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百九十三章:礼物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    ,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时间零的领域泡沫一样无痕地填充到了‘罪与罚’的每一个角落,在领域之外英灵殿广场外的学员们看到了神奇的一幕,那就是在领域中的林年消失了,从他起速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像飞蛾一样成为了火光中的灰烬,从融入光芒中后就再也捕捉不到他的痕迹。

    复合领域·九阶·刹那。

    记得上一次林年使用这个技巧还是在日本,而那时他的言灵阶位不过四阶,但在复合领域的加持下他也暂时拥有了比拟现在九阶刹那的可怕速度,那么现在在九阶刹那下进入复合领域将会给他带来多少提升呢?

    “嘿!别想太多了好吗?如果你以为复合领域可以让你无视物理规则直接成为光飞出地球、冲出太阳系,直奔银河系外是不是也太过痴心妄想一点了。”这是金发女孩在意识到林年有这种错误想法时候面无表情的吐槽,“如果你能接近光速甚至达到光速那岂不是绕着树跑就可以跟自己交易了?那还需要我干什么?”

    抛开最后一个带着黄色废料的吐槽,金发女孩想表达的意思其实很简单,总得来说复合领域并没法让林年的速度无上限的提升,最初四阶刹那时能提升到九阶512倍速,如此大的跨越那是因为九阶刹那还在林年的接受以及承受范围内,一旦超过了这个阈值,复合领域的提升率会肉眼可见地稀释。

    ‘刹那’和‘时间零’本就是同源的上下级领域,正常情况来讲如果换作昂热主动释放言灵,在‘时间零’的这个大气泡内,如果有‘刹那’的领域张开就会被开辟出处于‘时间零’内但独立于‘时间零’外的气泡互不干扰也就是‘时间零’无法作用在‘刹那’上。

    现在由金发女孩作弊导致领域和领域之间的互相叠加,就像是某款游戏内装备减CD的词条一样,大部分都是乘算而不是加算,这样就导致了无论怎么堆叠玩家也永远到达不了减少到零CD的现实。所以理论上来说,当林年能凭借本身‘刹那’的阶位达到那个地步时,复合领域对他来说的提升也会收效甚微。

    当然现在林年还并没有到达那个地步,复合领域能给予他在速度这方面上的提升也可观到令人瞠目结舌至于这个提升有多惊人。

    现在林年的加速换算为刹那的阶位大概是在从未有人攀登抵达过的“十阶”?

    刹那·十阶,1024倍神速增益。

    —

    林年飞跃了英灵殿广场的废墟,二度暴血被推到了极致,他接近了那庞然大物,较英灵殿还要高出足足两到三倍的龙影在贴身觐见后,那如海潮的精神威压几乎形成了实质可以对物质界进行影响。

    但如今比那君主精神还要棘手的却是覆盖在龙鳞体表上的高温薄膜,也正是依靠这一层薄膜此前所有的火力倾泻都成了无用功,想要突破这位君主的防御就必须绕过或者正面破开这统御火狱极致温度的权柄。

    在林年的视线中,康斯坦丁,这位青铜与火之王在复合领域状态下他的眼里与几乎静止没有什么区别,但他还是注意到了那灼热的龙瞳几乎是无时无刻都在注视着自己。

    等同于十阶刹那的速度下,这位君主依旧可以通过那无法用常理理解的动态视觉捕捉到他的行动轨迹,这意味着每一位君主抛开言灵之外的本身强度都到达了一种骇人听闻的程度。

    但能捕捉到并不一定就能跟得上,起码如今林年面对的康斯坦丁做不到,那巨大的龙躯限制了他本身的行动速度。根据前人屠龙的经验,龙族在解放了自身龙类的形态势必会增强力量和龙鳞的厚度,最可观提升的就是言灵的强度,对于龙族来说最自然最能贴合血脉的形态势必能让他们完全地去掌控并且使用那最源头的力量规则的力量。

    就算是龙类,也有不少相信着“言灵即是一切,规则即是强权”的教条的,视近身肉搏、浴血厮杀为野蛮人、未开化的做法,利用言灵湮灭一切才是真正高智慧种族该做的。

    这一点在青铜与火之王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起码现在的康斯坦丁就浑然没有要利用那超越了人类发现的一切合金强度的躯体跟面前这位胆大包天的冒犯者、屠龙者正面厮杀的意思,反而他周身那层极致高温的薄膜更是第一次能在被触动前可以被肉眼观察到。

