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二章 神器与奇迹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萨洛里安的会客室在图杨堡巍峨的塔楼上。如果说这位半神在霍蒙沃茨的法师塔称得上是雅致体面,图杨谷的这座深黑色建筑就是不折不扣的毫不掩饰的要塞。

    格里菲斯跟随着堡垒的主人,沿着螺旋向上的台阶往高层走去,一路上可以看见布置在墙壁缝隙间的秘银线和魔法纹路。灵能从地脉中抽取上来,一直输送到堡垒顶层。只有那里,才能真正称得上是法师塔。

    地底时不时朝着天幕喷出一团火星。巨响和热浪冲出隧道和洞穴,在图杨堡的深处回荡。格里菲斯听得更加真切了。

    他听到了嘶哑而单调的蒸汽鸣响,吊斗和杠杆吱嘎作响,还有绞盘断断续续的尖利拉扯声。

    一头巨兽潜伏在图杨堡的地下,正在贪婪地吞食金属、木材和煤炭,吐出精钢打造的火焰。这股火焰和启明郡的并无不同,迟早要烧遍整个世界。

    “很有趣,是吗?”在前方引路的萨洛里安带着些许笑意说道,“维罗纳的图杨堡与塞瓦斯托的启明郡,世界两端的两座要塞,罗兰称之为‘双塔奇谋’。虽说他并没有一座塔,奇谋这个叫法也有些低俗,但是,我得承认,这么说未尝不可。”

    萨洛里安是最强大的施法者。但是他的研究更多关注于魔药炼金,自己的领地更没有一点巫师们喜欢的清冷和寂静。

    格里菲斯下意识地抓紧了腰间的佩剑。每当楼梯在一层转个弯,他就注意到那些在房间里隐隐绰绰的影子他们有着人的姿态,但是分明要更加凶残、狰狞、高大,熟悉而充满血腥。伴随着隆隆的脚步,一个两米多高的强壮身影打开了顶楼的大门。

    一个强壮的生物全副武装地站在那里。它有着兽人的青铜皮肤,身材匀称雄壮,两只尖耳能看出一丝精灵的痕迹,但是面容异常狰狞、凶残,仿佛是被浸泡在愤怒和怨恨中煎熬了上千年。一双充满暴虐之色的红眼睛打量着格里菲斯,让他想起很久以前就烙印在记忆力的那头强兽人。

    奥术议会的委员,强大的半神,竟然驱使着如此混乱邪恶的造物。

    “祖鲁,给我的客人沏杯茶,”萨洛里安温和地说出了一句让人无法跟现实相联系的话,然后对格里菲斯说道,“我的仆人又成长了一些,相貌有所改变。我不在的时候,这里就由它管理。”

    “……”

    格里菲斯跟着进了会客室,盯着强兽人领主用僵硬扭曲的动作沏茶。有好几次,茶水都要洒出来了,让格里菲斯在心里觉得这双手还是更适合去做些用弓弦绞死猎物的事。

    “仅凭信念,或是力量,都不能改变世界。”

    萨洛里安看穿了格里菲斯的心思,慢慢说道:

    “我们的世界隐没在黑影中,犹如垂死的病人。凡是魔法所能给予的光明,人类都在世上普及了,那是一种暗淡的光。和白昼相比,简直是黑夜。

    “魔法,是有极限的。

    “正如你在使用不死者之王的力量一般,我也在很久以前,就在寻找魔法之外的力量。用圣光作战不比火药更高尚,圣剑和钉锤并无不同。”

    格里菲斯目光低垂,看了一眼自己的骨戒:“我的导师,在接下来的战斗中,我准备在维罗纳至少消灭一个神之手。”

    亚伦和奈拉都来到了维罗纳。离开了安诺克城邦遗迹以后,他们肯定变得更加强大了。如果他们夺取了伊修斯的力量,就会得到更高阶的神秘。

    在魔法通识课上,格里菲斯学到过一句古训:

    “挫折都是暂时的,最终决定胜利天平的是龙。”

    “龙”在这里是一个概念的代称,并不是非得龙和比蒙不可。只要能够得到高位的神秘,凡俗的胜负就不再是决定性的了。

    亚伦、奈拉、康茂德、嘉拉迪雅、艾露莎、塔金背后各有隐匿的神秘,与他们相比,格里菲斯无疑是神秘力量最弱小的那一个。

    但是,他也有自己的方法。

    七人的争斗,如今还要加上伊修斯,在维罗纳打第一仗对于格里菲斯来说几乎可以称得上求之不得。

    只有在这里,他的优势才能发挥到最大;而他的敌人,若是没有事先做好准备,或者说他们背后的势力没有下定决心,那必将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受到战争骑士出其不意的打击和极大压制。

    但是,留给格里菲斯的时间窗口并不多。伊修斯已经和叛军取得了联系;各位神之手和被选中者随时会意识到问题所在。

    “好,很好,”萨洛里安对格里菲斯的决心非常满意,连连夸奖,“一旦成为神之手,便要承担相应的责任和觉悟,无法领悟到这一点的注定要被毁灭。之前你向我寻求探索敖德萨巫师特性结晶中的秘密,我也承诺将窥探虚无与混沌的知识教导给你。来吧,我想你已经准备好了,之前你给我的那块普卢奴斯超凡巫师的结晶正巧也在这。”

