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奥灵猎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这次你想怎么死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听到这里,杰提斯科基眼睛一眯,咧嘴一笑。

    苍白的牙齿仿佛如同冰窟的尽头。

    上扬的嘴角仿佛像是魔鬼的皱纹。

    “没错。”

    “你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全部都是正确的。”

    “看样子,我的‘邪恶程度’,再一次狠狠颠覆了你的想象呢~”

    宛如蛇群一般的狰狞青筋爬满了耶尘的额头,再一次让他的理智深刻感受到了怒火的压迫。

    “那些能够为你作战的猎人和骑士的亡灵也就罢了”

    “可是,这些数以万计的普通百姓,你却也抓着他们的亡灵不放”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难道这些平凡人的灵魂也能够给你带来某种利益?”

    “还是说”

    “你.单.纯.只.是.为.了.娱.乐.而.已?”

    杰提斯科基的笑容变得更加灿烂了。

    “事到如今,无论我给出什么回答,对于你来说,应该都没有区别吧?”

    青年低头,陷入沉默,随即语气嘶哑地回答道:

    “这倒也是。”

    话音落下,血匠猎人浑身上下的体表血管,旋即如同水管一般齐刷刷地爆裂开来。

    咻咻咻!

    伴随着平平无奇的液态鲜血向外集体喷溅,耶尘整个转瞬之间就变成了一个殷红的血人。

    “嘿,冷静点,年轻人。”

    杰提斯科基看着耶尘,一脸淡定地调侃起来。

    “哪怕你坐在这里让两手两脚保持不动,单单操控你的血液对我展开进攻,那也始终都需要进行‘肉体运动’。”

    “无论这种行为多么微小,只要你做出了超越凡人范畴的巨洞,那么你的身体都会在『血触即凡』的效果下产生崩坏。”

    “哪怕你不是以‘血液’这种实质性事物作为施法媒介的能力者,你那颗需要通过思考来运转奥灵之力的大脑,也同样需要承受这种高昂的代价。”

    待到杰提斯科基说到这里,耶尘的眼眶、鼻孔、耳道亦是流出了殷红的鲜血。

    屠夫猎人说得没错。

    他的『血触即凡』,作用对象,确实不仅局限于目标体内的四肢、骨骼、脏器

    哪怕仅仅只是稍微动用心神凝聚力量,耶尘的大脑都会在短短瞬间遭受损伤。

    而现在从耶尘五官之中不停流淌出来的血液就是最好的证明。

    “所以啊我之前不是说过了么?”

    杰提斯科基洋洋得意地重审强调道。

    “『输血化凡』。”

    “我的这道能力,是无敌的!”

    “最起码,在六重噩梦境界以下,是无敌的!”

    “你无法防范!无法避免!无法招架!无法反击!”

    “一旦中了它的效果,你就只能像是弱小的羔羊一般,乖乖认命,待人宰割!”

    “这是你永远也无法解决的麻烦!”

    杰提斯科基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

    浑身淌血的耶尘,面无表情,无动于衷,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切,接着便是这么回答道:

    “你还记得丁摩洛最后是怎么死的吗?”

    杰提斯科基闻言,眼神瞬间一沉。

    “”

    耶尘语气平静地回忆道:

    “如果我再一次变成当时的那种妖魔状态”

    “在没有极限的再生速度面前”

    “你的这些能力根本不会起到半点作用。”

    屠夫猎人的眼神应声闪过一抹复杂的光泽,其中包含着诸多情绪,有警惕,有忌惮,有抵触,不过更多的却是漠视。

    “别在这里虚张声势了,耶尘。”

    “我早已摸透了你的本性。”

    “你正是因为最不想丢弃自己的人性,所以才会站在这里,所以才会这么仇视我这个人间败类,所以才恨不得将我扒皮抽筋。”

    “如果你真的为了杀死我这个杀人狂魔,反倒让自己变成一个对于后世更加危险的残忍怪物,那么一切不就是本末倒置了?”

    “所以,收走你毫无意义的威胁,这些对我根本不管用!”

    结果,耶尘却仿佛没有听见杰提斯科基的反驳一般,仅是自顾自地继续发言道:

    “在我先前和你的守备队开战的时候,你有千万次机会出手干涉,直接偷袭把我杀死。”

    “可是,你却没有这么做,这让我有理由相信,你对我做了极其充足的准备工作。”

    “你很清楚,如果我疯狂地受伤和死亡,肉体的一次次重生,只会让我慢慢回到当初那种虐杀丁摩洛的妖魔状态。”

    “而你并不想要这种结果。”

    “你害怕面对那种状态下的我。”

    “因为你知道自己打不过。”

    “所以,打从最开始,你的计划,就压根不是通过‘死亡’来让我屈服。”

    杰提斯科基听罢,随即冷声打断道:

    “够了,我不想再听你这些毫无意义的空口揣测了。”

    紧接着,一柄换发着黑红色泽的方形柴刀就这么闪现在了杰提斯科基的手里,由此散发出了残忍阴森的腥臭气息。

    “来吧,正义感爆棚的小羊羔。”

    “现在,告诉我,你这次想要怎么死?”

    “是我像上回那样把一刀剁碎你的脑袋呢,还是想让我往你嘴里塞个炸弹让你爆体而亡?”

    然而,面对屠夫猎人这番简单粗暴的死亡威胁,血匠猎人却是依旧神情冷漠地回答道:

    “这个问题,不用你操心。”

    耶尘说完,随即伸出手臂,径直握住了杰提斯科基的手腕,看起来就好像是要避免他逃离自己的身边一样。

    “我这次的死法,已经定好了。”

    见到此状,杰提斯科基微微一愣,然后满脸嘲讽地反问道:

    “哈哈哈。”

    “你难道忘记自己现在的身份了吗?”

    “一个脆弱不堪的普通人,居然想要徒手抓住我这个屠夫?”

    杰提斯科基反过来握住耶尘的手腕,微微一拧,就像是在揉搓着一块面团,轻而易举就将耶尘的胳膊连肉带骨拧转了两圈。

    喀啦啦!

    但是,肢体的扭曲,并没有让耶尘的表情有所变化,甚至就连让他的瞳孔收缩放大都做不到。

    看着耶尘这副淡定自若的模样,杰提斯科基再次面带微笑地嘲讽道:

    “你难道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打的那点小算盘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