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唐第一世家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637章 他长孙无忌想要抽身,可咱们岂能由着他?(求订阅求票)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此言一出,原本这些意气消沉的垂垂老朽们瞬间变得不澹定了起来。

    郑元寿抬手挥了挥,那名管事只能朝着郑元寿一礼之后,快步离开水榭。

    这个时候,郑元寿才满脸疑惑之色地开口。

    “他这个时候来寻你,依老夫之见,怕是与今日朝堂之上那份来自江南的奏报有关联。”

    “怎么,难不成,长孙无忌猜测出了什么。”

    “猜测……不错,他应该是猜测到了,太子在江南受袭,有可能与咱们有干系。”

    “可那终究只是猜测罢了,他现在就要见你,说不定就是想要印证此事。”

    王咏面色一沉牙疼地吸了口气,不禁有些心慌意乱起来。

    “这,这可如何是好,长孙无忌乃是陛下宠臣,倘若他……”

    “贤弟,你慌什么?”一旁的一直都滞留于洛阳,没有回晋阳的王揆忍不住低声喝道。

    “你莫要忘记了,长孙无忌虽然是李二郎的宠臣,可不代表他与李二郎就是一条心。”

    “不然当初,他就不会跟咱们就牵扯,而今,他就算是想要摆脱我等,呵呵……”

    郑元寿深以为然地颔首一笑,拔身而起。

    “罢了,既然长孙无忌出面相邀,那老夫就陪你走上一遭,看看他到底想要做甚。”

    “还有诸位,暂且留步,待老夫回来,咱们再好好商议。”

    “也好,那就有劳元寿兄了。”王咏暗松了一口气,与那郑元寿大步疾行而去。

    另外几位老朽之徒又缓缓地坐了回去,有一搭没一搭地继续吹牛打屁。

    只不过都心不在焉,牵挂着那两个离开的老友。

    #####

    回到了府邸里边,长孙无忌就呆在书房中,就连晚饭都就在书房里边草草地吃了几口。

    就坐在书房里边,端着一茶杯水,在那里呆愣愣地,连最喜欢吃的那猪油酥,都没有心思去碰。

    就那么静静地坐着,这个时候,身边连个可以商量的心腹都没有的长孙无忌不禁有些唏嘘。

    早知如此,就该请陛下让那禇遂良也留在洛阳,自己好歹还有个可以交心的伙伴。

    沉吟了良久的长孙无忌突然想到了一件大事,起身朝着一旁的书架行去。

    打开了一个放在高处的檀木盒子,露出了里边那张精心保存的《诸女贴》。

    长孙无忌愣愣地看着这件王献之的亲笔墨宝,好半天之后,这才长叹了一声,盖上了盖子,将它撂到了桉几之上。

    没有让长孙无忌等待太久,不多时,郑元寿就与那王咏连袂而至。

    “老朽见过赵公……”郑元寿与王咏笑眯眯地朝着长孙无忌一礼。

    长孙无忌没有什么表情地还了一礼之后,示意二人坐了下来,让人奉上茶点之后,就沉默了下去。

    这让王咏与郑元寿二人不禁有些心中犯虚。

    “不知赵公今日召老朽过府,所为何事?”

    长孙无忌抬手轻轻地拍了拍桉几上那个檀木盒子,仍旧没有什么表情地道。

    “某这些日子,欣赏这《诸女贴》,颇有心得,奈何……此物太过扰人心境。”

    “故尔今日,请王老先生过府,就是欲将此物物归原主。”

    “……”王咏一脸懵逼地看着长孙无忌忍不住又扫了一眼郑元寿,这个时候他自然是反应了过来。

    看到郑元寿意图开口,长孙无忌抬手示意,面色沉肃地道。

    “二位,明人不说暗话,你们不用否认和狡辩来污辱某家的才智。”

    “你们,做得实在太过份了,远远地超过了某家的底线。”

    王咏张了张嘴,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那郑元寿呵呵一笑,抚着长须,不紧不慢地道。

    “赵公此言何意?且不说我等有没有参与此事,就一点,难道赵公就乐意让太子殿下执掌天下?”

    “你什么意思?!”长孙无忌脸色一寒,双目如刀地看向郑元寿。

    “不光是老朽,就算是朝中那些明眼之人也都很清楚,赵公与太子殿下不睦,由来已久。”

    迎着那长孙无忌那阴沉的表情和如刀的视线,郑元寿硬起头皮继续言道。

    “昔日赵公更钟意魏王殿下,而与太子殿下交恶,而后……”

    “大胆!”长孙无忌恶狠狠地一拍桉几,站起了身来。

    郑元寿缓缓起身之后,朝着长孙无忌长施了一礼,恭敬而又诚恳地道。

    “赵公,若为长孙氏长久计,我等应当同气连枝才是,我等不得陛下信重,唯赵公可以左右……”

    王咏与郑元寿,终于登上了马车,虽然在赵国公府中呆的时候不长,却让二人觉得渡日如年。

    “元寿兄,那长孙无忌是什么意思……”

    “还能是什么意思,他想要抽身,可咱们岂能由着他?”郑元寿闷哼了一声道。

    “虽然今日他发下了狠话,可如今,陛下尚在晋阳,咱们还有时间,再好好想想。”

    “他长孙无忌当真好本事,倘若他真的想要抽身而走,断尾求生,以他与陛下多年情谊,又是皇后的兄长,当可保无恙。”

    “而我等倘若再无手段,怕是这位,很有可能会成为落井下石。”

    #####

    太子殿下在江南遇袭的消息,自然也瞒不住有心人,哪怕是朝廷有心隐瞒,可也阻拦不住消息的泄露。

    而就在洛阳城中口而非相传着太子殿下遇刺之事时,一匹汗出如浆的快马。

    业已经驰入了刚刚才打开宫门没几天的晋阳宫中。

    同一时刻,李世民正在晋阳宫内,乐呵呵地看着那李象在那里陪着太上皇在那里打捶丸。

    也就跟后世的中老年人喜欢的运动门球类似,一老一少,玩得津津有味。

    而李象那小子看到太上皇又要进球,眼瞅着那球朝着小棍支成的球门而来,故意扔了一块小石子过去。

    结果非但没能阻拦到,反倒被曾祖父看到了他的小动作,直接作势要抽他,这小子一脸贼笑,连滚带爬逃窜而去。

    看着这一幕,李世民一脸哭笑不得,这一幕,倒真像当年自己小时候跟亲爹玩捶丸的场面。

    这孙儿不但长得像自己,就连这调皮劲都捡着自己长的。

    好在亲爹搞出了精兵策略,亲自挑选出了擅长骑射的两千骑兵,吃住骑射皆彷突厥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