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旧日之箓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32章 畸变帝国虚河圣母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十多名奇装异服、形态各异的周白已经占领了联邦所统治的一颗星球,并通过该星球的设备连接到量子网络上兴风作浪。

    其中有一脸苍老、大腹便便、还秃着脑袋的老年周白。

    有皮肤黝黑的同时彻底女性化的周白。

    有浑身机械化,电子眼中满是疯狂的周白。

    甚至还有浑身上下都已经彻底畸变,有着八个脑袋、上百只触手、浑身上下流淌着腥臭脓液的周白。

    “大家都是周白,凭什么只有他能继承元始天尊的名号?”

    “什么诸天之盟,这个方案我不同意!”

    “既然联邦大家都能投票,我看我们应该也能投票,所有周白投票出来的结果,才能代表元始天尊的选择……”

    “说得好,不论要干什么,就应该让所有周白投票决定!”

    “rlyehwgahnaglfhtagnthulhu……”

    “你都彻底畸变了就别乱叫了,谁让你们把畸变周白带来的?这玩意连脑子都没的……”

    “不好,我们怎么被禁言了?”

    “我发的视频、帖子……都被删除了……”

    “这个权限狗又来了……”

    就当在场的周白们纷纷发出惊叫的时候,黑色的虚空脉冲已经化为污泥般的滚滚黑潮,凭空淹没了他们所在的大厅。

    畸变体周白的根根出手爆发出阵阵嘶吼声,正想要为众人抵御那漫天魔染的力量,就看到一只手掌猛地按在他的一只脑袋上,将畸变体小楼般的巨大身形像是拍蚊子一样生生按爆。

    一掌拍碎了畸变体,周白看向其他还要反抗的同位体,冷冷说道:“稍微聪明点厉害点的也知道躲在群里喷我,凭你们几个也敢真的来线下跟我斗?”

    说话间,只见周白五指张开,道道青光已从中升腾而起。

    “这是我专门为了你们开发出来的新招式。”

    “好好享受吧。”

    便看到那青光化为一张张巴掌大小的青纸,正中央便是硕大的‘周债’两字。

    接着便看到每一张青纸之中都钻出来一个浑身上下流淌着滚滚黑泥,背后闪烁着十字型虚空裂隙的周白。

    随着这一个个周白的出现,整个星球的天空被越来越多的黑色空洞淹没,洞孔中不断流出虚空脉冲所化的黑泥,似乎要将整个世界淹没。

    看到这一幕的老人周白震惊道:“这些都是……失控的狂者周白?可是你怎么能控制这么多的?”

    另一个机械周白的电子眼极速闪烁,似乎在飞快扫描和分析眼前的现象:“这招是自己向自己施展穷灾借力,再化为债券进行存储?”

    又一个周白喊道:“自己跟自己借力再转成债券存起来?那他的劫力岂不是能无限成长了?”

    机械周白苦笑道:“嗯……是啊,这家伙每时每刻都在自己给自己借力,自己给自己印债券……”

    “就在我们说话的功夫,他的力量又增长了一倍。”

    “只论力量的话,即使在那三人之中,他恐怕已经是三人中的力量第一了……”

    本体周白的双眼之中又有几道青光化为‘周债’隐没在他的识海深处,他淡淡说道:“行了,等回来以后你们就什么都明白了……”

    紧接着所有的同位体便已经滚滚黑潮所吞没,只剩下周白缓缓从中走了出来,最终张嘴一吸便将所有的黑暗一口吃掉。

    接着他静静站在原地,似乎在消化着什么,体内青光流转不休,良久之后才缓缓平静了下来。

    而在解救了星球上被关押起来的联邦成员不久后,克莉斯缇娜的声音在周白耳边出现:“你提交的政策已经以82%的赞成票通过了。”

    周白嗯了一声:“那剩下的就看楚齐光和太上那边了。”

    他转过头,双眼似乎跨越了亿万光年的距离,看到了宇宙中的某个地域。

    “畸变帝国……”

