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巨星从氪金开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章:君子如玉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有请李子安,为我们带来原创歌曲《青花瓷》”

    在主持人的声音从黑暗中传出后,舞台又是足足半分钟的漆黑,就在许多观众甚至评委都以为是不是出现舞台事故时。

    突然之间,一阵轻轻曼曼的乐声传进了所有人的耳中。

    婉转的笛声、悲凉的古琴声与清脆的小鼓声相融,一种婉转悲伤的氛围随着乐声向着全场席卷而去。

    与此同时,一道道浅绿色的光芒从四面八方照射到台上,使整个舞台重新明亮了起来。

    舞台背后巨大的LED屏,犹如水墨画卷般缓缓展开。

    烟雨朦胧的江南水乡,古色古香的书香门第,窗外细雨蒙蒙,带着一丝丝江南烟雨的气息,如此美景,使人仿佛穿越了时空,来到了古时的江南小镇。

    此时舞台上,也出现了诸多道具布景。

    四名身着印有青花瓷器图案的白色仕女服的妙龄女子,在舞台上各有位置。

    有的端坐在古琴前,轻轻地拂动琴瑟,流水般的琴音流出;

    有的拿着一把油纸伞,依然屹立于江南水乡的烟雨小巷,如同水墨中走出的大家闺秀;

    有的手中拿着一个手绢,和自己的闺中密友谈笑,笑容浅浅,如同一汪清泉,沁人心脾。

    如此美景,足以称得上是如诗如画。

    ……

    素胚勾勒出青花笔锋浓转淡

    瓶身描绘的牡丹一如你初妆

    冉冉檀香透过窗心事我了然

    宣纸上走笔至此搁一半

    ……

    如诗般的歌词,从李子安的口中缓缓唱出,歌声悠扬舒缓,就仿佛是一杯极好的茗茶,每一个字,每一个词,都让人有种无穷的回味。

    曲子带着浓浓的古风,而歌词的古韵更是浓郁。

    婉转、苍然,又夹杂着一丝的萧然。

    李子安唱着歌,缓步从舞台的侧面走出。

    纯白色的衬衫,掖在淡蓝色的牛仔裤中,使得李子安那双修长笔直的大长腿展露无疑。

    漫步在舞台,四名身着白色仕女服的妙龄女子,在李子安的身边轻舞着身姿。

    每个动作都很慢,但是每个动作都是那般的优雅从容。

    李子安就好似一名穿越时空的少年,品味着古时的江南烟雨美景,两者相得彰益下,一种跨越时空的反差感油然而生。

    ……

    釉色渲染仕女图韵味被私藏

    而你嫣然的一笑如含苞待放

    你的美一缕飘散

    去到我去不了的地方

    ……

    李子安低吟浅唱,没有什么浮华的炫技,但却使演播厅内的每一个人,都看的如痴如醉。

    四名少女,踩着莲步来到李子安的身边。

    轻轻地摆动着身体,一颦一笑间,带着万般风情,又有着千般万般的含羞。

    四个人挥舞着手中的油纸伞,轻歌曼舞,所有的动作都是整齐一致,极为的赏心悦目。

    楼上的导演室中,总导演吕乐山此时已经被惊得快要说不出话来了,指着下面的舞台,望着身旁的史良:“这……这……”

    史良看着总导演吕乐山此时的模样,脸上露出一抹得意:“没想到吧,被你准备拿来当炮灰的李子安,竟然有着如此才华?”

    “这首歌,从哪来的,简直……简直是……无法形容!”吕乐山觉得自己不知用什么词来形容这首歌比较合适,因为无论什么形容词,吕乐山都觉得配不上这首歌。

    浓郁的古风编曲,充满着古韵的词句,两者相辅相成,互相之间融洽到了极致。

    “李子安自己写的,作词、作曲、编曲全都是出自他一人之手,天才啊,这是真正的天才!”史良满是感慨的说道。

    “这不可能!”吕乐山有些难以相信:“如此歌曲,怎可能只是一个18岁少年所写?!”

