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曹操喊我去盗墓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六十八章 上古唐朝(4000)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杨万里很快就回来了。

    他果然如同中年男子说的那样到达了现实世界的扦泥城,在扦泥城看到了守卫,见到了居民与商队,也见到了其他还在王宫内驻守的瓬人军兵士。

    鄯善王已经得到了吴良等人神秘消失的消息,但这些天他依然不敢轻举妄动。

    因为瓬人军兵士在得到这个消息之后,立刻将他看的更紧,身上绑着黑火药的鄯善王,自是依旧不得不老老实实的待着。

    而在更加严密控制鄯善王的同时,瓬人军兵士还自发分成了好几组,每日派出一组人外出寻找吴良等人的下落,这些天他们已经跑遍了孔雀河与罗布泊,甚至冒险进入过骆驼坟,可惜连一丁点蛛丝马迹都不曾找到。

    而在这个过程中,有一个外人同样格外的上心。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第一个发现吴良等人消失的二王子察木。

    不用瓬人军威胁,这个家伙便主动与瓬人军混到了一起,担任向导坚持每日与瓬人军兵士一同外出搜寻,搞的瓬人军兵士都快将他当成自己人了。

    忽然见到杨万里出现,瓬人军兵士自是喜出望外,眼泪都激动的差点涌出来,连忙将他围拢起来询问其他人的情况,在得知吴良等人全都安然无恙之后,悬着的那颗心才终于放回了肚子里面。

    杨万里也没有久留,更没有透露其他不便多说的信息,只是与瓬人军兵士简单的报过平安之后,便又马不停蹄的赶回来向吴良复命。

    “阁下果然是值得信赖的义士。”

    吴良对中年男子的信任又多了一些,他此前讲述的那些经历自然也更加可信。

    当然,并不仅仅是感性的信任,更多还是理性的信任,因为他们与中年男子之间并无任何利益瓜葛,诉求方面也没有任何冲突的地方。

    “那么我的请求……”

    中年男子笑了笑开口问道。

    “我此前既然答应了阁下,自然不会食言。”

    吴良冲中年男子点了点头,这才又道,“还未请教阁下尊姓大名……我指的是阁下这一世的身份,我与阁下今后或许还会有不少交集,总需有个正式的称呼。”

    “阁下叫我亚辛就可以了,这是我这一世在阿普丘医师家中的身份,不过是个称呼罢了。”

    中年男子笑道。

    “亚辛先生,咱们边走边说吧,其实我还有个不情之请。”

    吴良已经主动扶住了中年男子的肩膀,一边向“太阳墓”祭坛的方向走去,一边极为正式的说道,“此前我曾与亚辛先生说过,我们乃是一群追寻历史真相的史官,不管亚辛先生信不信,我说的的确是事实,日后亚辛先生自会知道,因此,与‘太阳墓’的真相相比,亚辛先生这两千多年的阅历才是我眼中真正的瑰宝,可否请亚辛先生将这两千多年去过的地方与见闻写成传记传授于我,作为交换,亚辛先生可以提出任何要求,只要在我的能力范围定会尽全力满足,绝无二话。”

    亚辛侧头看向吴良,感受着吴良眼中的真诚,终是缓缓的点了下头,同样颇为正式的说道:“可以倒是可以……但这恐怕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啊。”

    “万分感谢,只要亚辛先生答应就好,我等得起。”

    吴良顿时喜笑颜开,拱起手来对亚辛施了一礼,道,“若亚辛先生信得过我,不如携带家眷随我一同返回中原,届时亚辛先生只需安心编写传记,我将会为先生与先生的家眷提供最为安稳的生活。”

    “这就不必了。”

    亚辛想都没想就拒绝了吴良的提议,“这已是我的最后一世,你们中原有落叶归根的说法,我这最后一世也想守着这片生我养我的故土了却此生,也算是有始有终了,至于阁下想要的传记,我自会尽力而为,阁下什么时候得了闲派人来取便是。”

    “也好。”

