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银龙的黑科技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百八十六章 致新世界 以美好明天(大结局)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那颗太阳一经侵入此世的瞬间,就将束缚着艾欧之躯的阿斯摩蒂尔斯给吞噬了下去。

    大地干涸,云层蒸发,魔鬼大军灰飞烟灭,堕天军团齐齐燃烧起来。

    如此近距离之下,即便是因反冲急速远离中心地带的三头虚空之种也不好受,在这狂暴沸腾的魔能粒子海洋下纷纷冒出青烟,发出痛苦的嘶吼。

    视界里的一切,都像是被无尽的光和热所淹没。

    依稀之间,快要被焯瞎的双眼,就看到三块原本微不可查的银色石板于旋转中迅速放大。

    在三位远古神明的操控中,迎上了李维全力吐息而出的虚空能量,将这三股来自外部宇宙最混沌的暗能量导入了这颗风烛残年的恒星。

    随着这虚空幻能的灌入,恒星原本夺目刺眼的光芒,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黯淡了下来。

    不止是这颗太阳,就连世界无处不在的魔网,也在开始分崩离析。

    “希尔维走”

    李维强撑着眼皮,全神贯注的望向那颗凭空出现的太阳,就像是凝视着此世唯一的曙光。

    而借助三位神明与法阵的力量将那颗太阳整个从星空召唤于此世的希尔维,同样在凝视着他。

    那一刻,希尔维脑海中不由闪过他们于永恒之地离别前最后一次会晤,李维将命运石板之一交给她时的画面:

    “希尔维,一旦他们离开艾欧的神躯,此世的至高权柄,就将彻底落于我手。

    “届时,你们只要按照约定将终末之日召唤而至,我就可以像当年的艾欧一样

    “开启此世的毁灭进程。”

    她问:“就没有什么其他办法了吗?如果一切真的按照伊卡洛斯的演算进行,你很有可能”

    李维却是咬牙答道:

    “如果真的能走到那一步,已经是叨天之幸,无论如何,我也要将那两个家伙,彻底扼杀在这个世界中!

    “否则,在两个虚空之种的窥视下,我们永远迎来不了宁静的明天。”

    眼见她还想要劝阻,李维却是忽然笑了起来:

    “如果艾欧当年面前摆放着这样一条万全的选择,我想他多半会笑掉大牙的。

    “你再这样继续下去,我只怕忍不住要改主意了。

    “要知道,我可从来就不是个高尚而无私的所谓英雄啊。

    “我只是实在不想沦落到艾欧一样的凄凉下场罢了。

    “如果还要再加一条,那就是,我想为夏兰薇珞丝、为孩子们、还有那些我所喜欢的家伙们,创造一个可以追逐梦想的美好新世界吧。

    “为了这个小小的心愿,客串一回毁灭与终焉之龙似乎也还挺不错的样子。”

    当时的她直接愣住了,似有些不可思议的问:

    “等等!你你们连孩子都有了?”

    李维却是有些忸怩的甩了甩尾巴,挤眉弄眼道:

    “等这次回去,努努力就应该有了吧。”

    “”

    李维深吸口气,敛去笑容:

    “希尔维,拜托了。

    “最后可别在我之前玩脱了。

    “你可是我童年的女神和偶像啊。

    “别摆这么一副哭丧的模样嘛,搞的就跟我死定了一样。

    “再见!”

    希尔维感受着铺面而来的高温,眼看自己也要跟着那些漫天飘荡的船舰残渣一同融化,她目光复杂的最后看了一样身在虚空,如同登临寂静王座上的伟岸身影,喃喃道:

    “再见李维”

    说完这句道别,她就和蜜斯瑞尔他们三个递次消失在了这开始崩坏的世界。

    待看到他们安全离开后,李维这才看向仅存的墨菲特兰和深渊意志,咧开嘴角于思维中道:

    “看来,就只剩下我们了,那你们,准备好了吗?”