    至尊巫师指了指会客室的一角,那里布置了一部特殊的观测仪器。格里菲斯知道,这部仪器可以将超凡巫师的非凡特性与观察者的视线和天空中的某颗星辰连成一线,解读奥秘。

    “知识的真谛在于理解本质,”萨洛里安说道,“来看吧。”

    格里菲斯遵从着指引,开始查看仪器上安置的结晶。在他的目光与奇诡的微光接触的一瞬间,狂乱的信息束直冲大脑,险些将他击倒在地。冥冥之中,他似乎窥探到了某个一晃而过的、惊人的、超乎生理极限的存在的一丝踪迹。

    与此同时,格里菲斯获得了一些神秘学知识:

    其一、天选者之祭的被选中者仅剩七人之时,他们就会升格为神之手或近似的存在形态,随时可以开启最后的召唤奇迹的仪式。

    其二、神之手的力量是可以夺取的,每当一位神之手被击败,他的部分特性就会被胜利者夺取,但是,另一部分特性会涌向其他相性适宜的神之手;因此,第一位神之手倒下时,天选者之祭就进入了最后阶段。

    其三、即便是神之手,容纳其他途径散佚的特性也是极其危险的,可能会导致疯狂和失控;因此,召唤奇迹的仪式是不可逆的,一旦启动就必须尽快决出胜负,否则被选中者就会被失控的深渊吞噬。

    其四、神之手可以通过特定的仪式向神明献祭,付出代价,获得支援。来自神明的恩赐将会具象为“神器”,其中蕴藏着改变世界的力量。

    其五、集合多件“神器”,再加上击败其他神之手夺取的特性,胜利者可以融合出地上的“奇迹”;

    其六,“奇迹”可以突破半神的位格,实现愿望。

    其七、消灭其他神之手不是召唤奇迹降临的唯一途径。世界上还残留着多次神灵降临留下的遗迹,若是能从其中收集到质和量都满足要求的非凡特性,就可以得到近似于“奇迹”的存在。

    以上,便是敖德萨巫师普卢奴斯记忆中有关天选者之祭的细节。

    除此之外,还有一条线索

    奈芙蒂·冯·葵曼莎是虚境的生命织缕赐予的五件封印物中最珍贵的存在。只要与她的契约存续,奈拉·冯·葵曼莎就是不死不灭的。

    ……

    不详的预感萦绕着格里菲斯。他忍不住按了按额头,稳住心神。

    数不清的阴谋如同囚笼,将他越来越深地禁锢其中。

    他甚至有种感觉,无论自己接下来怎么行动,早已布好的陷阱都在等待着他。这是神明,或者说世界意志的布局,在他来到这个世界以前就已经在运转,如今已经到了最后的阶段。

    这一切,与他无法阻止克丽丝塔在敖德萨的悲剧别无二致。

    萨洛里安等待了一会,等格里菲斯从信息的冲击中回过神来才继续说道:

    “元老院下达了讨伐令集合一切力量首先消灭伊修斯。他是个失控的伪物,愚蠢的残次品,看似拥有无限的生命,其实早已处在崩溃的边缘。

    “放任他一定会给世界带来极大的伤害。在此之前,应当停止一切敌对行为。对于拜耶兰来说,无论如何不能让维罗纳的叛军有一丝触碰奇迹的机会。

    “伊修斯的力量是混乱而残缺的,但是灵能和特性倒也可观。击败他的被选中者可以得到的好处不言而喻。”

    “遵命,阁下。”格里菲斯应道。

    萨洛里安做了个手势,让骑士随他来:

    “年初,第三阶层和他们的支持者,那些可怜的平民,在拜耶兰和元老院大战了一番。若不是顾忌他们背后的黑暗至尊,元老院和奥术议会早就全世界捉拿他们,吊死在路灯上。”

    噢,我知道……这些商人和工厂主正聚集在罗兰身边,以邦联的名义组织军队反抗来着。格里菲斯认真地听着。

    “很多元老认为,过去的错误是可以被原谅、宽恕的,贵族、巫师与第三阶层,大家经过那件事都知道继续厮杀有多么疯狂,”萨洛里安说道,“可是骰子已经掷下,如何还能停得下来呢?

    “他们的目光集中在维罗纳。

    “元老院与叛军的斗争决定了接下来的走向。

    “如果元老院在维罗纳被削弱,邦联的军队就会行动。若是叛军被消灭,元老院免除了后顾之忧,也必定会对邦联动手。

    “元老院和奥术议会一定会接受那些帮助他们打赢了战斗的军队,哪怕这些军队和邦联的军队没有多大区别。只要在元老院的旗帜下作战,你就是他们的人。”

    格里菲斯点了点头,接着问道:

    “我的导师,在接下来的战争中,您会支持哪一方?”

    “我是奥术议会的委员,也是罗兰的老朋友,”萨洛里安说道,“对于双方的战争,我不持立场。

    “我亲爱的学生,是有人想要逼着我表态吗?”

    “我想应该没有人会这么做,导师。”格里菲斯说道。

    “我也这么觉得,”半神点头微笑,“他们不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