    嘴中说出这四个字时,周白的眼中露出了复杂的神色。

    良久之后,他拿出了一本笔记本,在上面写道:

    群主:通天,你说的楚币、周债互相锚定的计划,我同意了。

    通天:好。

    ……

    母河,畸变帝国的核心区域。

    这里是传说中无数畸变体诞生的源头,位于已知宇宙的一片荒芜地带。

    楚齐光的意念扫过一颗又一颗星球,脑海中浮现出关于此地和畸变帝国的情报。

    这里曾经是一处高等宇宙文明的疆域,但是在一次猛烈的虚空灾害后,大量畸变体在此地繁衍进化,也引发了该文明的猛烈镇压。

    而一个自称为虚河圣母的存在带领着畸变体们反抗着这个文明的镇压。

    从最开始被这个文明的军队赶的四处逃窜,在短短十多年的时间里,虚河圣母便占据了数十颗星球。

    在毁灭了这些星球上的一切反抗力量后,将之当作了孵化畸变体的温床,制造了席卷整片星域的畸变大军。

    此刻楚齐光路过几颗星球时,都能感知到上面那已经一片冰冷、死寂,被吸干了所有资源的景象。

    双方的大战将一颗又一颗星辰打成了焦土,原本占据上风的高等文明难以承受这巨大的损失,文明内部到处都充满着逃亡、反战的悲观情绪。

    而畸变体一方却始终悍不畏死,每一次大战都拼进了最后一块血肉,并且在战争中飞速进化,开始出现越来越多强大的畸变个体。

    据说虚河圣母更是在这场大战中伪装成了高等文明的成员,混入其内部之后不断窃取珍贵的知识、资源,并将一些位高权重的个体转化成了畸变体。

    战争持续了一百多年,最终以高等文明的败退为结局。

    他们带着最后残留的文明成员离开了这片星域,逃入了那未知的宇宙星河之中。

    虚河圣母便带领着获胜的畸变体们统治此地,最终建立了名为畸变帝国的宇宙级文明。

    而母河便是虚河圣母打造出来的一种特殊的时空结构,按照虚道宫的说法就是扭曲罗天界,按照联邦的称呼则是超维度空间。

    “就在这里了吧。”

    楚齐光的意念在下一刻便横扫四方,所过之处星辰颤抖震悚、恒星明暗不定,引发了一连串的星象变化。

    “诸天盟通天在此。”

    “虚河圣母还请出来一会吧。”

    如此明显的信号,对方显然是收到了,黑暗的宇宙真空中传来一阵冰冷的回应。

    “畸变帝国不欢迎你,你回去吧。”

    对此楚齐光早有预料。

    毕竟畸变体经常将其他生灵转化为畸变体,而这个过程中往往会抹杀其他生灵的意识。

    这种转化行为导致他们几乎就是宇宙公敌,是已知宇宙中所有智慧文明公认的灾难。

    常年的战争让畸变帝国在已知宇宙中几乎没有任何盟友,他们和所有的文明都是敌对关系,相互的杀戮、侵略也让他们敌视一切智慧生灵,对楚齐光这样强大的人类个体自然更是戒备万分。

    楚齐光淡淡道:“既然不欢迎我,那我便自己进来好了。”

    只见他心念微微一动,二十五正法中的《天魔劫》已经悍然发动。

    作为劫教一脉本已经失传了天渊正法的传承,这《天魔劫》乃是楚齐光游历诸天万界的过程中,和大汉世界的其他高手们一同补完修正的天渊正法。

    此法一经施展,楚齐光便感应到了超越物质界的某处时空内,无数汹涌、澎湃的魔染力量正在不断涨落变化。

    “找到了。”

    天魔化生!神转魔移!