    墨菲特兰似乎已然猜到李维的意图,却是露出戏谑的笑容:

    “看来你是打算利用毁灭这个世界来彻底消灭我们?

    “那你可知道,我等虚空星神

    “本就历经过世界开辟之初?”

    深渊意志同样于这片虚空呢喃道:

    “吾亦穿越过星空永恒的寂静。”

    李维的意志中却是流露出一缕疯狂,于虚空中大笑道:

    “连宇宙坍缩和热寂都挺过来了吗?

    “果然不愧是伟大而不朽的虚空之种啊。

    “那你们可知道,世界的终末,还有第三种结局呢?”

    墨菲特兰和深渊意志本能感到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听说过大撕裂吗?”

    而李维的神情也陡然变得狰狞起来,在三块命运石板被他们三道虚空吐息的暗能量汲取一空,露出裂纹,行将崩溃的刹那。

    将手中的权杖朝着虚空一杵,如同这个世界至高无上的神上之神一般命令道:

    “最后,感谢你们所提供的暗能量标本。

    “现在,以我提比利乌斯之名!

    “步入终末吧,世界!

    “撕裂吧!宇宙!”

    刹那间,整个科瑞尔宇宙的时光像是转瞬间掠过了几百亿年的岁月,世界瞬间膨胀到理论上的极致,他们三者感知中所能观测到的星系和天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宛如凭空蒸发。

    毁灭来临的刹那,虚空星神和深渊意志同时发出不甘的嘶吼。

    可他们所在的星系已经开始分崩离析,包括那些圣者浩劫后早已冷寂的神国和不同空间维度的其他位面。

    所有行星开始脱离原本的恒星系轨道,滑入寂静的虚空,然后陡然崩裂,就连主物质位面也不例外。

    理论上到了最后,就连组成物质最基本的粒子键乃至粒子本身,都会在随后的某一时间被虚空暗能量驱动的宇宙膨胀而扯碎!

    空间与时间的概念,也将不复存在。

    “有本事就硬抗过去给我看看啊

    “两个杂碎”

    就在李维感知到他们三者脱离了崩溃的万有引力而被甩飞时,三者身前的太阳

    也裂开了

    那是比伽马射线暴还要壮烈的景象。

    “啊实在是太美了”

    主导着这一毁灭进程的李维,发出了由衷的感叹。

    无尽的光和热,吞噬了一切

    逐渐开始变得寂静而凄凉的黑暗星空中,暗夜女神莎尔,感知着那逐渐分崩离析的暗魔网,眼神中第一次流露出安宁的神情。

    她原本打算通过统和魔网来实现类似的事情。

    不过现在看来已经不用了。

    因为有个家伙,似乎做的比她更好,也更决绝。

    这位暗夜女神注视着这一切,喃喃道:

    “父亲我们终于能够安宁的步入长眠了

    “再也没有谁能够来,打扰我们了”

    说完这句话,莎尔的神躯,化作一片星尘,朝着寂静的虚空飘洒而去。

    就像过往的无数万年来,姐姐苏伦身在璀璨的光明

    而她则隐于群星的阴影。

    唯一不同的是。

    这一次,是永远

    一片荒凉的大陆碎片上,面容枯槁的晨曦之神洛山达神情哀婉的跪伏在一名身躯壮硕的女性身旁。

    她是大地女神,裳提亚。

    当初组建黎明之盟的众神,陨落的陨落,离开的离开。

    现在,只剩下他们了。

    随着科瑞尔星球的毁灭,这位诞生于此世的神明,在继失去了神躯后,就连最后的凭依也失去了。

    这位大地的母亲,保护着主物质位面万千生灵不受侵扰的星球意志

    行将死去。

    她用眼神哀求着洛山达离开。

    北地人的末日方舟计划,对于众神来说同样不是什么秘密。

    只要

    洛山达却是摇了摇头,苦涩的笑了笑:

    “我性格保守而又软弱,就连苏伦她们都觉得我不是个男人。

    “苦心经营的黎明救赎计划,到头来,也只像是个笑话。

    “在那个新世界,他们已经有了阿曼纳塔。

    “而我,已经做错了太多的抉择

    “至少,在这最后,让我选对一次吧。”

    深渊之外的寂静星空,舰队上的人们目不转睛的透过耐瑟瑞尔的天文望远仪器望着这一幕。

    见证着一个世界的死去

    有些灰头土脸的卡尔萨斯回到了末日方舟的群星大厅内,正看到同样刚回归不久的希尔维他们正站在舰桥的舷窗旁,神情肃穆的遥望着星河彼岸正在发生的天文绝景,唯独不见那位传闻中小师弟的身影,当即有了不太好的预感。

    “瑞丝祢提比利乌斯他?”

    魔法女神蜜斯瑞尔有些楞然的回首,待和卡尔萨斯的目光交汇不由一阵黯然,抿唇有些遗憾而伤感的摇了摇头。

    卡尔萨斯的面庞稍稍有些僵硬,不过他终究是那个历经几个千年一路带领耐瑟瑞尔披荆斩棘从那个注定毁灭的时空救赎而出的奥术领袖,没有露出过多无用的情绪,而是深吸口气,问:

    “那夏兰薇珞丝呢?”

    “还在领导北地人安顿生活区安顿移民们。”一旁身为船长的布莱德神情有些楞然道。

    一时间,所有人都沉默了。

    可偏偏就在这时,许是听到了希尔维他们回归的消息,一大阵有些急促的脚步声响起。

    为首一阵小跑过来的,正是半精灵形态的夏兰薇珞丝,双手捧在胸前,满眼的忐忑和期待。

    而在身后,则是李维的一众眷属们。

    “咦,老板龙呢?”菲舍嚷着嗓门道。

    无人回应,菲舍似乎察觉到了什么,面色当即有些苍白。

    正欲接着开口,两只脚背一阵钻心的疼痛,却是身旁的安娜和老婆一人一脚,让他这个不会看气氛的家伙赶紧闭嘴。

    蜜斯瑞尔看了眼希尔维,却是看到希尔维对她摇了摇头,然后朝着面色微微有些苍白的夏兰薇珞丝迎了上去。

    她想了想,从自己的收藏中取出了一枚龙蛋,递到了夏兰薇珞丝的面前。

    那本是永恒广场上,一枚因为李维的到来而未能孵化而出的龙蛋,之前一直被银龙族长收藏着,最后被希尔维要了去。

    好歹在那无数个时空中,希尔维也养了他那么多年,留下来权当做一个纪念。

    却没想到这竟是那个那个家伙仅存的遗物。

    “希尔维这是”夏兰薇珞丝的眼眶已经隐隐有些微红。

    “这是”希尔维正准备一狠心告诉这头钢龙那个残忍的真相时

    咔嚓

    这枚龙蛋竟是裂开了

    然后就在众人目瞪口呆的目光中,一颗呆萌的脑袋‘甭’的一声,顶着片脑壳冒了出来,然后用稚嫩的嗓音道:

    “卧槽啊!居然是这样!我真是牛逼大发了!”

    待年幼的眼瞳适应了光线后,就愕然发现,周围这些家伙的脸怎么这么大。

    不对似乎是自己变小了

    天呐这是什么鬼情况!

    难道自己好不容埃到成年可以愉快的哈皮,结果又要重新来一次不成?

    夏兰薇珞丝微颤的声音打断了他那因为信息聚合而极端活跃的思维:

    “提比利乌斯?”

    “啊是我那啥出了点想象之外的状况,你听我解释”李维昂着小脑袋道。

    “真是太好了”

    钢龙小姐喜极而泣,一把将李维连龙带蛋拥入怀中,那堪比钛合金的蛋壳当场就被以柔克刚的伟岸胸怀给挤碎了。

    “唔!”

