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娘子天下第一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百六十一章略懂一二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任清蕊听到柳大少的话语,立即从石凳上站了起来。

    莲步轻摇的走到薛凝儿的身边,任清蕊面带歉意的摊开了双手,神色无奈的冲着柳大少的后背撇了撇嘴。

    “凝儿姐姐,你是晓得类,在这个坏家伙的面前,妹儿我是拿不了主意的。

    我们就先行告辞了,等到妹儿我哪天有空了,我再来看你。”

    薛凝儿仰头看了一眼天色,连忙牵着任清蕊我的皓腕朝着柳大少身边走去。

    薛凝儿松开了任清蕊的手腕,走到柳大少面前福了一礼。

    “陛下。”

    柳大少神色疑惑的看向了给自己行礼的薛凝儿,轻声疑问道:“薛姑娘,你还有什么别的事情吗?”

    “回陛下,臣妾没有别的事情了。

    只是,现在已经到上午了,正好到了该吃午饭的时辰了。

    你与清蕊妹儿半上午的来药铺里卖草药,应该还没有吃过午饭吧?

    你能大驾光临寒舍做客,乃是寒舍的荣幸。

    眼下到了该吃午饭的时候可,臣妾若是让你和清蕊妹儿空着肚子离去。

    岂不是臣妾待客不周了。

    因此,臣妾斗胆恳求陛下你和清蕊妹儿再稍坐片刻,臣妾马上去给你们两位贵客准备酒菜。

    也好让臣妾代表家夫,略尽地主之谊。”

    柳明志先是仰头看了一眼天色,继而将目光移到了薛凝儿的身上。

    看着薛凝儿俏脸之上那满是诚挚之意的眼神,他神色无奈的微皱了一下眉头。

    不是自己不想给薛凝儿这个面子,而是自己现在真的一点都不饿。

    早上从岳父大人府上离开之前,为了避免半路上会因为腹中空虚的缘故,从而耽搁行程,自己早已经吃的饱饱的了。

    因此,现在薛凝儿就算是给自己准备一大桌子的山珍海味,自己也是一口吃不下去。

    自己现在不需要这些,倘若还让人家去准备酒菜,不但辜负了人家的一番美意,同样还会浪费了一桌酒菜。

    柳明志神色迟疑了片刻,转身看向了站在薛凝儿身边的任清蕊。

    “丫头。”

    “哎,大果果?”

    “你现在饿吗?”

    任清蕊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用手抚了抚自己柔弱无骨的柳腰。

    看了看柳大少,又看了看薛凝儿,任清蕊俏脸有些犹豫的默然了一会儿,先是点了点头,紧接着却又摇了摇头。

    然后却并未开口表达自己的意思。

    柳大少一头雾水的看着既是点头,又是摇头的仍清蕊,脸色不由得古怪了起来,眼中露出一丝不解之意。

    “不是,任丫头你又是点头,又是摇头,你这到底是饿还是不饿呀?”

    薛凝儿也是面带不解之色的盯着任清蕊的俏脸,她跟柳大少一样,皆是看不懂任清蕊这种前后相悖的举动,到底是什么意思。

    “清蕊妹儿,你是想说,你是有点饿,又不太饿吗?”

    任清蕊感受到柳大少两人怪异的眼神,轻皱着琼鼻,屈指挠了挠宛若新月的柳眉。

    刚才自己之所以点头又摇头,点头是因为自己不知道该怎么拒绝凝儿姐姐的一番美意,摇头则是因为自己现在并不是太饿。

    赶来药铺的路上,自己先是吃了一串冰糖葫芦,到了凝儿姐姐的家里后,自己又一连着吃了好几块糕点。

    所以,自己的肚子现在还真的没有什么饥饿感。

    最关键的问题是,自己并不知道柳明志他饿不饿撒。

    大果果他若是饿了,自己却说了不饿,那时候该多尴尬的。

    这种情况之下,大果果他是留下来吃饭呢?还是不留下呢?

    哎呀,还是让他自己拿主意吧,他说怎么办,那就怎么办。

    “我还……还好吧,我听大果果的,他说怎么样就怎么样好了。”

