”虞幸笑道,“我不背叛你,你也不会放过我的,你看看夫人都变成什么样了?没把夫人抓过来填血阵,纯粹是因为夫人和方少爷的亲情达不到你的要求。”

    大师手上汇聚起一层黑色的雾气,和方少爷刘雪尸体上的怨气非常像,他轻叹:“你知道的还挺多,看来在我没找到你的日子里,你确实查到了很多不该知道的东西。”

    “或许……是小玲和小风暗中给你传递消息吧?”

    被点名的祀和赵一酒小风是赵一酒扮演的角色的称呼,两人皆没搭话,显然,大师虽然强,但是还没有意识到他们其实是外来者,只觉得他们在暗中计划。

    “你猜对了,那又怎么样呢?”虞幸不是有意在这儿站着和大师唠家常,他只是想用肉眼观察一下大师到底拥有什么能力。

    大师是活人无疑,却可以引魂,画阵,还制造出那种黑棺,他很有可能是某种难以理解的存在,在不清楚底细的时候,最好还是不要直接打起来。

    虞幸觉得,一旦真的战斗起来,不是伶人扮演的大师会被他们围殴,可血阵摆在这,大师发起狠来把阵毁了,方府说不定就能恢复正常,这应该是正确剧情走向,可赵儒儒会因此而死。

    不能草率,得先跑。

    “怎么办?”祀站在四人最后,好像不太敢接受大师打量的视线,她意识中小梦的习惯正在告诉她,惹了面前这个狠毒又狡猾的人,她一定活不下去。

    “没关系,其实我觉得第三阶段经历过拜堂之后应该就没什么了,再来一场追逐战恐怕也太过分了点,大师背后搞事情厉害,正面其实不太强。”方片和祀小声咬耳朵,其实方片身上很多地方都有伤,是在红绸阵中被大师的刀刺的。

    但凡大师有幸那种身手,或者第二阶段中伶人的二分之一强,他们早在红绸阵里被刺成筛子了。

    所以他猜,最后时刻的难度应该在于拯救同伴,而并非一味的逃亡。

    想到这里,他突然想起来,之前前院宴席上他和洛良的队友碰到过,悄悄传递了一点消息,好像洛良当时抽奖励,选择了一个名为【红护符】的道具。

    一路挖剧情到现在,他都没看见别的和红有关的东西,只有这血阵……

    难道红护符应该用在这里?

    大师见几人并没有他预想中的惊慌失措,反而失去了平日里对他的小心翼翼,不由得有些感兴趣,手上的黑雾像是有生命一般朝虞幸袭来。

    虞幸身上没能用的祭品,徒手对付不了这种无实体事物,他低喊道:“酒哥!”

    赵一酒微不可察一点头,手中的止杀势如破竹往黑雾斩去,止杀周围的诡异气场将黑雾打散,虽然雾气在重聚,但速度很慢。

    虞幸趁机冲向大师,在大师有些愕然的目光中,一个膝踢踢中大师的肚子,将对方顶飞出去。

    门被空了出来,虞幸回头招呼后面三人:“先跑!”

    赵一酒第一个跟了上来,祀深深看了赵儒儒一眼,跟着方片追出去。

    几人飞速跑出第五进院子,方片边跑边道:”我刚才想到,洛良身上有红护符,会不会是用来保护被血阵困住的人的?“

    虞幸眼神一凝,红护符?

    长桌时间抽到的道具都很重要,红护符是和交杯酒一个等级的东西,当初和后者一起出现在虞幸这组的可选道具里。交杯酒用来破局,红护符用来救人,这么一想完全说得通!

    想了想,虞幸步子拐了个弯往花园的方向去:“大师肯定追我,我们分开跑。酒哥!”