    李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才把自己的脑袋从那堪比深渊的丘壑中给拔了出来,以免于窒息。

    待看到那碎成一包渣的蛋壳,埋藏于脑海深处的记忆让他本能的一阵心疼,伸出舌头就是一顿狂舔,坚决不浪费一点宝贵的粮食。

    “咯咯咯,你别闹啦,好多人呢。”

    夏兰薇珞丝被李维舔的一脸的娇羞,捂着李维和胸口满是幸福的窘迫。

    虽然她不知道李维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又遭遇到了怎样的险境。

    但只要他还是那个他,他在自己身边。

    她就很知足了。

    “嗷么么么!怕啥,咱们都老夫老妻了,秀个恩爱怎么了!”

    正待将脑袋上那最完整也一定是最美味的一片摘下来饱餐美食时,爪子却是抓了个空

    咔嚓。

    李维扭过脑袋,就看到希尔维像是吃薯片一样,将那枚属于李维的蛋壳塞进了口中,一脸满足的咀嚼享受着此间的美味,然后还对李维竖起了一个大拇指,道:

    “味道很不错噢。”

    最重要的是,终于弥补了童年的一个遗憾。

    “希尔维我XXX!你个无耻的小偷!强盗!不是人!”

    李维瞬间愤怒到扭曲,自夏兰薇珞丝的怀中一跃而起,就要朝着希尔维的脑袋上咬去!

    却是被希尔维直接逮着个正着,拎起这只暴躁的雏龙,一脸‘和善’的笑道:

    “我本来就不是人呀,倒是你提比利乌斯

    “来,叫声妈妈来听听。”

    “”

    李维神情陡然呆滞,宛如带上了痛苦面具

    颇有种轮回果报的宿命感席上心头。

    冤冤相报何时了啊!希尔维大姐!

    他一边在心中疯狂DISS希尔维,现实中却只能无力挣扎的望向自己的妻子。

    可让他更加绝望的是,夏兰薇珞丝却是在一旁满脸纵容的看戏。

    ‘喂!夏兰姐姐!这头该死的银龙可是在当着你的面猥亵你刚出生的老公啊!你再不阻止你老公就要被其他龙给抢走啊喂!’

    就在李维心中疯狂吐槽时,就忽然背脊生寒

    抬头环视四方,除了菲舍那帮没心没肺在旁看热闹一点也不知道为自家领主分担压力的眷属们,

    就看到北边来了个胸大无脑还跃跃欲试的女神沃金,

    南边来了个满脸狂热还一边嚷嚷着‘把少爷交给我’的卓尔女仆狄莎娜,

    东边是早已被人群挤得不成人形却仍旧姆噫姆噫朝着这边冲来的蕾姆璐,

    西边的半精灵游侠,自己亲封的首席战斗修女长爱尔琳妮,也在姐妹们的怂恿下,咬着唇满脸希冀的朝着他望来。

    脑袋刚转回来,就看到自家那便宜女儿艾黎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希尔维身边,满眼的星光。

    当即有了不太好的预感就像是脑壳上方出现了大大的‘危’!

    “哎呀,提比利乌斯,看来我这乖孙女儿似乎想要抱抱你啊。”希尔维面上的笑容越加和善。

    “卧槽!赶紧让这个熊孩子走开啊!”李维都快哭出来了。

    眼见李维依旧不肯就范,希尔维直接拎着李维放在小魅魔身前:

    “来,小艾黎也抱抱。”

    艾黎开心的接过满脸惊恐和嫌弃的‘雏龙爸爸’,感动的口水都流了出来。

    李维刚露出讨好的神色,准备跟这便宜女儿说句软话。

    “啊爸爸终于是我的了”

    “哈?”李维。

    下一刻,就愕然看到这只小恶魔嘴巴越长越大,‘嗷呜’一口将李维浑圆的脑袋给包圆了

    然后就如同在浴缸里捞起金鱼的小馋猫一样,叼着爸爸就跑满人堆里乱窜。

    “嗯?唔!呜呜呜!!!”

