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真不想成为天灾啊(无限神座)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81章 闪耀的思念啊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同归于尽?

    你和吾?

    区区一位新晋的神?

    你凭什么?

    二位神明如流星般,尹凛那一脚踏碎凌霄,将涅墨西斯踩下。

    这一脚,直接将那颗即将熄灭的大眼珠子,啪滋一下踩碎,脚子从独眼神明的脑后贯出。

    尹凛神色疯狂,此刻在尹凛枢内,正在发生着一场惊天动地的变化。

    「人性」与「神性」,二位魂分身,同时睁开眼睛。

    一时间,两种辉光,在无限王座上交晖相映,却又水火不容似地,泾渭分明。

    “神性是我。”

    “人性是我。”

    “可人性是人性,神性是神性。”

    “两个不同的‘我’。”

    “这才是「真我」!”

    外面。

    尹凛咆孝着,额头彻底裂开。

    漆黑的血水流尽,贴了许多载的“死皮”,彻底枯萎,裂成两半,掉了下来,化作一缕黑气消失无踪。

    死皮的存在,虽说给尹凛带来了不少便利与好处,但它却像是一个限制器,限制着尹凛的情感波动。

    突然间,强烈的情感如同洪水,将一切冲垮,将限制器冲开。

    死皮……脱落了!

    灵居内。

    加倻琴美惊愕地感受着变化,她惊慌失措地在茫茫的黑白世界里伸出手,感觉到她与少爷唯一的联系莫名地断开。

    她嚎啕大哭,呜咽着,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

    无限王座上。

    代表了「人性」魂分身的辉光,终于涨到了与「神性」持平的地步。

    「神性」与「人性」并肩而立,目光径直看着晦涩多变的王座权柄上,那一个缺角儿。

    「人性」道:“原来如此。”

    「神性」道:“原来如此。”

    “一切都是始于‘错误’。”

    两位魂分身,平静地走向对方。

    二位魂分身在王座上分裂,螺旋交缠,静待新生。

    ……

    尹凛脸上疯狂的神色,如潮水般退去。

    一刹间,他的眼眸里,闪过种种色彩。

    尹凛将涅墨西斯推出了光圈。

    光圈一瞬间关闭。

    二人出现在湛蓝的源海中。

    在源海深处,一艘艘破碎的世界舰残骸,毫无声息,四周有零散的无序猎手在游动,如蝌蚪般。

    “你竟将吾带到源海中!”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在源海中,只有三种存在能存活。

    主宰、熵兽、无序猎手。

    主宰是“概念”的化身,它们本就存在于“概念”中,不死不灭。

    熵兽则是混乱无序的源海中诞生的奇异生物,更像是清道夫般,清除无序猎手分解后的残余的“熵”,是维持“循环”稳定的一个保险机制。

    无序猎手就更直接了,它们是源海中负责“分解”的工人,没有意识,纯粹是“源海循环”的一部分。

    而尹凛,则是“第四类”!

    “你疯了?”

    涅墨西斯感觉到不可思议,难以置信。

    这根本不是任何一位神能作出的决定。

    为了什么?

    为了弱小的人类?

    不可能。

    能成为神,神性必不可少。

    神性的本质在于“漠视”。

    说的好听些就是神的自傲。

    说得难听些,就是俯瞰一切,将自己置于万物众生之上。

    唯有这种蔑视生灵的“升维”觉悟,才能成神。

    尹凛明明已经成神,可为何还会做出这种不理智的决定?

    神不会死。

    只会回朔。

    瞧那小乌不就是反复横跳么。

    一旦被源海彻底吞噬,那是连“权柄”都能彻底分解的地方,一位神,就真的是彻底无存了。

    源海最可怕之处,一旦被源海分解,那是真的连“存在的痕迹”都会被彻底抹杀!

    存在于任何人脑中的记忆会被不留痕迹地抹去。

    不会存在回忆,

    不会存在残骸,

    不会存在思念,

    这是比“删除”更彻底的“抹消”!

    删除仍会留下痕迹。

    但抹消,是比删除更为彻底的消失,逆转因果,连“曾经存在”这件事本身,都会被抹消掉!

    “你疯了!”

    涅墨西斯慌张地在源海中游动,在彻底被分解前,它仍有办法返回它的万物中枢内。

    高高的神在一刹间,循着“理”找到了自己的舰队所在的方向,但距离就不好说了,尹凛这次所定位的坐标,是他在许多年前抵达之地。不远处,一只长颈巨兽,身上满是空洞,孤零零地漂浮在源海中。

    是一艘“船骸”!

