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从亮剑开始打卡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2章 为何而战(今天三更)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睡觉,抓紧时间睡觉。”

    “今天晚上日军不会再进攻了。”

    “抓紧时间好好睡一觉,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们啊。”龙文章的声音再次响起,“接下来几天都不会再有睡觉的时间了。”

    ……

    龙文章一语成谶。

    再接下来的三天,川军团都再也找不到机会睡觉。

    第一天,日军集中了一个中队的兵力,进攻失败。

    第二天,日军集中了两个中队的兵力,再次失败。

    第三天,当太阳从东方升起,趴在已经化为焦土的阵地上的炮灰们便看到了聚集在山坡下的黑压压的日本兵。

    “至少一个大队。”王岩说道,“还有炮兵和坦克。”

    炮灰们神情凝重,因为根本不用望远镜,只用肉眼就能看得很清楚。

    聚集在山坡下的日军至少有一个步兵大队上千人,在日军步兵身后,还有一个炮兵中队正在构筑炮兵阵地。

    这个炮兵中队拥有4门75山炮和2门九二步兵炮。

    除了炮兵,这队日军甚至还有四辆九五式轻型坦克。

    龙文章道:“我们的维克斯大炮能不能够得着日军的炮兵阵地?”

    王岩目测了一下距离,摇头说:“够不着,已经超出维克斯大炮的射程了。”

    “不是,团座大人,还有营座大人。”孟烦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凑了过来,一脸欠揍的狂喷口水道,“你们俩该不会还打算守吧?”

    王岩反问道:“孟三等兵,你觉得该放弃?”

    “不是我觉得该放弃。”孟烦了道,“关键是我们还能守得住吗?”

    说完伸手一指山坡下的目光,又道:“你们瞅见没有?这里至少有一个大队,日军一个大队顶得上国军的一个师!”

    “而且还是齐装满员的精锐师。”

    “像咱们这样的炮灰团,日军一个大队能打十个团!”

    “是吗?”龙文章淡淡的说道,“我们干掉的日军加起来也有一个大队了吧?”

    “那不一样。”孟烦了道,“是,您靠着偷鸡摸狗的下三烂手段,是赢了那么几仗,但那是因为日军大意,没引起重视。”

    “但是这回明显不一样了。”

    “没什么不一样。”龙文章道。

    “这回真不一样。”孟烦了道,“得意不可再往,您是赢了那么几小仗,但如果你因此以为日军的战斗力不过如此,那你就错了,再打下去,你会害死整个川军团,你会害死这里的所有人,使得他们成为异国他乡的一只只孤魂野鬼。”

    “就算死也还是要守。”龙文章道,“非守不可。”

    “哟喂。”孟烦了道,“我觉得我有必要提醒你。”

    “川军团早前就已经被打垮了,所以在高层眼里川军团已经不复存在,这也就是说,无论我们在这里守多长时间,高层都不会知道,更不会给你记功!您就是死了,也捞不着一个烈士的头衔,更不会有半分抚恤金。”

    “至于加官晋爵更是与您无关!”

    王岩和龙文章便同时扭头看过来。

    “合着你打仗只是为了加官晋爵?”

    “你打仗只是为了表演给高层看?”

    “小小年纪,你的世界观怎么这么歪?”

    “你就没有想过,如果我们跑了,会有什么后果?”

    “如果国家都灭亡了,你就算苟活了下来,又还有什么意义?”

    “我总算知道你为什么会从北平一路溃逃到云南,却又还活得好好的。”

    “你大爷。”孟烦了被两人训得满脸通红,忿然道,“小太爷也曾经跟鬼子拼命,也曾拿着燃烧瓶炸毁鬼子的坦克。”

    “小太爷的腿就是拼刺刀时被鬼子给捅的。”

    “是躺在地上装死的时候让小鬼子给捅的!”王岩便毫不留情的揭穿,“你也从来没炸毁过鬼子的坦克,那都是你脑子里边想象的画面。”

    “不是你……”孟烦了顿时一副见鬼的表情。

    “你撒谎的时候全写在脸上呢。”王岩冷然道。

    孟烦了便下意识的摸了一把脸,真的写在脸上?

    趁着龙文章和王岩不在的时候,孟烦了悄悄跟身边的不辣说:“真的,在生死边缘游走这些来回,小太爷才终于发现最金贵的还是你的命。”

    “自个的命金贵,别人的命也金贵,谁都不想死。”

    “多金贵?”不辣说道,“好多钱呢?你的命有多贵?”

    孟烦了的脸色便垮下来,没好气的道:“我的意思是说,他们俩会把我们这里的所有人都给害死,让我们回不了家。”

    “王八盖子滴,是你自己想回家了吧。”不辣没好气道。

    孟烦了便越发皱紧眉头, 但是从不辣身上他却意外发现,事情似乎跟他预期中有些不一样,并不是所有的炮灰都跟他一样想回家。

    甚至,大多数炮灰想的都跟他不一样。

    这从龙文章和阿译所经之处,那些炮灰看向他们的眼神就能看得出来。

    显然龙文章和阿译给了这些炮灰希望,在他看来这是不切实际的希望,但在这些炮灰看来,希望就是希望。

    ……

    日军的准备时间比孟烦了预期中要长。

    足足一个小时,日军都没有发起进攻。

    但孟烦了知道,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日军准备的时间越长,就意味着进攻的强度越大。

    这对于他们这样的一群犹如惊弓之鸟的炮灰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将近十点左右,日军终于开始了炮击,两门九二步兵炮外加四门75山炮将一排排的炮弹打到炮灰团的阵地之上。

    既然这只是概略炮击,并没有特定的目标,也还是给炮灰团造成杀伤。

    不时有炮弹落进战壕甚至散兵坑,爆炸过后,战壕或者散兵坑里便只剩下断肢残躯,甚至还有一节手指落在孟烦了的眼面前。

    孟烦了很嫌弃的将这节断指扫走。

    五分钟后,日军炮兵开始延伸射击。

    日军步兵则开始从集结地向前推进。

    五十多个日军,拉开稀疏的散兵线,端着明晃晃的刺刀往前快速推进。

    这次龙文章没有再玩小聪明,而是早早的下令开火,还隔着一百多米,川军团的炮灰们就开始猛烈的开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