    眼前只余黑暗的李维就跟只无头蝙蝠似的,全力用四条爪子和稚嫩的双翼蹬在艾黎的脸上,却怎么都拔不出来。

    咔嚓

    张牙舞爪的李维,瞬间一颤,整个颓了下去

    群星大厅,一片寂静。

    然后就响起了牛头人雷恩惊恐的大嗓门:

    “完啦!快拦住小姐!老大要被小姐吃掉啦!!!”

    “伊卡洛斯!立刻确定艾黎小姐的方位!”斯嘉德强忍着嘴角的笑意,佯作正经道。

    “收到,正在定位中。”

    “极限战士团结阵!拦住小姐!救领主!”

    军团长潘托斯的吼声传遍了整个军用频道。

    “快关门!放霍兹!”也不知是哪个喊出的人话。

    而像卡尔萨斯和蜜斯瑞尔,布莱德夫妇等,皆是一脸稀奇的看着这幅在当年米纳斯提里斯司空见惯的奇景,满脸的问号和好笑。

    他们倒并不担心李维的安全

    因为如果他们没猜错的话

    理论上那位银龙领主因为某些际遇,已经成了名符其实的

    永恒与时光之龙

    亦或是

    毁灭与终焉之龙!

    甚至他们有些怀疑,此刻的提比利乌斯,究竟还跟他们属不属于同一纬度上的生物

    只不过看样子

    这位注定通往伟大之路的巨龙先生,

    在来到新世界的第一天

    就因为出场方式和一点家庭教育问题

    社死当场

    不得不说,这片曾经被深渊意志所主宰的星域很是荒凉。

    舰队以曲率飞行模式飞行了很久也未能找到一个令人满意的歇脚点。

    不过好在船上的大佬众多,物资丰沛,早已能够做到循环自给自足,哪怕是一直这样行进下去也没事儿。

    几年后的某一天,已然年迈的前正义之神老提尔突然像是感应到了什么,向舰队提交了一份航调申请,并很快被通过。

    方舟舰队在提尔的指引下,来到了一颗已然只剩下三分之一的行星前。

    可神奇的是,这样一颗破碎的不成样子的星球上,在某种奇异的力量作用下,依旧保留着大气,并且有着绿色的森林和碧蓝的大海。

    “就是这里了”提尔有些痴迷的望着它。

    一艘探索飞船自方舟下方打开的甲板飞出,破开了大气层,降落在一片险绝的山谷前。

    透过那些造物的残骸遗迹明显可以看得出,这里曾经诞生过文明。

    且这里曾经经历过一场可怕的战争,那些金属残骸残面光滑一片,就像是曾经经历过可怕的高温炙烤融化过。

    随着舱门打开,提尔迫不及待的冲了出去,来到了一座已然半倾塌的祭坛前,神情恍惚的跪倒在地,然后将沧桑的脸颊埋在大地,喃喃道:

    “赛雅我正义又回来了”

    只可惜,他提尔出走半生,归来早已不是少年,而所有熟悉的人和物,也早已不在。

    一众人望着这位前正义之神因为抽泣而不住颤抖的背影,默然无声。

    李维自夏兰薇珞丝的衣领钻出,望着这一幕,不由想到了自己早已毁灭的泽兰迪亚—米纳斯提里斯。

    自己同样再也回不去了,回不了那座城。

    也不知过了多久,许是提尔发泄完了那久别的情绪,缓缓来到众人面前:

    “抱歉,让你们看到这样的一幕。”

    说着,他的目光落在了李维身上,笑着问:

    “提比利乌斯要不要考虑下,重建泽兰迪亚自由城邦,重建米纳斯提里斯之城?”