    只见楚齐光的这具肉身瞬间崩解消散。

    与此同时,永不停歇的母河之中,一大块血肉陡然膨胀了起来,在阵阵血肉的嘶吼、扭动之中化为了楚齐光的模样。

    他双眸睁开,猩红色的光芒一闪而逝,看向眼前这完全由各种不同形态的畸变物质所组成的世界,啧啧称奇道:“这就是母河吗?畸变体创造的特殊空间……”

    “入侵者!滚出去!”一头如山岳般大小的畸变体从天而降,带着天崩地裂之势朝着楚齐光轰来。

    楚齐光扫了对方一眼,山岳般的身体瞬间倒飞了出去,掀起了一片笼罩方圆千里的风暴,接着在巨大的轰鸣声中寸寸解体,化作满天流星四散。

    但很快又有大批的畸变体开始朝着他蜂拥而来,不过似乎是知道他们只会送死,下一刻他们就被一股意志喝止。

    那意志凝聚在楚齐光的上空,便看到道道血芒组成的天空开始变形,化为了一张女人的脸庞,她看着楚齐光说道:“你想要干什么?”

    若是过去的话,只凭畸变帝国对一切智慧生灵的仇视,恐怕早已经派出大军来围杀了。

    但如今的楚齐光威名赫赫、战绩惊人,特别是和太上、元始一同击退了季无烦,毁掉了第三循环的一战,更是称得上震慑寰宇。

    虽然不知道其中到底有多少水分,但畸变帝国如今显然是不愿意和对方轻易开战的。

    楚齐光说道:“我不是来和你们打的,我已经说过了,我要联合诸天万界中的各派势力,一同对付季无烦,阻止他的回滚计划,今天来这里就是为了邀请畸变帝国参加诸天盟的。”

    虚河圣母沉默片刻后,说道:“你……要邀请我们?”

    虽然早就听楚齐光说过这个计划,但虚河圣母一直都以为对方邀请的对象中并不包涵畸变体。

    听到楚齐光竟然来这里邀请他们这些宇宙公敌参加联盟,显然是让虚河圣母也有些惊讶。

    楚齐光开门见山道:“不错,你应该也感受到了,天道扭曲之下,虚空对物质界的侵蚀越发严重,诸天万界的生灵中已经开始诞生越来越多的畸变体,其中许多更是能保留原本的意识。”

    “随着环境的这番变化,双方的争斗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未来畸变体和各族和平共存将是历史大势。”

    虚河圣母冷冷道:“和平共处?”

    楚齐光说道:“事实上我真身所在的大汉世界内,畸变体(魔物)已经有了和其他种族和平共处的经验,我很愿意将这种情况推广到整个宇宙。”

    “畸变帝国若是想要融入已知宇宙,而不是继续穷兵黩武,将大部分资源投入到连年的战争之中,这次的诸天盟将会是你们融入的一个绝好机会。”

    “在我和太上、元始的努力下,未来诸天万界连成一片指日可待,这将是一个大宇宙时代,万界一体化,畸变帝国若不尽早参与进来,恐怕只会和其他文明拉开越来越远的差距……”

    虚河圣母却根本不相信楚齐光所说的话,冰冷地回应道:“畸变体和其他智慧生灵永远不可能成为盟友。”

    “要么被你们消灭,要么消灭你们,我们双方只有这两种结局。”

    楚齐光微微一笑,似乎并不在意虚河圣母的坚决:“好好考虑一番吧,改变主意的话……随时都可以来找我。”