    柳明志看到任清蕊有些窘迫的表情,稍加思索了一番她刚才的话语,渐渐地领会了她的想法了。

    薛凝儿先前能根据那些原因猜测出柳大少的身份,自然也是一个才思敏捷的聪慧女子。

    她看着任清蕊那略显窘迫的表情,装作不经意的瞥了一眼桌案上托盘里面已经减少了几分的糕点。

    再加上任清蕊刚才的那番话语,大概的也猜出了自己这位清蕊妹儿的想法了。

    看来,还得柳明志这位皇帝陛下来做决定才行呀。

    薛凝儿轻轻地摇了摇头,将目光移到了柳大少的身上。

    柳明志见到薛凝儿看向了自己,尚未等到她开口,先一步开口说道:“薛姑娘,你的一番美意朕就心领了,可是酒菜就无须去准备了。

    并非是朕不愿意给你这个面子,而是朕日上三竿左右才饱餐了一顿,现在尚未感觉到饥饿。

    你就算准备了一桌酒菜,我充其量也只是浅尝即止罢了。

    如此一来,就白白的辜负了薛姑娘你的一番美意,同样也浪费了一桌子上好的酒菜。

    至于任丫头这边,朕刚才也已经问过她了。

    她现在饿不饿,朕想薛姑娘你自己也已经看出来了。”

    “这,那臣妾便少准备一点酒菜。

    陛下,清蕊妹儿,你们两个多少吃点午饭呀。”

    “薛姑娘,还是将来有机会再说吧。

    他日朕再来蜀地做客的时候,定然会让任丫头带着我再来叨扰一二。

    到时候薛姑娘你准备的饭菜要是不可口,朕可是会不高兴哦。”

    薛凝儿也看出来柳明志是真的不打算留下用饭,自然也不好再继续强求下去。

    轻笑着点了点头,薛凝儿微微错开了半边身体。

    “好,那臣妾便随时恭候陛下和清蕊妹儿你们两位贵客再次大驾光临。

    到时候,臣妾已经全力以赴的安排一桌上好的酒菜招待你们二位。”

    “客气,朕先行谢过薛姑娘了。”

    “不敢,不敢,陛下能光临寒舍,乃是臣妾一家人的福分。”

    柳明志微微颔首,淡笑着对薛凝儿抱了一拳。

    “一言为定,改日再会。

    薛姑娘,朕与任丫头就先行告辞了。”

    任清蕊急忙向前走了两步,对着薛凝儿福了一礼。

    “凝儿姐姐,改天妹儿再来看你,先行告辞了。”

    “好,陛下,清蕊妹儿,我去送送你们,请。”

    “客气客气,同请。”

    柳大少一甩手里的镂玉扇,大步昂扬的朝着凉亭外走去。

    任清蕊姐妹两人彼此相视了一眼,默默的朝着柳大少跟了上去。

    当三人刚刚行至后院通往前堂的台阶前之时,前方的门帘下忽然走进来了一高一低的两个人。

    两人一少年,一少女。

    两人里个头较高是那位少女,其容貌与薛凝儿约有七八分的相似。

    而旁边的那个少年则略矮了少女几分,他的身上背着一把精致的长弓,背后系着一个装着几支羽箭得箭囊。

    此时他正一手提着一只野兔,一手提着一只山鸡,满脸笑容的朝着后院赶来。

    “姐,你快一点呀,我快饿死了。”

    “娘,你快看我和姐姐今天猎到了什么好东西。

    待会你把这只……咦?家里有客人呀。”

    走在前面的少年看到前方迎面而来的柳大少,下意识的愣了一下。

    少年回过神来后,紧接着便看到了紧随柳大少身后的薛凝儿,任清蕊姐妹两人。

    “呀,是清蕊姨母你来我们家做客了呀。

    清蕊姨母,你可有些日子没来我们家做客了。

    姨母你今天来的可真巧,侄儿我和姐姐猎到了一只野兔,一只山鸡,等我娘做好了以后你可要多吃几碗才行。”

    不认识柳大少是什么人的小少年,看到了他身后的任清蕊以后便笑呵呵的打起了招呼来。

    薛凝儿清楚自己的一双儿女并不知道柳大少的身份,生怕他们姐弟两个说出了什么不合适的话语,立即向前走了过去。

    “娘。”

    “娘。”

    姐弟二人看着走过来的娘亲,异口同声的打了一声招呼。

    薛凝儿浅笑着点点头,招呼着一双儿女走到了柳大少的面前。

    薛凝儿神色迟疑了一下,转头朝着一旁的任清蕊看去。

    任清蕊感受到自己好姐妹略带询问之意的目光,轻轻地摇了摇头。

    “芯儿,硕儿,为娘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先生乃是跟你们清蕊姨母一起来的柳先生。

    你们两个快给柳先生见礼。”

    少年,少女神色好奇的打量了柳大少一下,齐齐的行了一礼。

    “小女邓芯儿,见过先生。”

    “晚辈邓硕,见过先生。”

    柳明志神色淡然的审视着眼前的一对姐弟,淡笑着虚托了一下双手。

    “免礼,免礼。”

    “多谢先生。”

    薛凝儿看到柳大少一脸乐呵呵的表情,轻轻地吁了一口气。

    邓硕起身后,直接将手里的山鸡,野兔递到了自己的娘亲面前。

    “娘,孩儿和姐姐今天正好猎到了两只猎物,山货可是好东西。

    咱们正好可以拿来招待先生与清蕊姨母。”

    薛凝儿立即将儿子递来的两只猎物推了回去,轻笑着摇了摇头。

    “硕儿,柳先生与你的清蕊姨母已经吃过饭了,你先把这两只山货放到旁边吧。”

    “啊?好吧,孩儿晓得了。”

    邓硕刚要将两只猎物放到一旁的台阶上,柳大少忽然眉头微挑的抬起手示意了一下。

    “等等。”

    邓硕动作一顿,下意识的抬头朝着柳大少看去。

    “嗯?先生?咋过了?”