    “说。”赵一酒蒙着眼睛健步如飞,大师就在后面追着,祀和方片没料到虞幸突然转向,直接被动分开,只有赵一酒堪堪转过了腿,继续跟着一起狂奔。

    不知道他到底是习惯了黑暗的环境,还是能用另一种方式“看”到周围,反正虞幸就有一种错觉,好像他跟平常没遮视线的时候一样灵敏。

    后面,大师吃了个闷亏,感受着内脏的震动,他擦拭了一下嘴角流出来的血,看着四人背影,追了上去。

    他原本只知道小靳很聪明,也很狡猾,没想到对方身手就像练过的一样。

    “有点不对……”大师阴霾地念叨一句,从腰间抽出了他的长刀,只盯着虞幸的身影,果然是追虞幸去了。

    花园空无一人,所有的花草都笼罩在单调的惨白中,看起来都跟假的似的。

    “大师应该不知道赵儒儒是我的同伴,他刚才来的时候,只有祀抱着她,但小梦小玲本来就是好友,不舍很正常。”

    虞幸一边跑着,这么长的一句话让他呼吸紊乱起来,他对十分冷静的赵一酒道:“所以他一定会担忧我们直接逃离方府,即便他意识到我们的表现有些不对劲,也来不及推算什么,只能抓紧时间在我离开之前逮到我。”

    赵一酒暗暗奇怪虞幸的声音听起来怎么不虚弱了,要知道他基本上可以确认,虞幸的贫血之类是真的。

    一边分神,他一边挤出两个字回应:“所以?”

    “所以,你带着指甲片,先和祀他们一块儿,去找洛良,问清楚洛良的红护符是什么作用。如果真的能救赵儒儒,就用指甲片的保护和他交换,我负责吸引大师注意力。”虞幸张了张嘴,开始调整呼吸,不然他还真跑不了太久,“走!”

    最后一个字落下,赵一酒余光瞥见后面虽然闲庭信步,但就是距离他们越来越近的大师,“嗯”了一声跑走了。

    没有红指甲在身边,虞幸会继续变白的进程,但赵一酒清楚自己的情况,没办法逞能。

    他只能尽快做到虞幸吩咐的事情,然后来接虞幸。

    所有人都消失在周围,虞幸跑到假山处停了下来。

    大师黑袍猎猎,在阴风中衣袂翻飞,手中长刀上还残留着几丝血迹,他歪了歪头,黑雾再次往虞幸卷去。

    看来是不打算说废话,直接制住人了。

    虞幸冷笑一声,不闪不避,从怀中掏出一块冰凉白玉。

    黑雾一静。

    “你是不是忘了,玉还在我这?”他十分嚣张,将圆玉在手里晃了晃,“这东西,是刘雪和方少爷灵魂必须经过的媒介吧?我失踪了你一直在找我,不仅仅是因为我是刘雪的爱情,更因为,这东西在我手里,你不能没有它,不是么?”

    “要是你想用那种雾伤害我,我就把它砸了。”

    有一说一,这白玉虞幸砸了两回了,砸起来手感十分不错,多一次他也不介意。

    大师眼中晦暗不明,嘴角勾了勾:“你怎么知道它有什么用?……你,到底是谁?”

    “这会儿还觉得主动权在你这儿吗?”虞幸佯装举高白玉就要砸下去,大师冷眼看着,直到白玉几乎脱手,他才急声道:“等等!”

    虞幸得瑟握住玉,威胁道:“不想玉出什么事的话就”

    黑雾突然朝他涌去,比前两次还凶,虞幸话没说完,就被黑雾包裹住,顿时,一种极致的阴冷从四面八方挤压而来,其中夹杂着怨念、悲伤,还有更多的恶毒和恶意,一些恶意几乎凝成了实质,在虞幸耳边窃窃私语。

    “痛苦吗?”

    “撑着干什么呢?你所追求的复仇,真的有意义吗?”

    “现在付出的所有真心都是毒药,过不了多少年,你熟悉的人都会一个个死去,只剩下你一个人……”

    “这就是你要的吗,永生永世的孤独……?”

    “死掉就好了呀……死掉就可以结束这一切了呀,你知道怎么样才能死不是么?去做呀!”