    他知道畸变帝国和虚道宫那种打赢最强的几十名头领就能改变政策不同,也和联邦那样理智分析、冷静投票也不一样。

    畸变帝国是完全操纵于虚河圣母这个个体手中,是一个极度仇视人类,甚至会为了战斗拼杀至最后一兵一卒的势力。

    所以他没有选择对整个势力直接动手,而是被拒绝后便立刻离去。

    看着楚齐光的身影消散在母河之中,虚河圣母的心神微微放松了下来。

    为了防止对方在母河中留下了什么后手,她开始检查整个母河的状况,将精神融入到了无数畸变体所形成的心灵潜流之中。

    由无数畸变体的意念、智慧所组成,在那浩瀚无垠的心灵潜流之中,虚河圣母的心神越发安定起来,逐渐进入了一种忘我的状态。

    在这前所未有的宁静之中,虚河圣母的意识渐渐进入了沉睡中。

    当她再次醒过来时,就发现自己竟然躺在一张破旧的床上,附近是一名农妇在干活,而她则成了对方的女儿……

    楚齐光观察着被他转生的虚河圣母,对方的表现却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天魔劫》乃是二十五正法中驾驭魔染的第一法门,这门天渊正法不但能随时抛弃自己的肉身,将自己转生为魔物,甚至还能抽取魔物的意识,将之转生为人类,实现物种之间的自由转换。

    此刻的楚齐光便是神不知鬼不觉地抽取了虚河圣母的一丝意念,将之投入到了遥远的另一个世界,转生为了人类。

    但明明已经转生为人类女孩,对方却仍旧有着一种非人的性情。

    一开始她还只是显得孤僻和少言寡语,但至少还和父母、兄妹们有着一些情感联系。

    可很快村内便发现了动物被啃食的残躯,一些用血画出来的怪异、扭曲的符号。

    村民们花重金请来了巫女进行驱魔,以为事情即将过去,但更多难以名状的诡异恐怖事件却接二连三的发生。

    村民在家中发现了未知动物的腥臭粘液。

    看门的狗在深夜发出恐惧的低吼声。

    后山的祖坟被挖开,棺材内的尸体却不翼而飞。

    村长让所有发现这一连串诡异事件的人三缄其口,似乎妄图通过时间的流逝来消磨影响。

    但诡异、恐怖的事件却愈演愈烈。

    一开始是村中的鸡鸭开始失踪。

    没有人知道它们去了哪里,甚至连任何血迹、毛发都没有留下,就好像他们从不存在一样。

    接着是狗和猫。

    几乎是一夜之间,所有的狗和猫全都消失不见,整个村庄陷入了某种焦躁的恐慌之中,村长只得派出青壮前往衙门求援。

    但衙门的人手还没到,更让村民们恐惧的事情发生了。

    村中的小孩开始消失了。

    最初只是那些单独在外玩耍的小孩,或是独自留在家中的幼儿,当父母们想起他们时,却发现村内外已经找不到他们的踪迹。

    然后事情开始愈演愈烈。

    也许是一个关门的动作,也许是一个路口的拐角,甚至是一次转头的瞬间,孩子们便消失不见了。

    当事件发展到这里的时候,楚齐光选择了干涉。

    他将已经开始畸变的虚河圣母抽离了这颗星球,而星球上的一切也回归到了虚河圣母降临之前的状态。

    接下来楚齐光又将虚河圣母转生到了一个现代都市的大富之家,想要让她从婴儿状态开始享受锦衣玉食的快乐。

    但婴孩状态的虚河圣母很快就因为在三天内学会了说话、走路、跑步而吓到了父母,接着更是展现出攀爬墙壁、生吞老鼠、沟通亡魂等诡异行为。

    眼看着她就要将保姆咬死的时候,楚齐光只得再次带走了虚河圣母。

    接下来楚齐光又试着将虚河圣母的这一丝意念投入到更多世界,试着炼化对方心中那一丝魔性,却无一列外遭遇了失败。

    虽然试着改变虚河圣母的行动一次又一次失败,但楚齐光在这连续的尝试中绝非毫无收获。

    “虚河圣母的意念之中,蕴含着一股难以祛除的魔念,似乎不论如何转世重生、如何催生她的人性,给予情感的呵护,那股魔念都会茁壮成长,最后让她走向畸变……”

    “就算她真的是天性如此,但这么多世界都没有一次能真正纠正过来,实在是有违常理。”

    “这种感觉……”

    楚齐光摸了摸下巴,嗅到了一股人工干涉的味道。

    “会是谁呢?竟然躲在幕后影响了虚河圣母?”