    吴良听罢也并未勉强。

    这么一个拥有两千多年阅历的老妖怪,哪里需要他来庇护,若他愿意定是可以轻而易举过上自己想过的生活,毕竟他可是仅凭一个想法,就轻而易举修建起了一座城池,创立起了一个国家的人。

    因此只要亚辛答应为他编撰传记,这就已经够了。

    大不了这次回去之后再派人来一趟,将飞奴与飞奴的驯养技巧传授给他,如此吴良与他便能够进行最为及时的交流,一样不会耽误重要的事情。

    另外。

    此举也是送给曹老板的那份大礼中的一部分。

    如今他已经收下了鄯善王的亲笔降书,即是说鄯善国已经成了曹老板的附庸,曹老板自然也会想办法与鄯善国联系起来,如此里应外合,日后曹老板对凉州有想法,尤其是受到马腾、韩遂所部掣肘的时候,自可成竹在胸。

    尤其是现在,曹老板羽翼未丰。

    锦上添花常有,但雪中送炭却不常有,在这个阶段便能够得到一个远在千里之外的西域小国的效忠,这无论是从实际利益来说,还是从面子和心理来说,都将令曹老板体会到此前从未体验过的愉悦。

    等日后曹老板在官渡中打败了袁绍,确立了其他势力无法比拟的地位与实力,此事给他带来的惊喜肯定就已经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因此这对于吴良来说,必定又是旷世奇功一件。

    哪怕吴良空手而归,亦是难以掩盖这件功劳的光芒,曹老板一定爱死他了。

    只是回去的路上尚需编出一个合理的故事,绝对不能将黑火药的事情提前泄露给曹老板……

    当然。

    收获最大的还是吴良。

    他非但圆满达成了自己的目标,彻底搞清楚了困扰着后世考古界的“太阳墓”的来历,也对楼兰古国神秘消失的原因有了一个较为确切的推断,绝对不虚此行。

    最重要的是。

    他结识了亚辛,这个拥有两千多年阅历的奇人,写出来的传记将会为他提供大量难以考据的史实,需知自秦始皇焚书坑儒开始,再经历了项羽火烧阿房宫,秦朝以前的大量史料都已不复存在,使得在这之前的考古工作十分困难。

    以至于虽然华夏民族公认“华夏共有上下五千年的历史文明”,但那些国外学者却只承认天朝只有4000年的历史,甚至其实不要说4000年历史,此前外国还认为天朝只有3500多年的历史来着。

    但是后来出土的文物越来越多,相关证据也丰富起来,表明的确有夏朝的存在,外国才开始承认天朝有着4000年的历史文明。

    而随着后世考古工作的继续深入,考古界已经发现了部分还要早于夏朝的只言片语。

    比如《论语·泰伯》中便有这样一句话:“唐虞之际,於斯为盛。”

    《史记·太史公自序》中也曾写道:“唐虞之际,绍重黎之后,使复典之,至于夏商,故重黎氏世序天地。

    这便是说,在夏朝之前,还有一个“上古虞朝”和一个“上古唐朝”。

    后世人们听闻的三皇五帝的传说故事,便发生在“唐虞之际”,包括“后羿射日”、“崇伯鲧治水”及“孝感动天”之类的神话故事,也都传自“唐虞之际”。

    只可惜后世考古界暂时还并未发现存于这个时期的具有代表意义的重要文物,也并未发现存在于这一时期的文献与文明遗址,就算发现了一些有关“唐虞之际”的只言片语,最早也就只能追溯到春秋时期的文献之中。

    剩下的都是一些玄之又玄的民间传说,人们只当做神话传说的传说,无法当做考古证据。

    吴良此前还仔细思索过“唐虞之际”的问题。

    他做了一个大胆的假设,假设有关“唐虞之际”的神话传说都是真实存在过的,那便是一个巫术繁衍到了后世人们难以想象的时代,而后世在天朝出现的方术,极有可能便传自那样的上古时代,后来渐渐因为某些不为人知的原因逐渐失传,逐渐没落了。

    这有点类似于后世一些小说中幻想出来的“上古文明”,以前吴良认为这个假设就是他个人的一个假设,不能当真。

    但现在,吴良觉得有必要重新论证一下。

    于吉的“堪舆之术”,他的“厌劾之术”与“控水能力”,还有杨万里因祸得福得到的“缩骨之术”……

    这些都是普通人基本接触不到的东西。

    但他们却是的的确确的掌握了,并且还是通过一种科学无法解释的奇异方式,像是一种极为特殊的传承。

    这些便都应该囊括在“巫”的“巫术”之中!