    那是一层暗红接近黑色的流动光膜,覆盖在康斯坦丁龙躯前两米,就像一层“蛋壳”,没人想去试一试那光膜的温度到达了多少,极有可能在触碰到的瞬间物质就会跳过燃烧和液态两种形式,直接转化为气体溢散在空气中。

    在几乎静止的康斯坦丁极为忌惮的注视下,这个身覆着两种言灵的“异类”在即将正面冲撞到他的领域中时,忽然落地然后转向踏碎了大片的地面,以一个恐怖的速度冲向了他的身后以他的速度来不及转身,他能做的只有尽可能地升温保护自己的领域。

    可下一刻,剧痛还是从他的背后涌起了,他发出嘶吼滚烫的龙血于他的身后喷洒而出,在洒落地面时竟然如点燃的石油一般在焦土上再度燃烧了起来,那火焰浓猩似血眨眼间就将带着砂石的大片地表加温成了苍白的结晶状。

    沐浴龙血者当为屠龙者?传说果然都是不靠谱的,这挥洒出的龙血温度大概已经超过了千度了吧?沐浴这种温度的龙血跟直接在岩浆里洗澡有什么区别?

    “他砍中了龙王!”

    控制室内曼施坦因脸上的表情几乎可以用狂喜来形容,他恨不得顿足捶胸来喧泄他的喜悦,柳暗花明都难以形容这种绝境下从零到有突破的振奋人心感,整个卡塞尔学院关注着这场战斗的学员几乎都在龙血挥洒时产生了一次精神层面上的高潮,名叫希望的种子播撒到了每个人的眼底然后开出金色的花来。

    在领域外界,所有人没有看到林年重伤康斯坦丁的细节,他们只看到张开领域的林年消失不见了,随后大量的鲜血从那龙影的背后喷洒了出来点燃了大地,随后林年的身影再度出现在了五十米开外的地上,而此刻他的手中正抓着那一柄弑伤了君主的利器。

    七宗罪·暴怒。

    足有七八米长的斩马刀刀刃上全是龙牙般的锯齿,它最先贯穿了龙王的领域插在了那龙翼之上,那本身的刀长足以超出领域之外,这也给了林年握住刀柄在领域外进行了一次劈砍的机会,一刀将康斯坦丁的龙翼划出了一道数米长的裂口!

    “七宗罪,那套顶尖的炼金武器组合。”施耐德紧盯着屏幕眼中掠过了一丝恍然,看向了广场角落那几把形态各异的刀剑,“诺顿亲手炼制的炼金刀剑,炼金技术的巅峰。‘夔门计划’中他们居然真的在白帝城内找到了这套炼金刀剑组合!”

    “只有龙王加工的武器才能真正伤到龙王本身!这套刀剑对诺顿来说收效如何暂时不清楚,但对于康斯坦丁必然是有效的!”曼施坦因握紧了拳头,“这套刀剑本来就是为了同族厮杀而锻造的康斯坦丁本身也在诺顿的名单上。”

    广场中,被龙血于领域加温到赤红的炼金刀剑在林年的手中就像活过来了一样发出剧烈的心跳声,看见这把炼金武器形象的每个人都出现了一瞬间的幻视,就像‘S’级说中抓住的不是一把武器,而是一只活着的狰狞巨龙,也正是这只巨龙在康斯坦丁的身上暴躁地扯下了一道伤口,贪婪渴饮着君王的鲜血。

    当林年手握住暴怒时,整个英灵殿广场周遭插入地下的六把炼金刀剑出现了共鸣,那六道心跳声此起彼伏的响起,又在一股力量的归拢下进行同调,当最后只存在一个震耳欲聋的心跳时,真正的‘罪与罚’启动了。

    也就是在这异常的现象迸发之时,康斯坦丁震动双翼大量的龙血被那巨大的力量挤压着挥洒了出来,形成了高压、高温的水涟洒向了广场中的林年,一旦被这些龙血正面淋住无异于被炼钢工厂内翻倒的熔炉浇个狗血淋头。

    林年踏击地面在那呼啸而来的灼热鲜血的缝隙中穿过,迅捷地就像一只圆月满弓射出的箭矢,向天空的康斯坦丁爆冲过去,二度暴血的身体素质下他的体能和爆发力已经能追上次代种了,这是混血种向龙族挥刀必要的先决条件,他们本身的力量必须要到达可以斩开那坚不可摧鳞片的阈值!

