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迷雾纪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13章 邪骑士,纯粹之失(大章)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说起来,你把圣印放在我这里,你自己的力量会不会受损?”

    “确实会削弱。”

    “那咱得赶紧多凝聚几个圣印补回来。”

    凌星见笑骂:“净扯犊子,美德就那么几种,一个萝卜一个坑,不是想凝聚就凝聚的。”

    “小了啊,格局小了,难道说践行圣心只能靠美德吗?”

    凌星见奇道:“不靠美德靠什么?”

    “我来抛砖引玉,帮你开拓一下思路,听好了。”石铁心清了清嗓子:“富强圣印、民主圣印、文明圣印、和谐圣印,自由圣印、平等圣印、公正圣印、法治圣印,爱岗圣印、敬业圣印、诚信圣印、友善圣印华夏特色社会主义圣骑士,了解一下?”

    凌星见顿时笑的前仰后合:“就你鬼点子多!”

    闲聊的时候不耽误飞车狂飙,时速超过两百五十公里。巽风削弱了空气阻力,白金驾驶术让车辆极其稳定,聊天谈心的当口,已经接近了目标所在位置。

    凌星见忽然说道:“说来也奇怪,那两个人竟然会离开自己的固定区域。”

    石铁心点头道:“真实阴间核心大邪秽,哪怕还没开真实阴间,往往也不会离开自己的舒适圈。”

    “他俩这一番举动确实出乎预料,往坏了说打乱了我们的计划部署。”

    “但往好了说,也减少了我们的抓捕难度。不管他们是不是大邪秽,只要离开了自己的领地,哪怕有真实阴间,威力也大打折扣。”

    “毕竟能像我一样随身带着领域跑的邪秽,还真没出现过。”

    凌星见闻言叹了口气:“也不是没出现过。”

    石铁心敏锐的察觉到了凌星见的情绪,想到了一个可能性:“是你那个‘同僚’吗?”

    凌星见怅然道:“是啊,我的同僚,我的门徒,我的战友,也是我亲手了结的第一个大邪秽。”

    石铁心忽然问道:“男的女的?”

    “男的。”

    “男的?!”石铁心立刻扭回头来:“不会是什么前任之类的吧?说起来,你该不会有什么十个八个的前男友吧?”

    凌星见怒抽石铁心脑袋瓜子:“滚蛋,好好开车!再胡说我撕了你的嘴!”

    石铁心挨了一巴掌回过头,但小嘴依然摸了砒霜一样甜:“哦对了,你有纯洁圣印,我放心了说起来纯洁圣印一亮,简直像是把‘我是处女’四个字顶在头上高亮显示一样,圣光这种能力真是太优秀了!”

    凌星见的手指头马上掐上了某人的腰间肉狠狠的打转。

    石铁心没有喊疼求饶,而是用大手温柔的握住了她的小手,转换话题暖声说道:“他的事我零星知道一点,能和我细说吗?”

    凌星见又狠狠掐了一把,发现掐也掐不动,便放开了手:“那是我在阿拉斯加遇到的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大萧条中父亲跑了,母亲改嫁却又去世,继父把他赶出家门,生活非常艰难。”

    “我遇到他的时候是个风雪交加的寒夜,他孤零零的躲在小巷子里,饥寒交迫,病痛交缠,眼看快要冻死了,就像是卖火柴的小女孩那样可怜。”

    “我心中存了恻隐之心便救助了他,用圣光治愈了他的疾病。”

    石铁心推测道:“恐怕这位小朋友会把你认定为上天的使者,跟定你了吧。”

    “确实如此。”凌星见继续说道:“我治好了他,他则固执的跟着我,十里,百里,一路追随。”

    “荒野、雪原,我走到哪他就跟到哪,我住宿睡觉他就窝在外面角落里守着。”

    “不管是暴雪还是狂风,不管是饥饿还是疲惫,他一次次的倒下,又一次次的爬起来。他一言不发,可哪怕是死也一定要跟着我。”

    石铁心:“你向来是个心软的人。”