    于是楚齐光稍稍推算一番,关于虚河圣母的过去、未来种种情报便从虚空中渗透了出来,化为重重光影浮现在众妙之门内。

    “果然有幕后黑手,竟然还隐藏了虚河圣母诞生的历史,有意思……”

    “恐怕普通手段,还真祛不了她心中那一丝魔念。”

    楚齐光感觉到自己的推算过去竟然被蒙蔽了起来,对这其中的隐秘越发好奇。

    于是接下来他继续一边推算,一边试着炼化虚河圣母思维中那道坚定不移的魔念。

    这次他将虚河圣母带去了一个仙道世界,转生成了一个名门大派的掌教千金,希望从小耳濡目染的修道气息能够压制她的魔性。

    虽然这一次的虚河圣母仍旧表现诡异,但这方仙侠世界的顶尖强者们也有着足以移山倒海、化身万千、神游虚空的力量,很快就连施手段制止了她的行为。

    他们花费三年时间似乎终于压制了她体内的魔性,将她教导成了一个略显冷漠的小女孩。

    可惜这一次虚河圣母心中的魔性也只被压制了八年。

    在一个电闪雷鸣的夜晚,天空中满是扭曲诡异的紫色闪电,像是无数根触手不断在疯狂扭动。

    这八年来她虽然一直得到了师傅、父母、兄妹、朋友的关怀,人性的一面不断得到呵护和成长,但体内的魔性却也在压抑中越发猛烈,终于在这一天化为了第二人格,开始控制她的肉身。

    当晚,她在灵药中下毒毒杀了自己的哥哥,并趁机盗取了哥哥掌管的门内绝学和传承法器。

    此后在同门和其他兄妹们的追杀中,她浪迹四方,成了威名赫赫的魔女,并开创魔教,将众多修士引得走火入魔,化为了魔物……

    于是在这连串的争斗中,虚河圣母人性的一面节节败退,这一人格几乎就要被彻底封印起来。

    反而第二人格却是茁壮成长,魔焰高涨之下甚至就要灭尽天下正道。

    楚齐光叹息一声原本还想要直接出手进行干涉,却突然发现在这种激烈的斗争中,虚河圣母的人性一面看着那一幕幕的悲剧,在一次又一次地刺激之中竟然有一种被不断淬炼,越发坚韧的感觉。

    于是他止住了出手的意向,打算看一看这人性一面能不能做出突破。

    ……

    天帝山上,正道十大门派率领门人弟子围攻魔教总坛。

    双方连场大战,引得方圆万里一派生灵涂炭,山河破碎。

    而此刻在战场的中心位置,在众多修士的远眺之下,虚河圣母所化的魔教教主虚无迹悍然出手,正以一敌七,一人独斗天下七大高手。

    只见八人且战且走,手中各派绝学连出,一时间天雷震荡、地动山摇。

    一座又一座山峰被崩碎轰塌,一片片大河湖泊被生生焚烧蒸发,大地被撕成了连绵的峡谷,天空中不断有流星如雨点般坠落……

    八人的中心战场可谓是天崩地裂满目苍夷,越来越多观战者都遭受波及,或死或伤,不得不远远逃离这天灾末日般的战场。

    但眼看着虚无迹独斗七人不但丝毫不落下风,一身驾驭魔染的道术更是掀起道道魔染狂潮,压制得七大强者越发左支右拙、节节败退。

    “哈哈哈哈。”

    看着几大正道强者因为魔染的连番侵蚀,心神之中都有了逐渐入魔的迹象,虚河圣母嘴中传来一连串的狂笑之声。

    她那一头青丝如火焰般上下翻飞,长袖一震便又甩出漫天血海笼罩天地。

    “正道十派,不过如此。”

    “天大地大,从今天起就是我虚无迹最大,你们七个老家伙要是愿意入我门下舔我的鞋底,那我就饶你们一命如何?”

    一名老者怒喝道:“妖女!今天就算是碎尸万段,老朽也要将你诛灭!”

    一旁另一名书生模样的修士却是若有所思道:“舔鞋底这件事我觉得可以谈……”

    另一名女子喝到:“阴阳子!你收声!”