    林年手中抓着的暴怒起跳的瞬间脚下的大地难以承受这种高压塌陷了下去,他的身影仿佛被天空新日般的龙王给融化了,成为了秋日光影中暗流的一道阴影,挥刀而向那不断升空的巨大熔炉。

    他以居合的形式抽刀断闪而去,第一道就是最强的攻击!刀刃突破扯碎了气流,音爆声横扫整个广场震得人耳朵生疼,但每个人都不敢眨眼,死死盯住这难以完全观测的屠龙之战,在神速的加持下锯齿蠕动的暴怒带着足以劈碎王座的力量一刀斩向了康斯坦丁的龙颈!

    随后爆炸发生了!

    那是一次堪比君焰的爆发,巨大到足以笼罩整个龙王的火环出现在了他的面前,火环的爆发就像炼钢炉炸裂一样喷吐出了巨量的火舌,在半空中横向宣泄出了滔天的火焰,海啸一般向着龙王的正面喷涌而出!

    在火焰中一道黑影直来直去撞向了地面,那正是林年,他浑身焦黑一片裸露出了身上大量被加温到赤红的鳞片撞击在了地上,大地开出了一朵龟裂的花来,但才落地,那朵花第二次盛放,落地的人影以更快的速度又冲向了天空发起了第二次进攻。

    “所有学生撤离广场!退到安全地点观战!”施耐德见到EVA居然发出了高温的红色警报立刻在公共频道内发出警告。

    然后又是君焰的爆发,第二次火环继续喷发!震耳欲聋的响声与火焰呼啸的飓风将整个英灵殿的广场气温加温到了一个难以置信的程度,就算是在周边的学员们都难以忍受这种温度了,每一次呼吸就像将燃烧的炭火吞到了肺部里,整个呼吸道都要被烫伤了。

    真正与龙王之间的战斗,血统稍次一些就连观战的权力都会被剥夺,但在战场的中心无论是‘S’级还是龙王都无视了这足以杀人的高温环境,随手宣泄出的都是极致的力量和速度。

    “问题还是出在那层高温薄膜不,那根本就不是什么薄膜,那是固态的‘君焰’!”公共频道内陈墨瞳有些不可置信地高喊道。

    第三次君焰爆发了,触发的临界点并非是龙王的咏唱,而是林年的再度进攻,斩马刀横扫向康斯坦丁的脖颈,再度被那层暗红的流动光膜挡下了,也就是锯齿的龙牙刀刃跟那光膜撞击在一起的瞬间,火环茂盛地在撞击的点上生长开了,成为了一道图腾隔绝开了左右的龙王与林年,随后图腾崩碎君焰横扫开来

    真正对言灵的绝对掌握,‘君焰’这个言灵对于楚子航来说就像是无限制的凝固汽油弹,但需要的时候可以选择方向和当量投放出去,但对于康斯坦丁来说,这股力量已经无关乎形态了,而是一种可以如臂驱使的规则,在规则允许下他能将‘君焰’表现出成百上千种形态,利用‘君焰’做成任何的伟状。

    “绝对的攻击也能成为绝对的防御?”曼施坦因看着那火焰浪潮席卷的天空,在末日一样的景象下被屏幕火光照亮的脸色不大好看。

    “这就是所谓的‘一法通时万法通’吗?”古德里安同样脸色难看。

    “但他还在尝试。”施耐德低声说。

    龙王不断地升空,同时他身上的火环也不断地炸开,那耀眼代表着力量的图腾无数次地出现又炸碎,焰潮无时无刻都在汹涌扩张,就像是海边的浪潮往返没有终点。

    君焰第四次爆发、第五次爆发、第六次爆发

    那震天的言灵轰响声当真从按下了开关开始就再也没有停止过了,各个方位各个角度,火环不断地升起,这代表着林年在进行一次又一次地在尝试冲撞王座。

    “他疯了吗?这种级别的‘君焰’会杀了他的!”曼施坦因嘶声说,光是对着屏幕他都能感受到每次君焰爆发的威力在增长,EVA的高温警报已经停止了,因为场地上已经不存在正常活人可以存活的空间了。