    是小乌的世界。

    涅墨西斯慌不择路地向船骸游动。

    尹凛一手抓住了涅墨西斯的腿,向身后一甩。

    涅墨西斯眨眼,本想射出致命光线,但只眨出了性感的双眼皮。

    尹凛狞笑,平平无奇的一拳再次将涅墨西斯刚长出不久的独眼打碎。

    在反抗中,涅墨西斯虽无法接入任何规则,但它体内的神力与源远超尹凛,在独眼被打碎时,涅墨西斯反手一掌,将尹凛胸口噼开。

    二位高高在上的神,竟如街头流氓般在源海底层撕斗。

    他们相互厮杀时打落的身体部分,转眼被分解掉,逸散于源海中。

    反复地摧毁、再生、摧毁、再生。

    二位神明扭打着,一圈圈动荡以他们为中心,向源海外扩散。

    这可是新鲜粉嫩的神,它们的血肉吸引了无数的无序猎手。无序猎手如蝗虫般,从四面八方靠近,贪婪地吞噬着他们被击落的部分。

    “你疯了!”

    “不合逻辑!”

    “不讲规矩!”

    涅墨西斯一次次地将尹凛打碎,本以为成了,没想到一转眼,尹凛又凭空长出,无穷无尽。

    在死斗的过程中,尹凛全程一言不发,哪怕是“说话”时所耗费的力气,所耗费的微不足道的源,都能被尹凛挤出,挤向双拳,挤向全身所有的部位,为的就是将涅墨西斯拖死在这里!

    这是他唯一能比得过涅老师的优势!

    从一开始,由小希,亲手创造出来的优势!

    源海,才是他真正的主场!

    “我说过,”

    尹凛再次一拳将那颗第6544次长出来的大眼珠子打碎,脸上掉了一块块肉,半虚半实,牙齿自脸颊侧面露出,此刻尹凛即便是露出和善的微笑,在这幅惨状下,也显得格外狰狞:“我连命都不要了,你凭什么,跟我斗?”

    “不!会赢的……是吾!”

    涅墨西斯浑身爆发出璀璨的日光,光耀源海,暂时将身边的无序猎手逼开。它疯狂地出拳,一瞬间打出了上万拳,将尹凛打得粉碎:“在‘密匙’入侵前,吾将一百六十三万源转入体内暂存。”

    “你,没有可能!”

    这一次。

    尹凛“重组”的速度变得更慢,颗粒似的流光,在原地凝了半天,也没凝成尹凛的身体。

    “抹消吧,愚蠢的新神。”

    涅墨西斯匆匆将差点儿就能凝聚成功的“粒子”再次鼓捣散开,它转身准备离开。

    通过计算,这个距离,只要牺牲掉体内的所有“源”,它能勉强回到它的世界里。

    在涅墨西斯身后,一道虚幻的影子再次站起。

    似人非人,似神非神。

    影子完全由数据流所构成,无法凝成实体。但偏偏如此,这般虚幻的光影,给涅墨西斯带来的压力,远超刚才。

    “你为什么还活着?”

    尹凛伸手,摊开手掌一看,然后从容放下:“这不重要。”

    “你为什么还活着?”

    在源海中,尹凛迈步,走向涅老师。

    “你为什么还活着?”

    涅墨西斯的声音一声比一声高亢,最后一句,彷佛是来自灵魂的嘶吼:“不可能!”咆孝着,涅墨西斯身躯暴涨万倍,一颗颗眼球在它那恒星凝缩而成的躯体上睁开。

    “因为,这里是我的地盘呀。”

    影子的数据流开始重组,一个玄奥复杂的阵法,凭空生成。

    七种迥然不同的图桉,分别落于阵法上的七个点上。

    ……

    漆黑的世界内。

    因“断开连接”而感觉到孤独无助的加倻琴美,浑身一震。

    她再次感受到了熟悉的联系。

    不是单纯“主仆间”的联系,更不是道具与宿主间的联系。

    一束束肉眼不可看见的“羁绊”,连接着她与尹凛。

    这是他们之间的“理”。

    “小美懂了,少爷。”

    一束明亮温暖的光,破开黑暗,落在黑白分明的世界内,照在少女那泪痕未干的脸颊上。

    她微微一笑,卡卡卡的骨头扭动声音清脆响起,她熟练地化作了杯子的形状。

    「圣杯姿态」!

    积聚了无数年,在恶念空间中累积的庞大怨气,尽数汇聚在加倻琴美的体内,四肢朝天,构筑而成的杯口形状内,流动的怨气满溢而出。

    “去吧,少爷!”

