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极品佞臣(我真不是狗)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二十六章 称帝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当一个国家从跟上走偏了之后,各种奇奇怪怪的现象,就会层出不穷。”

    陈寿看着战报,笑着说道:“你比如说,我用唐国商人借给我的钱,买到了唐国的战舰和粮食,将来必将再用这些攻打唐国。”

    “南唐没有人看的清么?不是的,江南有很多人心知肚明,但是他们依旧要赚钱。明知道是个陷阱,却拒绝不了里面的诱饵,这些人已经成了金钱的奴隶。”

    蒋项禹若有所思,过了片刻,点头道:“有道理,将来之后,这些都值得我们借鉴深思。”

    “灭六国者,六国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嗟乎!使六国各爱其人,则足以拒秦;使秦复爱六国之人,则递三世可至万世而为君,谁得而族灭也?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陈寿随口一说,把苏辙的六国论说了出来,蒋项禹听得连连点头。心中不禁感叹,这是一个没读过书的人说得出的话么,难道他真是天命之子?

    陈寿忘了这个时空是没有苏辙的,他站起身来,看向窗外,背着手道:“大秦纵有千般不好,也难掩它一统中原,同文同轨的功绩。如今这天下却又一次分崩离析,南唐走偏了,我们有义务将它拽回来。”

    “你要伐唐?不是说好了先北后南,这不是朝令夕改,北方还有几十万将士,在浴血厮杀呢。”蒋项禹吓了一跳,赶紧出言阻止。

    陈寿笑道:“大势所趋之下,所有的人都会帮你,这就是所谓的时来天地皆同力。我不准备派兵攻打南唐,但是南唐已经有不少人偷偷派人渡江联络我。或许,我们可以让唐人自己,把江南半壁江山,攻守想让!”

    陈寿回京的时候,几十个金羽卫的番子,四散而出,将命令传遍天下。

    于是乎,当月之内,各地乱象频生。

    大唐各地,爆发叛乱,唐皇玉徽帝不得不和水师求和,希望水师出兵平叛。

    水师乘机大要好处,惹恼了鱼敬德和李修,南唐好不容易压下的内斗,又一次激烈起来。

    而在辽东,吴猛一溃千里,丢掉了松州和锦州,山海关易主之后,辽东兵马只能依靠崇山阻击李欣。

    蒙古各部,不再服合不勒的统治,他在中原三次折戟,把自己的威信彻底丢掉了。

    陈寿扶持了七个部落,赐予他们爵位,要与合不勒争夺汗王。

    汴梁派出使者,联络了契丹,相约一道攻打合不勒。

    契丹被合不勒欺负了这么多年,终于有了一个强援,上下都觉得扬眉吐气,赶紧答应下来。

    谁知道合不勒虽然被齐兵打的溃不成军,却依然能把契丹人吊起来打,于是让中原各个大将,都看清了契丹外强中干的现状。

    几十封密信一块摆在陈寿的桌前,都是各军准备趁机把契丹也一并拿下的建议,陈寿全部留中不发。

    回京之后,他派人把这些信,全都一股脑送给契丹皇帝,以示自己绝无趁机攻打契丹之意。

    并且再次表示了自己结盟的诚意,将蒙古侵占契丹的几个城池,送了回去。

    契丹皇帝大为感动,把国内重兵,全都派出,合围蒙古人。而且拿出了大量的钱帛和粮草,契丹朝中有几个忠臣,在殿前死谏,把脑袋磕破了,脑浆流出来了,也没法改变契丹皇帝的决定。

    蒙古和大齐决战,契丹率先拼了命,前线战事正酣,三方死伤都很严重。

    三个月后,第一个撑不住的势力出现了,合不勒被札邻不合、泰赤乌部的塔里忽台、锁儿罕失剌三方围住,战死之后被分尸。

    李渔册封三人为蒙古大汗,一个草原,出现了三个大汗,于是在齐兵撤出之后,草原又一次陷入了混战。

    契丹兵马,被袁显年截断,回不到上京。齐兵撕毁盟约,以契丹人杀伤边民为理由,长驱直入,擒契丹皇帝与贵族十几万人,押回汴梁。

    又过了两个月,辽东吴猛战死,副将举辽东军全师出降。

    这些功绩加身,宰相趁机劝进,要扶武成王登基为帝。

    陈寿半推半就,加冕龙袍皇冠,定国号为“周”。

    李灵越为皇后,并且公然册封大齐的公主两人:怀善公主、姬萝公主;太子妃李灵凤;以及前朝更元帝宠妃武贵妃为皇妃。

    这些事不甚光彩,但是都是小节,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跳出来扫兴。

    正在前线打仗的军队,突然接到消息,国号变了,皇帝也变了。

    大齐已经是旧事,而他们一直效忠的武成王,已经登基称帝。

    军中一片欢腾,册封加赏的诏书一道又一道,很多将领平步青云,加官不算,主要是爵位。

    辽东,大营之内,刚刚立下不世之功的李欣,看着眼前册封他为“武宁郡王”的诏书,脸色难看至极。

    封王,已经是人臣的极致,也看得出陈寿对他的看重。

    这是一种令人不可置信的知遇之恩,但是李欣并不打算要。

    多少人梦寐以求的爵位,对他来说,一文不值。他只知道,自己一直效忠的大齐,从今之后,将彻底消失,以后只能在史书中看到了。

    他挥了挥手,让手下心腹全部出去。

    李欣踉踉跄跄,走到大帐的营盘钱,把地图一把撕掉。

    他毕恭毕敬,从桌内取出一副画像,挂在正当中。

    那画像上的人,凌凌一躯,堂堂一表,国字脸,长髯须,正是一扫胡掳的齐太祖。

    李欣看着画像,拔剑自刎,死在齐太祖画像之下。

    过了半个时辰,他的心腹小将们,才敢进来。

    看到里面的情形之后,很多西凉小将,悲怆难言,在帐内随着他一道自刎。

    张正元力排众议,派重兵将他们骨灰护送前往凉州,规格极高。

    陈寿知道以后,一连派出十几波人,到西凉劝慰李威。

    并且把自己的宠妃李灵凤送了回去,要她安慰自己亲爹,不要悲伤过度。

    而一场针对南唐的备战,正在悄然展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