    “并不存在这种可能,即使现在情况并不乐观。”EVA的声音响起了。

    大屏幕上出现了监控的慢速回放,但即使是放慢到极限的回录也只能在帧数低到如同PPT一样的画面里看见黑影从那火光中逃逸了出来,数次的火焰浪潮的爆发那能捕捉到黑影脱离了那爆炸的中心好像是被冲击力主动弹出了最危险的爆炸核心一样!

    “‘君焰’的爆发跟不上他!”曼施坦因骤然反应过来了。

    “他的速度太快了!”施耐德沉声说,“每一次在‘君焰’波及到他之前他就主动逃逸到了爆炸的范围之外,能影响到他的只有爆炸的余波和高温,但凭借他的血统强度完全可以承受这代价进行下一次的进攻。”

    “‘刹那’还可以到达这种地步吗真是闻所未闻。”曼施坦因有些咋舌,但更多的还是因为林年做到了不可思议的事情而感到兴奋。

    “但这样也不是办法我们得想办法解决掉他的言灵。”

    每一次君焰的爆发林年都处在绝对的正中心,就算依靠复合领域的速度避开第一时间的高温,那余波也足够杀死正常的混血种上百次了,这种冲击力或多或少都会对林年产生伤势的积累,当到达一个阈值时进攻也自然结束了,到时候若是还没有办法破开康斯坦丁的‘君焰’他们就当真无计可施了。

    “‘刹那’的确是杀手级的言灵,但对于龙王这种生物来说进攻的手段还是太过欠缺了。”曼施坦因咬了咬牙很不甘心地承认了这个事实。

    “不我们也不是完全帮不上忙。”施耐德忽然沉声说道。

    曼施坦因愣了一下看向这位执行部部长涌起了希望的目光,众所周知执行部都是一群没心肠的黑心主儿,他巴不得这个时候施耐德能给出什么建设性的意见,虽然极可能是阴损狠厉到没边主意,但这种情况下主意越狠对于他们来说就越有利。

    “EVA,现场还有狙击手存活吗?”施耐德问道。

    “狙击手?”古德里安愣了一下,“之前不是早就证明子弹没法击破龙王的言灵了吗?这种高温的环境下子弹进去就会出现变形甚至融化吧?弗里嘉子弹现在估计也派不上什么用场”

    “所以你也知道是子弹的问题。”施耐德冷冷地说,“那么我们就解决这个问题就好了。”

    “但如果子弹的构成元素本身就是超高温炼金而成的物质”曼施坦因忽然像是猜到了什么似的看向施耐德。

    古德里安还处于茫然之中,但他身后林弦轻声说道,“教授,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你们是在说贤者之石?”

    贤者之石,第五元素,纯净的精神象征,以炼金之术将精神固化为物质的究极成果。

    “如果是贤者之石的话,不一定能击穿龙王的心脏,但击破保护他的‘言灵’的可能性极大!”曼施坦因眼睛亮了。

    “为什么之前你没有提出这个建议?”古德里安下意识看向施耐德问道。

    “因为之前我们一直都以为冰窖被封锁了!”施耐德看向古德里安冷冷地说,又转头看向少女的全息投影,“EVA,龙王已经突破了限制,现在冰窖的封禁也理应被解除了,打开电梯的封锁大门,检索冰窖保存区内编号‘S-203L’的炼金物品,解除它的储存限制!”

    EVA闭眼然后片刻睁开淡淡地说道,“‘S-203L’的储存限制已被解锁,不需要重复解锁。”

    “已被解锁?谁做的?”施耐德怔了一下,脸色剧变,“难道是入侵者?”