    “哈哈哈哈。”

    虚无迹大笑着看向七人,浑身血肉起伏,道道青筋如一条条魔龙般在她的皮下来回游窜:“看我今日先把你们七个统统炼成魔人,来日再带着你们血洗天下!”

    只见她张口一吐,嘴巴就好像是连接到了虚空深处,无穷的黑暗从中喷涌而出就像横扫全场。

    望着这一幕的七大高手各自施展手段却毫无抵抗之力。

    眼看他们就要被黑暗吞没时,一名老者高举手中法器,喊道:“有请祖师下凡,斩妖除魔,涤荡天下!”

    伴随着一股神秘的波动在他体内一闪而过,老者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化为寸寸飞灰。

    唯有法器留在半空之中,化为一道光柱冲天而起。

    虚无迹看着这一幕,感受到一种强烈的不安传入心头。

    她想要毁掉法器,却被剩下六人拼死阻止,就在她连施重手斩杀两人后,那光柱缓缓消散,却在天空中留下一道金碧辉煌的大门。

    阵阵仙乐从那门中传出,一名浑身上下仙光环绕的高大人影从中走了出来,一出场便以惊人的威压横扫全场。

    伴随着他的目光落在虚无迹的身上,虚河圣母立刻感觉到自己身上如泰山压顶般沉重,轰隆一声便坠入地面动弹不得。

    虚无迹艰难地抬起头来,看向那仙光环绕的身影,震惊道:“仙……仙人?”

    “大胆妖孽,你传播魔法,屠戮苍生,今日本座便降下天罚,将你就地炼化……”

    眼看着金口一张,便要降下道道神雷碾碎虚无迹,现场剩下的四大高手终于松了一口,更远处围观的各派修士们也感觉到尘埃落定,这一场正魔大战终于是结束了。

    ……

    “还是不行吗?”

    楚齐光看着虚河圣母人性的一面再次被压下,轻叹一声便想要出手。

    借助第二循环的优势,在这个世界所有人都难以察觉的超时空领域,他就要将虚河圣母的意识从历史中一点一点地抽取了出来。

    伴随着楚齐光的抽取动作,这个世界的时间也逐渐再次回到了原有的方向上。

    不过就在楚齐光这么干的时候,一道宏大、古老而又荒凉的声音却从这颗星球内部爆发了出来,并向虚河圣母的意念束缚了过去。

    “外神!”

    另一边,那金门中走出来的仙人朝着天外厉声喝道:“外神!想要祸乱此界,你也得问问我答不答应。”

    感知到这一幕的楚齐光微微吃惊了一下,当即手执道诀,推算了一番对方的来历:“噢?没想到我随便找的这么个原始星球,倒有个厉害的上界。”

    心中思维电转,楚齐光微微一笑干脆改变了原先的计划。

    “既然一直转世轮回都炼不了你那一丝魔性,干脆便由我亲自出手将你调教一番。”

    与此同时,现场异变陡生,原本炽热光明的太阳突然一暗,满天光辉凝聚之间已经化为一道人形。

    楚齐光的意念在这《煌帝枪》所凝聚的太阳真火化身中微微舒展一番,便朝着身后的虚河圣母一指,接着向天空中的仙人朗声说道:“这小畜乃是本座门下一坐骑,因调皮贪玩而偷偷下界,还请这位仙人给本座一个面子,我回去后一定好好惩戒她一番……”

    听到楚齐光这番话在场众人心中都是一阵大怒,回想被虚无迹搅得山崩川竭的天下,只觉得这仅仅是一句调皮捣蛋能说得过去的?