    “是啊,我是个心软的人,而且也正打算广招门徒。看他如此坚定,身上又没有邪气萦绕,是个可造之材,便收他入门,传他圣光。”

    “他很能吃苦,性格也非常坚韧。”

    “他话不多说,从不在行动中有半点松懈。”

    “他能对弱者报以极大的同情心,不顾疲惫的救援他们,治疗他们,像在救自己一样的救别人。”

    “他很适合圣光,进步的也很快。”

    “不久后就稳定的掌握了第一句圣言,成为了圣骑士。”

    凌星见目光迷离:“我认为他坚定纯粹,我向他倾囊相授,我认为圣光的大门以他为第二步,向整个世界敞开。结果……”

    “出问题了?”石铁心问道:“出了什么问题?”

    凌星见叹了口气:“问题出在第二句圣言上,他怎么都无法念出第二句。”

    石铁心念头闪动。

    圣光前两句圣言是:

    我许你刹那辉煌,守护心中的殿堂。

    我许你一世坦荡,捍卫灵魂的信仰。

    圣言既是心声,直指心灵深处。第二句念不出,就说明在“一世坦荡”方面不坦荡,或者“灵魂信仰”方面没信仰。

    圣光本身不要求人信仰圣光本身,石某人认为只要拥有崇高的理想和目标,并身体力行去付诸行动的,都算是有信仰。

    那个少年应该是有信仰的,那么问题应该出在“坦荡”方面了。

    坦荡……

    十几岁的少年……

    再看看凌星见这个女人……

    石铁心给出了一个狗血的猜测:“那小弟弟不会是暗恋你吧?!”

    凌星见浑身一震。

    思路一打开,石某人飞流直下一般的编着故事:

    “十几岁的年龄、蠢蠢欲动的少年、魅力十足的先行者、美丽万端的救赎人、导师与学徒的禁忌关系、不可僭越的圣光教义、暗中滋生的情愫、浮想联翩的梦境、还有清晨一塌糊涂的底裤!”

    “这些化作了压抑的情感和自我的否定,以及想要不顾一切撕裂一切的冲动!”

    “明明要把你视为信仰,但这信仰的目标过于好看,以至于又忍不住想搞点黄色,亵渎亵渎这个信仰。”

    “每看你一眼就越发蠢蠢欲动。”

    “每蠢蠢欲动一分就会更加愧疚一分。”

    “还有怎么都念不出的第二句圣言,越是念不出就越知道自己有问题,越知道自己的问题则又越发念不出!”

    “少年深陷矛盾的螺旋,在冲动和悔恨之间不断旋转,在爆发和压抑之间涡轮增压,就像个钻头越钻越深。”

    “最后,咔嚓一下,把自己的灵魂钻破了。”

    “邪气趁虚而入,污染少年的灵魂。”

    “少年在灵魂的痛楚中凄厉的哀嚎着,黑化强十倍,成为了邪骑士,进而一鼓作气打开了真实阴间!”

    “真实阴间开启,裹挟了一切,也把从未见过真实阴间的你封在了里面。”

    “概念的力量化作真实,心灵的认知压倒物质。”

    “一切邪念所聚焦的你,在他的真实阴间中被压制到无法还手。”

    “但是!”

    “那个少年心中保有的忏悔和尊敬,又限制了他的力量,给了你一线生机。”

    “他就像是双子座圣斗士,一会儿黑化一会儿白化,一会儿想亵渎一会儿想跪下。”

    “最终!”

    “他的悔恨占据了上风,跪倒下来,泪流满面的向你告解自己的罪过,并求你亲手将他了结。”

    “你矛盾,你纠结,但邪化已经深入,终究不得不为。”

    “于是手起枪落!”