    如果入侵者就连这一步都算到了,将他们翻盘致胜的筹码给盗走了,那么他们不得不承认卡塞尔学院覆灭在今天算得上是天命了。

    “解锁储存限制的权限编码为:SI000001”EVA说。

    “这不是校长的执行部编号吗?”曼施坦因一滞,“校长他带走了贤者之石?可现在校长应该还被困在冰窖里吧?”

    “不等等,解锁日期呢?”施耐德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快速问。

    “美国时间,2010年,8月14日,6:30:53。”EVA说。

    “七天前?”施耐德瞳孔缩小低声说。

    —

    路明非灰头土脸地跑到了1区寝室楼下,在黢黑的夜色下远处的火光照亮了他一隅的脸庞,毫不客气地说黑得像是个挖矿的黑奴,脑袋上的毛卷得堪比贵宾犬。

    从英灵殿广场撤离后他发现自己也成为了诺玛通告里需要疏散的“老弱病残”之一,其实他觉得自己在诺玛那里的评级可以再低一些。因为在撤离的时候见到那些跑得快要飞起来的老教授们直接和队伍一起把他甩到了后面,一瞬间他委实就觉得自己有些配不上“老弱病残”这个评价

    年轻有力的新生跟不上“老弱病残”的疏散队伍从而被抛下,这个情况大概在诺玛的算库里也是从来没有过的情况,所以路明非神乎其技地在撤离中迷路了

    在卡塞尔学院的路牌上有“到英灵殿”,“到图书馆”,“到心理部”,但就是没有“到避难所”,找不到避难所的他只能傻眼地在被火光照亮的学院里迷茫地徘徊,最后在英灵殿方向开始发生的爆炸声中吓得狼狈逃串向他唯一记忆最深的建筑,也就是学生寝室楼。

    没有避难所,寝室楼也将就着吧,按照路明非的理解,只要学院不被整垮掉,他藏在被窝里跟藏在避难所没什么区别,龙王难道还能亲自跑一趟他寝室把他从被子里叼出来不成?如果卡塞尔学院彻底玩儿完了,那藏避难所里不也一样玩儿完?龙王诶,听说放大招跟核弹洗地一样,这种距离的核弹洗地就算是避难所充其量也是包装好一点的坟墓吧?

    抱着这样的阿Q心理,路明非头也不回地跑回了寝室楼,鬼影子都没有一个的大楼让他更加笃定了自己的想法,他自己都想不到自己会躲寝室里,别人不就跟想不到了?于是蹭蹭蹭地就爬上了3楼准备往303号寝室钻去。

    但才跑到寝室门口,他整个人就僵住了,因为他发现在他寝室门前居然站着一个人影!这可把他吓得不轻,立刻联想到了今晚入侵学院的那群杀人不眨眼的家伙,他才准备回头那人影忽然就转身锁定住他了,开口惊喜地说,“路明非先生?”

    路明非脑袋一缩正准备落跑,那人就跟了上来一巴掌按住他肩膀,就在他惊呼吾命休矣的时候扭头一看,只看到了一个身上穿着绿色邮差服的印度人?

    “可算找到你了。”印度小哥伸手搭着路明非铁了心不让这小子跑了,竖起大拇指指了指远处寝室的大门说,“有你的包裹,之前在避难所里没找到你的人,有人提醒我让我来你寝室看看,结果真在这儿碰上你了,谢天谢地。”

    我草,什么快递这么敬业啊?

    路明非人都傻了,看着印度小哥给自己交代完事情后压了压帽子一溜烟就消失在了楼道中,手脚堪比那些“老弱病残”麻利,真不愧是专业送快递。

    他抱着诡异的心态走到了303号寝室的门前,果然看见了地上有个老长的包裹了,还是用的木箱子包装的,他低头尝试了一下摸到了木箱子的一个暗扣,打开掀开盖子后看了一眼里面,然后整个人呆住了。

    在木箱子中横躺着一只黑色闪着冷光的狙击枪,十层新,仿佛能闻见新鲜的枪油味儿,而在狙击枪枪管的旁边放着一个血红色的结晶体,看起来像是子弹?可有什么子弹会是用这种材质制作的,他甚至看不到火药的存在。

    在那清澈纯粹的血红晶体旁还放着一张纸质的卡片?

    路明非拿了起来发现上面只写了一段英语。

    “GOOD LUCK!”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