    它们超越了大师本身的想法,仿佛寄生虫一般吸附在虞幸的灵魂中,窥探着他的思想,然后化为攻心之语,意图攻破虞幸心防。

    他对这东西并不陌生,大师并不能解读黑雾吸收到的东西,他只是这种黑雾的操纵者,不是创造者,或者说,黑雾源自与每个人的内心,除了被黑雾包裹的人,没有别人能听到这种私语。

    虞幸本来没有什么反应,毕竟这些自我怀疑早在这么多年之中出现过无数遍了,大师也不能借此发现他外来者的身份,根本没有威胁。

    可最后一句,仍然让他瞳孔一缩。

    他确实知道怎么才能死,却因为他自己也搞不清的原因,自欺欺人说怎么也死不了,然后在人间拖着,四处游荡。

    这是埋藏在他心底的秘密。

    居然因为自身许多东西被【囚笼】压制,不小心被黑雾挖掘出来了,这一下有些出乎虞幸的预料。

    黑雾欣喜地钻进他脑中。

    有一瞬间,虞幸陷入了迷茫,就好像他真的只是一个胆小的人,什么复仇,只是他不想离开人间的借口罢了,所有的虚伪都从最深处被挖出来,血淋淋地剖开送到他眼前。

    虞幸缓缓蹲下去,眉头皱起,呼吸逐渐困难起来。

    大师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

    他的黑雾能让人直面内心的不堪,总会在最短时间内摧毁人的意志,刘雪、方少爷、他都是这样得手的。

    大师从容地走过去,从虞幸手里拿过了那块白玉,然后居高临下望着虞幸茫然的脸,准备把他提着送到耳房去。

    他承认小靳有几分本事,原本他以为小靳是在认识刘雪之后才开始背叛他的,可见到他自己身边的小风、夫人身边的小梦,都和小靳混在一起,他就知道,这个反抗的组织很早就已经结成了。

    说不定连当初小靳偷东西,都是反过来吸引他注意力的计策。

    小靳很聪明,比他预想的还要聪明。

    大师的手已经扯住虞幸的衣襟,刚要将人拉起来,虞幸无神的眼睛中突然焕发出一种神采。

    下一瞬,虞幸双腿发力,以一种难以形容的速度扑向了大师,肘击凶狠,将大师击退,然后另一只手上握着一块棱角分明的硕大石块向大师脸上砸去。

    大师勉强抬手一挡,反应过来,一刀削下,但是虞幸反应比他快得多,侧身,飞速的二段踢,第一脚让刀改变了方向,第二脚踢在大师胸口。

    一声闷响,虞幸咧嘴笑出声,手里上下掂着从假山下边儿顺手摸的石块:“你的黑雾很有想法,但是,它是不是把我当成什么绝世大好人了?”

    他要真是个大好人,还真会被那种直面虚伪、自我怀疑的愧疚和痛苦唬住。

    推荐下,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 app  】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关键他不是啊。

    他可从来不是什么好人,虚伪起来连自己都骗的戏码,他又不止做过一次两次。

    他早知道自己内心深处在畏惧某种东西,现在把畏惧放到他面前,又有什么用?

    人,他就要杀。

    仇,他就要报。

    至于他什么时候死,谁也管不了!

    大师压根儿不知道虞幸在黑雾里听到了什么,自然回答不了虞幸的问题,但是虞幸语气中的轻蔑还是很好的传达了出来。

    “大师,你看看你。”虞幸低头,看着被他踹倒在地的黑袍大师,眼底揶揄一闪而过,“都这样了,面具还没掉诶,这反倒让我特别好奇了,你到底长什么样?”

    黑雾暴动着,一股又一股冰冷寒意渗透虞幸的身体,他愣是撑着一点都没表现出来,没忘记自己的任务是拖延时间给赵一酒他们找人救人,坚持不懈口花花:“要不这样,你把面具摘了,要是比夫人好看,我就乖乖躺到那个血阵里,命白送你,怎么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