    那金门之中的仙人闻言也是冷哼一声,喝到:“你的面子……”

    楚齐光的声音直接在对方的识海之中响起:“在下诸天盟通天,我知道这件事情让你为难了,未来必有重谢。”

    说话间一枚楚币已经被塞进了对方的脑袋里。

    “你的面子……”仙人顿了顿,心平气和道:“小仙肯定是要给的。”

    看到仙人转眼间变了态度,在场众多修士都是一阵愕然,然后有的疑惑不解、有的愤怒屈辱、有的茫然无措……

    楚齐光回过头,摸了摸虚河圣母的脑袋,笑着说道:“好了,随我回家吧。”

    虚河圣母戒备地看着他,就像一只刚刚被抓到笼子里的流浪猫:“你是谁?”

    楚齐光温柔笑道:“你又忘了?本座可是你的主人,忘了也没事,我慢慢讲给你听……”

    虚河圣母却感觉到一种本能地害怕,她使劲地蜷缩着身体,只觉得眼前这名抓住自己的男人就好像一头捆住了她的大蛇一样,似乎随时都能将她一口吞下。

    眼看着楚齐光就要带走虚河圣母,阴阳子强撑着胆子站出来说道:“虚无迹祸乱天下,屠戮苍生,死在她手里的黎民百姓至少也有十万,她不能就这么离开……”

    楚齐光转过头扫了现场众人一眼,淡淡道:“生死无常,皆是命中定数,不可强求。”

    伴随着他所说的话,二十五天渊正法中的《佛不思议法论》已然悄然发动,这门摩诃佛教天渊正法直指佛门最高奥妙,有着出口成佛、自成佛国,号称超越佛祖之境界。

    此刻楚齐光所说之话如暮鼓晨钟般在众人心头响起,在场诸人只觉得心神一片震荡,一身修为竟然便有隐隐约约被震散的迹象,尽皆心头骇然,就连他从天而降的仙人也不例外。

    楚齐光看到众人的反应,微微一笑道:“诸位没有事情的话,本座就先走了。”

    “还有谁有问题吗?”

    一片沉默声中,天地众生眼睁睁看着楚齐光、虚河圣母留下满地狼藉踏天而去。

    就在这时,阴阳子咬着牙,鼓起所有的胆量说道:“这件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

    楚齐光:“为什么?”

    阴阳子:“死了那么多人,难道……”

    楚齐光:“真的死了那么多人吗?真的死了吗?真的……”

    阴阳子只觉得眼前一阵恍惚,发现哪里还有什么战场,哪里还有什么仙人,他此刻就待在平日最喜欢的酒庄内,似乎之前一切都是一场幻象。

    他连忙跑了出去,在各地打听魔教的事情,却发现根本没有人听过魔教,更没有人听过虚无迹这个名字。

    似乎整个天下就只有他记得那一段历史。

    阴阳子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一切,直到他回到家中,发现桌上的水渍组成了一排字迹。

    “勇气可嘉,留你记忆,赐你绝学,望你勤勉修炼,来日天外一聚。”

    阴阳子就发现桌上多了一册秘籍,封面写着《道心怒种》四个字,翻开第一页便是:“骂天七日夜,天劫奈我何,粉骨碎身浑不怕,要留骂名在人间……”

    他稍微看了几页,就感觉到这是一本远超他所见所闻的绝世奇功,只不过很需要勇气才能修炼。

    ……

    借助第二循环的优势,将整个星球的状态微微重置了一番以后,楚齐光便带着虚河圣母向着星空深处前行。

    想起自己留下的秘籍,楚齐光心中暗道:‘天人九灾中的怒灾,最适合这种不怕死的人。他若是修炼有成,未来大劫之中也能算是点助力。’

    楚齐光一直以来都很注重人才培养,要不然也不会带着大汉世界的高手们在天外不断游历,推动他们的境界。

    于是这次见到对方有些资质便随手下了一步闲棋,从自己积累的道术中挑选了一门觉得合适的送了出去。

    他也不求对方一定能成,只是希望已知宇宙中可以有更多高手、更多强者……

    而和阴阳子一样,一旁的虚河圣母同样没有被消去记忆,她甚至不知道那颗星球已经重置了。

    此刻的虚河圣母看着眼前飞速流转的群星,心惊地说道:“你要带我去哪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