    “在这里?”李维有些不太好意思。

    “对,就这里。”

    提尔露出释然的笑容:

    “我想,塞雅他们一定会很高兴的。”

    半年后,在耐瑟瑞尔倾力的协助之下,一座圣洁而美丽的白城在这片依山傍水的文明遗址前拔地而起。

    只不过,唯一不同的是,从前的狮鹫山脉,变成了神圣群山,群山之巅,如今成了新世界几位神明的居所。

    倒不是为了故意高人一等,而是在这个没有天然魔网的世界,落座高点的地方,更容易接听到来自信徒们的祷告和请求,和卫星机制类似。

    即便在这个新世界,人们对于神明的需求并不是那么高。

    绝大部分问题,都可以在市政厅就可以得到解决。

    当然,如果涉及到法律,人们还是更愿意找阿曼纳塔咨询,获得一些律法知识上的帮助。

    而从前城前的那条瑟布林河,则变成了一望无际的大海,那是孩子们最喜欢去的地方。

    因为据说只要带上一些小零食,就能够获得‘海神’的回应。

    那是一个浑身蓝汪汪的胖子,自称施格纳鲁。

    只可惜由于回应女生,尤其是美女时格外殷勤一些,慢慢他的称呼变成了海王渣胖。

    轨道星港。

    李维他们正在和卡尔萨斯、布莱德夫妇以及一众耐瑟瑞尔人告别:

    “啊果然奥术师的征途,还是星辰大海啊,我也好想跟着你们去旅行啊,老师。”

    蜜斯瑞尔笑的很女神,还在翻着白眼的李维脑袋上拍了拍:

    “那你得快快长大啊,星辰之间,可是很危险的噢。

    “而且哪有你们说的那么轻松啊,我们可是要去探索新的可移居行星和其他文明呢。”

    “我也想啊哎”李维叹了口气。

    不知道为何,他的这具身体长的奇慢无比,瞅着都五六年过去了,看上去也没太多变化。

    也许这就是那唯一算的上‘沉痛’的代价吧

    可能这个体型唯一的好处就是看上去人畜无害。

    可以经常乘坐各种型号的深渊出门旅行

    想到这里,李维有些怨念的看向身在队伍中的希尔维,道:

    “喂,大姐,你怎么也非要跟着去凑热闹,小心子欲养而亲不待啊希尔维。”

    希尔维一脸的无语,站在夏兰薇珞丝身旁的托利斯塔娜一家已经侧目望来:

    “提比利乌斯!我和歌德还只是成年龙呢你这是诅咒我们早夭吗?”

    “对不起!”李维。

    希尔维看着李维那副滑稽的嘴脸,不由乐了,想了想,道:

    “我已经‘工作’太久了真的很累的。

    “而且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等我回来的时候,记得和夏兰薇珞丝多生几窝啊,好给我也盘一盘啊。”

    夏兰薇珞丝闻言当即羞红了脸。

    “滚!”李维。

    这位飒爽的银龙小姐姐直接回以冷笑,毫不留恋的转身走向舱门,头也不回的扬起手对着众人挥了挥,以示再见。

    李维却是叹了口气,看向自己的妻子,颇有些愧疚。

    他没那些小说主角那样的运气,刚回巴托地狱那次终究没能一发入魂,而等到大婚之日就因为罗丝的入侵魔网而不得不提前开启了深渊远征

    一战十余载

    好不容易仗打完了吧

    自己‘返老还童了’

    而且还的有点过头。

    蛋疼!

    又是一年冬之盛宴。

    从科瑞尔世界出来的人们,对于这个特殊的节日有着难以言喻的眷恋。

    而李维对于在这个新世界建城第一年的冬之盛宴自然格外关注,直接财政部拨款,将这座被白雪素裹的米纳斯提里斯,直接装点成了一座美轮美奂的童话之城。

    从太阳落山开始,天上就开始响起‘丢丢丢’的各种魔法火焰的爆鸣,流光溢彩。

    城市就此步入了狂欢,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对新世界与美好未来的期待。

    斯嘉德夫妇将魔导车停在了一家‘锤与盔’的酒馆前。

    丁铃铃。

    随着他们推开大门,熟悉的大嗓门就此起彼伏的传入耳中:

    “哈哈!你们猜错了!不是菲舍那个死光头!快喝快喝!”