    “咔嚓,送走了自己的第一个门徒。”

    “那天,也是一个雪夜,就如同之前遇到他的那一夜一样。从前,你救了他。这一次,你却只能杀了他。”

    “从此,你开始有意识地封印自己的魅力。”

    “从此,你对自己招门徒的标准一提再提。”

    “从此,你开始怀疑自己对未来的规划,怀疑自己所作所为的正确性。”

    “从此,你的圣光境界难以提升,第三句圣言,就此卡住。”

    “好了,我口嗨的故事编完了。”

    “你别告诉我,你的故事和我编的一样狗血。”

    后座的凌星见瞠目结舌,张着嘴吧半天合不拢。

    “不会吧?真的这么狗血吗?”石铁心瞪大了眼睛:“有没有我没猜对的地方?比如说那个雪夜什么的,总不能两次都这么巧是雪夜吧?”

    凌星见又生气,又不能说谎,只能闷闷的低声咕哝了一句:“阿拉斯加靠近北极,夜长,雪多……”

    还真特么全猜中了啊!

    从此请叫我石半仙!

    凌星见感觉自己念念不忘的往事被石某人彻底糟蹋了,听他这么一口嗨,总觉得自己的过往就像是三流电视剧一样狗血。

    她顿时又是生气,又有种莫名的害臊,最后是恼羞成怒气不打一处来,手指头再度拧了上去,烦躁道:“你要是想嘲笑我就嘲笑吧!”

    “是不是我特傻,特白痴,连个徒弟都教不好?”

    “你是不是觉得我的烦恼是庸人自扰、不值一提?”

    “话说你这混蛋为什么猜这么准?”

    “不能说纯属雷同,只能说一模一样,这到底是为什么!”

    石铁心摇摇头:“我可不是笑话你。我猜的准,因为我能理解他。”

    凌星见手上放松:“你能理解?”

    “对。我有过极端类似的经历。”

    他很能体会到那个男孩的感受。

    因为这个世界线的自己也曾在茫茫雪夜中濒临死亡。

    灵魂同步之后,他完全理解那种走投无路的感觉,更明白绝路之时忽然被超自然的力量救赎的感动。未曾濒死的人不会明白,那真是一种莫大的、可以让人皈依一样的感召。

    救赎点某人的是来自天外的钟声,是十响破锐的奇迹之音。

    从此点某人坚定的相信天外神秘的存在,并且对石铁心意识的到来给与了最大的接受,完全没有怀疑。

    而若是把十响钟声换成圣光,把两米多高凶神恶煞的石某人换成美绝人寰的凌星见,效果又会截然不同。

    凌星见问道:“你若能理解,那你告诉我,此事症结到底从何而起?正确的开始、正确的过程,何以最后却走到了错误的结果上?”

    “症结?太简单了。”石铁心直言不讳:“只因你太美。”

    “看看你自己,文字无法描述你的魅力。只有见到你、看到你,感受到你的灵动神采和一颦一笑,才会被深刻的震撼。”

    “若在商周,纣王冷落妲己。”

    “若在春秋,西施沦为备胎。”

    “若在三国,董卓踹飞貂蝉。”

    “若在盛唐,玄宗忘记贵妃。”

    “另一个世界中,有一个叫做陈进的人。其人何等雄才大略,又是何等心机深沉,若不是我忽然会修仙,他的所有计划都将成功。”

    “就算他当时未竟全功,却也已与天启粒子合为一体,掌握了“不死”的上位能力,已经是超于凡人之上的存在,目光所看当是无尽的神秘和无限的永恒,男女性别应已不在心中。”

    “可是就连这么一个枭雄,依然琢磨着把你留在身边,甚至明知道你在拖时间也没有第一时间动手。”

    “都说红颜祸水,过美不详。一个人美到你这个地步,确实会导致各种各样的问题。”

    “不说别人,即便是贫僧,当初东京初见时,依然被健身房中的一个背影勾的心神动摇。”

    “后来相处久了,锐意也强了,心术也猛了,而且在火星上把该办的事也办了,这才渐渐脱敏。要不然,看你一眼就得混森发抖。”

    凌星见听的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被石铁心如此的夸奖确实让她很开心,然后又羞恼起来:“什么叫在火星上把该办的事办了?”