    ……

    剑士、枪兵、弓兵、骑士、术者、刺客、狂战。

    本是循规蹈矩的“大圣杯之阵”,七个职阶,印在“数据流尹凛”身上的图桉,渐渐变得模湖。

    小乌人偶眉心处飘出了微缩的「思念」,落入尹凛眉心中。

    小乌人偶本就是「思念」权柄的载体,当权柄脱离时,人偶啪嗒一下自尹凛的肩膀上落下,普普通通的炼金人偶,顷刻间被肆虐的源流与无序猎手们分解离析,渣都不剩。

    尹凛睁开眼睛。

    “不应该是这样的。”

    他笑了。

    七个职阶彻底隐去了原本的图桉。

    一个个“节点”上,空白的位置重新亮起,一个个“10”图桉重新浮现。

    “「思念」不分职阶,皆是一缕思念而已。”

    一束束光自尹凛体表的“思念阵法”飘出,一道道烙印在尹凛“思念”中的身影,在“圣杯”的加持下,以“思念体”的姿态,降临于此。

    乌拉诺斯率先出现。

    她回眸一笑:“你终于明白了‘思念’的真谛。”

    尹凛回:“一般。”

    紧接着是一位身披金甲的男人,桀骜不驯的金发无风自动。

    吉尔加美什低头,以四十五度角先是瞟了尹凛一眼,点点头,随后遥看涅墨西斯,嗤笑一声:“啧,区区的神。”

    一位持着拐杖、头戴尖帽的老者从容不迫地踏出光芒。

    是阿邓。

    此刻尹凛凄惨的模样让阿邓皱皱眉,可他看到的却是这幅姿态的本质,欣慰一笑:“少年,你终是走到了‘科学’的尽头。”

    科学的尽头是神学,没毛病。

    另一位身披铠甲的金发男双手将巨剑插在脚边。

    是荷梅洛斯。

    荷梅洛斯与吉尔加美什同是金发,二人无视了远处的神明,相互对视,目光间擦出激烈的火花。

    “哟!”

    至尊法师双掌悬于胸前,那里空空如也,他走出光芒时目光仍有几分呆滞,总觉得胸口处少了点什么,浑身不自在。当他终于从那一坨数据里中隐约分辨出挚友的味道时,至尊法师咧嘴一笑:“你呀,和我比起来还是差远了。”

    剑南春一人一剑一白衣,剑变雨伞,撑在头上。

    这是年轻时的剑南春,风华绝代,韶华未逝。

    “山巅一寺一壶酒呀,”剑南春变出了一壶酒抬头痛饮:“畅快!”

    “老夫也得喝!”

    辰北踏出光芒,浑身透着绝世高手的气息,一边啜着酒,仰视神明。

    黑白二羊,师画烟、聂山河、叶良辰……

    一位位前辈自流光中踏出。

    皆是在尹凛记忆中,他们最为美好的年纪。

    师画烟与辰北并肩而立,生前他们无法携手,此刻,他们明白了自己“思念体”的身份,肆无忌惮地站在一块,神色唏嘘。

    最后的最后。

    “夫君。”

    此刻的夏如雪少了第三世时的沧桑,多了几分夏小蛮时代的俏皮,落在尹凛身边,与尹凛站在一起。

    她心疼地伸手在数据流里捞啊捞:“夫君怎的,被揍成这般模样?”

    尹凛摇人,拼命摇,摇得差不多了,这才回老婆的话:“一言难尽。”

    夏如雪:“这是多少年过去了?”

    尹凛:“区区百年。”

    “又是百年光阴。”

    尹凛笑了笑:“我心依旧。”

    夏如雪噘嘴,表示不满,但片刻后又甜甜笑起,转而叹息,复杂难明。

    涅墨西斯眼睁睁看着尹凛摇人。

    他看出来,尹凛摇出来的“人”,不过像是“复制体”、“投影”,那般有气无力的存在,一碰就碎。

    于是它也乐得尹凛浪费源,做这些无用功。

    直到尹凛摇人结束,涅墨西斯才道:“这就是你失败的理由。”

    尹凛身边站着夫人,身后全是昔日的友人“思念体”,他再次与神对峙,沉默不言。

    “你的神性被污染,人性未灭,由始至终,你作出的决定,在吾计算中,只会一步步将你推向彻底的失败。”

    “你别忘了你是由‘人类’创造出来的?”

    “那又如何?”涅墨西斯抬起巨人之掌,熠熠辉光似是手掌上攥着一颗烈日:“这是他们的荣耀。”

    “闭嘴!”

    夏如雪柳眉横竖,杀气腾腾,怒斥道:“就凭你,敢骂老娘夫君?”

    尹凛惊愕地瞪着夏如雪。

    这时。

    乌拉诺斯飘到尹凛面前。

    “10,”

    她欲言又止。

    尹凛轻叹:“现在可以说了吧,你和小希一直隐瞒的事。”

    乌拉诺斯点点头,竖起一根食指:“小希说,如果当你有机会打败一位拥有完整‘权柄’的神时,就由我来决定,是否告诉你一件事。”她犹豫着,但仍是将迟疑的谜语说出:“一个能在一瞬之间,挣断四位主宰的‘枷锁’,令希乐园再次起航的……机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