    “小子,把你手里的猎物给先生看看怎么样?”

    “当然没啥子问题,先生你请看。”

    柳明志伸手接过邓硕递来的两只猎物,掂在手里上下的观察了一番。

    薛凝儿,任清蕊两人看到柳大少的动作,脸色不由得有些紧张了起来。

    怎么回事?难道这两只山货有什么问题不成?

    柳明志轻轻的转动了手里的两只猎物,终于找到了两只猎物身上的伤口了。

    看着野兔与山鸡那皆是脖子上面中箭的致命伤口,柳大少的眼中闪过了一丝赞叹之色。

    随手将两只猎物还给了邓硕,柳大少嘴角扬起了淡淡的笑意。

    “小子,好箭法啊!”

    听到柳大少的称赞之言,薛凝儿和任清蕊姐妹瞬间舒了一口气,她们姐妹俩这才明白了柳大少意思。

    邓硕随手将两只山货放到了台阶上,看着柳大少一脸憨笑的挠了挠头。

    “先生,晚辈射箭的本事都是我家老汉以前教给我的。”

    柳明志轻笑着颔首示意了一下,目光移到了邓硕身后的长弓上面。

    “你身上背的大黄弓,也是你爹留给你的吗?”

    “没错,这大黄弓也是我家老汉几年前出征前夕留给晚辈的。”

    “你今年九岁了?”

    “快十岁了。”

    “来,让先生看看你的大黄弓。”

    邓硕神色犹豫了一下,伸手取下了身上的大黄弓递到了柳大少的手里。

    “先生,你请看。”

    柳明志提起大黄弓掂量了几下,眼底露出一丝明悟之色。

    果然是边军将士装备的制式弓弩之一的大黄弓。

    伸手拉了拉弓弦,柳明志乐呵呵的看了邓硕一眼。

    “小子,看来你爹可是对你寄予了相当大的厚望啊!”

    “啊?啥子意思?”

    柳明志看着邓硕诧异的表情,轻笑着将右手伸到了他的面前。

    “来,给先生来一支羽箭。”

    “先生也会射箭?”

    “还好,还好。

    略懂而已。”

    邓硕看着似乎是在谦虚的柳大少,反手从背后的箭囊里抽出一支羽箭递了过去。

    “先生请。”

    柳明志接过羽箭,动作熟练的开始弯弓搭箭,手臂微微用力,轻而易举的将将大黄弓拉成了满月。

    在众人好奇的目光下,柳明志微微转身将箭矢对向了院落中数十步之外的箭靶,默默的松开了手掌。

    嗖的一声轻响,羽箭直接离弦而去,朝着远处的箭靶激射而去。

    先是一声噗的闷响,继而又是一声叮当脆响传来。

    在众人的目光中,箭矢激射而去后准确无误的命中了靶心,先是穿透了厚厚的箭靶,接着又没入了箭靶后面的墙壁之中。

    邓硕瞠目结舌的望着那支还在墙壁上面簌簌发颤的羽箭,回过神来后,登时神色激动不已的朝着柳大少看去。

    “先生,你的箭法也太厉害了吧,穿过了靶心之后,居然还能再没入我家的墙壁之中。”

    薛凝儿几人也在邓硕的惊呼声中反应了过来,一脸惊叹的朝着柳大少看去。

    显然,她们几个人同样被柳大少精湛的箭法给震惊到了。

    柳明志反手转了一下手里的大黄弓,随手朝着邓硕抛了过去。

    “小子,大黄弓的射程在一百步之外尚有余力,这里距离箭靶才几十步的距离,羽箭穿透箭靶算不了什么难事。”

    邓硕接过大黄弓,看了看墙壁上的箭矢,神色期待的朝着柳大少看去。

    “先生,你可不可以教我箭法?

    晚辈邓硕,愿意拜你为师。”

    柳明志笑而不语的摇了摇头,抬手拍了拍邓硕的肩膀,一甩手里的镂玉扇径直向前走去。

    “小子,你现在的箭法已经很厉害了。

    只是因为年龄太小的缘故,无法彻底的拉开。

    慢慢练吧,先生等你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那一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