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明第一太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百一十六章 开平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面对杀伐无数的开平王,赵淮安难免有些两股颤颤,但好在还记得自己的身份,没有露出什么丑态来。

    胡惟庸开口道:“战事一起,必然是需要户部筹措粮草辎重,正值开春,户部或有困难,

    请殿下让赵尚书过来一起商讨吧。”

    “就依丞相所言,请赵爱卿进来吧。”

    “诺。”

    朱标看着地图沉默片刻,没有去关注军情急奏上被围攻的几处地方,而是最终将手指点在了开平卫,也就是元朝昔日的上都,朱标北伐亲自夺取而来的地方。

    “此处是何人镇守?”

    常遇春回答道:“开平都尉指挥使龙虎将军宋晟,殿下认为也速迭儿是想夺回开平卫?”

    自夺取开平后,

    大明将开平建立成为一个草原军镇,随时应对蒙古诸部的进犯,在区划上属北平都司。

    同时为了保证开平的粮草运输顺利,在开平卫周边建立了八个驿站,东边是凉亭、泥河、赛峰、黄崖,西边是桓树、威虏、明安、湿宁。

    开平地处于明初北方防线的中间位置,深入草原,可以保证南边的宣府不直接接敌,也保障与辽东的交通路线通畅。

    是蒙古草原战略要地,占据了开平,也就意味着卡住了蒙古草原的咽喉,可以俯瞰蒙古诸王部,遏制元朝残余势力的南下侵扰。

    “宋晟?”

    常遇春想了想回答道:“宋晟及其父兄同臣都是在至正十五年时投奔的上位,其兄战死于攻下集庆也就是京师之时,之后其父年老请辞,宋晟承袭父职为天宁翼元帅,

    开国后晋封为怀远将军,

    于去年调任臣麾下,委任镇守开平卫。

    “能让岳丈委托要地,想来其能力是够的。”

    “殿下放心,虽是同年从龙,但末将与宋家并无任何交集,委任宋晟完全是因为其资历能力足够,并无私情。”

    朱标闻言心中一松,也速迭儿没有任何征兆的发动,必然是有所图的,此人虽说不上盖世枭雄,但也绝不是一般人物。

    这时候赵文景也匆匆忙忙的走了进来,平缓气息后行礼道:“微臣拜见太子殿下,殿下千秋。”

    “嗯,赵爱卿不必多礼。”

    赵文景起身再向常遇春和胡惟庸拱手:“下官见过开平王,见过胡相。”

    胡惟庸点头示意,常遇春却是侧目而视沉声责问道:“身为一部尚书,何以不遵殿下谕令执意入见!”

    赵文景面色不改,若是被人一吓就退缩了,哪里能当的了户部的家,别说恶声恶气,就是拿刀架在他脖子上,

    不该给的一粒也别想拿走。

    “下官之事,明日自有御史上奏弹劾,罚贬罢责皆由殿下做主,此刻北疆军情在前,开平王还是当以军务为急。”

    如此硬气的话让常遇春都忍不住正眼看了他一眼,朱标见身后气氛有些紧张就转过身道:“赵爱卿忧急军国大事,本宫甚是欣慰,怎么会有责罚?岳丈,您看表兄能猜出也速跌儿的意图么?”

    常遇春先对着赵文景冷哼一声,不满之意溢于言表,然后才回头应对其太子的问答,赵文景则是对着太子微微躬身以表谢意。

    默不作声的胡惟庸意外的看了看常遇春的背影,这杀胚都知道在太子面前立敌了,活得久了果然是长脑子的。

    常遇春名爵实权都以到顶,京营三十余万精锐尽归其节制,如果还笼络党羽那就是取死之道了,然兵无粮不成马无草难行,户部掌控的京中几座大粮仓就是对大军最大的节制。

    见太子目光投来胡惟庸也道:“岐阳王器量沉宏人莫测其际,而临阵踔厉历风发,遇大敌益壮,本就是朝野所众知,也速迭儿不过叛逆奸邪小人,何以能惑。”