    “你说呢?”石某人脸皮向来很厚:“就是你想的那些不纯洁的、羞羞的、和人类繁衍相关的事情啊欸欸欸,生什么气啊,咱们是合法夫妻,领了证的!”

    “谁和你是……是……”凌星见的脸简直要红透了,看起来很想否认,但不知为何,最后只是红着脸低着头,没有像从前一样死不承认。

    现在的她,相比于之前的怀疑,似乎更倾向于相信。

    调戏两句,石某人接着说正事:“你是不是觉得,是你的美害了他?”

    凌星见敛去笑容,闷闷的点了点头,有点消沉:“这件事,本就是我的错。”

    “错,大错特错。因美而有罪,岂不是天大的笑话?”石铁心断然道:“你要这么想,才是真正的大错特错,更是辜负了你徒弟的逝去,没有找到整件事真正的元凶!”

    “元凶?”凌星见抬起头:“元凶是谁?邪气?”

    “不。”石铁心慢慢说出让凌星见极端震惊的亵渎之言:“是圣光。准确的说,是你们理解的圣光。”

    凌星见眼睛瞪大了,瞳孔缩小了,浑身汗毛都要立起来,就像是被踩了尾巴一样。

    “难以接受吗?但这是事实。”石铁心严肃说道:“我说正事的时候,向来直言不讳。现在,我也毫无保留的告诉你,我认为这件事的症结就是出在我曾说过的那一点上你们的圣光,都过于纯粹了。”

    “你们要求纯粹的爱,纯粹的敬,不纯粹即是亵渎。”

    “可人类本就不纯粹。”

    “别说你是绝世美女,你就算是个身高两米满脸横肉的壮汉,也不会改变他的命运。”

    “因为他总会遇到其他的、让他怦然心动的、进而两情相悦的女人。”

    “那个时候他该如何自处?”

    “不结婚无法收场,放任易老的红颜空耗时光苦苦等待,对他是心灵的煎熬。”

    “可若是结了婚了,嘿嘿嘿啪啪啪的事情到底做不做?不做就是女人守活寡,可如果做了,他的纯洁圣印又该何去何从?”

    “不解决这个问题,圣骑士终究会为情所困,终究会卡在两难之间,最后一定会沦陷在自我的厌弃中。”

    凌星见炸起来的毛慢慢落下去了,她开始仔细思考石铁心的理论。

    今天的她,似乎更能接受石某人的说法。

    这是个好苗头,所以石铁心继续说道:“同样的,这也关乎于你我之前所说的对未来的畅想。”

    “如果人人都被要求纯粹,连念头都必须无暇,那么心生邪念的人就会因自己的不纯粹而恐惧。恐惧,也是负面的念头,越恐惧便会越担心自己在恐惧,最后深陷恐惧无法自拔。”

    “这反而会把人逼到邪气那边去。”

    “你的救世方法,最后的结果,就是逼迫着人类变得极端。”

    “要么全无自我,变成了制造圣光的机器。”

    “要么在恐惧中被逼成邪秽,被暴力机关绞杀。”

    “什么是正义,什么是邪恶,在过于纯粹极端的追求中被扭曲,被模糊,甚至混淆迷失。当积重难返之时,要么就是圣光信仰的彻底崩溃,要么就是圣光赢了,但男女无法繁育后代,人类就此灭亡。”

    “这,才是我反对你的根本原因。”

    “想想你的门徒,你觉得,我说的有道理吗?”

    凌星见沉默了。

    她混乱着,又思索着,她毫无头绪,但似乎又明白了什么。

    忽然,她抬起头,第一次以求证的、渴盼的目光看向石铁心:“那么在你眼中的圣光,又应该是什么样子?”

    “不知道。我不是圣光使者,谈不上透彻的理解。”石铁心看向远处黑暗的天空:“但是啊,另外一个你,也是圣光使者的你曾经对我说过一句话”

    “拯救你,和拯救世界,一样重要。”

    “你参考下。”

    这一刻,长风吹过,凌星见只觉心中如同被霹雳雷击,久久无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