    “不是他写的?那你觉得是谁写的?他没有经纪公司,家庭也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之家,没钱请人代笔,除了他自己原创,还能怎么解释?”史良反问道。

    吕乐山闻言,尽管很难相信,但却不得不相信,因为真的没有其余的合理解释了。

    “没想到啊,原本最不看好的李子安,竟然给了我这么大的惊喜!”吕乐山苦笑,停顿了下,他望着台下的李子安,眼中的神采愈加明亮:“就凭李子安的这首歌,就足以让咱们节目来个开门红,好苗子啊,得重点关注!”

    “还用你说?这期节目的舞台经费,就属给李子安拨的钱最多,那四个伴舞,都是我临时从华夏艺术大学舞蹈学院请来的高材生!”史良颇有些得意的说道。

    “值,这钱花的值!”

    吕乐山有些兴奋的望着舞台上的李子安,那目光就好似在看一个绝世璞玉,尽是欣赏之色。

    ……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炊烟袅袅升起隔江千万里

    在瓶底书汉隶仿前朝的飘逸

    就当我为遇见你伏笔

    ……

    副歌开始,李子安的歌声依旧淡如清波,但歌声中的意味却是愈加的深远了起来,更加的沁润人心。

    与此同时,四个女孩的舞姿也变得更加轻柔,藕臂轻抬,舞姿闲婉柔靡。

    李子安脚步微微前移,左手拿着麦克风,右手则是牵住了一个女孩的柔夷,两人四目相对,眼波流转,目光仿佛穿越千年,望到了那个时代君子与大家闺秀的情意绵绵!

    台下的许多年轻女孩,看到这一幕,都不禁将嘴捂了起来,脸上的激动难以自矜。

    他是谁?

    太撩了!

    太帅了!

    老娘的少女心啊!

    李子安牵着女孩的柔夷,缓步走到了舞台上的道具桥,女孩撑着油纸伞,长袖轻舞,将江南女子的柔美展现的淋漓尽致。

    同时,位于舞台中央其余的三名女孩,舞姿也稍微放开了些,伴着如此优美的歌声,意韵几乎完全吻合。

    南国有佳人,轻盈绿腰舞。

    华筵九秋暮,飞袂拂云雨。

    翩如兰苕翠,婉如游龙举。

    如此诗句,或许就是对当前最好的诠释吧!

    ……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月色被打捞起晕开了结局

    如传世的青花瓷自顾自美丽

    你眼带笑意

    ……

    青花思,淡如清风,润如细雨,轻如飘絮,简如呼吸,却又那么的真真切切,丝丝缕缕,颠颠痴痴。

    在李子安的歌声中,一个完整的儒雅士子和温婉闺秀的爱情故事,栩栩如生的展现在所有人的眼中,如痴如醉,令人难以自拔。

    后台,在备演众多选手以及工作人员。

    全都傻了!

    谁特么说这是炮灰的?

    这特么叫踏脚石?

    如果这是炮灰、踏脚石,那他们是什么?

    炮渣吗?!

    “完了完了,完蛋了,我在他后面出场,这还让不让人活了!”一个少年突然捂住脸,情绪直接近乎崩溃。

    在少年身边的其余人,原本都是极为羡慕他的出场顺序,现在有的只是满满的同情。

    这孩子太惨了!

    在李子安如此表演后面出场,八成会被秒成渣渣灰吧!

    ……

    色白花青的锦鲤跃然于碗底

    临摹宋体落款时却惦记着你

    你隐藏在窑烧里千年的秘密

    极细腻犹如绣花针落地

    ……

    台上的李子安,看着台下听得如痴如醉的观众乃至四位评委,唇角不禁微微挑起。

    这首《青花瓷》,堪称周天王的封神之作,彻底奠定了其在乐坛上的地位,称之为国风最巅峰的作品都丝毫不为过,代代传唱!

    尽管这个世界的文化产业仅为发达,但李子安有自信,这首歌放在这个世界,也依旧称得上是最巅峰的歌曲。

    望着沉浸在他的歌声中的众人,李子安心里涌起一股满足感,心中的喜悦之感充斥于心间。

    或许,当个明星……

    也不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