    “爷,亲军都指挥同知尚泓海求见。”

    “叫进来吧,应该也是北疆的情报。”

    尚泓海进来依次行礼,奉上亲军都尉府探得的消息,大致与李文忠送来的相同,只不过是多了一些蒙古诸部的动向以及猜测。

    见其间有猜测对方是声东击西要夺回开平卫,朱标心中一安,李文忠身旁就有亲军都尉府的同知辅佐,定然会提醒。

    常遇春坚定的发表者意见:“打过去!无论他们是什么打算,必须狠狠的杀回去,不打疼他们,这些狼崽子隔三差五就会犯边。”

    朱标眸子中也是杀意酝酿,只是一场大战的耗费问题,兵卒在战场上和平时吃的饭在量上并没有太大的差别,牛马骡子等畜生吃的也和平时相差不多,这部分的差距不足以让战场上的粮草成为一个问题。

    最主要的原因是国之贫于师者远输,远输则百姓贫,北方虽然一直在积极的开荒军屯,但供应如此数量的大军还是远远不够的,需要朝廷从南方运往。

    若是平常,后方安稳自然是可以有序有准备的运输北疆粮食,沿途耗费还在一个可以接受的程度,但一旦大战将起,为了安抚军心粮草必须尽快的运到军中储备起来,这耗费就很恐怖了。

    “赵爱卿……”

    朱标都有些难以开口,前几日才说让户部紧一紧,支持朝廷收复云南及辽东,如今正值春耕时节,却又要难为户部突然拿出一场大战的粮草。

    赵文景躬身道:“殿下,臣已经安排属官核查粮草,明日第一批粮草即可运往北疆,后续的臣也早有准备,臣请殿下勿虑!”

    “赵爱卿!真国之柱石也!”

    天天被赵文景硬怼没钱没粮,如今这么一出,真是让人即惊喜又感动,朱标心中都念着等你死了,本宫肯定给你定个好谥号了。

    大多时候打仗打的就是后勤,只要后勤补给跟得上,一时之胜败都无足轻重了,屡败屡战都可以,总有打赢的时候。

    前有萧何就有李善长,皆无战功赫赫,何以功高众服,就是因为他们在任何局面下都可以为大军转运粮储,供给器械,从未缺乏,治理后方,和睦军民,使上下相安,众将无后顾之忧。

    常遇春眼中也闪过欣赏之意,带兵打仗的统军大将在讨厌文官,也不会讨厌能供给他们粮草的文官,没有粮草你威望再大也别想让兵卒效命。

    “哼,不过是其职责所在而已,殿下未免过誉了。”

    朱标不禁有些无言,也不知道是谁给自己老丈人出的主意,虽然可以理解,但这未免有些太生硬了吧。

    胡惟庸在旁笑道:“赵尚书果不负圣上殿下之信重,竟足北御蒙古,东收辽东,南定贵州,三面开战之供给,赵尚书劳苦功高啊,本相惭愧。”

    这话就有些暗指赵文景明有足够的粮草却在几日前硬顶太子之事了,毕竟说起来这户部及国库的一切都是属于君上的,臣子只不过是代管,怎么能暗自藏匿。

    赵文景面不改色应道:“臣之所为,皆出公心,国库户部之粮,臣未私取一粒果腹,殿下若是要钱粮建宫殿庭宇或是要用于暂时不急切的开疆拓土,那臣还是那句话,没有!”

    “但殿下若是需要钱粮为国御敌,那臣砸锅卖铁也一定会为大军筹措到足够的粮食,绝不会让将士饿着肚子去上沙场!”

    “臣近些年是攒下了一些钱粮,但那都是从我大明百姓果腹之粮中挤省出来的,没有一丝一毫可以浪费,求殿下恒年民生之多艰,百姓求活之不易。”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