    而在考古界发现的甲骨文中,“巫”由两个交叉的“壬”字组合而成,“壬”字上下一横分别代表天与地,中间一竖是表示贯通天地,能沟通天地的人,在上古非巫莫属,而两个“壬”字交叉在一起,又有沟通天地四方之意。

    这便已经给“巫术”下了一个定义,“巫”乃是介于人与神之间的特殊存在。

    用后世游戏中出现的一种比较流行的说法,那就是“半神”。

    当然。

    吴良等人肯定算不得“巫”,他们最多只能算是运气逆天传承了一两个“巫术”的人。

    若假设“上古虞朝”与“上古唐朝”的传说是真实存在的,那些传说中惊天动地的神话人物是“巫”,他们则依旧渺小的似蝼蚁一般,不值一提。

    “对了,亚辛先生,你可知道中原的虞朝与唐朝?”

    想着这些,吴良忽然对亚辛问道。

    他倒不担心亚辛将上古唐朝误会成几百年后的唐朝,那还是没影的事呢。

    而亚辛最开始生活的年代应该就是“上古虞朝”与“夏朝”的换代之际,虽然此处位于西域,距离中原路途遥远,那时候还都是比较原始的部落制,很多人一辈子都不曾离开过自己的部落,信息传播亦是极为闭塞,但这并不妨碍吴良试着问上一句。

    毕竟在那之后,亚辛凭借“不死之身”游历了很多地方,或许曾见过一些不为世人所见的事情,听过一些早已失传的传说。

    何况他本身也可以算作是“巫术”的亲历者。

    若非“赛日”部落的祭祀只身前往昆仑山求来了“太阳墓”祭坛的修建方法与献祭仪式,他又怎会获得如此奇异的人生。

    此事便不得不让人怀疑,“上古”时代究竟还存在着怎样令人震撼的事物。

    “倒是有所耳闻,不过也仅仅是听说一些传闻……”

    亚辛沉吟了片刻,有些不太肯定的说道,说到这里,他忽然又想起了什么,接着又补充道,“对了,印象中大约……大约在距今差不多2000年前吧,我曾向东游历到过如今的并州,见过一片古宅遗迹,当时那地方还叫做北唐,当地人说那片古城遗迹便是‘上古唐朝’最初的国都,后来‘上古唐朝’迁都去了旁的地方,从那之后便彻底荒废了,也不知道这么多年过去,那片遗迹还在不在。”

    “北唐?”

    听到这个名字,吴良有些耳熟,却又怎么都想不起来究竟是哪里。

    “应该是如今并州太原郡的晋阳城一带,不过自打秦王嬴政统一六国,命人修建了长城之后路便不好走了,因此我已经许多年没有去过中原,也说不好了。”

    亚辛颇为耐心的说道。

    “原来如此。”

    吴良恍然大悟。

    “晋阳城”其实就是后世的山西太原。

    不过据吴良所知,东汉时期晋阳城的确切位置应该是后世太原市的西南一带。

    此地在战国时期曾是赵国的国都,在五代十国时期是北汉的国都。

    后来宋朝灭了北汉,宋太宗认为晋阳有王气,因为五代十国大都在山西发迹,晋阳城是并州都城,所以先放火烧城,据说这把火一连烧了三年,然后掘河灌城,晋阳城彻底被毁,当时死亡的包括晋阳城里来不及撤退的老弱病残。

    而因为这些历史,后世囊括了晋阳一带的太原市也被称作九朝古都,拥有“龙城”之美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