    “干!就剩这几个选项了也能猜错!”

    “是啊,菲舍,那家伙去哪儿了?自从有了老婆后,连一起喝酒都敢开始迟到了!”

    “唔好像是去找头儿开后门了?”

    “开后门?那个正在孕育的新世界?”

    “你们也听说了?头儿似乎准备将那里改造成一个大型的游戏世界,嘿嘿,以后,请叫我”

    “鹏洛客!耶!!!”

    一群眷属们纷纷狂热起来

    领主堡垒前,菲舍扑了个空

    “老爷夫人今天一大早就出门了呢。”一身女仆装的格莱西雅撅着嘴道。

    “出门了?”菲舍挠了挠自己的大光头。

    “是啊”另一侧的狄莎娜跟着点头道。

    菲舍耸了耸肩肩,问:“你们不去参加聚会吗?”

    “还没到点呢。”格莱西雅的神情越加的有些委屈。

    “管他呢!今天可是冬至盛宴,头儿居然还不给你们批假!真是个吸血鬼!”菲舍大胆批判道。

    咔!

    “嗯,我已经录下来了!待会儿就去跟老爷打报告,嘿嘿,格莱西雅,咱们今年换新COS装的奖金有啦!”狄莎娜扬着手中的中端。

    “耶!”

    “还能这样!”两只橘里橘气的小女仆开心的击掌,两阵波涛汹涌晃的菲舍一阵呆滞。

    没辙,自从娶了欲魔女伯爵后

    他晕乃

    施格纳鲁海畔。

    李维自夏兰薇珞丝的领口钻出,摊开爪子,朝着璀璨的星空,放飞了一朵萤火。

    望着它越飘越高,直至消逝不见。

    “这样就可以了吗?”夏兰薇珞丝轻声问道。

    李维却是摇了摇头:

    “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毕竟即便他们都称我为永恒之时光之龙,

    “但谁又敢妄称永恒,又能真正掌控整个多元宇宙的时光呢?”

    “权当弥补自己一个遗憾吧。”

    然后仰着脑袋在妻子的光洁的下巴一触,笑了起来:

    “毕竟这边的你们,对我来说,才是真实不虚的啊。

    “嗯!”钢龙小姐笑的腼腆而幸福。

    “哎别人都是罗丽养成搁我这儿咋调了个个儿呢。”

    “你就得了便宜还卖乖吧,哼!”

    钢龙小姐说了句自李维那学到的言语,笑的越加灿烂,似乎一点都不在意需要等待的时光。

    “我们走吧,别让他们久等了,现在的眷属啊,一个个脾气很暴躁的。”

    丁铃铃。

    夏兰薇珞丝刚推开酒馆的门,蕾姆璐就第一个发现了他们:

    “姆噫!提比提比利乌斯!”

    酒馆内早就不知推杯换盏了多少回的众人齐齐回首。

    巧笑嫣然的沃金和黎尔拉,眼巴巴望着李维的爱尔琳妮,狄莎娜和格莱西雅这塑料姐妹,老提尔、赫伯特一家子、铁锤一家子、菲舍一家子、伊格、老泰格、路西菲尔、潘托斯、塞纳瑞安、斯嘉德夫妇、基克、克伦维尔父女所有人都到了,然后起哄的举起酒杯站起身来:

    “噢!头来了!头儿来了!先干一杯!”

    “对对!先满上一杯!”

    李维有些懵逼的自一脸‘壮烈’的菲舍手中接过那杯比他脑袋还要大的酒杯,然后一狠心,端起酒杯对着酒馆的眷属们道:

    “来!致新世界!干杯!”

    吨吨吨吨吨噗!

    在场的眷属们也纷纷坏笑着齐举酒杯:

    “致米纳斯提里斯的安宁!

    “致泽兰迪亚不灭的荣光!

    “致新世界!

    “以美好的明天!

    “干杯!!!”

    叮!

    (全书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